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严厉打击教堂十字架引发反弹

2015-08-06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DIDI TANG         编译: 周洁




2015年7月29日浙江省平阳县牧羊村,涂守哲(音)站在他们教堂顶。中国政府派来的工人几小时前割下了该教堂顶的十字架。(图片:美联社)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美联社》8月5日报道,大约十几名天主教徒在他们教堂外哭着唱赞美诗;而一名男子正爬上他们教堂顶部,用割炬切下了钢铁十字架。该十字架砰的一声倒下。


“难道你不对自己所做的感到羞耻吗?”一名含泪的妇女朝100多名保安高喊。这些保安与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一起,防止低达菲天主教教区居民保护他们信仰的象征。那些卫兵们手持盾牌和警棍在阳光下站了近两小时,神情漠然。


“难道政府不是给予了我们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吗?为什么他们没有任何解释就在拆除我们信仰的标志?”当政府工作人员抵达搭建脚手架以便够得着该十字架时,另一名教区居民说。


“我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我们不反对政府”,这位因害怕当局报复只称自己姓陈(音)的教友说。“我们一直是守法的好公民。”


据信浙江省当局要在两个月的期限内拆除大约4000座教堂顶的十字架。



甚至连中国为确保执政的共产党对新教和天主教团体的控制而成立的半官方基督教协会也罕见地声讨这一运动,称其违宪和羞耻。他们警告说这样做可能会把信众们变成该党的敌人。


据信这一运动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意愿。习近平政府已发动了几十年来对可能挑战中共一党专政的民间力量最严厉的镇压。


但美国普度大学研究中国宗教的专家杨凤岗说,中共可能失算了,它可能正在创造出它恰恰正试图避开的那个不稳定性。


“镇压让中国的基督徒疏离,他们是守法的公民”,杨说。


他说,这场彰显国家权力的运动是中央政府下令的,可能是在浙江做实验,那里的中共省委书记夏宝龙是习近平信赖的盟友。


一年前,浙江省领导班子下令铲平了几座教堂,拆除了几百个屋顶上的十字架,它们被(当局)视为非法建筑。现在是大规模行动。今年夏天浙江一律禁止屋顶有十字架。尽管这条新规定被批评说违反了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条款,但是地方执法人员正在派出拆迁人员到几乎全省所有的教堂。


他们遭遇到抵抗。教友们守夜,试图用货运卡车阻挡住教堂入口,许多教堂已经重新竖起了十字架以示抗命。


自从习近平2012年年底上台以来,北京已让中国社交媒体上对其政策和做法的批评之声静音,把呼吁加大向政府问责的新公民运动成员们关了起来,最近又围捕那些维权律师。


独立评论员赵楚说,“当局尤其担心有宗教信仰的人有强烈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这可以化为巨大的社会力量。”


在针对基督徒的行动中,中共正在针对一个可能比中共自身更庞大的群体。杨凤岗说,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增长,(在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可能接近1亿,虽然官方数字要低得多。中共有近8800万党员。


对中共而言,一个令其不安的迹象是它名义上的无神论成员相当一部分持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或其他信仰。该党担心宗教,尤其是根植于西方的基督教,可能颠覆其统治。


中共试图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文革的意识形态狂热中完全消灭宗教,但后来恢复了朝拜的权利。在随后几十年里,随着人们寻求填补精神层面的缺失,越来越多人参与宗教活动。


尽管如此,北京保留了对所有宗教团体的严格控制,要求他们向国家登记,否则就被贴上非法的标签。它宣称拥有在中国境内任命天主教主教的专权,而不是梵蒂冈。


在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居民混合着佛教和伊斯兰教信仰,中国政府也试图遏制一些可见的信仰特征(包括留胡须和戴面纱),并在寺庙和清真寺周围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浙江省在7月初通过的规定称:十字架应完全贴在建筑立面上,并不得超过建筑立面高度的1/10。政府没有给出理由。浙江省政府没有回应美联社的采访要求。


浙江天主教爱国会已表示从正式注册的教堂拆除十字架是违法的。浙江省基督教协会警告说该行动已引起了对执政党的敌意。这两个团体都呼吁当局立即停止。


杨凤岗说,被政府认可的基督教协会公开反对是罕见的,意味着当局可能会失去政府与普通基督徒之间的这一重要渠道。“现在,这座桥已经被烧了”,他说。


恐惧、沮丧和愤怒可能在温州市最为明显。这里有大约2000座教堂,900万人,也是中国知名的基督教堡垒。


几乎每个乡镇都有自己的产品,无论是纽扣、鞋底、宠物用品还是儿童玩具。几乎每个村都有一两座教堂,连接着稻田、农舍和一座座工厂,形成景观。


温州基督教协会会长朱礼彬(音)夹在教友们与地方当局中间。教友们要他代表他们说话,地方当局希望他说服各教会遵命。


“作为一名基督徒,我想看到十字架尽可能地竖高,但作为一位中国公民,我不得不遵从要我遵从的规定”,他在他位于温州市市中心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说。当被问及对政府继续清除十字架有何评论时,他站起来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回到办公室,但拒绝回答。


官方任命的主教朱维芳拒绝接受采访,但他与另外二十多名天主教官员和牧师签署了一份措辞强烈的信,称(当局)这些新规定是不合法的。


信中说,“(当局)越压制要求正义之声,越表明他们正面临着严重的社会危机,他们对他们的执政能力几乎没有信心,而且他们在处理问题上是不称职的。”这封信敦促教友们“以理性法来保卫我们宗教最基本的权利。”


在乡村教堂,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们正在违抗自行拆除十字架的命令,他们全天二十四小时守护,寄望能拖延工作队清拆。许多人已抗命性的重新竖起了十字架。


在牧羊村,涂守哲(音)回忆起当局是如何在一个炎热潮湿的夏季午后强行拆除了他们教堂的十字架,他的双眼盈满了泪水。


“是突然袭击的。我们没有让他们进,但他们切断了锁,闯了进来。我们要求看文件,但他们什么都没出示。他们拉起警戒线,把我们赶离教堂”,涂说。“他们有六、七十人。我们只有十来个人。每个人都在哭。我们很心痛,感到无力反抗,只能祈祷和唱赞美诗。”


律师刘卫国周三表示,在浙江金华市,官方金华市基督教会的两名牧师在拒绝拆除一个新建的避难所屋顶十字架后被以涉嫌贪污拘捕。


在低达飞村,上周一个拆迁队来到这里,但很快意识到无法够得着上面的十字架。下午他们拿着搭手脚架的杆子和一个割炬返回。官员们禁止美联社的一名摄影师和录像记者记录拆除过程。


一位教友坐在狭窄的教堂入口,试图阻止入侵者,但被勒令离开。他没有说一句话,但他的双眼一直看着那个十字架并默默地祈祷。


在数名男子搭建脚手架时,教民们含泪而歌,歌声在教堂上空回响:“他用十字架、十字架的爱征服全人类。”



原文Severe Crackdown in China on Church Crosses Draws Backlash





版权所有 © 2015 博谈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