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毛泽东为什么深得人心?



12月26日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特别的日子,但若干年前估计曾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被当成“圣诞节”一样庆祝过。日前毛泽东诞辰119周年文艺晚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了,据说由著名主持主持,著名艺术家献唱,看来真是响丁当的一场缅怀领袖的盛会。这轮“红太阳”至今在天安门城楼上立了数十年坚持不懈,从不下岗,精神可嘉。还曾见报道说某偏僻的小乡村里有人在庙里当菩萨一样供着。毛粉们看到此,应该心里颇有所安慰吧。今天,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怀念着这位“伟大的领袖”,当年那些激昂的红歌也间歇性地在某些场合隆重响起,当然敬毛爱毛的粉丝是不会去读一读《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红太阳的陨落》的,他们心中的神,不容亵渎与怀疑的。时至今日,毛泽东为什么还能俘获人心?从其言论可窥一二。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特搜寻了伟大领袖一些见光和未见光的金句以鄉博友,读后不管是激情澎湃斗志昂扬还是觉得人格分裂颠覆三观,请都不要怀疑,此确系出自伟人之口之手。

1、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既然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时期内完全无望,那麽最好的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二十二个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1920年9月3日的长沙《大公报》

2、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3、“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一定要趁着国民党与日本人拼命撕杀的天赐良机,一定要趁着日本占领中国的大好时机全力壮大,发展自己,一定要抗日胜利后,打败精疲力尽的国民党,拿下整个中国。”(1937年8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4、“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1937年8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摘要)

5、“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士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他应当对他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论民主。美国官员应当对中国官员谈论民主。总之,中国人尊重你们美国人民主的理想。”(1944年毛泽东对美国派遣到延安的美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谢伟思说)

6、有些人怀疑共产党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几个民主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是有原则上的不同的。毫无疑义,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是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之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建立起来的,但是中国在整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期间,不可能、因此就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毛泽东1945年4月24日作中共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7、我们共产党人提出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的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目前时期,经过各党各派和无党无派代表人物的协议,成立临时的联合政府;第二个步骤,将来时期,经过自由的无拘束的选举,召开国民大会,成立正式的联合政府。总之,都是联合政府,团结一切愿意参加的阶级和政党的代表在一起,在一个民主的共同纲领之下,为现在的抗日和将来的建国而奋斗。不管国民党人或任何其他党派、集团和个人如何设想,愿意或不愿意,自觉或不自觉,中国只能走这条路。这是一个历史法则,是一个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趋势,任何力量,都是扭转不过来的。(毛泽东1945年4月24日作中共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8、没有人民的自由,就没有真正民选的国民大会,就没有真正民选的政府。难道不清楚么?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这几项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在中国境内,只有解放区是彻底地实现了。(毛泽东1945年4月24日作中共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9、一切知识分子,只要是在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著有成绩的,应受到尊重,把他们看作国家和社会的宝贵的财富。中国是一个被民族压迫和封建压迫所造成的文化落后的国家,中国的人民解放斗争迫切地需要知识分子,因而知识分子问题就特别显得重要。(毛泽东1945年4月24日作中共七大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10、不论什么人,只要不是敌对分子,不是恶意攻击,允许大家讲话,讲错了也不要紧。各级领导人员,有责任听别人的话。实行两条原则:(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二)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如果没有“言者无罪”一条,并且是真的,不是假的,就不可能收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效果。(《一九四五年的任务》(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五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延安《解放日报》)

11、1945年7月,黄炎培提出了历史兴衰的问题,黄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12、“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以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1945年8月底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战后和平建国问题,答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

13、现在搞大民主,我也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无产阶级发动的大民主是对付阶级敌人的。民族敌人(无非是帝国主义,外国垄断资产阶级)也是阶级敌人。大民主也可以用来对付官僚主义者。我刚才讲,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那时搞大民主还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1956年11月15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14、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1958年3月,毛泽东在成都会议)

15、假如办十件事,九件是坏的,都登在报上,一定灭亡。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1959年7月23日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

16、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磕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做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叁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後,你就告诉这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点、十二点再回去。(1964年6月4日和王海蓉同志的谈话)

17、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1964年12月2日中央工作座谈会纪要)

18、考试可以交头接耳,甚至冒名顶替。冒名顶替的也不过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会,你写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可以试点,要搞得活一些,不要搞得太死。(1964年2月13日春节谈话纪要)武斗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战经验,第二个好处是暴露了坏人。——再斗十年,地球照样转动,天也不会掉下来。(1968年7月28日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

19、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1958年5月8日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20、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1964年7月10日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时的谈话)

毛∶“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众笑,会场活跃)。

毛∶“不要讲过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大忙。请看,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同时,你们的垄断资本、军国主义也帮了我们的忙。日本人民成百万、成千万地醒觉起来。包括在中国打仗的一部份将军,他们现在变成我们的朋友了。”(摘自《毛泽东思想万岁》,第533至534页。)

21、“(抗战胜利后国共和谈期间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是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夺取政权。日本投降早了一点,再有一年我们就会准备得更好一些。”(1959年8月17日的一次讲话,《学习资料(1957~1961)》(清华大学,1967)第260页。)

22、屁有香臭,不能说苏联的屁都是香的。现在人家说臭,我们也跟着说臭。凡是适用的都要学,资本主义好的也应该学。(1956年4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思想万岁》1969年8月版)

23、“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粮食也够用!将来我们要搞地球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哪里缺粮,我们就送给他!”(1958年8月11日,《人民日报》刊文《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县委书记张国忠告诉毛泽东,当年全县夏秋两季一共计划要拿到12亿斤粮食,平均每亩2000斤。毛泽东听了很高兴,还发愁粮食多了怎么办,后来在北戴河会议上说了此话。仅在一年多后,1960年至1962年发生了大饥荒:有数据显示近3600万人死于这次灾荒,而同时还有4000万个小生命由于此次饥荒而胎死腹中。)

24、“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小毕业学三年就够了。华佗读的是几年制?明朝的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