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与主人”不是人民与政府关系!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最近新闻,中国当局自今年初以来,打压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行动日趋频繁。广州、深圳的多个家庭教会被取缔、被迫停止聚会。但是除了少数教会牧者和信徒敢于维护自己信仰权利、请律师诉讼、在媒体曝光外,大部分被迫害教会在逼迫面前噤如寒蝉、不敢作声,更遑论请律师维权。造成此局面的原因之一,在于基督徒理解的人民与政府关系,一直是顺服、忍气吞声的关系,他们将私意曲解的所谓“顺服掌权者”作为人民与政府关系的准则。



不仅大陆基督徒,最近在香港有教牧人员,更是推崇人民要顺服政权就应该像猫顺服主人一样,一时舆论大哗。香港圣公会教省长管浩鸣在一电台节目中表示,北京与港人的关系就如“主人与猫”,猫会很顽皮,常常抓破一些傢俱,但他自己家中的猫很乖、很听话,所以他不用笼困住猫,猫就获得了很大自由。他认为,若港人乖一点,中央便会“恩赐”更多自由。



这位圣公会教牧人员的话,完全把政府与人民的关系比喻为主人与猫的关系,政府养育人民,人民应该无条件顺服政府,而人民的自由也与人民的顺服程度成正比,越顺服政府,就会得到政府恩赐的更多自由。他的猫论实际上在反对香港基督徒和市民争取权利的和平占中运动,叫人民作政府或统治者的奴隶。继续坐稳奴隶、不得像当年以色列人逃离埃及一样寻求自由——这就是这位圣公会教牧对港人的教导。



面对如此谬论,早前2500多名香港基督徒“反对假普选 坚拒政治谎言”联署之一的刘志雄牧师认为,《圣经》指出人是按神的形象被创造,人不应被矮化、不应需要摇尾乞怜才能得到自由和空间。普选是中央对港人的庄严承诺,港人只是要求应得的普选,双方不存在“主人与猫”的关係。



占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师也批评猫比喻令人反感,抹煞人的尊严,令教牧界忧虑。他也引用创世纪的章节,指人的地位无比尊贵,有能力寻求自由。也有很多基督徒以犹太人在埃及作奴隶为例,神并没有让以色列人坐稳奴隶并对埃及法老俯首听命,而是要叫他们出埃及、得自由,因为以色列人本是神的选民,怎么能作“听话的猫”和永世的奴隶呢?



众所周知,旧约的出埃及记成为新约耶稣救赎选民的预表,正如约翰福音8:31-32节所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耶稣救赎我们的果效之一,就是我们得到自由。此自由的源头在于我们靠耶稣挣脱了罪和魔鬼撒旦的辖制,我们得到真自由。但神学意义的此自由与政治自由既有不同的地方也有相同的地方。基督徒虽然在耶稣基督里得到了真自由,但这个世界上由人的罪造成的政治不自由时刻危害着人类的福祉和上帝的公义践履在地上。因此,作为神在地上的管家的基督徒,有必要在已经拥有生命自由(耶稣里的自由)的同时追求政治自由,而非对政治专制和威权唯命是从,对社会公义和人权自由置若罔闻。



基督教对政府与民众关系的理解,在罗马书13章和彼得着名的话“顺服神,而不是顺服人”中得到了体现。政府是人在堕落后神不得不设立的人类自我管理的组织机构,此机构若能彰显神的公义公平,那么信徒与民众服从它就是应该的,但若该机构及其中的权力部门违背上帝的公义甚至走向威权、专制,那么信徒和民众不服从甚至抗争就是必然的。基督徒面对一个违背上帝公义的政权或者显失公正的各级政权机关,依据法律维护自己权益、捍卫信仰自由权利,分明是彰显上帝公义之举。所以,信徒、公民与政府的关系,绝对不是猫与主人的关系,而是同在上帝管辖之下的相互制约的关系。人民有权选举和组织政府,也有权更迭和淘汰政府,而更迭的依据,就在于该政府是否实践了上帝的公义。



在香港,基督徒与香港公民有权利对违背普选原则、进行“假普选”的梁振英港府说不,也有权利进行“我要真普选”的各项社会运动,绝不能成为容忍罪恶和不义、在专制威权前面不敢发声的“乖猫”。在中国大陆,基督徒也应该就自己信仰自由被迫害而积极发声、在海外媒体曝光、聘请律师告各级不义政府,当众多基督徒挺身捍卫自己权利时,多行不义的中共政权才会有所收敛、有所顾忌。对基督徒来说,权利不仅是天上来的,是上帝赐予的,但同时也是争取来的。你与邪恶不抗争,如何能真正拥有神赐予的权利呢?



美国着名神学家提摩太 凯勒《慷慨的正义》一书最近在中国出版,该书认为基督徒应该建立起耶稣的福音与在生活全方位践行正义之间的关联;基督教会不是地球上一股推动非正义的人,恰恰相反,圣经从头到尾是一本致力于世上正义的书。针对《慷慨的正义》,北京家庭教会牧师小白牧师指出:正义的基础与动力在根本上不可能建立在人类自己有罪、有限与相对的价值观之上,即使如此能产生一定的效果,也不可能长久。唯一的根基与永不枯竭的动力源泉只能来自神,来自耶稣基督的救赎之恩。教会不仅需要持守并传扬这些真理,同时也必须活出这些真理。对中国教会和基督徒而言,如何在社会中活出真理,既是当务之急,也是不小的挑战。



小白牧师也指出: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失去了公义与平安,整个社会充满戾气。因此,教会内首先应当行公义,应当充满平安,从世界中分别为圣,成为社会一个平安的“特别社区”。这不仅能给教会带来各样益处,而且是一个有力的见证,给社会带来希望,也指明方向。



总之,无论是香港教会还是中国家庭教会,都应该成为“行公义、好怜悯”的社会“山巅之城”,以公义、自由来激励信徒和公民们积极地与各级政权机关打交道、维护自己权益、矫正政权不义,将上帝的公义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