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金圣:矢志民主,献身公义——记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1955年11月生于江西省南昌市,今年正好60岁。因他曾做过大学老师,民运圈的朋友们都尊称他为胡老师。1991年,他与八九民运留在国内的朋友们组建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并参与组建“中华进步同盟”,亲自起草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纲领》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倡议书》。1994年12月,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出狱后,不顾自身体弱多病,仍然义无反顾地投身中国民主维权事业。他为人谦和,热心公义,尽管自己生活非常艰苦,却帮助过许多人。2014年5月因参加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被刑事拘留一个月。2015年7月10日“黑色星期五”又被国保秘密抓捕,至今下落不明。海内外的朋友们应加大关注的力度!
来源:民主中国 2015-8-8 

胡石根老师被国保秘密抓捕已将近一个月了,因为朋友们联系不上家属,所以无法为他聘请律师,迄今也不知道胡石根关在哪个看守所,不知道他在里面有没有钱花?他的身体怎么样了?他会不会被酷刑?……一切都不得而知,我很担心,写这篇文章也是很痛苦,因为很多细节由于记忆力衰退,回想不起来了,所以,断断续续的回忆,写的速度很慢,今天总算完稿了,也算是向胡石根老师过去的关爱交一份答卷了。
胡石根1955年11月生于江西省南昌市,今年正好60岁。因他曾做过大学老师,民运圈的朋友们都尊称他为胡老师。我是在2013年6月份认识胡老师的,那是在北京中原教会朱红先生(又名丁朗父)组织的一次聚会中结识的,他是教会中的长老,负责讲道、受洗等工作。聚会结束,我问起他的情况,他淡淡地说,你到网上搜搜就知道了。后来我回家一搜,真是吓了我一跳,他是我遇见的坐牢时间最长的民运人士,他被判20年,坐牢足足坐了16年才获释。我很佩服他,坐牢那么长时间还能健康获释,这是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坚持啊。对比我只被判一年刑期,感觉很冤枉,很受苦。胡石根长老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民运事业,牺牲自己的自由,为了全中国人的自由和民主事业啊,为公义,16年的共匪监狱生涯,我不敢想象,如果是我,能否活着出来?所以,认识胡石根老师真有种高山仰止,佩服得五体投地之感,他也是我在北京要找的人之一。
胡石根老师身材不高,但精神状态很好,聚会后我们一起去坐地铁,谈的很多。他想让我推荐一个畅销书作家写有关六四题材的纪实图书。我后来没有完成此项任务:一方面想想畅销书作家是不会碰政治敏感禁止出版的图书题材的;另一方面国内还没有这种政治气氛,平反六四的氛围不存在,因为2013年的六四,我在网上和朋友私聊,后发到QQ群里,第二天便招来国保上门,要求去派出所喝茶,喝茶回来又尾随两名便衣电脑网警,在我的电脑上删去相关文字内容后才走。我通过认识胡石根,经常被他邀请参加由他主持的聚餐,结识了一大批北京的律师、教会教友、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等。


后来在中原教会的一次聚会中,我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遭到胡石根强烈反对。我说,教会可以做一些实际的经营工作,开设股份公司,组织有特长的教友一起参与,大家可以投入一些资金,到年底一起分红。胡石根是第一个反对,他说:“你(指我)不知道,你说的想法我们都做过。我刚刚出狱,就有同监狱的好友们,让我一起参与开公司,我们总共注册资金达到300多万,营业执照办下来,场地也租好了,生意也谈起来了,因为我们做的事信息产业,仅仅因为我们是异见人士,结果震动高层,国保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说,你们经营的信息产业会影响到国家安全的,要求解散公司,我们被逼关闭公司。损失几百万。还好朋友没让我承担经济损失。”朱红先生也说,他曾经办了营业执照开店,在开张之日,国保来到店里,说是查封。朱红还补充说,你(指我)说的经营方案不可行,他们(指暴政及国保)就要打压我们的经济,断了你的财路,不让你有活路。
2014年春节,我看见河南于世文陈卫夫妇等对赵紫阳、胡耀邦、六四英烈大公祭活动,胡石根的名字在公祭文中出现,我当时就想问问胡石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把我的名字放到公祭文中去?后来得知,其实事前他也不知道这个活动,于世文他们自发搞的公祭活动。于世文在时隔半年多以后,去年抓香港占中的时候被抓捕,关押至今没有宣判。
2014年5月1日,受胡石根之邀去北京聚餐,我是最早到达餐厅的一个,和他聊了许多,后来陆陆续续客人来了。那天的聚餐我结识了余文生律师,这次与胡石根一起被抓捕的刘永平那天也来聚餐了,刘永平当时就坐在我旁边。后来我委托余律师帮助,一旦我被刑拘由他代理我的案件。那天王江松教授是开着一辆轿车来的,胡石根老师则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的,我和他一起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段路。谈起他的生活,我说,您也该找一个老伴,以安度晚年。他没有正面回应我,反而关心起我的婚姻来,说你需要什么样的女性?我给你留意一下。我的心情暖暖的,虽然我知道婚姻的事是自己的私事,别人帮不上忙。
5月4日,当我看见网上消息说,胡石根及浦志强、刘荻、徐友渔等在家里开北京64研讨会而被抓捕刑拘的消息,心里想如果我也能参加这样的研讨会该多好啊。当然我是不够级别的,因为那张照片除了胡石根,其他人我都不认识。经过了艰难的37天后,胡石根没有牵连到任何其他人,以零口供获释。同时获释的有徐友渔、刘荻等,浦志强律师也是我到北京想找的六四老人,一直想和他见面,但没有机会。浦志强律师一直被刑拘关押至今,“罪名”几经增减,最后确定为两项:“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与“寻衅滋事罪”,所谓的证据竟是微博上的若干条博文。
去年的9月份,我因为想加入独立中文笔会,需要两个推荐人,胡石根知道后,让我把一发表的文章目录发给他看,认真审核后就一口答应做我的推荐人。而且后来他还邀请北京的笔会会员一起聚餐,我也从这次聚餐中,第一次结识了王金波、刘荻、吴淦等一批笔会会员。虽然因种种原因没有加入笔会,但我还是非常感谢胡长老的穿针引线,也从中可以知道胡石根对后辈的关爱。
为全国各地慕道友加入基督教会主持受洗仪式,从我和他结识的中原教会到现在的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教会胡石根坚持维护公义的决心感染了所有在基督教圣爱团契教会受洗的基督徒。传扬公义已成为胡石根的坚定信念。
胡石根老师是个好公义之人。他经常被国保堵在家里。2014年1月15日左右,通州发生家庭教会基督徒遭北京国保抓捕的事件发生,当时徐永海等10多人全被带走,到派出所笔录,后被通州看守所刑拘。胡石根长老一得到消息,就赶往出事地点所在的派出所,进行交涉营救,虽然没能营救出教友,但他是尽力而为了。
3月,北京举行安徽的赵多扣案件研讨会,胡石根、刘永平(老木)、包龙军、王全璋律师、李方平律师等多20余名律师公民都参加了这次研讨会。胡石根长老的发言很多人非常赞同,与会者高度赞赏赵多扣的反腐败宣传行为,支持赵多扣的反腐败宣传公义行动,给了赵多扣家属很大的安慰。
为受迫害的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胡石根一贯的生活理念。2014年12月2日,他与牧师相约一起去参加著名宪政专家、经济学家曹思源先生的追悼会,结果那天早上一大早就有国保上门警告他不许去,而且有两个看守人员在他家里看着,一直到下午2点左右。我参加追悼会后聚餐结束,打电话给他,他说早饭、中饭都没有吃。我说,您在家里该做饭做饭,该吃饭吃饭,不用管国保的感受,又不是您请他来您家的。           
他的名声在北京和全国各地都非常高,去年他花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云游江西、江苏等多地教会,传播公义和爱,让各地教会的教友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
2015年1月10日在北京聚餐会上,我应邀参加了,既有50后60后,也有70后80后。餐桌上见到周世锋律师、刘四新博士等多位律师在场,当时周世锋主任就提到2014年两件影响中国司法的大案件,其中之一是新疆的尹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再有就是曹顺利女士在朝阳看守所得病并在309医院去世。胡石根也提到人权律师团的成立是中国法律界的一件大事。在场的公民讲到公民圈对农民、访民的诉求层次太低、素质太差,应该提升素质、提高层次时,刘四新博士说,中国民运不需要拔苗助长,农民、访民的生活诉求足够让共匪暴政胆战心惊,他们的抗争足以推翻共匪暴政。民生诉求已经使得全国维稳形势吃紧,维权不需要千篇一律,他相信任何维权抗争行动都有可能是压垮中共暴政的一根稻草。这个观点获得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的支持。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允许有各自不同利益的诉求,只要是维权的都应该支持。全国各地群体事件频发,任何一起事件到有可能导致中共的大崩溃。在维权的路上,我们只要坚持公义,就一定能战胜邪恶暴政的迫害。
今年5月份,当传出辽宁沈阳民主维权人士姜力钧在看守所受到酷刑迫害后,我曾多次和胡石根联系过,一是希望他能上谷歌邮箱,多写写为姜力钧呼吁的文章,也希望他关注姜力钧受酷刑案。他果然上了谷歌邮箱,还和我进行多条短信往来,说明为姜力钧呼吁是非常需要的,但为他的家属提供实质性的帮助才是更重要的。
胡石根在北京是一个比较随和又有思想的人,他话不多,但说出来的都是经过认真思考并有独到见解的人。我知道他参加各种聚餐活动,与各种人打交道,他的组织能力很强,他的身边团结了一批律师、教友、公民、访民,他经常为他们排忧解难,不辞劳苦,尽力尽责,热心周到。他的朋友也特别多,全国公民圈中没有不知道胡石根的。2014年初,王江松教授和胡石根一拍即合,在他的坚定支持下,办起了各种劳工群,据了解具体包括:劳工研究群、劳工新闻群、劳工学者群、劳工NGO群、劳工与两会群、劳工律师群,社会运动和劳工运动群、劳工界与企业界对话群等,也创办了劳工互助网站,劳工互助网站已于今年3月份被屏蔽了,劳工互助网的公众微信号也于今年6月份中旬被封号了。王江松亲口和我说, 2013年初他和许志永说起办劳工群和网站时,许志永不表态,他只好搁下。这表明许志永对劳工问题有看法或不关注,许志永搞的教育平权、新公民运动,在社会上没有多少政治斗争经验,没有搞学运,也没有搞工运,拉起一帮访民、律师梦想着搞新公民运动,这最多是社会运动,不想新公民运动还没有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就被“全军覆没”,抓的抓,判的判,一网打进。
胡石根对中共的暴行从16年的牢狱之灾中参透领悟,所以,他行事非常小心,虽然是中文专业的高材生,但经过16年的炼狱生活,他似乎放弃写作了,我认识他两年了,很少看见他写的文章。或许他从浦志强律师被构陷关押至今、高瑜的被判7年中看出因言获罪依然盛行,他以教会为阵地,弘扬公义,传扬主耶稣的旨意,到处受到撒旦魔鬼的迫害,他依然不放弃讲道,追求真理,追求主的道,弘扬自由、公义、爱,把自己的后半生寄托在弘扬公义之上。鲁迅先生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我认为胡石根老师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中国的脊梁。”
胡石根体弱多病,但却是同龄人中最会玩手机的,他的手机早就安装了电报、Viber、Line等即时通软件,让我这个小他10岁的晚辈都感觉不思进取而脸红。我今年六四之后,邀请北京的朋友来燕郊聚餐,邀请他来,他说他坐公交车晕车,来不了,我一直感到非常遗憾!
我们看见魔鬼的疯狂,我们也相信疯狂的魔鬼必将在疯狂中自取灭亡,自绝死路,一个杀人党、流氓党、奴才党、卖国党、强拆党、抢尸党不灭亡天理难容!一个与民心民意为敌的残暴政权是注定要灭亡的,当下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希望我们在监狱外面的公民,高扬公义之心,继续坚定地走我们的自由民主之路,努力唤醒更多的年轻人,80后90后和00后加入自由民主运动。未来的中国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一定是属于青年人的!胡石根老师和他的朋友们的努力一定不会白费,中国一定会实现民主宪政!
2015.8.6修订完稿



附:胡石根简历
   胡石根,曾用名胡盛仑,男,汉族,1955年11月生于江西省南昌市。
   1971年入江西汽车制造厂工作。
   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于1983和1986年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
   1986年到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任讲师。
   1991年,与1989年民运留在国内的诸多朋友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中国自由民主党”,还组建了“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并参与了“中华进步同盟”,为此起草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纲领》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倡议书》。
   1992年,打算在当年的6月间到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地派发传单以抗议“六四”事件的镇压和纪念“六四”死难者。
   1992年5月27日被捕。
   1994年12月,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2008年9月,在坐牢16年3个月后出狱,仍被剥夺政治权利4年。但他无所畏惧,仍然义无反顾地投身中国民主维权事业。
   2009年12月12日,加入独立中文笔会。
2014年5月初因参加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被刑事拘留,6月6日获取保候审。
2015年7月10日“黑色星期五”又被国保秘密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