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阳律师:黔西县教案维权纪实

萧云阳



黔西县大关镇家庭教会有13年的历史,现有300多弟兄姊妹,每周星期天主日参加聚会的人有80多人,基督徒的聚会点选在康举家二楼,每到星期天举行宗教敬拜活动,这是一个典型的家庭教会。2015年5月24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从天而降,黔西县公安局国宝大队、宗教局、防暴队等一干50多人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冲进该教会,跟来的警犬也如临大敌,随后宣布基督徒们非法聚会,除70岁以上老人全数押走,最后将12人拘押于黔西县拘留所。

2015年5月29日,仰华牧师、罗世鸿、恒权律师李贵生以及我一行驱车前往黔西县,中午12点左右,我们抵达黔西县城,接受委托后,我们决定先到拘留所会见当事人了解案情,拘留所的警察查验了我们的证件,认为符合会见的规定,准备安排我们会见,吩咐我们将手机留在保管箱里。正当我们准备会见时,来了位姓秦的所长,声称让我们休息一下,马上安排会见,过一会儿,工作人员告知我们,由于本案特殊国宝大队特别交代,凡是律师会见必须先到国宝大队获得同意。几经交涉,工作人员告知我们,我们要见的人确实关押于此,因违反《治安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被处罚十天,该工作人员还念出了处罚的条文内容。我们知道,公安机关以邪教之名对他们施以处罚。

出了拘留所我们赶往黔西县公安局,此时我们发现有一辆白色的大众轿车一直跟踪我们,到了黔西县公安局,一问国宝大队在老公安局办公,商议之后决定兵分两路,李贵生律师到法制科交涉,我在前往国宝大队办理会见手续,我前往国宝大队的途中,那辆白色大众车始终跟着我们。

到了国宝大队,见到了国宝大队唐大队长,我们说明来意,唐大队长表示,他平生第一次听说,拘留会见需要他们同意,并说治安处罚律师会见没有法律依据,但也没有律师不能会见的依据。我表示,刑事拘押律师可以会见,治安处罚行为社会危害较刑事犯罪小,根据有利于被处罚人的原则,当然可以会见,法律规定其被拘押的阶段是可以委托律师维护其权利并可以提起行政诉讼,律师起诉需要与其交流意见,了解案情,当然可以会见。交涉之后,唐大队长表示今天不能安排会见,会尽快安排我会见。此时李贵生律师与法制科交涉无果,也来到国宝大队。李贵生律师表示,因国宝大队交代了拘留所,拘留所拒绝我们会见,要求唐队长安排,唐队长说他们没有在拘留所做过不许律师会见的交代,李贵生律师表示:“如唐大队长所言,是拘留所得秦所长说假话了?开始你说了假话?”对此问题唐大队长而不答。我们提出需要复印对我们当事人的处罚决定书,唐队长则认为,卷宗保管人到贵阳出差,不能同意我们的要求。我们提出当事人亲属没有收到拘押通知书,公安国宝未依照法律规定送达法律文书。唐队长则说,该送达的法律文书他们已经依法送达了,李贵生律师则希望出示已经送达的依据。此时,唐大队长说到局里开会,他会向局领导反映我们的要求。

我们驱车离开国宝大队,得以窥见跟踪我们之人面容,几个孔武有力的年轻人,其中一人面容炭黑,留有胡须,罗世鸿对他们说:“我们要去拘留所,你们是否跟着去?”那些人当即大骂,继续开车跟踪我们,一会儿仰华牧师(坐在另一辆车尾随我们)打电话给我说,跟踪我们的人是黑社会,从车里拿出一米长的刀对仰华牧师说:“老子要砍死你们!”我们在县城大道上转了几圈,那辆大众车始终紧追不舍。我先打电话给唐大队长,告知我们被黑社会之人跟踪,唐大队长很淡定的告诉我打110求救。我们无法摆脱跟踪,为以防意外,我们打110求救,110回答马上安排警察出警与我们汇合,我们决定开车到公安局躲避,跟踪我们的车也守候在公安局大门前。报警40分钟后(报警时间5:15分,警察出警时间5:50分)辖区民警赶到,110指挥中心告诉我们,跟踪我们之人已经被警察带走,辖区警察要求我们到派出所做调查,调查完毕,我们要求告知跟踪我们之人的信息,了解跟踪原由,民警告知我们,由于未搜到刀具,已经将跟踪我们之人放了,我们要求了解是哪一个部门办理办理跟踪我们之人的案件。辖区警察告诉我们是不是他们所办,是指挥中心安排其他部门办案。我们向指挥中心查询,根据属地管辖原则,跟踪我们之人均由同一派出所负责。对于我们提出查看公安局大门口的录像的要求,工作人员表示向领导请示,让我们等候通知。

2015年5月29日23点,我们回到贵阳,一路上,仰华牧师对跟踪我们之人向其挥刀威胁的行为依然心有余悸。这一天真是惊心动魄,但我们无所畏惧,维权不会因威胁停止。

2015年6月18日中午12时,张凯等八名律师从全国各地陆续抵达贵阳,开始了黔西县教案维权之行,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维权是各地律师首次联合行动。参与的律师:北京律师张凯、广州律师王红杰、西安律师雷小东、福建律师邓庆高、北京律师刘大鹏、成都律师程小刚,浙江某大学教授庄道鹤、上海律师林志刚、贵州律师李贵生、萧云阳(笔者)。张凯出机场时遭到跟踪,跟踪之人手段低劣,名目张胆拍照,被张凯发现,张凯喝令跟踪之人删除所所拍摄的内容,面对声音洪亮、剔着光头,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张凯,跟踪之人不情愿将其拍摄内容删除。

为了节省时间,来不及午餐,我们直接奔赴目的地----黔西县。无一例外,一路上跟踪我们的车源源不断,毕竟信息时代没有秘密,我们维权乃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他人合法的权利,我们当然是大张旗鼓,无需保守所谓的秘密。一路上,有人护送,“享受”了多高的级别啊!
抵达黔西县看守所及拘留所的时间是4:15分,律师提出会见,两所均以下班时间已到不会见为由拒绝。商议之后,我们决定前往大关教会作实地考察,将近下午6点30分我们千辛万苦到达大关教会,教会已经空无一人,当地人告诉我们,教会的人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我们决定前往大关镇派出所,张凯已经接到黔西县刑警队程队长的电话,希望与我们见见面,在大关镇派出所,我们见到了程队长及县公安局郝副局长据悉郝局长即将赴任大关镇党委书记,真是官运亨通啊。我们先向派出所了解教会的人被带到何处?所有的警察均表白不是他们所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此事?真是奇怪了,难道有谁胆敢假扮警察做绑匪乎?

郝副局长、程队长对我们表达“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热情,程队长说与张凯律师是微信之友,请我们共进晚餐,并说晚餐只交友不谈案件。在程队长引领下,晚上九点多我们回到了黔西县城的一家野生鱼酒店,酒宴前郝副局长将各位律师的姓名、电话、律所一一记下,表示多交朋友多条路,此时我心存疑意,我们是否会在第二天接到司法部门的电话?不多时,美味的野生鱼已经端上餐桌,色香味俱全,值得一提的是当地的林酒(顺便给该县的地方企业做做广告),酒盖开启酒香四溢,满屋飘香,张凯律师连连称赞好酒。郝副局长不胜酒力先行离去,程队长海量,与各位律师频频举杯,程队长在喝酒之前将其随身携带的手枪交给手下保管,严守警察纪律,喝酒不能携带枪支的规定,好警察啊!此举还是将律师唬得魂飞天外,警察们都带枪的呢,足以令我们胆寒无比!虽然胆寒还是感谢黔西县公安局让我们享受了如此美味的维稳大餐!

虽然先前有不谈案件的口头约定,酒过三巡之后,大家酒兴渐入佳境,先前的约定也不管了,还是谈起了案件,我们的要求是放人,程队长则表示,人可以放,大关教会从此关闭。我们认为,既然人可以放,表明被拘押之人没有违法行为更没有犯罪行为,教会是否关闭,不是律师可以决定的。酒桌上的谈判就这样不了了之,我们表示明天我们要会见被关押之人,程队长则表示,如果我们前往会见被看守所拒绝,我们去找他,他可以让我们会见浙江教会的戴小强。酒宴之凌晨1点30分结束,程队长为我们介绍该县的永贵荣和五星级酒店,并亲自带我们前往,再次我们感谢程队长!

第二天10:30分我们前往看守所,进入看守所非常顺利,张凯准备会见戴小强,王红杰、雷小冬会见黄华兴,我和林志刚会见周训敏。登记完毕,我们等待会见,看守所警察告知只有两个律师会见室,已经有律师在使用,需要等其他律师会见结束,我们才能会见。我们只好耐心等待,警察告知我们中午他们不休息可以会见,其时,有六个会见室空着,我们提出在空着的会见室会见,被告知是警察使用的会见室,我们不能使用,否则他们会被处罚。我们的要求就这样被拒绝了,只好耐心等待。两个律师会见室始终被占着,开始我们认为是律师如此敬业,会见两个小时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要么是俩律师业务水平太高,要么业务水平太差。实在忍不住,一个半小时后我前去请求俩律师尽快结束会见,说我们是外地律师,都是同行请他能配合一下,俩位回答快了,就是不结束。12点半,我冲进会见室,与会见之人争吵,我发现,那人根本没有记录什么,半页内容都没有。看守所开饭了,警察也来催促两位占着会见律师会见室的人,这时,我们注意到,两位没有去办理律师会见处取回律师证,而是直接走出看守所。此时,看守所告知我们,中午不能会见,让我们出去休息,下午两点半安排会见。此时,我们完全知道了,这是黔西县公安局设计的局,没有理由拒绝我们会见,用下三烂手段对付我们。我们决定中午不吃午饭,占着律师会见室,此时检察院看守所监察室的邓近楣的检察官大声吆喝,要求我们出去,两点半以后再来,我们与之发生争持,张凯律师说要控告看守所违法让非律师会见拘押犯,并请他到监察室做笔录,将其拉开,我们得以坚守律师会见室。1:30分左右,看守所的杨所长接见我们,表示中午不能会见要保障被关押人员的休息权(很人道啊!)两点半安排我们会见,我问杨所长,两点半一定安排我们会见吗?他怯怯的回答,到时候看是什么案件再说(为何现在不看?显然又在设局),我们知道,我们要求会见已经不能实现了。2:30分杨所长如期而至,假装看了一下,我们要会见的人,说:“这些案件我知道,办案单位打了招呼,需要他们同意才能会见。”我们说:“本案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需要办案单位同意的案件。”杨所长说:“不让你们会见是不对的,但办案单位打了招呼,我们需要请示。”说完,杨所长出去请示去了,3:00杨所长姗姗而来,明确表示办案单位不准会见,面对公权力如此破坏法律的行为,我们只好选择离开看守所,向有关部门控告。首先控告的地方就是检察院的监察室,还是吆喝的检验员接待我们,我们要求他做笔录,张凯律师与其争持之后,他拿出了笔和纸,记录了我们的控告。一、看守所违法让非律师会见在押人员。二、违法拒绝律师会见。三、非法将在押人员提押外出。我们在看守所的登记本上查到,整个上午在我们之前只有一位律师会见登记,看守所告诉我们有上午在我们之前有四位律师会见,黔西县公安局为了阻止律师会见悍然违法,此举实则令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略蒙羞。

我们决定再次赴大关教会探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路上遭到十多辆车跟踪,其中两辆无牌照。途中我们进入一村庄,跟踪车辆尾随而至,我们车停下来,有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驾驶无牌摩托车查看了仰华牧师及张凯律师乘坐的哈佛车。7:00左右车至大关派出所前,跟踪我们的无牌大众车挡在前面,无牌的本田车跟在张凯所乘哈佛车后面,我们的哈佛车以极慢的速度行驶,查看张凯所乘哈佛车的男子驾驶无牌照摩托车从后面用其轮胎撞在我们哈佛者的轮胎上,假装摔倒(碰瓷啊),跟踪的车立即下来十多个孔武有力之人,用手和脚猛砸哈佛车的车门及车窗,哈佛车多次被损坏。此时已经聚集两百多人围攻我们,张凯也被困在车中,在跟踪我们中一人的指挥下,围攻之人开始想掀翻哈佛车,此时仰华牧师及王红杰律师下车与他们交涉,围攻之人纷纷围上来表示要殴打我们并破口大骂。我们打110也无人理睬,此时碰瓷之男子(付明祥)出现了,其认为受了伤需要医治,程队长也赶到了,劝说我们接受保护,在黔西县医院经检查碰瓷之人无大碍,仅手臂有点擦伤(哈哈,碰瓷也有风险啊)该男子表示需要住院,仰华牧师前后花费了4000多元,交通事故仍在处理中,该男子无牌也没有驾驶证,从后面超车碰瓷,我们对该事故的处理拭目以待。

当天晚上,律师全部回到贵阳,依然是惊心动魄,心有余悸,维权不会放弃。

国家宗教局长王作安说:“宗教会长期存在,我们对待和处理就要有长远的眼光,保持历史的定力,做到行稳致远,久久为功。千万不能急功近利,毕其功于一役,这样会留下长期隐患。 特别要注意,不能超越历史发展阶段,试图用政权的力量或者行政手段取缔宗教,这不仅在理论上是荒谬的,而且在实践上是愚蠢的,会给党和国家事业带来极大危害。”

从来没有人、没有国家能够消灭基督教会,罗马皇帝300年没有消灭,文化大革命没有消灭,黔西县警方也消灭不了教会,奉劝黔西县警方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不要再做愚蠢之举。




萧 云 阳
2015年6月20日于贵阳


转载自博讯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