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功能替换看清中国化实质

陈小




2015年8月27号学者韩恒发表了一篇文章:《多层次功能替代:政府治理基督教的策略分析》文中提到政府采取了多层次功能替代的策略治理基督教:通过非宗教的方式满足民众需求,进而从功能上替代宗教组织的发展;在“宗教市场”内部,通过传统宗教信仰满足民众需求,进而从功能上替代外来宗教信仰;在基督教内部,保护合法(登记)宗教组织的发展,进而从功能上替代非法(未登记)宗教组织。对于未登记的宗教组织,政府容忍温和宗教组织的存在,进而从功能上替代极端宗教组织。


政府对待基督教采取以上的策略,是要让非宗教的民间团体组织或者其他的宗教组织,满足群众的各种需要,以达到抑制基督教的发展。纵观最近所发生的事件,这些策略其实已经实际展开。


首先是通过非宗教的方式满足民众需求,进而从功能上替代宗教组织的发展。这一点政府从两个角度去实施,一是通过外在的类宗教形式来吸引群众,比如永嘉县每周日进行试点的“文化礼堂日”活动,包括礼仪、活动、互动等内容,具体包括唱国歌、崇德礼、诵村规、做反省等。据须,永嘉县目前有59座文化礼堂,今年还会继续增加20所。此外有些基督教堂也被改成文化礼堂,如瓯海戈恬村教堂就被整改成文化礼堂。


为达到第一层功能替换,政府采取的第二个方法是五进五化中的五进。在《多层次功能替代:政府治理基督教的策略分析》一文中提到:“因病信教的比例高达68.8%”,另外有些是因为经济困难得到教会的关心和探访而信教。所以为了替换基督教的医病功能,政府提出了“健康医疗进教会”,为了替换基督教的爱心探访,政府提出了“扶持帮困进教会”。文中同时提到“除了物质层面的功能之外,教会在满足信徒社会层面需求、精神文化层面需求上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为了完成这个功能替换,政府提出了“科普文化进教会”。


其次是在“宗教市场”内部,通过传统宗教信仰满足民众需求,进而从功能上替代外来宗教信仰。这一点甚至比“三改一拆”还实行的早。具体表现就是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大力支持佛教、儒学的发展。所以我们看到从城市到农村的围墙上、公告栏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宣扬传统文化的艺术作品,还有一些电视台在固定时间不断播放红歌,一些地区涌现国学热等等。


最后是在基督教内部,保护合法(登记)宗教组织的发展,进而从功能上替代非法(未登记)宗教组织。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把三自这个组织的本有功用发挥出来。因为浙江的三自会一直以来是被教会架空的,所以政府首先得从浙江开始重新把三自这个组织搭建起来(如果无法重新扶起来,可能会成立类三自组织)。所以,但凡忠心于神的真教会和真信徒就不能再听信三自的言语,他们一切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完成党国交代的任务(在小弟兄看来,就是三自在拆十过程中的反抗,也是利用教会作为筹码表达自身被无视的愤怒,更是为了以后好作教会的思想工作,并不是与教会真正站在一起)。搭建三自的同时要做的就是对家庭教会的诱导,所使用的方法就是冲击、恐吓、查账等等,然后提出加入三自的要求。比如发生于9月20号的贵州盟约教会事件。(这次事件,有三自的牧师参与)


在文章的最后,不得不提今天所发的十架短讯,最后一点提到: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著文推行“基督教中国化”,主张“修改基督教教义”,修改工作表现为两个重点:一是突破基督教「唯一拯救」的基要主义教义,放弃霸权主义说教和以基督教改造中国政治与中国文化的野心;二是突破福音派扩张地盘的传教模式,抛弃救世主代理人的身份,以谦虚精神与其他宗教展开交谈,要用优秀的中国文化解释教义,把神学理论建立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


牟教授的提法已经再明显不过,政府对待基督教,绝对不是停留于物质层面的,他们剑指教义,这就是“五化”(神学本土化、教义适应化)的本质。如果教义被修改,唯有基督是救主被突破,教会已经不是教会。我们如果接受被修改的教义,如果还在认同党国定义的教义的教堂里聚会、服侍,我们迟早也会变成不信派。


亲爱的肢体呀,要知道我们是主耶稣基督重价所赎买回来的,难道我们可以背叛我们的主吗?难道你忘记了祂为你流血吗?难道你忘记了祂为何要牺牲吗?如果祂要妥协,何至于死呢?如果历史历代的圣徒委曲求全,还会有现在还存留的纯正教义吗?如果今天你妥协了,将来你如何面对那双钉痕手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