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为我的好兄弟张凯禁食祈祷

范学德



我这次回国时本来该跟张凯律师通个电话,他还说过要在国内请我吃饭,但我们都太忙了,连一句话也没说上。我25日离开中国,他在那个黑夜被捕。

我们上次通电话是7月24日,他说到了自己的困境,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我最后留给他的是两个字:“平安。”他在此前则对我有一个请求:“范学德弟兄,要为我祷告。”

对不起,张凯弟兄,我为你祷告得很少。但从今晚开始,我为你禁食祷告,我不知道你在哪一个牢房中,是否还像上次一样带着手铐,但我奉耶稣的名为你祈求,求上帝保守你在主的平安中。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苦难,但在耶稣基督里,有平安,这平安没有人能夺去,因为耶稣已经战胜了这个世界。

当你决定为温州的基督教会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纸面上所赋予的权利时,我知道你是有准备的,那地点就是牢房。记得上一次,是7月9日还是10日?国内那晚抓捕了一百多位律师,快半夜了,还没来抓你,你还有点郁闷,怎么不来约你。字还没落下几分钟,他们来了,这是那晚你留下的最后信息。

你出来后并没有畏惧。7月14日,你挂帅的护卫十字架律师团第一批抵达浙江湖州。22日,你在新浪微博上写着“大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 ”。8月12日,你又写到:“我想通了,最多是坐牢,但如果让我沉默,会后悔一辈子。”

我敬佩上帝赐给你的勇气,更没有料到,上帝把喜乐也赐给了你。8月22日,你发了一条微博:“虽然人生总会遇到很多看上去很难以逾越的沟壑,但仔细数算一下就会惊呼:上帝真是太爱我了,常常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这爱简直是溺爱。”

两天后,你写到:“今天我问何为信靠神?1、用圣经启示的方法解决问题。2、结果交给神。这是8月24日22:10分发的。”

不到24小时后,你失去了自由。

你选择了一条十字架的道路,如今,这十字架就背在你身上。

记得去年年初,那天下大雪,我开车路过了美国的普度大学,你正在那里作为访问学者,我到了你们家中,吃起了热腾腾的饭菜,你抱着小宝宝,自己高兴得像个孩子。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一样,你也为一件事犹豫,要不要为了这个可爱的孩子留在美国?至少,免去下一代人的痛苦。想来想去,你还是说,主给我的事业是在中国,我没有别的选择。

今年六七两个月与你在电话中几次交谈,我深深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挣扎和痛苦,但你最后的选择还是,一切都交到主吧。

这几天看到新闻报道说,有关方面曾经要求你“不要炒作周世峰案”、“不要在温州举办法律讲座”、“不要参与浙江教案”。但你并没有“听话”。你继续睡在下岭教堂,每天见几批来自浙江各地的牧师和信徒,用尽一切法律手段,维护公民的权利。你岂止是维权,你是在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在这个几乎天天喊“依法治国”的国家中,维护法律尊严的结局竟然是被捕。

你的罪名会是什么?会不会像被关起来的另外一个律师李和平弟兄的妻子问的那样,“难道又是一个寻衅滋事?或者再来一个煽颠?”不,不,张凯弟兄,你的罪名只有一个,就是你深深爱着上帝,爱耶稣,爱教会,爱你的骨肉同胞——中国人。

张凯弟兄,我已经不想算你被抓起来多少小时但却音信全无,我只能为你祈祷,禁食祈祷,主啊,求你怜悯我们,求你保护我亲爱的弟兄,无论张凯在哪里,都保守他在你的爱之中。奉耶稣基督的名祈祷,阿门。


2015.8.26日黑夜至次日清晨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