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社独家:高智晟出狱后首次专访 称他受神启坚信中共2年后倒台




据《美联社》9月23日独家报道,这是五年来高智晟第一次接受采访,在采访中高智晟说在最近一次被关押期间,他被电棍电脸折磨,并在三年中被单独关小号。

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被提名者也发誓说,尽管艰困并与家人分离,但他绝不离开中国。

多年来,高智晟的支持者们都担心他可能会死在新疆那个遥远的监狱里。他幸存了下来。但是当他在2014年8月从监狱被释放转为监视居住的时候,这位原本爽快的律师几乎不能行走或说完整的可以让人明白的句子,让人们担忧这位在中国的维权活动中最鼓舞人心的一位人物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已经永久性地垮了。

现在他接受了美联社的独家专访,再一次讲出了自己的心声。



高智晟在这次面对面的采访中说:“每一次我们从监狱中活着出来,都是对手的一次失败。”
高智晟现在在陕西省被不间断地监视着,这一次采访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进行的,采访的条件是几个月内不能发表或播出,直到他完成两本书的手稿,并安全地将它们送到国外出版,现在他说他已经做完了。他后来也给美联社发了他的手稿,并允许引用手稿的内容。

这位51岁的律师因为有勇气捍卫法轮功学员和争取土地的农民的权利而获得了国际赞誉。自从2006年以来几进拘留所,在2010年因为公开谴责他所承受的酷刑而惹恼了当局。

在今年的采访中和他的一本书中,他讲述了他经历过的新一轮折磨和三年的单独禁闭关押,他说能活下来只能感谢自己对上帝的信仰和对中国怀有的坚定的希望。他还宣布,他决定不流亡海外,即使这意味着要与现居美国的妻子、女儿和儿子分离。

高智晟说:“我想到过要放弃,将时间留给家人,但是这是上帝给我的使命。”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加州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丈夫要被关押,为什么他还继续被监视居住。

耿和在加州Cupertino市的采访中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要关他。他只是一名律师。他的法律职业要求他帮助和服务他人。他为什么受到这种对待?他在为中国更大的自由而抗争。”
她在周一的采访中说,她希望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奥巴马总统本周在华盛顿会面时能讨论她丈夫的问题。

一天后,她在推特上发表了来自高智晟的信,信中让她拒绝在峰会前的周三与美国副国务卿会面的邀请。高智晟在信中告诉她,当美国政客们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摩肩接踵的时候,这样的会面将是徒劳的。

据耿和讲,高智晟写道,自从克林顿总统以来,“美国政治阶层无视基本人道主义原则,并与邪恶的共产党走得太近而自污其身。”

在高智晟即将发表的一本书中,高智晟预言了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将在2017年结束,他说这是他从神那里收到的启示。他还概述了在共产党垮台后建立一个民主,现代的中国的计划。书中的很大部分也详细描述了铁窗后受到的不人道遭遇。

第二本书是写给自己儿子的,并告诉他这个家庭的故事。

纽约大学法律教授和中国法专家科恩(Jerome Cohen),称高智晟已经成为中国被压制的维权律师的象征,听到他做了采访真是让人高兴。

科恩说:“我曾经担心高智晟已经成为了一个被遗忘的人。他在中国是一个顶尖的人权律师。他大胆,勇敢,直率,他们摧毁了他,用最残忍的方式他们摧毁了他。”

自从高智晟从新疆西部的沙雅监狱被放出来,就一直住在陕西省大哥家的窑洞里。他几乎每天都被24小时监视着。

在2006年,高智晟以颠覆罪被判了三年,后来被保释,但是他说自己不停地被带走折磨。

2009年1月妻子和孩子逃离了中国后,高智晟被安全人员秘密关押。2010年4月被短暂地放出来,得以与家人见面,并对美联社做了采访详述了他是如何被戴上头套殴打的。

他在采访后的第二天失踪了。

在今年这一次的采访中和书稿中,他说,当时他被再次关押。在书中,他说他承受了更多酷刑,包括电棍电脸,他记得当时有一刻几乎灵魂出窍,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高智晟写道:“毫无疑问,这声音来自我。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那声音几乎就像狗的尾巴被主人强行踩住时的嚎叫。有时候听起来像是小狗被拴住尾巴倒吊起来时发出的声音。”

高智晟说在这些年被关押的过程中他能够建立一个精神屏障来抵御肉体上的疼痛感知。他在采访中说:“这是我获得的特殊能力,让我在困难时期能够活下来。”

高智晟说,在2011年12月他被秘密审判。只有在那时中共当局才说将高智晟移送监狱,这是当局第一次承认关押了他。

他说,2011年的冬天,他被戴上头套,21个月以来第一次被带到了外面。他说:“(21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听到了狗叫,能够呼吸到新鲜空气。”

在被转移到新疆监狱后,他不再被长时间殴打了,但是他被关押在一个只有8平方米大的小号,没有窗户,没有通风,关了三年,关的时间太长了,以至出来后不能适应更大的空间。他说:“我发现自己在机场不会走路,但是可以在锁着的屋子里行走。”

高智晟说在新疆监狱的三年中有一段时间,当局在他的小号里安装了一个高音喇叭,连续68周播放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

高智晟说:“你无法想象他们对我采取的精神骚扰。”

现在出狱后,高智晟说他每天和在加州的妻子和孩子们通话。他说他想要与家人团聚,但是他觉得他必须留在中国。

高智晟说:“我妻子在受苦,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理解那些离开了中国的受迫害的灵魂,我为他们高兴,但是我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不能走。”






+ 评论 + 1 评论

2015年9月24日 下午2:25

敬佩!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