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徐纯合是谁?


王 怡




徐纯合的一生,在人而言,是失败的一生,悲剧的一生,潦倒的一生。但他短短的人生中,却经历了两次生与死、善与恶的翻天覆地。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人所看重的,神却视如敝履。人视如敝履的,神却看若眼中的瞳人。

第一,徐纯合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

很多媒体,和很多人宣称,徐纯合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不求上进的,猥琐而愚钝的,胆怯又狠心的,借酒浇愁的,和综合素质低下的人。或许这些描述,有一部分符合事实。这意味着,大概99%的中国人,包括那些谩骂、讥讽和藐视他的,以及那些同情他和仍在维护他生命权利的、值得我尊重的人——更不用说那些拦阻他、杀害他和诬陷他的人,都会在道德上,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无论如何,是比徐纯合更体面些、更文明些,和更有教养的人。

然而,他们忘记了一个被忽略的事实。在上帝眼里,恰恰是这个事实,定义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徐纯合在他的微博上,多次公开宣称,“我是一个不配的人”。不配什么呢,不配上帝的爱和赦免。如果说,人赦免人,都是难上加难。那么,上帝的赦免岂不是更难、更高标准吗?徐纯合当然不晓得,在他死之后,人们是否会赦免他。但他面对一场死后的审判,却提前承认了自己是“一个罪人”。他认为自己配不上主的赦免,不配得到耶稣的爱。

也就是说,人们在他死后,发现和揭露出来的他的缺点和问题,在他被杀死之前,都已经预先承认了。这一点显得很讽刺,很黑色幽默。好像徐纯合预先知道,人们会如此这般藐视和指责他,所以公开地,把自己的认罪和忏悔,提前保留在了微博和QQ空间上。

这样一来,徐纯合似乎并不是中国社会中非常少见的一种“坏人”,倒成了中国社会中非常少见的一种“好人”。因为根据基督教的定义,所谓好人,就是承认自己是坏人的人。然而中国之大,又有几个人,曾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不配的”的坏人呢?人们常感叹,中国文化缺乏忏悔精神,那么多红卫兵,今天功成名就,有几个人忏悔,说自己不配呢?那么多在二十几年前吃人血馒头的,今天体体面面地活着,有几个人忏悔,说自己不配呢?更不用提,成千上万拿过或送过红包的,做过或报过假账的,说过或默认过谎言的,又有几人公开忏悔过呢?

甚至在教会中,据说中国已有几千万基督徒。他们在受洗的时候,一定和徐纯合一样,承认过自己是不配的罪人。然而,据我作为一位牧师的经验,只有极少数的基督徒,才会在受洗之后,常年如一日,在人前、在微博上或朋友圈,继续承认自己是一个不配的罪人。开微博、QQ或微信的中国基督徒,我想大概也不会少于几千万人。但也许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人,会把自己的悔改见证,像大字报一样地贴在上面,或在签名中说,“我是一个蒙恩的罪人”。

我想说的是,在人们贴他的大字报之前,徐纯合早就贴了自己的大字报。如果徐纯合还活着,来到教会,他的一些缺点也可能受到教会的批评,甚至是管教。但他已经被杀。死后的审判属于上帝,不属于我们。而我要指出的是,根据基督教的信仰,在死后的审判中,一个人到底是谁呢,他的最终身份并不看他是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不求上进的,猥琐而愚钝的,胆怯又狠心的,借酒浇愁的,和综合素质低下的人”;而是看他是不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

而徐纯合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因此,他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上帝藉着他的死和他留下的见证文字,以一种高分贝的方式——正如C.S.路易斯所说,痛苦是上帝的扩音器——向着全社会说话。

你听见了吗,徐纯合对着中国社会说,“我是一个不配的人”。而我认为,我们这个社会,根本不配听见徐纯合这样说。所以,有耳当听的,就不妨听吧。因为听见了,就是恩典。

第二,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

他的QQ空间,叫做“徐纯合弟兄”,其中收藏了492首赞美诗。他的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上,也转载了大量的赞美诗(虽然也有其他音乐)。人们在自媒体上,赞美自己,赞美家人,赞美一些思想、书籍和人物。但徐纯合在自媒体上,主要的内容就是赞美上帝。迄今为止,我并不了解他生前的教会生活。但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第一,大多数主日来到礼拜堂赞美上帝的基督徒,在他们六日的自媒体上,通常都不赞美上帝,甚至绝口不提上帝的名。第二,徐纯合显然是一个对赞美上帝充满了激情和热心的人。

因此,徐纯合这个人的第二个主要特征,就是他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而这一点也被忽略了。鉴于这样的人,甚至在基督徒群体中都如此之少,这种忽略就很难被原谅。只能说,在我们这个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系统中,他是不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简直无足轻重。但我必须指出的是,在死后的审判中,上帝非常看重一个人是不是赞美上帝的人。无论一个人多么智慧,多么慷慨,多么文雅,多么有商业或道德的成就,等他把这一切都写在履历表之后,天使还是忍不住问他,但你是不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呢?

而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这与他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是有关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只有谦卑的人才会真心赞美别人。那么同样的,只有那些公开悔改的人,公开认为自己不配的人,才肯公开地赞美上帝。

特别是这首《我跪在主面前》,是徐纯合2012年7月24日转载的土豆视频。其中这两句歌词,可以作为他的忏悔和他的赞美的一个结合:“我有何处被你看上眼,我有何处值得你拣选”。

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因此,他虽然死了,却仍旧说话。上帝怎么会看上他呢,既然连我们都看不上他。但上帝却藉着他的死和他在自媒体上留下的几百首赞美诗,向这个赞美自己、不赞美上帝的社会说话。

你听见了吗,徐纯合当着一个杀死他、审判他、冤枉他的社会的面,仍然向主高声歌唱,“我有何处被你看上眼,我有何处值得你拣选”。

徐纯合的一生,在人而言,是失败的一生,悲剧的一生,潦倒的一生。但他短短的人生中,却经历了两次生与死、善与恶的翻天覆地。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人所看重的,神却视如敝履。人视如敝履的,神却看若眼中的瞳人。

第三,徐纯合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

如上所述,徐纯合的QQ空间,主要内容都关乎福音。他甚至还有一个博客,就叫“信服耶稣的博客”。

虽然他请弟兄姊妹们,为他的家庭祷告,为他自己的身体(先天性心脏病和因车祸造成的的腿伤)和妻子、母亲的身体代求。也包括家庭的经济困境。但他在多条代祷信息中,并没有特别为金钱要求弟兄姊妹的帮助。他只提到一个卑微的请求,“如果你们家里有孩子不穿的衣服,能否送给我们”。虽然他因疾病而缺乏劳动能力,但在2014年1月23日的代祷事项中,他说自己决定“去和港(鹤岗)煤矿干活”。

关于这份新的工作,他这样祷告,“求神给我开通道路,能使我的工作顺利,因为我知道,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在此谢谢弟兄姊妹为我带(代)求,愿神赐福你和你们的家人”。

据财新网报道,他曾在教会参与打更的服侍。他甚至还创建了一个基督徒的QQ群,到他被杀之日,共拥有194个成员。

或许徐纯合缺乏体力劳动的能力,被世人称为好吃懒做。但他却从事了一项最伟大的工作,就是基督交付给门徒的大使命。他是这个群的管理员,在接近3年的时间内,他显然很用心地管理这个群,服侍了这194个人的灵魂。

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我很理解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好吃懒做或不务正业的人。反右时期,大批牧师曾作为“好吃懒做”的人被政府劳教。即使现在,我认识的全职传道人或神学生,至少有一半会被亲属、邻里视为不务正业。而当我的妻子决定全职在家时,连我的父母,都不认为她从事了一项伟大的工作,而一度认为她从此“不工作”,变成吃闲饭的人。

同时,据我作为牧师的经验,在自己的自媒体和朋友圈里,80%以上的内容,都关乎福音,关乎信仰。这样的基督徒,大概只有百分之一。

因此,徐纯合的第三个特征,就是他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他发表那些赞美诗和讲道等信息,不但是为了自己看,并且带着为福音的热忱。这个特征,即使在基督徒中,也是如此稀少。这似乎与他是一个卑微的、被视为失败的人有关,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给他盼望,因此,他的微博和QQ,显明他是一个在基督里寻求盼望和安慰的人。为什么福音充满了他的空间,因为他的生活空空如也,不像我们拥有许多财富,他甚至不拥有自己和亲人的健康。其实,他不应该成为被警察杀死的那个人,因为他能够被剥夺的东西极少。然而,连那不能被剥夺的,也被剥夺了。徐纯合的死,反过来印证了他的信仰。就是他对福音的热忱,胜过了对这个世界的热忱。

就如福音是他的自媒体的主要内容,上帝使用他的主要方式就是传福音。一个最惊人的事实,就是上帝并没有使用一个“优秀的基督徒”之死,一个在职场上卓越有成的基督徒之死,来传扬一个被钉十字架的福音。上帝反而使用了一个当代的拉撒路,一个乞丐般的、完全不被尊敬的信徒之死,来传讲这个被世人视看为卑微、视为无有的福音。

正如评价者喜欢说的,“可怜之人总有可憎之处”。当初,耶稣走进妓女、税吏、大麻风和乞丐的中间,传讲赦免的恩典和悔改的道。他走入的,也不只是一群可怜之人,同样也是一群可憎之人。恩典的意思,并不是在道德上去美化那些社会底层的可怜之人。恩典的意思,是用爱去涂抹那些可怜之人的可憎之处。

从这个意义上说,徐纯合为我们被杀。为我们挡了邪恶的子弹。不但上帝的独生子耶稣,为他流血在各各他。他也为自己流血在庆安火车站。对绝大多数基督徒来说,基督为我们流血,所以我们就不再流血。但对徐纯合来说,基督的救恩,不是在今生过度实现的救恩,而是必须经过死亡才能进入的救恩。一个与上帝的儿子同在乐园的信徒,今生仍要承受被枪杀的命运。这意味着,徐纯合不但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而且,徐纯合之死,比较我们之生,以一种更加惊心的方式,尖锐的方式,非此即彼的方式,挑战了这个社会的自义,彰显了福音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

换言之,如果你听完徐纯合转在微博上的所有讲道,看完他发在QQ空间里的所有赞美诗,那么,徐纯合之死,就具有两个层面的意义:

1、他的死,证明了这个世界是邪恶的;

2、他的死,证明了另一个世界是值得盼望的。

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有眼可看的,不妨看吧。如果有人因为徐纯合之死,而有兴趣去看徐纯合几年来所转发的讲道和圣诗,并最终信了耶稣,成为了和徐纯合一样的基督徒。那么,徐纯合便有了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特征:

第四、 徐纯合是一个殉道者。

我必须补充一点,如果你对徐纯合被枪杀一案的事实(准确地说,不是对事实,而是对目前已公开的部分证据和传闻),有不同的认识。作为一个牧师,我并不打算在这篇文章中与你争论。因为事实在上帝那里。我只想总结我的两个看法:

1、在上帝的眼里,徐纯合是一个公开忏悔的人,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是一个积极传扬基督福音的人。这比其他一切对他的、无法最终确认的论断,都更重要,也更直指人心。

2、就我个人而言,徐纯合的见证,和中央电视台的见证,就如两个坐在证人席上的证人。我的良心要求我相信一个承认自己不配的罪人,而不相信一个撒谎成性的法人。同样的,
当现场目击者流出的视频,与中央电视台的剪辑视频摆在一起时,我的智商要求我采信前者,而不采信后者。如果你不同意这一点,也没有关系。我们需要彼此尊重,但无法彼此说服。

媒体曾引述徐纯合发于2012年7月10日的腾讯微博:“基督徒高尚人格的最大证据就是自制。人在受羞辱或虐待时,若不能保持镇静和信靠的态度,那就是在剥夺上帝在人身上显示自己完美品格的权利”。

有人说,徐纯合是因邪恶的维稳体制而死。但我宁愿说,徐纯合是为这段话而死的。直到被枪杀10秒钟之前,徐纯合一直在忍耐、躲闪,求饶,避免身体上的反抗。但到了最后10秒,他失败了,开始反击。但这并不是作为一个地上的公民的失败,而是作为一个更高的国度的公民,在更高的标准上的失败。鉴于对央视视频造假的程度,我无法作出最终判断,因此也无法判断这一在道德上失败的程度。

如果恩典是不存在的,那么徐纯合的信仰也就失败了。然而,作为一个牧师,我必须宣告并见证说,恩典是存在的。为此,让我再次表达,我在央视视频公布当天对徐纯合被枪杀一案的立场:

我仍要承认,徐纯合是我在这个时代最卑微的弟兄,最可怜的弟兄,最亲爱的弟兄,也是最失败的弟兄之一。我在彼时,不会比他做得更好,忍得更久。基督徒之所以被称为圣徒,不是因他们的道德,是因他们愿意让耶稣的宝血,来遮盖他们的失败。我蒙召就是为这样的人,因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徐纯合已经死了。我还活着。所以,面对一个黑暗、弯曲的社会,我到底担心什么呢。我唯一担心的,并不是将来我在天堂是否能够见到他,而是将来他在天堂是否能够见到我。——如果我不写这篇文章,也不为他而哀哭的话。

5/19/2015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