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打击屠夫只是开始,杀猪模式指示未来抗争的方向

屠夫被刑拘后,一些论者纷纷就屠夫的杀猪模式进行总结,汇总如下。标题为编者所加,为阅读通顺,编辑略作修改。





莫之许:

一、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尽出,屠夫(吴淦)待遇之高,1949年后区区数人耳,如此高调,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二、屠夫一直遭到各路宵小的恶攻。当然,屠夫的说话方式颇让某些自以为精英者不爽,但无论如何,也不管是不是机缘巧合,屠夫所开创的杀猪模式,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公募资源支持公民抗争,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创新。笔者一路力挺杀猪,也因此和所谓老朋友决裂不知凡几,感谢党国为屠夫和杀猪模式正名!

三、2011年探村时,屠夫为刘萍等访民募捐,被某公知指为江湖政客,更有宵小则攻击屠夫账目不清,笔者出面力挺,由此公开对立,直到最后彻底决裂。 屠夫对此一直非常感激,但其实这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杀猪模式, 它几乎是唯一有效的信息传播和抗争行动主动结合的方式,其意义再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四、(出现下一个屠夫)很难。时势造英雄,一是奥运刚过,当时执政风格,维稳体制刚性早期等带来的一定空间,一是切入高度影响力的事件(邓玉娇),一是本身的素质,急公好义,心理素质强,还要有很高的学习和反思能力,这一点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机遇巧合胜过个人努力。

温克坚:

1. 通过邓玉娇案件的出彩表现,屠夫(吴淦)成为中国社会运动O2O模式的重要一环,这种模式通过人际资源整合,把网络热点事件转化为线下压力行动,逼迫体制做出反应,屠夫这些年的作为,是一个江湖好汉和一个流氓体制的对抗,他凭借他的胆略和机敏一直在刀锋上跳舞。

2. 本来还期望屠夫能逃过这一劫,但从人日新华CCAV祭出的架势看来,体制肯定要施展专政手段给屠夫隆重“加冕”----某种意义上,这是抗争者的宿命,相信屠夫能从容应对。但如果体制以为通过对屠夫的点杀可以遏制社会的抗争态势,那肯定是巨大的错误。杀了公鸡并不能阻止天亮--天总是要亮的,而公鸡也是杀不完的。

3. 屠夫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这些年抗争经历让他明白,只要体制不变,各种各样的冤案会层出不穷,屠夫在政治上的认知超越了很多对体制抱有幻想的所谓改良派,这一点难能可贵。

4. 流氓体制不但剥夺了屠夫的自由,而且开动宣传机器对屠夫泼脏水,无疑这是非常卑劣的做法。屠夫是我的朋友,我们有过一些交往,他有些言语方式或许不为人喜欢,但我认为他是真诚的,豪爽的,是可以信赖的朋友。

姚遥:

1, 屠夫的时代意义。维权律师曾经占据了维权抗争运动的中心,但限于身份和专业主义的局限,维权律师极少摆脱体制局限主导维权案件,维权案件的进展往往是被动的。而上访群体虽然长期存在第一线也有主体意识,但也有因抗争格局经常过于局限而丧失主动,不易超越官方维稳控制。

屠夫不仅仅串联了律师,维权当事人以及媒体等资源,也更以追究个体作恶的方式另辟蹊径,使得维权运动出现自定义话题并且主动追击体制的局面,给既有的维稳体制带来极大冲击。屠夫(被)刑拘,意味着维稳体制的又一次升级与演进。这也预示着未来的民间抗争必然将继续突破制度化维权的理中客话语,向着独立提出议题的方向发展。

2, 屠夫的唯一性。屠夫突破制度化维权,向体制内个体突破的模式并非首创,联动各方有勇有谋也并非唯一,许多维权策略也分散见于历史,屠夫模式也有教案,但坚持多年而不懈怠是难得的。 领袖不仅要优秀,更需坚韧不拔。

黎学文:

屠夫是互联网中国涌现出来的向公权展开个体游击战的勇士,其开创的杀猪模式既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又能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联动瓶颈,为极权之下公民抗争和小型社运的典型案例。屠夫个体已不可复制,而杀猪模式必将流传。

星河:

屠夫杀猪模式是当前信息流动、资源配置和现实行动主动结合最为有效的,它的存在对于民间认知、参与、表达、对抗、示范都具有非常大的价值。尤其是它的扩展,将不可避免地引起自组织、合作和效仿。其中当然有屠夫个人性格等因素,或许短时间内难以复制,但是它仍然会在民间自发展开。当局对此的高调打击,也正面指示了未来抗争的方向。

Dr. K:

屠夫的杀猪维权,是当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将威胁公众权益的当权者、官僚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谓之杀猪,而手段则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讯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利用一切可能手段打击之,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以我为主,创造出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这当然为那些口口温和渐进,遵守法律,口口非暴力其实叶公好龙的中间派所不喜。

龙霖律师:

杀猪模式也离不开之前长期的积累以及社会条件的变化,网络的流行、维权群体长期存在导致隐性的网络化成型,各地都有一些活跃人物,形成信任网络和熟人社会,在加上外围的抗争者不断加入,在信息传播、人群聚集、获取财政支持等方面都具备了基础。这个模式不会一夜之间消失,实际上过去一些案例很多人都能熟练运用杀猪模式。

蒋亶文:

我和屠夫并不认识,而且曾经在推特上有过不太友好的互动。但,我一直认为屠夫的“杀猪”模式有两大功效:一是迅速形成网上热点,二是广泛形成线下积聚。这两点无疑对极权体制下如何开展社会运动起到了非同寻常的示范作用,也因此难逃“定点清除”的厄运。

屠夫以一己之力,聚合多方响应,一次次地对体制中的恶行发起冲击和挑战,所彰显的不仅是反抗的勇气,更是反抗的信念。从这个意义上说,屠夫是自己走进监狱的。

把屠夫关起来,继而朝他身上泼污水,这些都不让人感到意外,道义上的愤怒在面对专制的高墙时也总显得苍白和无力。但屠夫和他创立的“杀猪模式”,作为一种积极的反抗,即使无以复制,也已成为激励人心的力量。

项小凯:

屠夫(吴淦)是一个传奇。在极权黑幕之下,维权处处遭遇挫折,常常面临绝望境地。而屠夫则一次又一次地用生动案例说明,即便是看似无边的黑幕,在微观构成上,也不过是一堆腐朽卑劣的结点。在民间抗争的聚合冲击下,这些结点并非强大的无懈可击。然而正因为如此,作为聚合民间抗争的关键人物,屠夫遭到了黑幕体系的整体性报复。而这也意味着最黑暗时代的到来。但是,屠夫的故事,已然广为流传,且必将继续激荡人心。

北风:

维权抗争,往往是个体面对体制,力量对比悬殊;屠夫的杀猪模式,将其倒了个个,将体制中的相关个人,放到无数网友的人肉及压力之下,从而在微观环节上扭转了力量的对比,用土共军事斗争“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法宝还治其人之身,土共当然是急欲除之而后快。



-(Modified on 2015/5/29)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