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判曹县家庭教会为那般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最近以来,全国各地基督教家庭教会再呈被严重迫害的趋势。5月31日,云南省普洱市基督教蒙恩家庭教会星期天遭到当地多位主管宗教事务的官员警告,责令信徒停止聚会。同日,已经被查封的广州白云区广福家庭教会聚会场所前,二十多位信徒因在门口聚会,遭到区宗教局、街道办党委书记带领约二十名防暴队员驱散,双方一度发生拉扯。上周曾抢夺信徒手机及扯烂女信徒裙子的一名保安,试图故伎重演,遭到信徒强烈抵抗。



更为严重的是,5月27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家庭教会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宣判,一审分别判处赵伟良和成洪蓬四年及三年有期徒刑,相对近几年对家庭教会的判例,显属重判。开庭当天,一百多名信徒在法院外声援,公安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山东曹县教案,再一次的说明当局以邪教罪(刑法300条)对付家庭教会尤其是农村家庭教会,将成为常态。



根据公布出来的曹县教案判决书,法院集中认定的是赵伟良等人的教会属于“全范围教会”,而后者被中国反邪教协会等机构认定为是邪教。且不说党控制的反邪教协会认定邪教的荒谬性,就是曹县基督徒们的教会,也毫无所谓邪教的特征。从判决书来看,赵伟良等基督徒们无非进行唱诗歌、听讲道、读圣经的教会活动,对他人、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性,更没有发生诈骗、伤害他人的事情,而法院认定他们是全范围教会的全部依据,一是几个宗教局、三自会人物指证赵伟良等人的教会不属于三自教会,二是有所谓邪教读物《上山之钥》《真理之光》。这两个依据显然毫无公信力、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云南和广州正常聚会的家庭教会遭取缔,山东曹县正常聚会的家庭教会被定为邪教,其主要带领人被重判三、四年,这显示当局最近以来对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严厉态度。今后极有可能取缔一切非三自、所谓非法的家庭教会,而其中稍微与反邪教协会公布的各种所谓“邪教”有联系的,则会定为邪教严加重判。如此看来,不仅三自会经受着以拆十字架为特征的大规模迫害,而且中国家庭教会,正在和即将遭受更加猛烈的迫害。



对家庭教会迫害的加剧,源于当局宗教政策的进一步收紧。众所周知,中共宗教政策属于其统战政策,其统战工作会议确定的方针政策影响着宗教政策。今年5月18日到20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将全国统战会议升格为中央统战会议,显示中共当局对宗教等统战问题的高度重视。会上习近平发表了强硬讲话,该讲话中八次提到“必须”,其中有一半涉及宗教,这显然是对宗教明显收紧的信号。习近平指出:“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准,必须辩证看待宗教的社会作用,必须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导宗教努力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服务”。



从以上讲话可见,中国化、法治化是习近平强调的宗教工作的重点。基督教中国化及其他宗教的中国化,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明确的改造宗教方针,目的是让各大宗教脱离与全球普世社会联系、减少西方或宗教源发地特色、消除诸宗教之为诸宗教的本质特征,使其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适应共产党的思想及领导、适应所谓的中国文化,为党的统战工作所用。去年以来浙江开始的大规模拆十字架运动,就是使基督教中国化、基督教堂建筑中国化的鲜明例证。



而所谓法治化,实际上就是加强以法律来管制、镇压宗教。法律,本来是超越社会阶级的社会所有个体都要遵循的社会秩序,但在共产主义者看来,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共产党的国家机器进行镇压和控制社会的工具。而所谓的法治化,就是运用行政法规、刑法等法律来管理宗教,使所有非法宗教没有自由活动的模糊地带、使镇压宗教有法律的依据和刑罚的严酷性。按照中共理解和执行的宗教管理的法治化,那么所有非法的家庭教会都要严格按照法律进行取缔、所有与刑法300条有关的宗教活动都要以邪教罪来惩处。宗教管理的法治化会导致家庭教会生存空间的进一步恶化。以前处于灰色地带、监控但不处理的众多家庭教会,会在法治化的名义下被取缔、被关闭。很明显,曹县教案、广州和云南普洱家庭教会的教案,都是以所谓法治化的逻辑展开镇压的。



总之,目前的习近平当局,不仅以拆十字架为标志大力进行压制和改造三自会的工作,同时对家庭教会,也在其中国化、法治化的方针下,进行渗透破坏和取缔严判的迫害。对此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一定要警醒祷告、靠神的大能应付一切的攻击和破坏。这正如圣经 雅各书5:8: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