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迦勒 ----- 一篇未能在法庭上陈述的辩护词


编者按: 朱迦勒就是朱加历,这是他的辩护词,他因心脏病发作已于10月15日离世,未能在法庭上陈述了,所以是“一篇未能在法庭上陈述的辩护词”。 我们在此也纪念朱老弟兄。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能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为自己辩护,是国家的进步,是落实习近平主席提出‘依法治国’具体表现。

永嘉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中指控我、赵仁弟、郭云华、陈时有(应该是‘友’字)、翁纪统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与事实差距很大,是缺少确实、充分证据的。

永嘉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上写到:

三江教堂因存在非法占用农用地和未批先建,于2013年被永嘉县政府相关部门要求拆违予以整改。作为基督教瓯北牧区负责人的被告人赵仁弟召集被告人郭云华、朱加历、陈时友等人,先后于2013年10月份、2014年4月份组织、策划、发动瓯北牧区不明真相的教堂信徒聚集三江教堂上,以唱诗、做祷告等方式非法集会,阻扰政府和三江教会对违章建筑的整改,致使政府和三江教会的拆违工作无法进行。2014年4 月下旬,每日直接、间接被纠集的来自全国各地的信徒更是达上千人次,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政府因此事所花费的维持秩序费用达120万元以上。

关于“非法占用农用地”,三江教堂是建在不适宜耕种也从没有耕种过山坡上的,谁能说出什么时候种过水稻、麦子或果树吗?

至于违章建筑的整改,一定要说出充分理由,耐心说服群众,并通过合法正当的程序进行。起诉书中提到‘永嘉县政府相关部门’是什么部门?心虚吧?为什么不写出它的名称?它肯定不是法院,它既没有审判权,更没有执法权,它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法律依据来判处什么建筑是违章建筑是有安全隐患,要整改要拆除呢?

就算是违章建筑要整改,也要公正,也要政府官员带头以身作则作群众的榜样。

众所周知,事实上最大的违章建筑就是就是党政机关滥建的楼堂馆所!

2013年07月29日《人民日报》“停建楼堂馆所就是要‘一刀切’”的文章中写到:‘高大的楼宇、奢华的装修、高档的家具……对于党政机关滥建楼堂馆所的奢侈之风,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党政机关超规格修建楼堂馆所的现象,严重脱离群众。……有的地方违反审批程序,擅自提高建设标准、扩大建设规模,个别地方人均建筑面积竟超标近10倍,在群众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党政机关的楼堂馆所,一般都是建造在一马平川地势平坦的地方。非法占用不仅是农用地,而且是广阔平原上的肥沃高产的良田。

要整改,党政机关的楼堂馆所应当先整改!如果政府机关的楼堂馆所还不想整改,教会可以先改,有的空间功能可以转换可以改作敬老院、图书馆,三江教会也的确与政府协商过,为什么一定要强拆呢?

没有阻碍交通,也没有影响景观,倒是为温州为永嘉增光,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所以永嘉县政府去年就把三江教堂宣传为样板工程,政府的政策可以这样缺少连贯性、可以这样颠三倒四吗?

其实从整个过程来看,根本就不仅是打着‘整改拆违’幌子的违拆,更严重的是赤裸裸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势必造成全世界有真正信仰的广大人群的一致愤慨!

强拆三江教堂之前个别官员也已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五十一条 【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三江教堂被强拆之后他们犯的罪就更严重了。

信徒聚集三江教堂,以唱诗、做祷告等方式若是非法集会,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真是好大的笑话!这样是否也可以把师生们在学校里,读书、做体操等方式说成是非法集会,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呢?

基督徒在守护三江教堂的近一个月时间中,和平、理性,甚至没有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就在三江教堂要被占被强拆,信徒们离开之前,把教堂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点垃圾都不留,素质很高,秩序井然。这样算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吗?

现在让大家看看到底是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说有些官员是选择性执法、不公正执法、过度执法、随意动用警力是远远不够的,是太轻描淡写了。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明目张胆的犯法!

是谁在三江教堂已空无一人的时候,还动用了3000多人员,在没有戒严令的情况下堵路、拦车?

是谁在强拆三江教堂时候,随意抓捕仅仅是拍了几张照片的人?这样难道不会是欲盖弥彰吗?

是谁在三江教堂被强拆后,还封路一个月时间,限制人身自由,只出不准进?

是谁在三江教堂被强拆后,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在浙江各地尤其是在温州持续五个多月强拆没有任何违章教堂的十字架?!

这些被纠集的有三轮车夫、外地民工、地痞无赖、社会混混……给他们穿上一身‘制服‘,就成了’执法人员‘,他们素质极低,粗暴无知,被利益驱使,尽干蠢事,他们名称很多,有’协警‘、’特勤‘、’保安‘、’综治‘……他们戴着头盔,手拿警棍,有的爱财心切,冲进教堂,二话不说,见人就打,在平阳酿成了流血事件,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秩序。

这些’特勤‘、’保安‘鱼目混珠,给人看起来像特警、公安……

其实他们不仅是非法,而且是犯法的,性质非常严重,因为这些人实质上不仅是准军事组织,完全可以算为个别官员的私人武装,他们挥霍的是纳税人的钱,损害的是纳税人。

三江教堂被强拆之前他们问题已非常严重,,永嘉县“三改一拆”办公室,在教堂的附近,打出像‘文革‘时的巨幅标语:“坚决推进“三改一拆”工作,坚决处置暴力抗法行为。”

教会一直温和、克制,半点暴力抗法行为的迹象都没有,永嘉县“三改一拆”办公室有判处谁有‘暴力抗法行为‘,有‘处置暴力抗法行为‘的权利吗?这样标语的出现,怎么不叫人们猜想,是有浙江省权力不小的人故意制造事端,欺骗中央,转移视线,包庇腐败呢!

现在反腐败是关系到民族兴衰国家存亡的头等大事。强拆教堂十架,决不是为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这样做是转移视线,把维腐当成‘维稳’,许多人都早已看出来,这样做是为了搅局,只会给国家添乱,损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進而損害党和政府的威信。

为什么全国各地都没有强拆教堂强拆十字架,唯独浙江省的个别官员要这样做呢?难道想对抗中央搞‘一国三制‘吗?

2014年08月18日,浙江日報发表評論員文章:依法拆違 一抓到底—— 一論自始至終抓好“三改一拆”中写到:

‘依法拆違,一抓到底,就是要下定決心,堅決拿下“硬骨頭”。不啃下“硬骨頭”,就無從體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無從貫徹“一把尺子量到底”,是對守法群眾最大的不公平。被拆戶心生不平,老百姓議論紛紛,就會極大損害“三改一拆”依法依規的完整性,進而損害黨委政府的威信。“硬骨頭”中,政府機關的違法建筑要拆,大企業的違法建筑要拆,領導干部的違法建筑要拆,普通百姓的違法建筑要拆,宗教的違法建筑也要拆,這才是法律面前一視同仁,這才是工作一抓到底的具體體現,這才是對人民群眾的高度負責。’

大家都看到,政府機關超标的違法建筑拆了吗?大企業的違法建筑拆了多少?領導干部的違法建筑拆了几幢? 普通百姓的違法建筑是拆了,‘宗教的違法建筑也要拆,’听起来好像是很次要的,附带也要拆。

但事实绝非如此,为了掩人耳目拆了几个小庙、几间棚屋……浙江省个别官员自己都非常心知肚明、事实明摆着的,谁都清楚他主要是针对教堂、针对十架的。

不是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把尺子量到底”吗?这样的话他自己能信吗?怎么能叫别人信服呢?事实上已经是對守法群眾最大的不公平。

三江教堂被拆毁后,被铺泥土种上了树和草皮,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但对国家财产造成的损失对人民群众造成的伤害对国际上造成恶劣的影响是消除不了的。

强拆三江教堂的主谋者他自己也料想不到已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嫌犯。

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一个概括性的罪名,这类犯罪侵犯的客体公共安全客观表现为实施了各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它同侵犯人身权利的杀人罪、伤害罪以及侵犯财产的贪污罪盗窃罪等有显著的不同,危害公共安全罪包含着造成不特定的多数人伤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危险,其伤亡、损失的范围和程度往往是难以预料的。因此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普通刑事犯罪中危害性极大的一类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 危害公共安全罪’是这样描述的:

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罪 决水罪 爆炸罪 投放危险物质罪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强拆三江教堂的时候,我不能确定有没有用炸药爆炸,但“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已经够定强拆三江教堂的主谋者的罪了。

有人会说,三江教堂是违章建筑,所以必须拆除,三江教堂去年温州政府还说是地标性的样板建筑,怎么一下子因着某位官长意志,就变成了非拆不可的违章建筑了呢?是妨碍了谁的风水、阻挡了谁的官运了吗?

如果违法违章的建筑都要拆的话,政府机关超标的违法违章建筑应该先拆,領导干部的違法建筑应该先拆。官员是人民的公仆,应该带头守法,事实上是如此吗?

张艺谋的三个非婚生的孩子是违反国家婚姻法和计划生育等法律的,难道就可以把他们杀了而不犯杀人的罪吗?

三江教堂的建造是永嘉县政府支持的,如果手续有不周全的可以补办、可以罚款或改变功能,这样的事都有先例的。为什么迫不及待地非拆不可呢?建造若有错可以改,粗暴违法强拆,不但是错上加错,而且是严重的犯罪!

我和赵仁弟、郭云华、陈时友、翁纪统等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是没有丝毫事实根据的。而个别官员犯罪的事实是抵赖不了的。

习近平曾重申“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浙江的个别官员也当然不能例外,他的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被予以追究,请大家耐心地拭目以待吧!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已患有心脏病,这些事对我压力很大刺激很大,我不知道能否在法庭上,陈述我的辩护词,我想在开庭的那一天,全国乃至全世界会有许多人在注视我们,我们深信你们会维护法律的尊严,守住良知的底线,公正地判处我们无罪。



2014年10月9日晚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