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背景是上帝------张凯律师如是说

来源: 博讯新闻网



杨兴权律师今天(8月27日)23点发布消息称针对张凯律师在温州被捕,他已经忍了48小时,他说张凯案的律师团已经组建,详细信息即将发布。同时,杨兴权律师也披露了张凯律师这次被抓捕幕后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杨兴权律师:已经忍了48小时!只有到温州公安要说法了。张凯案律师团已经组建,详细信息很快发布。

以下是杨兴权律师所记录的张凯律师的维权之路:

组织了30多人律师团介入浙江各地教案的律师张凯,8月25日深夜在温州被警方带走,再无音讯。

8月11日,律师张凯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我想通了,最多是坐牢,如果让我沉默,我会後悔一辈子。”

两个星期後,8月25日的深夜,张凯和助理刘鹏在温州被警方带走,再无音讯。

张凯,37岁,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基督徒。在浙江强拆十字架的风暴中,他是参与最多丶涉入最深的维权律师。从2014年8月代理温州救恩堂黄益梓牧师案开始,他代理一切和强拆十字架有关的案件,并且常驻温州。他说自己“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7月,端传媒记者在被拆毁台阶的温州下岭教堂见到张凯时,他面带微笑,平静地说,自己没有安危可言,“人类历史上有几次大规模的拆十字架是你能遇到的?”

7月10日,他原本要在温州开讲座,谈《法律和律法》。“‘律法’就是基督教中的law,是指上帝创造的规则”,张凯说:“基督教中讲顺服,但是我们应该顺服的是宪法,是道德,而不是违法的人和行动。”但这天深夜,在一场席卷全国的数百名律师被当局传唤的风暴中,张凯在温州被国安带走,彻夜问话。他後来告诉端传媒记者,国安要求他“不要炒作周世峰案”丶“不要在温州举办法律讲座”丶“不要参与浙江教案”。但显然,张凯并没有“听话”。

他继续睡在下岭教堂,每天见几批来自浙江各地的牧师和信徒,用尽一切法律手段和维权方式,坚持在“强拆十字架”的风暴里抗争到底。

辩风独特 以法律“死磕”

一年前,位於温州的救恩堂在拆除十字架过程中遭遇信徒强烈抗争,发生多人流血事件,而黄益梓牧师最终被认定为这起抗争的带头人,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刑一年。张凯是黄益梓的代理律师。

张凯在诉讼程序上严格较真,将黄益梓案拆成了四个案子,前後发动了11个律师参与。比如国家规定的犯罪嫌疑人在48小时内有会见律师的权利,黄益梓则超过70个小时才获得律师会见,张凯因此提出“国家赔偿”诉讼;比如无法给看守所的黄益梓送《圣经》,张凯的律师团队再次提出诉讼,并称“这是全国首起看守所读经案”;比如在浙江省政府官网,信徒们给“省长信箱”写信提出黄益梓被无辜羁押,收到回信的措辞中提到“黄益梓行为违法”,张凯律师团队认为这是“未审先判”,提出名誉侵权诉讼;黄益梓被捕後,张凯的律师团队又徵集了上千人签名,递交游行申请书,申请游行示威。

在张凯看来,这些都是“博弈的过程”,“启动和启动了不受理是两回事”。

和张凯一起代理浙江教案的张培鸿律师认为,张凯是用“别出心裁”的方式代理教案,“他不放过任何一种法律关系”,张培鸿告诉端传媒,申请信息公开是公民的监督权;政府行为违法自然申请行政覆议,对行政覆议便可提起上诉;强拆十字架是违法行为,既然是违法行为,纠正违法行为就能重立十字架。“这一切都是根据法律程序,按部就班。”

这种无穷无尽的法律博弈方式,让当局极为恼怒又无可奈何,浙江省大大小小的政府机关如果不规范自己任意妄为的行政手段,那就会成为被告,所做的行为在法律之下就是“违法”行为。

张凯告诉端传媒,三个月後,不胜其烦的温州当局提出交换条件,称只要黄益梓解除他作为法律代理的关系,一个月後会获得释放。张凯因此被迫退出。

但黄益梓案并未就此了结,温州当局食言,张凯重新成为黄益梓代理律师。2015年3月,黄益梓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刑一年。张凯说,“之前立案的罪名有三项,刑期最少是十年。”

在浙江,张凯组织了30多人的律师团介入各地教案,全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基督教律师。截止至7月,张凯向端传媒透露,他是温州4个教会的代理律师;在浙江湖州,他组织了6个人的律师团队在浙江金华和丽水,教会也纷纷找张凯谘询法律。

成立“强拆十字架”维权律师团丶代理各式维权案件,不是张凯唯一的行动。他同时写大量的文章丶微博,与浙江各地的信徒丶基督教“两会”(基督教协会和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见面,致力於向信徒普及强拆发生时,应有的法律权利。“我算了下差不多包括九项,申请示威游行丶听证丶罢免丶覆议丶诉讼丶信息公开等等”,张凯说。“法律代理不一定能够阻止强拆,但至少会把非法性表露出来,就算是违章建筑,也应该有合理合法的方式拆,不然合法性在哪里?”

2014年11月,张凯成为温州下岭教堂的代理律师,沿用黄益梓案,再度提出一连串诉讼。

下岭教堂在去年11月第一次拆十字没有成功後,当局曾下达处罚决定书,称因为教堂手续不全,教堂属於违章建筑,将全部拆除。张凯先是对处罚决定书提出行政复议,然後对行政复议的结果提出上诉,并同时向各个部门提出信息公开。和其他面临拆十字架的教堂一样,下岭教堂也被断水断电,张凯於是起诉了供电部门。

今年7月,浙江省通过新的《浙江省宗教建筑条例》,《条例》严格限定了“十字架”的外观:“贴在教堂主体建筑正立面上丶比例不超过主体建筑的1/10”。也就是说,十字架不能立在顶上,而只能贴在墙上。多位分析人士认为,这个规范就是为拆除全省十字架做铺垫的,有了这个规范,不需要证明建筑“违法”就可以拆。张凯随即代表温州下岭教堂向政府正式申请信息公开,要求政府出示制定《条例》的法律依据丶制定程序丶专家委员会调研报告丶委员会成员信仰背景,以及条例出台後的执行主体和执行程序等,要求政府依法在15个工作日内回覆,否则就起诉。

“政教关系到了非常紧张的时刻了,但这是权利。” 这是张凯对信徒们说的最多的话。

张凯记得,7月10日被带走的那个晚上,一个“长得像范冰冰”的女性国安人员劝导他:“你看周世锋还有背景,你什麽背景都没有,做温州教案就是自讨苦吃。”张凯则顺势对国安传起了教。他是这样回答她的:“你错了,我的背景是上帝。”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