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病房里有多少惊人秘密?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豪华干部病房正式营运了!耗资4亿8千万!建筑面积5.6万平米!设省级、副省级、厅级、局级床位257张!内部配置全是国际顶级进口设备!护士年轻貌美提供“全方位立体服务”!网友们说:“官员领导们日理万机,需好好调养,他们为了今天的“幸福”付出了青春年华,只有好好享受静养,以后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局厅级以上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科院调查报告);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仅有的医疗卫生资源,也向干部公务员群体过度倾斜,给药的“分级制度”,对参加医疗保险的人群,也要按照他们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划分等级,级别越高的,得到的医疗服务质量越高,药品供应也要越好,而老百姓就连基本的医疗都难以保证!

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厅局级以上干部长期代薪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厅局级以上干部长期占据了各大医学院单间病房和干部病房、休养院招待所、度假村,豪华病房堪比酒店供领导疗养享用…。一年开支约为500多亿元,医改医疗费用中,80%被其占据了!

当初邻居某局长的侄女小箐报职业学校时,局长叔父要她选高级护士专业。众人问为什么,局长叔父笑道:“现在读书不能盲目,有啥就业渠道就选学哪门专业”。

两年学业完成后,局长叔父找了她在三甲医院当院长的老同学,把小箐分到了高干病房。

近几年,医院为创收设立了VIP病房区,服务对象主要是两类人群:一类是在职或退休的官员领导干部,一类是有钱有势的大老板,另外。这里环境优雅,设备齐全,开有单间,胜于五星宾馆,医疗设施和生活用品高档优质。实际上,这里主要做后期治疗,主要是娱乐疗养生息。小箐问为什么把她安排在高干病房,局长叔父笑着说,这个以后你慢慢地就会知道了。

高干病房实行一对一的特别服务,小箐做得很到位,随叫随到,周到体贴。官员们对这个细心、说话柔和的美女小护士产生了好感,没事时总愿和她聊天,问些工作和家庭情况。有的领导出院时,夫人们还随手把消耗不了的高档礼物食品送给她,这里的市局级别的高干病房费用高昂的,一旦进入生命维持系统,一天的费用是20多万,一年就是7000多万。国家投入医保费用和医疗资源大部分被金字塔顶端用掉了,用在老百姓身上已是廖瘳无几了,所以全民医保改了十多年还是遥遥无期……!。

小箐转正后,她弟弟生活也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小箐照顾过的一位市政府领导听说后,心生同情,就在病床上打了几个电话,小弟当上了政府机关的通信员,风吹不着太阳晒不到,每月稳稳当当地拿二至三千多元的工资。还有个领导跟下属打招呼,帮弟媳在服装市场弄了个固定摊位,税费减免,月竟剩2—3万元,还是官员的话值钱哪。

我再去小箐家玩,时常看到一些包装奢华的烟酒茶和进口水果。小箐憨厚地笑着,说是市领导出院时塞给她的。照这么下去,他们准备攒些钱买套经适房,搬出现在的蜗居了。

那天,我们一大家人在局长老爷子那儿小聚。谈起小箐家前后的巨大变化,都津津乐道,夸局长叔父决策英明。有门道和没门道就是不一样。鼓励小箐爱岗敬业,珍惜这个人见人羡的好岗位,以后别的亲戚有困难,找机会跟处得好的病人领导提一下,造福大伙。

玩笑开过后,我对局长叔父当初把小箐安排进高干病房表示佩服。他喝了一杯酒,意味深长地说:“最关键的是他们有权,帮的忙更实惠更对路。这就是大领导和大老板的本质区别啊!”医院里高干病房内,长期占床位的都是啥人?

小箐在医院工作五六年了,见惯了百姓患者的痛苦和快乐,更见惯了那些高干病房里的那些高于龌龊嘴脸,很多时候,他们居住的病房都是人满为患,人多时那一定是来位高官,络绎不绝的人流堵得病房门口和走廊,工作人员和其它临近病房的人走起来很困难,那些来看病者的人都很牛气的,更没有素质,对工作人员很多时不太客气,傲慢无礼的样子惹得大家说:他们看的官一定是贪官,没素质……

真的是这样么?“哈哈”小箐说:“真的是这样”,我居住的小城并不大,可是却肥的流油,一些官员长期霸占医院高干病房,即使人不住,但床费却要交着,谁来给他们买这个单?当然是医院领导签字下发给护士长公家报销了,他们相互之间的龌龊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官与官之间都是在变卖权力,巧取豪夺,贪污腐化互相间利用。而谁是受害者?当然是老百姓。自古以来官官相护,大官贪大,小官贪小,就连医院这个“不洁之地”他们都不放过,而且这些官爷的家属亲戚。,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爷,祖宗三代都来这里享受特权,输液吃药不花钱,住单间享受也是领导签字到药房拿药,谁买单?还不是老百姓!

那么多官员,大多的时候都在这里无病呻吟,小病大养,站着好床位,只等下属来送礼送钱,本人没病,也要把他们的爹妈弄病了,送到这里来,等着有人来送钱!有时候,小箐看着走廊里那些急诊重患的痛苦呻吟,他们没有及时救治的床位,他们不认识院里的领导,又设有钱,有时侯弄点钱给科主任主治医生或是护士长送了红包后,希望给找个床位,像个孙子似的卑躬屈膝,往往还能住进病房,没有送钱的只能住在冷风飑飑的走廊了。看着他们可怜的处境,小箐很多时候无动于衷,有时候也自扪心自问,官员为什么对百姓疾苦无动于衷,就因为他们都是享受高档的免费医疗吗?然而占着床位小病大养的官员又有多少是这样的?他们的妻子子女,七大姑八大姨,有病都会站着好床位好单间,而且院领导还允许他们特护加人加床,却不管这边老百姓死去活来?

其实啊,这种现象不单单是小箐居住的城市,中国很多大小医院都存在这种不平等现象,高干病房里的真正病者也太少了,大多数是为了逃避艰难的工作,有的为了收受贿赂等种种原因,更有甚者,他们小病大养,无病呻吟,利用小病大养之即,收受下属的慷慨贿赂,借养病为由,他们的妻子陪护作为受贿的藏污纳垢者,有时候出于女人的嫉妒,官员妻子们的傲慢很令我们医护人员愤懑,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年青女护士,更加蛮横无理,那种不可一世的嘴脸真卑微至极。

在这个“一人患病全家致贫,重病拖垮整个家庭”的年代,医保、社保还不完善的社会里,身为独立个体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赎式的挣扎着,交不上住院押金,必会被无情的拒之院外,或断药驱赶出院,黑了心的医院,坏了良心的医生,为了骗取患者钱,他们内处勾结,为拿回扣,会把药价虚高到1000倍,而政府却放任自流,从中获利,由于政府投入不足,又要抬高医生待遇,发展规模,放任那么些黑心医学院大发黑心财,因为官员们享受是全部免费的高等病房,现在的很多医院院长和医院的管理者科主任的身上的每个毛孔都渗透着病人们的血和泪哦!”。

小箐说,医院是真正的饱受疾苦折磨的患者暂住的地方,当他们从很远的乡村小镇来到城市医院,他们把生还的希望寄托给城市医院的医生时的那种渴望,那些官员他们想过吗?生病的老百姓多么想有一张床躺一躺,可是我国城市医院病房还是面临短缺,好一些的医生又不愿去偏远的地方,这就给重患者增加了死亡机会,得不到及时救治,这是中国医疗体制近几年很难更改的现状。常住霸占床位的官员们,请小病不要大养,这会给紧张的医学院雪上加霜。请给那些贫穷的乡下重患急诊者让出一张床位吧,这就会有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得到救治,得到温暖,做个善良的高官吧!积点德,或许能得到好报应!

本来的这个世界,眼晴是黑的,心是红的!现在的官员和医院院长,科主任和主治医生,他们的眼晴是红的,心却黑了!!他们的身上的每个毛孔都渗透着病人们的血和泪啊!他们药价提成,索要红包,贪污腐化肆无忌惮,只因官员享受的是全额免费医疗,才会让老百姓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跳楼自杀了,而他们却无动于衷莫然视之!是制度腐败和官员的医疗“特供”,才会发生哈医大杀医生事件,才把老百姓逼上梁山,走上了“替天行道”的杀人之路!

朋友亲属生病,2009年未在沈阳医院,为了能挂上个专家号,花高价挂了一个200元的一个所谓的刘姓“主任专家”的号,他不到二分钟就把他们打发了,随后便是CT、B超。螺旋扫描,磁供震......只是门诊检查化费花掉近2万元!为了能住上院,手术能做好一点,询问其他病友告知,不顶红包别想治好病。更加可恶的是,医护人员勾结护工和卫生管理员甚至“医托牵驴者”游说病人家属给主任医生送钱,胡说“最少要3000-5000元!”病人家属万般无耐下,咬牙切齿给了那个刘主任和主刀医生,各2000元,麻醉医生1000元,供5000元!这是他和老伴三个月的工资啊!

可一个腹腔沾液多瘤手术只做了短短2个小时就被推出手术窒…..!医药费用七八万元,单自费就四万多元,若干个瘤体只清除一个瘤体就草草缝合刀口,术后不到一年,又去作了第二次手术,他的手术至少要做7-8个小时才彻底清除若干多个个瘤体,已近3年没有复发了。可在沈阳医院,他们那是治病救人哪,简直是害人……!真是大坑人了啊!朋友生气的说:“他们眼晴红了,心却黑了!“真想一刀杀了他们......”!是体制腐败医疗特供,才把老百姓逼上替天行道之路!

中国仅有的一点医疗卫生资源,也向干部官员公务员群体过度倾斜,万恶的给药“分级制度”,对参加医疗保险的人群,也耍按照他们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划分等级,级别越高的,得到的医疗服务质量越高,药品供应也耍越好,而老百姓就连基本的医疗都难以保证!真是生在中国老百姓的悲哀啊!

只许当官疗养,不许百姓看病。特权垄断医院,无疑比唯利是图的医院更可怕。这种特权福利不仅理当受到投诉,甚至还应该受到起诉:当病人住不进闲置的病房,被迫在走廓上接受化疗,从而平添感染的风险,他的健康与生命权已然受到侵犯!

有多少大病患者因无钱治病而跳楼自杀了,这是为什么?只因官员们享受的是全额医药免费!请问:有官员因为搞得病人跳楼被问责、被撤职,乃至被追究刑事责任吗?那些高干病房里的所谓“高干”们良心就没受到一点谴责吗?那些高干病房里的所谓“高干”们不正是那些无钱治病而跳楼自杀的病人背后的凶手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