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党员信教的中共是ISIS吗?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1991年1月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宗教问题的通知》,指出:“当前,少数党员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特别是在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宗教势力影响较大的地方,情况更为严重。共产党员是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是无神论者,只能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这是中共首次以成文法规的形式禁止党员信教。



如果说1991年以来禁止党员信教的政策主要针对新疆、西藏、内蒙等少数民族地区的话(主要针对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那么最近以来一系列禁止党员信教的举措,明显是冲着党员中间的“地下基督徒”(主要针对基督教)而来的。



5月底,自去年以来拆十字架的重灾区浙江温州又出现践踏宗教信仰自由的严重事件:5月21日,中共浙江温州市委发布巡视整改情况通报称,该市已开展新一轮党员参教信教情况大排查,着力解决少数基层党员中隐性参教信教问题。对缺乏理想信念、丧失党性观念、不具备党员资格条件的党员,坚决予以清退。本次排查的重点领域包括:教育、卫生系统和在温州的高校。



5月22日,上海“观察者网”的报道:浙江是中国基督徒比例较高的地区之一,浙江温州甚至被外媒称作“中国的耶路撒冷”。中央第五巡视组曾在2014年7月底到9月底巡视浙江后,对当地党员信教问题提出意见,指出当地一些党员参教信教,个别党员干部参与群体性事件影响恶劣。中央巡视组建议,当地应加强党员信念教育和基层组织建设,积极应对党员参教信教问题,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5月25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旗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题为《坚守“党员不能信教”的铁规矩》的署名文章,指虽然按《宪法》,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共产党员不同于一般公民”,而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无神论者”,对党员信仰宗教丶投入宗教活动的问题,“已经引起高度重视”,并纳入纪律工作的范围。文章还表示,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辩证唯物主义,而宗教的世界观是唯心主义范畴。这两者无论是对政党还是对个人来说,都是无法相容的。



这一系列的全国范围内清查党员信教的政举,再一次地说明了中共政权罔顾政教分离的现代政治原则、践踏宗教信仰自由的恶政不仅没有收敛,而且愈演愈烈,也再一次的验证了中共乃是一政教合一、反文明反宗教的类似ISIS的组织。这次禁止党员信教运动,也给国内众多党员“地下基督徒”以大试炼,让他们在党员和基督徒二者中作出不二的选择。



首先,当局禁止党员信仰基督教或其他宗教,完全是践踏宗教信仰自由之举。共产党员也是公民,他们理应享受宪法赋予的宗教信仰自由。除中国、北韩外的大多数国家,公民的政治身份并不妨碍他的信仰内容。公民属于那个政党,与他的宗教信仰基本没有关系。政党只是世俗管理的组织者,它是形而下的世俗组织,不应该牵涉每个个人的私人心灵世界。政党世俗化,是现代文明的必然要求。政党世俗化就是政党组织只是世俗政治组织、它不是祭司组织宗教组织、政党党员的属灵信仰与政治主张无关。



如美国的执政党不干涉美国公民属灵的宗教信仰,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党员自己信什么宗教完全跟党组织毫无关系。美国的基督徒根据自己政见加入共和党也行、加入民主党也行。两党党员的信仰也是五花八门。新加坡被不少人指斥为专制国家,但新加坡的确是个现代化国家,其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由多种信仰的信徒组成,有穆斯林、基督徒、更有佛教徒与无神论者,他们的党员是有充分的信仰自由,而新加坡宗教人士如果认同人民行动党的党纲,也可以入党。类似新加坡的真正现代化国家中,各政治党派接纳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各宗教信仰的人参加一政治组织,都是非常正常的。因为,政党不能干涉人的宗教信仰领域,这是从中世纪脱离出来的现代国家的共识。



目前共产党的共产主义理想早已崩溃,完全靠权力和腐败来维系其组织发展。其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中虽然涉及个人生死、人类社会终极等信仰问题,但已被证明是陈腐不堪、无法使人信服。所以中共党员们出于与一般人一样的心灵诉求寻找心灵依靠,追寻终极关怀、在诸种宗教中皈依,也是值得肯定的。在共产主义信仰崩溃情况下重建个人的信仰系统,也是个人的天赋权利。但显然中共以共产党员有其特殊的世界观、有其组织原则为理由抹杀、践踏同为公民的中共党员的信仰自由,也是非常野蛮和粗暴的。



再次,从当局禁止党员信教也可看出中共乃是类似ISIS一样的极端政教合一、反文明反宗教的组织。最积极地反对党员信教的前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在一篇文章中写到:“一个常听到的论点是,说共产党不能信仰宗教,是将政治信仰与宗教信仰混为一谈,是对信仰认识的专制与僵化。事实上,世界各国政党在政治主张与宗教信仰的关系问题上情况十分复杂…..有的政党完全建立在相同宗教信仰的基础上,甚至明确打着宗教旗号……而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鲜明特征,是政治纲领和世界观高度一致……政治纲领和世界观高度一致是我们党的政治优势,也是我们实现全党团结的组织优势。没有这一世界观基础,党的全部思想、理论、组织大厦就要坍塌,我们就不叫‘中国共产党’”。朱维群不打自招,说出了中共政教合一、类似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党或组织的本质。



在朱维群眼里,这个所谓“世界观”就是共产党员的宗教信仰(马列主义中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哲学垃圾),而且具有排他性,它与那些“明确打着宗教旗号”的政党是一致的。而目前世界上明确打着宗教旗号的政党其实并不多,主要是中东地区以原教旨伊斯兰教为旗帜的一些政党或极端组织,尤其以近来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ISIS(伊斯兰国)为代表。ISIS的根本目的是要通过极端恐怖手段在中东地区建立政教合一的极端伊斯兰国,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教法,要让被统治的民众“成为真正服从安拉的穆斯林”。它是典型的政教合一组织、其成员都是狂热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它对异教徒格杀勿论,已经杀死了成千上万的基督徒,并拆毁了众多教堂及十字架。ISIS拆十字架的众多照片与浙江当局拆十字架照片非常相似,乃至网友惊呼ISIS是否到浙江来拆十字架了。



虽是玩笑,但的确看出以马列共产主义为组织信仰并不断践踏中国宗教自由的中共政权与ISIS的相似性:政教合一、成员宗教信仰的排他性、对异教镇压的残酷和荒唐。在海外,很多遭受过中共政权迫害的宗教派别,称中共为最大的邪教,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中共本质上不仅是要在世俗政治领域要专制独裁,而且要在属灵界的宗教信仰领域也要拥有绝对霸权的政教合一的极端组织,因此,要求中共放开其党员的宗教信仰自由的确是缘木求鱼,而相信中共党员温家宝或者彭麻麻是基督徒或佛教徒,的确是一厢情愿、毫无常识。



雅各书1:2-4:“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这次从温州开始、全国性的党员清查信教状况的运动,实际也是对基督徒的一次大试炼,它对基督徒炼净自己的信仰非常有帮助。那些在地下作基督徒的“党员基督徒们”要明白,共产主义和基督教信仰、共产党员与基督徒身份是水火不容的,决不能互相兼容、“脚踩两只船”。或者退党成为名正言顺的基督徒,或者保持党员身份不再做基督徒,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中共的这次清查运动,也使那些想侥幸伪装、两面讨好的地下基督徒们不得不作出最终的选择;也许这次运动的唯一好处就是逼着一些共产党员基督徒作出这个一直下不了决心的抉择。



本人在国内时经常到温州,一次到一个当地有名的基督徒企业家工厂参观,在看厂里的教堂的同时,我赫然见到厂里还有一间共产党支部。我问他二者是否冲突,他说一点也不冲突。我内心很不是滋味。又有一次在温州与一位著名的共产党员基督徒经济学家同台演讲,会众提问:我是党员基督徒,我是否该退党?我先回答:当然,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信仰体系,就跟你不能同时信两个宗教一样。不过那位经济学家却不以为然,认为党员基督徒是好现象,应该鼓励更多党员信主,而且信主后也不必退党,因为个人信仰和政治信仰可以并行。今天看来,这位经济学家的调和路线也到了终点,中共当局不希望党员基督徒们来调和,在你没有退党前,也许党支部就因你的信教先把你清除了。



总之,我们在谴责这次清查党员信教为特征的践踏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运动的同时,也要反省如何从属灵的高度认清中共当局政教合一的本质,如何作一个坚持原则、信仰单纯唯一的基督徒,当我们的信仰更加坚固刚强时,我们就能抵挡仇敌任何的攻击。这正如圣经诗篇68:18:“你已经升上高天、掳掠仇敌;你在人间、就是在悖逆的人间、受了供献,叫耶和华神可以与他们同住”。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