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被捕暨《我们是为了信仰》发表60年

邢福增




本文为〈我们是为了信仰六十年〉的撮录版。原文乃应内地家庭教会邀请撰写,用作纪念〈我们是为了信仰〉发表六十年之用。


为了信仰的「反革命」份子


1955年8月7日(日),早上王明道在基督徒会堂讲道,讲题是「他们就是这样陷害耶稣」。下午有擘饼聚会,晚上有祷告会。8月8日凌晨前后,王明道在房间内,突然被闯进的公安用枪指着,然后将他与妻子刘景文逮捕,至1956年9月29日因王愿意认罪获释。期间全国各地大规模展开声讨王明道反革命罪的行动。1958年4月,他与妻子因未履行参加三自的承诺,再度被捕。1961年4月,正式以「反革命」判无期徒刑。至1980年1月提早获释。


王虽以「反革命」罪被捕,但他实际的问题,是「反三自」。1955年6月,他在《灵食季刊》发表〈我们是为了信仰!〉,成为他拒绝参加三自的宣言。〈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王明道于1955年6月3日开始撰写,到6月9日完稿,全文长2万多字。王明道在文章内点名罗列吴耀宗、崔宪祥、丁光训、汪维藩等人的观点,论证现代主义神学的错谬,并据此说明其坚拒不参加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原委,完全是「为了信仰」,不愿与「不信派」有任何联合。「我们不惜付任何代价,作任何牺牲,歪曲和诬陷是吓不倒我们的」。〈信仰〉一文,因此成为反三自的经典文献。


六十年后的传承


这不仅是最后一期《灵食季刊》内掷地有声的重量级文章,更成为王明道晚期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其代表的精神及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到今天,〈我们是为了信仰!〉仍是中国家庭教会拒绝参加三自,反对三自干预信仰,甚至是反对党国干预信仰自由的标记。


2011年北京守望教会户外崇拜事件中,孙毅长老撰写了〈我们是为了信仰〉。全国不同的家庭教会团队为了支持守望,又以〈我们是为了信仰〉为题,就当前的政教冲突发表致全国人大的公民请愿书。


1998年丁光训主教推动神学思想建设运动时,金陵协和神学院内也出现神学生的抗争,最后演变成1999年的退学事件。当时学生的退学公开信中,便将神学思想建设定性为一场改变信仰、打压基要派的运动,是延续五十年代对王明道及倪柝声等基要派的打击。当时金陵协和神学院也作出反驳,指退学声明「全面否定三自爱国运动,竭力诋毁政教关系,为反革命分子王明道、倪柝声扬幡招魂」。


2015年,浙江省以「三改一拆」宗教违法建筑处置为名,强拆了省内千多所教堂的十字架,一群牧者在7月发表了〈我们还是为了信仰──致中国各地教会关于浙江省强拆教堂、十架事件的公开代祷信〉,指「今年也正好是老一辈传道发表〈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60周年,当年那一代的基督信仰追随者为了持守真理,毫无妥协地表明信仰、立场;他们在面临政治高压和逼迫时所表现出的不卑不亢、甘愿受苦的从容态度和精神,成为中国教会美好的见证和榜样。」


〈我们是为了信仰〉展现出「为了信仰」的缘固而甘付任何代价的抗争精神,在在感召了后世许多厕身中国政教张力中的信徒,为中国基督史的「不顺从」精神树立重要典范。


六十年后的反思


〈信仰〉一文也是中国基要派(或属灵派)表达对现代主义神学势不两立的一篇典型的信仰宣告。


新旧神学论争对中国教会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天。毋庸置疑,王明道代表的,就是鲜明的「战斗型」(militant)基要派传统。〈信仰〉一文清楚反映出他这种取向,他眼中的「不信派」就是「没有信仰」。「他们不信仰耶稣,他们不是基督徒;但他们伪装基督徒,混在教会里面,讲一些似是而非的虚构的道理,去迷惑信徒,败坏信徒的信心。这些人是教会中的窃贼,是混入羊群中的披着羊皮的豺狼。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责任起来揭穿他们的真相,反对他们,使他们不能伤害神的羊群。对这些人谈不到尊重,更谈不到团结。」


王明道很早就确立了对「不信派」的「汉贼不两立」态度,他的一生也严格奉行自己的原则。我们在敬重王氏不惧压力坚守信念的同时,也不应忽视这种二元两极化的心态所付的代价。基要主义者为了反对自由主义神学及社会福音而出现的战斗取向,结果形成了极端的分离意识(separatism),并强化了其对基督教的社会责任及文化使命的否定。


王明道在五十年代,特别是1954年后由于承受极大的政治压力,因此必须更决绝、不妥协地固守原有信念,结果呈现压力愈大,反抗愈烈的倾向,这可以理解为一种独殊处境下过烈的情绪反应。事实上,他在1949年前同样持守这种「信仰不同」原则,却因当时中国教会未有在政治要求下实现「一元」,令不同神学立场主张者仍具有各自表述的空间。但这空间在1949年后随着中国教会的一元化及泛政治化而完全崩解。


相对于六十年前的情况,当前中国教会的格局已呈多元化的发展,尽管党国仍企图维持一元的体制,但实际上已无法再动用政治运动的方式来实现。而新旧神学的分歧局面虽然仍存在,但考虑到今天:(一)中国自由神学体系的根本变化(相对于二十世纪前期,自由主义神学对今天中国基督教的影响有多大?);(二)福音派与基要派的消长关系。笔者相信,今天中国教会应具有足够的空间及胸怀来扬弃极端战斗式及分离(排他)式的信仰表达,为中国教会建构神学传统、社会责任及文化使命,提供更多的反省与思考。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