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希秋牧师会同香港牧师和加拿大小姐出席台湾立法院公听会,见证中国大陆越来越严重的宗教迫害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5年9月8日



2015年9月8日,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香港邬小鹤牧师、加拿大小姐和人权活动家林耶凡小姐,共同出席台湾立法院和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联合举办的 :“崩溃的中共加紧迫害中国宗教及维权人士”记者会及公听会。9月8日台湾立法院公听会的立法委员将有田秋堇立法委员、尤美女立法委员、陈学圣立法委员主持。 9日,高雄市议会也将举行同一题材的座谈会。这是第一次由美国、加拿大和香港宗教及人权活动人士联合出席的关于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的公听会。这两次记者会、公听会及座谈会的主题是:揭露中共对人民的宗教迫害等邪恶行动,台湾应基于普世价值,力行“中共抓人、台湾救人”的人权人道主张,进一步推动《难民法》和“人权恶棍不准入台”的立法。

傅希秋牧师重点介绍了中共篡政以来的大陆宗教自由状况。中共意识形态敌视宗教是一贯的,认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尤其基督教是西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中共的目标是最终要消灭宗教。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中共成立所谓“三自”,严厉打击家庭教会。在文革中,中共几乎实现了消灭宗教的目的。邓小平时代到现在,中共号称公民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但实际上是一句空话,中共从来没停止对三自教会的严密控制和对家庭教会的严厉打压。近两年来,中共的宗教迫害状况日益严重,一年半时间内,在浙江省就拆除了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的1700座十字架,强拆了包括浙江永嘉三江教堂在内的几十座教堂。抓捕了上千牧师、传道人和基督徒。


香港牧师邬小鹤以自己亲身的经历见证了中共对宗教人士的迫害。他在大陆的事工频频受警察干扰和阻止,今年以来,大陆国安人士数次找他“喝茶”,威胁并恐吓他停止在大陆的一切宗教活动,不然就要抓捕他。加拿大小姐、著名人权活动人士林耶凡小姐16岁移民加拿大,她见证了大陆法轮功修炼者遭到严重的逼迫,无法做到沉默以对,选择勇敢地在国际社会为被迫害的法轮功群体作证,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并干涉中共实施的严重的人权侵犯。为此,她受到中共的威胁,她在大陆的父亲更是受到中共警察的恐吓和威逼,要她在海外停止发声。林耶凡小姐不久前在美国国会出席关于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听证会,引起外界较大的反响。

傅希秋牧师一行还将出席高雄市议会举办的关于中国宗教和人权状况的联合座谈会。高雄市的座谈有高雄市议长主持,市长陈菊计划出席。国民党5位议员,民进党6位议员都会出席支持。他们还将会见蓝、绿两党高层官员和民间人权机构,推进构筑港、台和北美呼吁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进步的联合平台。







三位证人受到前副总统吕秀莲女士会见

傅希秋牧师在作证


公听会进行中



附:傅希秋牧师在台湾立法院公听会的证词






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是個謊言,大陸宗教迫害日益嚴重


尊敬的田秋堇委员、尤美女委员、陈学圣委员,各位记者和来宾:

作為一名流亡美國的前北京市地下教會的牧師,作為一名專門關註中國家庭教會和人權法治狀況的NGO機構——對華援助協會的創辦人和主席,我今天感到非常榮幸,來到這裏為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作證。

無論是我個人二十多年來的親身經歷,還是近十幾年來我們機構對中國大陸宗教自由的觀察和研究,我相信我對中共宗教政策的實質和大陸宗教迫害的狀況都有著較為深刻的認識和比較全面的觀察。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無神論政黨,中共自1949年篡政以來,就把各種宗教及宗教團體視為社會主義的威脅和敵人。中共繼承了馬克思列寧對宗教的認識,即“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鴉片”,宣告共產黨人的目的就是要最終消滅宗教。在消滅宗教之前,首先要對各類宗教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的打擊、迫害、改造宗教的運動,到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發展到旨在消滅宗教的高峰。三大宗教無一幸免:佛教廟宇、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清真寺幾乎被全部關閉,廟宇僧尼包括藏傳佛教中喇嘛尼姑強制還俗結婚,基督教和天主教神職人員要麽坐牢要麽從事勞動改造,回教清真寺也基本關閉,少數民族地區保留極少的清真寺,但要求信徒學習毛主席語錄,甚至強制回教徒吃豬肉。中共執政的前三十年,宗教迫害的嚴重程度到了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程度之一。

中共尤其視基督教和天主教為最大的“敵對勢力”,是“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代理人。因此,基督教所受到的逼迫最為嚴重。中共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通過扶植基督教界上層的親共派代表如吳耀宗等人,並有大量中共宗教官員滲透到各級基督教機構,發起成立了所謂的基督教“兩會”。即中國基督教協會(CCC)和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TSPM)。宗旨是:“堅持自治、自養、自傳,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帶領全國基督徒愛國愛教、榮神益人;遵守憲法、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弘揚高尚的道德風尚;增強教內外團結,為辦好中國教會提供服務,引導全國基督徒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發揮積極作用,使中國基督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兩會”完全被中共掌控,據三自兩會創始人吳耀宗兒子吳宗素揭露,“兩會”的主要負責人全為中共黨員,包括他的父親吳耀宗。後來中國官方基督教的最高領導人丁光訓也是中共黨員,他很早就加入中共,被中共重點培養和扶植,最後接掌中國官方基督教的最高領導權。他死後,表面上按基督教的葬禮進行,但中共另外專門舉行了盛大的官方葬禮,他的葬禮是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規格舉辦,身上覆蓋著中共黨旗。

但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起,以王明道牧師、袁相忱牧師、倪柝聲牧師和林獻羔牧師等為代表的家庭教會牧師堅決拒絕加入“三自”,拒絕順服政府。中共以反革命集團罪判他們無期徒刑或15年以上有期徒刑。這些真正的基督徒為主的名而遭受逼迫,但絕不改變信仰。他們有的人死在了監獄。當時全國的一大批牧師被中共政權以反革命罪、間諜罪等罪名判刑。家庭教會被徹底消滅,除非少數完全順服政府的教會能生存下來。到了文革,整個中國大陸陷於內亂之中。即使是三自教會,也被完全關閉。三自教會的牧師或其他神職人員要麽被判刑,要麽被群眾專政或被勞動改造。

直到八十年代,中共開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與西方國家恢復外交關系。中共的宗教政策有所松動。1982年12月4日全國人大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這僅僅是一紙空文,實際上中共仍然把宗教看作是危害統治的力量,因而采取控制和限制發展的政策,並嚴厲打擊所謂“非法宗教勢力”。表面上,很多城市有了美輪美奐的教堂,但實際是無論是各級三自“兩會”還是宗教局,包括教堂的負責人和牧師,無不是中共培養或派遣進去的人。對於獨立於“三自”體系之外的家庭教會,政府視之為非法教會,一直采取取締和打壓的政策。

據宗教學者的研究和觀察,現在中國的基督徒(含天主教徒)人數已達到五、六千萬以上。其中參加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人數占了三分之二。家庭教會在這三十年中迅速發展,基督教信徒數量的大幅增長引起了中共的恐懼。因此,這三十年內,對家庭教會的逼迫越來越嚴重。詳情可以訪問對華援助協會的網站,查閱我們每年發布的關於中國大陸基督教和基督徒遭受逼迫的年度報告。

我今天近兩年來的中國宗教自由形勢做一個簡單的見證。自習近平上臺以來,宗教自由受到了新一輪的壓制,人權狀況和法治水平進一步退化。有以下幾點可以看出宗教迫害的進一步加劇:

1: 中共加大了對三自教會的壓制和逼迫。從2015年4月到現在,中共浙江省全境已有近1700個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包括浙江溫州市永嘉三江教堂在內的50座以上教堂被強拆,因阻止強拆教堂和十字架的牧師、信徒被中共拘留、逮捕或判刑的超過百人。被強拆十字架的教堂多數屬於三自教會,也就是官方登記認可的教會。強拆十字架極大地羞辱了廣大基督徒,國際輿論把中共的這一野蠻行為等同於當年的塔利班炸毀巴米爾大佛。連浙江省基督教協會、天主教協會都對政府的這一野蠻行政行為公開表達了抗議。就在上月25日,幫助浙江多家教會依法維權的知名基督徒張凱律師和他的兩名助手,被浙江溫州警方逮捕,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2:中共以打擊“全能神”等邪教名義擴大對家庭教會的打壓,意圖徹底取締並消滅家庭教會。去年以來,在山東、東北三省、廣東、新疆、江蘇、湖南、雲南、貴州、內蒙古、四川等二十多個省、市、自治區,中共政權以邪教罪、擾亂公共秩序罪等刑事罪名,強行取締了數以千計的家庭教會,逮捕判刑了數以千計的基督徒。對華援助協會 2014 年收集到的全國迫害總案例達 572 件,比 2013 年上升 300%;受迫害總人數 17884 人,比上年增加 140.89%;被拘捕總人數 2994人,比上年增加103.67%;判刑 1274 人,比上年增加 10516.67%;虐待事件(打罵、酷刑、心理或身體摧殘)71件,比上年增加 343.75%;被虐待人數 242人,比上年增加 384%。

大型城市家庭教會如北京守望教會被迫戶外敬拜已快要五年了,已經有幾百名弟兄姊妹因為戶外聚會而被行政拘留。上海萬邦教會被迫拆散聚會,成都秋雨之福教會也受到嚴厲壓制。各省家庭教會都被當地警察和宗教局警告、處罰或關閉,要求必須加入三自教會。2015年以來,山東曹縣教會、新疆哈密昌吉伊犁多地教會、貴州活石教會、貴州黔西教會、廣州廣福教會、四川閬中教會、金華城區基督教會、溫州三江、江蘇宿遷、廣西柳州、陜西子洲、河南南樂等幾十家家庭教會的上百名牧師和信徒遭逮捕或拘留,教會被強制關閉,教產被沒收。

3:中共政權大力推動“基督教中國化”運動,試圖把基督教改造成與社會主義價值觀相適應的統治工具。三自會主席傅先偉提出:“中國教會將繼續探索基督教中國化,使基督教紮根於中國文化、民族和社會的土壤之中……推進基督教中國化,中國教會需要黨政宗教事務部門的指導與支持”。“基督教中國化”的實質就是黨的地位高於上帝。要求基督徒聽黨的話跟黨走。把中國基督教徹底改造成一個順服掌權者的社會主義的建設力量。所謂的“基督教中國化”就成為切斷中國教會與普世基督教會的聯系、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所謂的中國傳統文化來全面改造基督教的過程。基督教中國化本質上是要消解基督教的信仰核心、取消基督教的普世屬性、摒除基督教的社會影響力和文化改造力,一言以蔽之,基督教中國化就是非基督化、社會主義化。

從以上三個方面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完全是一個謊言,中共政權對於宗教的迫害從來沒有停止,並且自習近平上臺以來,宗教迫害變得更加嚴重。眾所周知,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是與生具有不可剝奪的人類的基本權利,這已成為文明社會所公認的普世價值。我很高興地看到民主臺灣尊重這樣的普世價值,民選臺灣政府也保障所有公民的這些基本人權。我們也看到包括宗教自由在內的這些全人類公認的普世價值,對於建設一個和諧的民主社會起著不可缺少的重要作用。我也希望臺灣社會和人民行動起來,高度警惕中共政權對於臺灣的宗教統戰,堅決反對中共政權對人民的宗教迫害和人權侵犯。

謝謝大家。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 傅希秋牧師



2015年9月8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