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性镇压——疯狂抓捕律师为那般?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如同2009年的伊朗律师们一样,中国律师再一次受到举世瞩目,美国国务院也在7月12日发布声明谴责中国政府抓捕维权律师。据维权网统计,截止7月14日 8时,“710大抓捕事件”共涉及138人、被刑拘 、监视居住10人、被失踪、带走、失联 16人、被短暂拘留、约谈、传唤已获释112人。当局继续在使用警察以传唤、恐吓、半夜砸门的方式制造恐怖气氛。获释者均遭到警告,有的律师甚至遭到警方威胁对其子女和父母采取手段。如此巨大数量、覆盖全中国的对维权律师为主体的大扫荡,是近年来罕见的。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共当局,展开这次全国性、多个部门联手的主要针对维权律师的疯狂镇压呢?

从表面上看,这次镇压似乎是针对吴淦(超级低俗屠夫)、王宇律师和二位都任职的锋锐律师事务所等个案,这主要从目前已经释放出来的律师披露的信息和当局通过官方媒体发布的信息得出来的,大部分已经释放的律师都被警告不要为王宇律师和锋锐律师事务所发声,而中国官媒新华社在11日晚间发文《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称公安部指挥北京等地集中行动,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该文让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从该文的逻辑来看,这次全国性疯狂镇压的原因和目的在于打掉北京锋锐律所为核心的“犯罪团伙”。

但从实质看,这次镇压是以个案为突破口的一次全国性预防性镇压。近年来,每当政权感受到巨大的存亡危机时,当局就提前抓捕一大批第一线活跃人权人士,等事态趋于缓和后再释放,此为预防性镇压。这在2011年中国茉莉花运动期间得到突出的表现,当年2月20日“茉莉花”在中国爆发后,中共当局因担心活跃人士参与、领导和组织革命,即大肆抓捕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导致至少100多人因与茉莉花运动有关而被失踪、被刑拘、被判刑。这些人少则失踪三五天,多则失踪七、八十天。事后有陈卫、王荔蕻等人被判刑,大部分人在风平浪静后被释放。

预防性打压其实是中共政法部门的老办法,但只不过以前并非采取强制措施、也并非高调进行,只是到了2011年“茉莉花”时,才变本加厉。以前每逢局势危机或者敏感时间来临前,各地公安国保会找到重点人谈话、“喝茶”、观察动态,严重的在家软禁或带出去旅游。但在“茉莉花”期间,预防性打压变成镇压,直接变成了抓捕重点人、关押所有被认为是一线活跃的人物,先抓再审或不审。预防性镇压是当局明确感知到政权的生死危机、狗急跳墙、鱼死网破之举。

得出这次镇压是预防性镇压的结论前,我们先看最近一些事件的时间表:

2015年5月28日,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被福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7月1日,《中国国家安全法》颁布施行;7月7日、8日中国股市发生股灾,深、沪两市超过1300股跌停,1400多股停牌,股市灾难造成20多万亿市值蒸发,不少股民到证券机关前抗议示威。股市危机带来的金融危机、房市危机等经济危机已拉开帷幕。7月9日,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到证监会重拳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实施李克强所谓的“暴力救市”,残酷打压北京维权人士的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也加入“暴力救市”行列。7月9日凌晨3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在家中被30多名警察以“吸毒”的名义将她强行带走。7月10日清晨,王宇所在律师事务所的7名同事被抓,当天下午,全国性的大抓捕、大恐吓即正式开始。7月11日夜,中共官媒发布《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查揭开“维权”黑幕》的文章,并严令商业网站全文刊发。

从以上事件可见,这次全国性镇压律师是在《中国国安法》颁布和股市发生股灾的大背景下开始的,而且公安部进驻证监会和抓捕王宇律师就发生7月9日同一天。

《中国国安法》的颁布更加强化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统筹协调、集中部署镇压的功能,其中“第五条:中央国家安全领导机构负责国家安全工作的决策和议事协调,研究制定、指导实施国家安全战略和有关重大方针政策,统筹协调国家安全重大事项和重要工作,推动国家安全法治建设”,从这次镇压律师的强度和广度来看,极有可能就是国安委统筹部署的。另《中国国安法》也强调了“预防为主”的方法论,其中“第九条:维护国家安全,应当坚持预防为主、标本兼治,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相结合,充分发挥专门机关和其他有关机关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能作用,广泛动员公民和组织,防范、制止和依法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预防性的镇压,被国安委所推崇,因此,这次全国性的大镇压律师,其实也可以看做是国安委根据新的《国安法》实施的首次演练。

伴随着《中国国安法》的颁布,是中国股市遭遇空前股灾,股指一落千丈、股民血本无归。这次股灾暴露了中国经济的虚弱和泡沫,股市的灾难直接会波及银行、各上市企业,金融、地产等危机将会接踵而来。经济危机极有可能成为危机四伏的中国社会发生社会大动乱的导火索,成为摧毁专制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股灾被中共中央视为危害国家安全的大患,很早就扬言要“暴力救市”,并在7月7日左右在股市放出消息:国家已经把股灾看做是国家安全问题。

由于中共政权完全是暴力维系、毫无合法性,所以其脆弱的政权基础每每遇到危机时就过度反应,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大抓捕就是典型。这次股灾的过度反应一是让两位公安部副部长牵头进驻证监会、铁腕整治股市,以制止股市危机的加剧:另一就是以吴淦所就职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突破口,对维权律师为主的一线活跃人士进行全国性的镇压,以防范经济危机引发的社会动乱中维权律师们成为组织者和领袖。

律师,是法律正义、社会公义、智慧和勇气的象征,这个专业群体,最清楚中共政权司法、行政腐败专制的内幕,也最明白中国股市、金融、环境等灾难背后的肇因和祸首,也最有可能将掌握的政权罪证和黑幕向民众传播并号召民众争取公义,因此,中国维权律师成为近年来内地(除新疆、西藏等)中共政权最不喜欢的群体、被列为“新黑五类”之一、被视为诱发动乱和领导动乱的核心群体。每当社会危机来临的时候,他们必定是主要防范的对象,是预防性镇压最直接的对象。

1989年六四后,由于大学生、教授等知识分子被打压,作为法律专业人士的律师逐渐浮现在中国追求人权、自由、法治的政治舞台,他们就每个个案与当局争取司法正义,为捍卫当事人人权自由与专制者进行不懈斗争,近来出现的“死磕”律师,更说明他们“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和理想主义精神。前有郑恩宠、高智晟等律师,后有许志永、浦志强等律师,虽深受中共迫害,仍然矢志不渝、前赴后继。

就在100多位全国律师被抓捕、威胁不要为王宇及锋锐律师事务所发声之际,王全平律师不畏打压,7月13日发布《关于成立“710义辩律师服务团”的公告》,其中指出:“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刻,我们更要克服恐惧、精诚团结,担当起历史的责任,我要正告当局:律师的职责就是维护法律尊严,没有枉法就没有死磕,维权律师是抓不完的。打压维权律师可耻!帮助维权无罪!”王律师的呼声也代表海内外正义之士的呐喊,让我们尽快来积极援助这些受迫害的维权律师及其家属,他们是中国进步的希望所在,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海内外每个人的援手将会使他们充满信心、斗争到底。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