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

卢骏先 本文原刊于《举目》75期。


最近参加营会,又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中华文化原是不拜偶像的。北京天坛(明、清帝王祭天等的场所)上没有偶像,就是证据。


其实,这说法既偏离了圣经真理,又有悖于历史事实。


且不说天坛建于明朝永乐年间,那时中国的信仰文化已是偶像丛生。即使是往上推几千年,中华文化也不是敬拜耶和华,那位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的。


我们祖宗把创造天地归功于盘古、创造人类归功于女娲。神仙体系中倒是有个天帝,却只不过是被后羿射死的那几只乌鸦的父亲,对手下的祝融、共工争斗毫无办法,任凭天被共工撞得倾斜欲坠……


这样的创造者,这样的天帝,如果不是偶像,难道是那位自有永有的上帝吗?


什么是偶像?不少信徒以为,偶像就是庙里的泥塑、神台上的木偶、饰柜里的瓷尊等这些能看到的东西。这种概念是错误的。


《诗篇》16:4说:“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这就是说,凡是在我们心中取代了真神,成为我们敬拜、依靠、委身、服务的对象的,都是偶像。这不但指有形的东西,也包括无形的,如国家、主义、民族、理念,等等。


如果我们把任何东西放到与上帝及其真理同等、甚至更高的位置,那就成了我们的偶像。


主耶稣在与撒玛利亚妇人谈话时,说得更明白: “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祂的,要在(圣)灵里按真理拜祂。”(《约》4:24)。所以,即使我们以为自己在敬拜真神,但如果不是按上帝的名(包括属性)、在真理的指引下敬拜,其实我们只是在拜自己建立的偶像而已。


民族沙文主义


很多华人信徒对“中华文化不拜偶像”这说法很受用,民族自尊心得到满足。


3年多前,我在某查经班讲到世人都犯了罪。听众里有人由此想到了地沟油,说现今国人道德沦亡。结果一位基督徒大为光火,厉声质问:为什么要把中国扯进去?并说自己是中国人,对一切有损中国声誉的言论绝不容忍,要斩尽杀绝。


这例子说明,当今华人教会已受民族沙文主义的毒害。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民族沙文主义是撒但以民族为偶像,诱惑人骄傲、鼓动人疯狂的毒药,却十分适合罪人的口味。因此,各民族都有沙文主义的表现。沙文主义这个词,源自法国士兵沙文。此人认为法国什么都好,法兰西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主张用暴力建立大法兰西帝国。


上世纪30年代的法西斯德国和日本,因民族沙文主义膨胀,发动二次大战,给世界人民,也给本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这些前车之鉴,值得有民族沙文主义者,包括为数不少的基督徒引为警诫。


我们中华民族也曾深受民族沙文主义之害,骄傲、疯狂得令人咋舌。


“属灵的”更害人


对于明显对抗上帝的世俗民族沙文主义,多数基督信徒还是能分辨的,不至于盲从。


然而,狡猾的撒但会给民族沙文主义戴上属灵的光环。这种“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对教会和信徒的毒害,比属世的沙文主义更危险。它会使信徒自我陶醉,偏离真理,向世界妥协,甚至跌落进撒但的陷阱还不自知。


自本世纪起,我们开始经常听到:“福音的接力棒已传到中国”,“中国信徒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等说法。还有人认为,我们中国人从上帝得到特别的启示,我们的祖宗文化表明,中华民族比其他民族更认识上帝。


近年来,更有基督徒名人,在大型讲座上鼓吹中国崛起,说因中国人的功德,赚得主爱中华,以致主佑中华。不少基督徒听后喝彩。由此,我们看到与“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这偶像争战的必要。


这些理论,错在哪里呢?


福音接力棒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28:18-20所颁布的大使命,是给所有信徒的,不是只给某个群体。不错,在历史上,曾经有某些国家、民族,因其教会顺服了上帝的真理引领,灵命大复兴,在执行主耶稣的大使命上有很大的付出,见证了福音的大能。


他们能如此行,是因他们从真理的根基上,认识了上帝的公义和恩典,而非拿到什么“接力棒”。坦承地说,目前华人信徒总体上,还达不到这个层次。


我们可以自问:我们能认识并且传讲耶稣并祂钉十字架的道理吗?我们敢于传讲基督是教会(包括我们个人)唯一的主吗?当我们叫人信耶稣的时候,会告诉对方,信仰的真义是让基督掌管我们的生命吗?还是只告诉他,“信耶稣得永生”这样类似买保险的东西?


当我们对这些基要真理都还糊里糊涂时,接福音棒的说法就不但是骄傲自夸,而且是无知可笑了。


好在中国教会经历试炼后,这种说法渐渐静下来了。求上帝光照我们,能认识真理,也认识自己,看自己合乎中道,不再骄傲、自夸。


特别启示


有人说,在我们祖先的什么经里,有与圣经类似的道理;有人说,某些汉字的成形,显明了上帝的真理;有人说,古代中华拜的是昊天上帝,不是偶像。


诸如此类“中华民族得到特别启示”、能令华人基督徒自豪的东西,说穿了,其实是对上帝的拣选不服气,不认同圣经阐明的真理。说到底,还是民族沙文主义这偶像在作祟。


上帝在祂的普遍恩典中,向各民族赐下普遍启示,包括人的良知。毫无疑问,普遍启示显明了上帝的存在。可是,任何人,包括中国人,绝不能通过这些普遍启示认识上帝、靠良知称义。《罗马书》1:21对人的审判,中国人并不例外。


即使我们祖先的某些著作里,或某几个汉字,确实有与圣经教导相合之处,这顶多反映了上帝的普遍启示,没有、也不能引领我们认识、敬拜真神。


至于古代中国敬拜的昊天上帝,完全不是基督信仰所敬拜的真神。因为我们的祖先根本不认识上帝,更谈不上按真理敬拜祂了。如前面所说,不能在圣灵里按真理敬拜的,只能是偶像崇拜。






特殊嘱托


既然人不能从上帝的普遍启示中认识上帝,上帝因怜悯而施下恩典,以特殊启示向人彰显祂的荣耀,让人认识祂。这特殊启示,就是上帝的道,和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


在旧约时代,上帝以主权拣选了一个民族,与他们立约,向他们交托圣言。这个民族是以色列,不是中华民族(《罗》3:2)。主耶稣自己也说过,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4:22) 。


对此,我们不能不服气,硬说我们也得到什么特殊嘱托。我们更不能因为以色列民族的失败,就怀疑上帝拣选的正确性,甚至认为自己民族比以色列人强。


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时说过,万族都必因他的后裔得福。所以,救恩从犹太人出,本来就是上帝的旨意。以色列民族本就是上帝赐给万族恩典的管道。


以色列人失败的原因之一,是他们因得到上帝所赐给的律法而骄傲。在骄傲这点上,中华民族并无夸口的资本。中国人的骄傲(还有自卑,即反面的骄傲),是举世闻名的。


不说别的,我们自称“中国”,这“中”字所包含的骄傲,还少吗?还有,认为祖宗即使没有得到上帝的特殊启示,也能认识、敬拜上帝,这不也是骄傲吗?


被上帝拣选固然是恩典,同时也带来责任。犹太人曾坦承,如果可以,他们宁愿上帝拣选别的民族,因为责任实在沉重。华人信徒当为自己民族没有担负这重任而感谢上帝,为什么反要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去抢挑重担,受更重的审判呢?这难道不是“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在作祟吗?


上帝佑中华


再看近年来甚嚣尘上的“上帝佑中华”之一说法。


有人说,中国在二战期间,收留、帮助过许多犹太人,躲避希特勒(编注)。所以,上帝就根据祂向亚伯拉罕承诺的“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创》12:3)而爱中国,帮助中国发展、强大。


中国的经济起飞,就是这爱和帮助的证据。所以,华人基督徒要加入到这个能使中国崛起的潮流中去,在属灵上也使中国崛起。


这是完全违反圣经真理教导的,却赚得不少基督徒热泪盈眶、高呼阿们、奔相走告。真是匪夷所思!由此可见,“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对华人教会的毒害是多么可怕!


上帝爱中国吗?不错,在普遍恩典上,中华民族和所有民族一样,享受了上帝的阳光、雨露,得到上帝赐给的普遍启示,并未被撇弃在外。然而,和所有民族一样,中华民族没有,也不能从上帝的普遍恩典和普遍启示中认识上帝,凭良知称义。


中国人拜偶像吗?当然!孔子、老子都曾是偶像(孔子今天又被捧出来,树为偶像),臆想出来的好皇帝是偶像,各政党领导人都成为过偶像。直到今天,不少人还把经济飞跃当作偶像!中国人哪能夸口呢?


那么,中华民族应当被咒诅吗?和其他民族一样,按上帝的公义,本当如此。这不但因为中国人杀害过许多宣教士及其家人、幼儿,更因中国人没有把上帝当作上帝看待,亏缺了上帝的荣耀。


不说远的,中国因崇尚共产主义而经历了大跃进的荒唐,饿死了4千多万人。也曾把毛泽东神化,经历了文化革命那场浩劫。现今又一切向“钱”看,人心、人性堕落,自然生态环境极大破坏,难道不都是因为拜偶像犯罪,而招致的咒诅吗﹖


把今日中国的经济发展,说成是上帝爱中国、帮助中国崛起,实在是亵渎上帝,否定上帝的公义,蔑视上帝向人交托的文化使命。


那么,上帝到底爱不爱中国?我认为,主基督在十字架上作代赎后,基督教会成了新以色列,承接了上帝话语的托付,传扬基督十字架的福音,从耶路撒冷直到地极,包括中国。


尽管有仇敌撒下粺子,教会仍在上帝的保守下得以成长,彰显上帝公义和恩典。这就是上帝对中国,也是对世界各民族的爱。所以,如果说上帝爱中国,那是上帝的恩典,让中国人如同其他民族一样,有人得到本不配的永生。


倘若我们认为,上帝对中国人的爱是自己赚取回来的,比如因为我们救了多少犹太人,我们就是被“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迷惑,从恩典上坠落了。


赵天恩牧师的“三化”


应该指出,大多数被“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迷惑的基督徒,是真诚相信基督,承认圣经无误的。只是其生命还没有成熟到能分辨上述是非,心里还有偶像的阴影。


当民族沙文主义带上属灵光环时,我们可能就被那刺眼的光芒弄迷糊了,没有看到光环后面撒但的狰狞面孔,搁置圣经所启示的真理,附和了虚假。


撒但与“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争战,要揭露其迷人面纱后面隐藏的真面目,需要我们认识真理,认识上帝对国家、民族的旨意。对此,上帝忠心的仆人赵天恩牧师,提出的三化——教会国度化,中国福音化,文化基督化,给了我们很好的指引。


教会国度化,是让教会不要只盯着自己的国家、民族,关起门来自吹自擂。要从上帝对人类的整个救赎计划中,看到自己应当担负的角色。这是说,我们基督徒不能爱国了吗?当然不是。只是,我们的爱国情绪要受真理的规范,不要让国家、民族成为我们的偶像。


中国福音化,是要中国在基督福音真理的指引下重建,而不是反过来让福音中国化,扭曲福音真理以符合中国的国情(那是变质的福音,是异端)。


文化基督化,是要以基督信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引领文化,包括中国文化,消除偶像崇拜,使人愿意遵循上帝的意愿,履行上帝给人的文化使命。


愿上帝的儿女在圣灵引领下,认识圣经真理,并以此鉴破一切(属世和“属灵”的)民族沙文主义的真面目,完成上帝托付的使命!


编注:二次大战期间,到上海避难的犹太难民3万,超过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南非、新西兰五国当时所接纳犹太难民的总和。其中中华民国驻维也纳领事,基督徒何凤山(Ho Feng-Shan,1901-1997。湖南益阳人。德国慕尼黑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曾发放不计其数的“生命签证”给犹太人(在两年任内,仅半年就近2000)。甚至因此被外交部记过仍出钱出力,在所不惜。被誉为“中国的辛德勒”。


作者卢骏先,来自中国广州。现在在加拿大温哥华信友堂事奉。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