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坐牢一年的黃益梓牧師

亞洲週刊               6-9-2015




黃益梓是溫州平陽鳳臥教會的牧師,也是浙江十字架風暴第一位被囚者。在去年溫州平陽救恩堂強拆十字架事件中,黃益梓被當局指控為"集結信徒抗爭"的組織者,被判「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成,入獄一年,今年八月一日出獄。他在出獄後接受亞洲週刊專訪,以下是訪問摘要:

🌱你精神狀態很好,不像是入獄一年的人?

我覺得對我們基督徒來說,雖然身體受限制,心靈卻是自由的。因為我們沒有任何犯罪。基督徒是誠誠實實在世,我們不是對哪一個人,我們是對上帝。查我查了五個月,騙錢、挪用公款、國外滲透,全都沒有。最後連查案民警都對我說,我佩服你們基督教,你們這麼有公道,我真不知道政府為什麼這麼搞你。

🌱具體怎麼查你的?

他們把我兩百萬條微信都拉出來,DVD拷了兩個光盤都拷不下。起先誣告說,我戴的手錶值五十萬。我從來沒戴過超過兩百塊的手錶。把我從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四年所有的銀行流水線每一筆錢都要講清楚。有五千塊錢匯款給我,跑到匯款人家裏去問。有兩筆確實想不起來,他們也去查,最後都講清楚了。我這麼多年來在基督教做工,對金錢這一塊非常小心,我們對上帝有一種敬畏,我們所做的事情人不知道無所謂,上帝完全知道,因為上帝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上帝。我跟他們說,在上帝面前我是個罪人,但是在法律面前我絕對清白。

💐在獄中有過絕望的時刻嗎?

有,畢竟沒坐過牢,有人說進去會被打得半死,確實有擔心。但我進去之後完全沒有,感謝上帝。我覺得政府在法治上有一點進步,就是要有清楚的證據才定罪。我跟民警說,我對習大大(習近平)有信心,法治也會越來越完善。他們說我很高傲,別人抓進來嚇得半死你進來還這麼高傲。我內心坦然無懼,他們要查什麼我都很配合。我十五六歲就讀完了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厚黑學,但我從來不用。我相信耶穌,我看聖經學習耶穌的一舉一動。我誠誠實實。

🍃獄中能收到外面的消息嗎?

除了律師,任何人不能見。他們好像把我當成重要政治犯看待,完全失去聯繫,信件都不交給我。我想作為一個公民,合法權益一定要伸張。我說再不給我就把你們送上法庭,後來信件給我了。他們不給我聖經,我的律師張凱說,我要跟你們平陽看守所打全國第一個官司,真的起訴了。他們馬上給我,說是轉交聖經儀式。公安局過來跟我說,聖經都給你了,撤訴吧。我在裏面也學了很多法律,刑事訴訟法我在外面的時候不懂,現在幾乎能背下來。我想還是要依法治國,這個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中國的法治到哪一年才能健全,我相信很快會到來。

🈴聽說你在獄中傳了很多福音?

對,四個監室,接觸很多犯人,其中一個監室待了八個多月,百分之九十都信耶穌了,每天吃飯做禱告,然後同心吃飯。後來換了監室,他們嚴密控制我傳福音,但我的道德倫理很自然地感染了很多人。一百八十個人,有一百來人信了。每天早上起床、晚上睡覺前,一個個輪流到我這裏來禱告。看守所的領導來找我的時候,我說我為你看守所做了最大的貢獻。搶劫的下決心再也不搶了,有兩個小偷說出去後,想搞個燒烤,能不能借我幾千塊錢,我說絕對沒問題,只要你走上正路。有些黑社會的,打打殺殺,判刑五年十年還有無期的,說如果出來了,一定會跟隨我。有個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寫信給自己員工,說你們知道嗎,牢裏有多麼恐懼,我根本沒法過,幸虧我遇到一個牧師信了耶穌,否則我早就不在了。只有上帝的道可以改變一個人。所以耶穌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人若不借著我,就不能到達上帝。

♌快出獄的時候聽說又開始強拆,你哭了?

公安部怕我出來再繼續搞,派人問我,外面還在拆十字架,你出去還會不會維護?我明確表態會,他們說,那你還會進來,我說如果法治不健全的話,進來是正常的。我說你不要恐嚇我,有本事不要讓我出去,繼續關押我。我相信法治會越來越完善,不會隨便抓我進去,但如果真是為了維護十字架再坐牢,我也無所謂。我只是覺得奇怪,因為去年基本已經平息了,怎麼又開始,我哭了。

🌱拆十字架對基督徒意義

怎麼看待強拆十字架事件對基督徒意義?

這個事情上帝應該是允許的。經過這個十字架的風波,他們以為對基督教是個打壓,但基督教是有生命的宗教,一粒種子無論放在哪裏都會發芽,你打壓不了,它有生命的。我似乎看到整個中國基督教會大復興,以後甚至教堂會更多,十字架會更高。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本來不做禮拜的都來了,本來信耶穌掛名的現在都是正式基督徒。💒你看歷史就知道,基督教永遠不會被毀滅,聖經說,雖然洪水泛濫大地,但耶和華永遠坐著為王。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