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拆十字架的一点思考

我毕业于浙江神学院,在三自体系里面的教会干了10多年,曾任堂委主任、政协委员,2010年离开三自体系,建立了一个城市新型教会,在政府拆除十字架的事件中,我个人略有思考分析,与各位弟兄姐妹分享。

一年多来,浙江基督教会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被拆的消息络绎不绝,政府拆十字架的理由是名目繁多,从刚开始的拆违到今天已经立法拆除所有教堂的十字架(省内除三个以外:杭州的思澄堂、宁波的百年堂、温州的城西堂),政府的这个拆除办法可谓计划周密,一环扣一环,大有开弓无回头箭的架势,无论教会的反对力量有多大,政府根本置若罔闻。刚开始基督教的管理机构两会也赞成政府做法,后来拆除十字架的事件愈演愈烈,基督教两会再也无法拿出正当的理由替政府说话,给基层教会打圆场了。至此,有些基层教会声明退出基督教两会,有些教会抗议申诉、有些教会就你拆除我重立,到底政府下一步会怎么做呢?目的是什么呢?我略谈个人的看法:

一 、政府看教会

现在的政府是以马克思无神论的政治观对待有神论的教会,所以他无法从根本里改变对基督教的看法,他的目的是:以政治为中心,,你基督教必须完全为我服务,我就给你信仰自由,不然,则反之。

二 、政府看基督教两会

以前,政府是使用基督教两会来管理基督教,可以贯彻政府的一切法规,他们一般是管理到两会这一层,基层教会就交给两会来管理。也就是两会常说的一句话,“两会,是政府与教会之间的桥梁”。

今天,政府是双管齐下。因为政府发现两会这个机构管教会管得并不合乎他们的要求,下面很多基层教会根本不理会两会的管理,那么政府就自己来管,拆除十字架就是不信任两会的一个具体表现了,五进五化就是要亲自“操刀”,完全掌控教会的一切活动,直接管理到基层。

下一步要采用什么办法来对待教会,我就不细说,大家应该就会有一个框架了。

三 、教会对拆除十字架的回应

教会现在的回应也是名目繁多,我大致归纳:

第一,十字架是外表的,拆除就拆除,在上执政的当顺服。

第二,十字架是内在信仰的外在表达,拆除外在的十字架,就是想拆除信徒内心的十字架,所以软抗议,不直接与政府冲突。

第三,认为政府拆除十字架的行为是对公民信仰自由的任意践踏,必须申诉。这群人对基督教教义有较深刻的研究,对于其他领域也有较多的探讨,并且能用文字来表达,活跃于网络,属于基督教的知识阶层,他们或许在思考基督教的明天。

综上所述,我就有理由相信借着政府拆除十字架的事件,会让更多的教会工人思考正真的教会观,中国教会必须要自我改革,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基督教会可能就会出现千千万万个中国式的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了,也可能会出现很多“五月花号盟约式”的中国教会。

我略谈这几点,希望我们基督教所有的同工能够再有一个思考:如果耶稣今天没有再来,那么,我们应该在今天就先来思考教会的明天,也就是圣经所说的先知功能。为教会能真正高举十字架而祷告。

希望我的这一点点思考能有抛砖引玉的作用,我真的缺少智慧,思考的不周之处,各位请代祷并提醒,一切荣耀归主。




王昌以
2015-8-12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