论中国与梵蒂冈建交的可能性

郭宝胜




梵蒂冈是台湾在欧洲的唯一邦交国。台湾国家元首出访梵蒂冈,每每被描述为台湾外交实力的展现,成为台湾人能在国际舞台扬眉吐气的盛事。但是由于新教宗方济各的强烈亲中态度,和2016年民进党如果重新执政将出现「断交潮」的传言,使梵蒂冈成为明年第一个与台湾断交国家的预言似乎可能成为现实。各种迹象显示,台湾对梵蒂冈外交形势严峻,台湾各界尤其是绿营和台湾天主教界,对此不能不警惕和关注。


教宗方济各访美气势压倒习近平,演讲时座无虚席,上街时人山人海。当他9月27日从美国返回罗马时,在飞机上就梵蒂冈与北京的关係向媒体表示:「我们之间有接触,也有对话。应该进一步发展。就我个人而言,能与这个文化悠久、具有如此行善潜力的国家做朋友,将欢乐无比。」他还表示:「去年8月在从韩国返回的途中,我曾经表示,真希望能够去中国。我喜欢中国人民,希望能够有机会建立良好的关係」。在此之前,习近平与方济各上任时都接到来自对方的祝贺,方济各两度飞越中国领空时都对习近平发出慰问电。方济各的亲中已经不是新闻。


方济各:左派教宗,对独裁者反对性不强


现任教宗方济各被认为是自由派、左派教宗,甚至被称为天主教界的奥巴马。他出生在南美阿根廷,成长年代正值拉美流行解放神学,种种迹象表明他深受解放神学的影响。解放神学的优点在于关注社会公义、扶助弱势群体、批判社会黑暗,缺点是对圣经基本教义原则性不强,而且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所以教宗方济各在堕胎、同性恋等议题上,一改天主教的保守作风,非常开放,导致他在2013年被着名同性恋媒体《提倡》(Advocate)选为年度人物,且深受美国左派、民主党及奥巴马的欢迎。


在政治上,他尖锐批判资本主义,认为私有制、市场经济是导致贫富分化、环境气候等问题的根源。他积极促成与举世公认的专制国家的和解,如这次促成古巴与美国的建交,并极力赞成美国与伊朗的核协议。但他却对中国专制者处处留面子,当达赖喇嘛到罗马访问时,无缘与咫尺之遥的教宗会晤,因为教廷克服不了对「北京不开心」的担忧。


在中国,自从2014年浙江省强拆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十字架的暴行,引起举世惊诧之后,至今已经有将近1,500个十字架被拆。习近平当局对天主教、基督教的迫害已经可以与义和团运动、文化大革命相提并论了,但教廷始终未就此发过一句言。


梵蒂冈国务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是与共产国家打交道的外交高手,曾经访问中国,并让教廷和越南重启对话。他曾说:「教廷的目的是牧灵不是政治,主教候选人是要致力灵修的人,不是在公众生活中充当斗士的人物。」这是他对外界批评教宗反对独裁者「原则性不强」所做的回应,也说明教廷与中国等专制政权修补关係时,无意挑战其政权体制。


总之,从教宗亲社会主义和原则性不强的个性来看,他个人是非常愿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并与台湾断交的。从为14亿人口「传播福音」和中国的国际地位来看,教宗当然认为抛弃台湾、建交中国是明智之举。


中国政府也非常希望与梵蒂冈建交,这首先有利于孤立台湾,明年更利于教训民进党,威慑台独势力;其次有利于中国的世界地位,并改变中国的国际形象,与影响巨大的教廷建交,是中共政权求之不得的。也因此,近年来中国政府向梵蒂冈频频示好。


根据媒体报导,自从习近平与方济各两人上任之后,梵蒂冈与北京之间的关係出现改善,并进行多次公开和秘密的对话及谈判。对教宗专机飞越中国领空,以前中国政府视为大忌,前任教宗保罗二世1989年出访韩国时,中国拒绝让其包机飞越领空。但现任教宗两次穿越领空,中国均表接纳。在浙江强拆十字架行动中,众多天主教神职人员到市政府前抗议示威,但至今无事,也并没有激烈的抗议行为;然而在网站发表言论和祷告的近20多名基督教神职人员被捕,至今下落不明。中国政府对天主教徒网开一面,耐人寻味。


习近平:迫害宗教自由,却营造自由假象


最关键的,影响中梵建交的主教祝圣问题,也在中梵相互妥协和中方诡诈的计谋下,似乎很快会圆满解决。众所周知,跟基督教的地方教会高度自治自主不一样,天主教是世界一家,教宗是全球各天主教会和信徒的大家长,全球各地天主教会的几乎每位主教的任命和按立(天主教叫祝圣)都要梵蒂冈认可和批准。而中国天主教是由政府成立的天主教爱国会,完全脱离与梵蒂冈的联繫;换句话说,它的主教是「自选自圣」,是由政府任命的主教成立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而对与梵蒂冈有密切联繫的「地下」天主教团体,则被中共定为非法;对由梵蒂冈祝圣和任命的主教,中共不是抓捕判刑,就是非法软禁。


如去年年初在狱中去世的师恩祥主教,生前在中国监狱和劳改营度过了半生;被关押的时间加起来共53年,最后一次是在2001年复活节星期五被带走,秘密关押,至死没有获得自由。另如习近平访美前,美国国务院要求释放的苏志民主教,他自1997年被当地警察抓捕失去自由后,至今下落不明,已长达18年之久。


但是近年来,为了迎合梵蒂冈,中国政府及天主教爱国会採取一系列措施,营造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完全顺服教廷治理、中梵建交没有宗教障碍的假象。在主教祝圣方面,採取与越南、古巴等差不多的双重承认制,即北京和教廷在主教任命上形成两个方桉:方桉一是由教区选出主教人选,向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国家宗教局报备,中方决定后,经外交管道告知梵蒂冈。如果双方对人选没有异议,就可以举行祝圣。


方桉二是,由中方教区选出两名主教人选,经过同样的报备程序后,由教廷从中择一;若无属意人选,则重新审视。近年来,已经有众多主教被双重承认,或者梵蒂冈任命的被中国政府承认,或者中国政府推荐的,梵蒂冈承认。


2015年6月,河南安阳主教张银林的任命就获得北京与梵蒂冈双方的认可。张银林助理主教的晋牧礼由90岁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主礼;三位主教襄礼,分别是江苏省海门教区沉斌、山东省周村教区杨永强、江苏省徐州教区王仁雷。他们都是获得中梵双方认可,王仁雷近年获教廷批准合法。


2015年6月,陕西周至教区地下主教吴钦敬正式举行就职礼,获政府认可。据路透社报导, 中国政府最近也准备任命吉成义神父为天主教驻马店教区主教,吉成义是梵蒂冈认可的主教人选。据中国基督教界人士估计,这一趋势会越来越普遍,除以前极少数「自选自圣」的主教外,大多数天主教爱国会主教,都会陆续被双重承认。双重承认对中共政权不会有威胁,因为只要是中共认可的主教都是中共能够完全控制的。


中梵建交的最后一道障碍,是「地下天主教会」问题。这问题不像基督教家庭教会那么严重,因为天主教徒对教宗是高度崇拜、绝对服从的;教宗的所有言行,他们会绝对效法和照搬。一旦教宗方济各与中国建交并承认天主教爱国会,那么中国地下天主教会及信徒极有可能放弃多年来用自由和生命捍卫的立场,开始承认天主教爱国会,并与其合为一体。而反对中梵建交的香港主教陈日君,到时也会毫无办法、闭口不言。


可见,由于教宗方济各强烈的亲中偏好,也由于中国政府「双重承认」等伎俩获得教廷认可,梵蒂冈与中国建交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当然,梵蒂冈与台湾断交的可能性也越来越高。中国不会让梵蒂冈在对台外交关係上双重承认,中梵建交的直接后果就是台湾即刻会失去这个最有影响力的欧洲邦交国。


形势是非常严重的,但没有引起台湾各界、尤其是明年要执政的民进党的高度关注。当务之急,台湾外交部门应该加紧对梵蒂冈的外交工作。教廷除了教宗外,其他高级神职人员也很重要。如果教宗下面的大主教都反对中梵建交的话,那么教宗也会重新考量。另外,台湾政府、天主教界应该多掌握中共政权迫害宗教自由、中国天主教受迫害、受控制的真相资料,游说梵蒂冈,不能与这个以迫害宗教自由臭名昭着、多少忠于教廷的天主教徒因它受尽折磨的政权建交;而中共所谓的「双重承认」、天主教爱国会归顺梵蒂冈的措施,无非是它一贯的统战诡计,善良天真的教宗绝对不能上当。


总之,台湾人应该觉醒并奋起,捍卫和巩固与梵蒂冈得之不易、非常重要但目前已经危机四伏的外交关系。
转自台湾民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