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字架运动



邬小鹤



十字架在基督教是一个特殊记号,十字架是代表了我们基督教会信仰,这个记号代表了救赎和神的恩典;也代表了生命的记号。虽然本来是一种残酷的刑具,但因着耶稣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为世人受死,十字架已成为一个代表了救恩的记号。今日全球教堂,包括天主教和东正教都以十字架成为信仰的记号。同时医院和救护车也用十字架代表生命医治的记号,因为耶稣给我们生命和医治。



可是,今天中国浙江省政府强拆教堂十字架,直到今天已有一千五百间教堂十字架给浙江省政府强拆下来。



浙江省今次强拆十架,令到许多教牧和信徒被公安及政府人员殴打,而且政府用强佔方法来强拆教堂十架。除此之外,他们也令到很多信徒,尤其是一些在教堂守护十字架祷告的信徒,被他们打伤,其中包括张志敏传道,也有两名为守护十字架的信徒殉道。



同时,政府也大量拘捕及约谈多名教会牧师及信徒,并且以「莫须有」罪名,扣留及囚禁牧师及信徒,其中包括包国华牧师、黄益梓牧师、严晓明牧师等。温州教堂也请了多名律师来协助教堂的法律问题,然而,那些被邀请教会申诉的律师,也被政府拘留,其中包括张凯律师、方县贵律师等。其他来由教会聘请来参与申诉的律师,也受到政府迫害,包括被公安约谈。



这次强拆十字架,唤醒了教会对内部的反省及团结,同时也令到教会重新去面对来自政府的压力,如何去顺服掌权者。也唤醒了教会怎样面对逼迫,甚么叫真正的公义及如何回应教会在社会及公民的权利。以往教会就是默默地受迫害,今次浙江的大迫害,教会从各方面推动维护十架的权利与行动。包括聘请律师和推动不合作的态度回应政府。



另外,强拆十字架事件,首次令到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发了一封信,对强拆十架的声明信,表明了代表中国国家的宗教代理也认为,强拆十字架是政府无理及野蛮的行为,并且向有部门提出不能合作的声明。这是三自系统的中国基督教协会的省级属会六十一年来第一次的表态及声明,表达了整个浙江省以至全国大部份教会对政府强拆十字架的一种反对的立场。



与六十年之前不同的,今日中国教会不是默默的承受,浙江全体教会,包括天主教在内,他们因着强拆十架而刚强起来,有很多信徒不但保卫十架,并且愿意为主殉道,而很多信徒都写了遗嘱,甘愿为主死受古,甚至殉道。而教会不是逆来顺受,教会提出与政府採取不合作态度,并且製造大量十架,放在全省不同地方,包括公众场合,街头、汽车、家外都挂满十架,并且拿着十架走向街头,表达政府的野蛮行为是违法,而抗议政府对教会的粗暴干涉。



除此之外,教会拒绝跟政府的合作,阻止党委书记进入教会办公,拒绝五进五化进入教会。教会也将所有最新消息向外公佈。教会也派人到政府办公厅拿着十字架示威,表达对政府强拆十架的不满。另一方面,政府强拆教堂十架,教会重立十字架在教堂上。



十字架运动是浙江省政府强拆教堂十字架而引起的一场运动,这是中国教会对那些迫害教会的政府,採取的一种反应,并且以和平及非暴力的方法,向政府及宗教部门的抗议和表达不满。透过十字架运动,唤醒教会的信徒,不再盲目服从政府,而是将神的公义下去说出对政府的不满,同时指出政府的违法行为,并且指出政府的不公义。顺服掌权者必须看掌权者是否行神的公义?这是今日中国教会需分别的。



十字架运动是一个表达我们信仰的行动,因为政府违法强拆教堂十字架,侵佔及破坏宗教场所的物业,并且伤害信徒的身体,破坏国家宗教信仰自由,这些行为均违犯国家宪法及宗教条例。十字架运动正是要指出今日中国政府对教会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行为,并且严重伤害中国教会信徒的感情,与广大的基督徒成为对立面,对国团结造成严重的破坏,这一切后果,中国政府及浙江省政府,需要付出严重的代价。



强拆十字架直至现在还没有停止迹象,目前浙江省已有一千五百间教堂十字架被强拆下,并且有蔓延至福建省迹象:我们从团队成员得知,当地一些教堂曾收过要拆十架的信件,从靠近温州的附近,包括福鼎县及浦田等地方,收过这一类信。事实上,从七月开始,福建教会比较紧张,包括宗教局干预教会的财政管理及其他事务。如果中国政府再继续强拆教会十字架,及迫害教会,并且将基督教中国化和五进五改硬销中国教会,十字架运动将会在全国推行,而这场运动必引起全球的声援,同时在全中国兴起和平非暴力的十字架运动。



作为香港及海外基督徒,我们应该为这一场运动祷告,并且必要时我们也要声援,因为这是关乎今日中国教会的生存。中国教会受到严重的迫害,教会不能再沉默,更不应该以政治的帽子扣在那些因为被迫害教会信徒身上,这样对中国教会及信徒是一个更大的伤害。十字架运动从各方面来看,是为了保卫信仰的一个运动,并不是一个为了政治目的的运动。从浙江省政府强拆教堂十字架引起的,教会是被迫拿着十字架来捍卫我们信仰的标志,维护教会信仰的纯正,而且对教会来说是一个正面的运动。



透过十字架运动,让中国教会明白教会应站在圣经中,而中国要推动宗教自由,并不是来自政府的政策,而是教会的争取。民宗局和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只是要教会走向去基督化的团体,真正要建立纯正信仰的教会,乃是广大教会。教会也不期望政府有甚么政策去对待教会,只要争取到政府不会迫害教会,这已是很大的成功。同时教会的自主性非常重要,教会可以自主地进行佈道及培训,同时按立圣工人员,不再受宗教部门的约束。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9.2)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