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逗囚徒陈云飞!

张国庆



失踪多日的陈云飞,今天终于有了消息,律师冉彤从成都市新津县公安局拿回了一纸刑事拘留书,陈云飞的罪名果然是意料中的寻衅滋事和煽颠罪,来头果真不小,陈云飞小奖无数后,终于可以获得“大奖”了,这也遂了陈犯云飞多年的岚愿,作为信仰中的慕道友,我愿他内心平安,仿佛无事发生。亦愿恩典临到他——“叫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狱。”

当今社会,有两类人视监狱为家,一类是理想主义者。显然陈云飞不属于这类人。很多民主人士整天幻想国家转型成功后,他们就可居功之傲而登庙堂之高,但陈云飞说,职务高责任大,他既不天真也不浪漫,那时他会开一家茶馆,广聚各界人士,也会把曾经打他的警察邀约入伙,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也。另一类则是公义人士,毫无疑问,陈云飞天生就属这一类人,当社会不断堕落,良知沉沦泯灭之时,陈云飞用无比逗比的政治行为艺术,诠释出自己那敢于担当,不畏权势的公民良心!

这使我们常常看到中国政治江湖中,陈云飞与众不同的身影,他因唐荆陵案被广州国保打伤,他可以跑到广州公安局门前去给警察蜀黍们打考勤;公民房屋被强拆,他可以帮助访民向公安部门打报告,申请购买苏制坦克保卫家园;自己租住地被偷,他知道自己穷得只剩下破棉被,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损失,但却故意报警称自己与“境外敌对势力”联络名单被盗,请速速查办,当国家大报小报都在高调宣扬“中国梦”时,他却在推特上大吹特吹他的“中国梦四川分梦”;而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日时,他全身贴满“纸飞飞”到四川省工商局申请打假,接待人员问打谁的假?他说打“为人民服务”的假……这家伙是不是有点“二”?实则不然,陈云飞属于“外表猪像心头嘹亮”的“驯兽师”,他的政治智慧无师自通,迄今为止,主动在中国近四十个警局(所)“到此一游”,并留下浓浓陈氏案底的,恐怕除了陈云飞,无出二人。
我相信他会成为历史在“中国特色”时期公义的“雀斑”和萌哒哒的侠士传奇!

他比和平主义者唐荆陵好战,比好战主义者李化平和平,这让警察蜀黍很是恼火,抓吧不够判,放吧又乱窜,总之陈云飞分寸拿捏得十分到位,25年来,他的政治行为艺术创造出许多让人忍俊不禁的“镜像体”,以至他今天被正式刑拘时,我们不但没有悲愤,反倒是看到一束时代大剧在高潮处那回味无穷的喜乐和平安!

一枚“烫手的山芋”终于被关进笼中,本来,关进笼中的应当是权力,这种政治错位,显出一个时代的荒诞不经,的确,今天之后,许多警察蜀黍,不,应该是体制的权贵者,似乎可以安安心心睡一个安稳睡了,但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就会猛然发现,陈云飞精神已经成为全社会公义的引力,正如意识形态自己宣扬的那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这些天来,有许多社会人士在为陈云飞的安危呐喊,包括 谭作人先生也在为陈犯能否吃得好,睡得好耽忧。这其实是多余的,我们瞻仰陈氏风格的政治行为艺术多年,他的憨逗使我们学会如何在沉重中轻松自如,视逼迫与困境为乌有,更不为政治情绪所捆绑;也深知这个爱折腾的家伙的实底,他每顿花费不超过5块钱,早就过惯了清贫如水的生活,即使在牢中清水泡饭,里外的日子,也不过是平常如初。

我更关心的是,天天享受星期待遇后,陈云飞应把每天当作主日进行生命的灵修,凡事都有恩典,监狱中也不例外,希望陈犯云飞这次不是去狱中镀金,乃是静下心来,思想信仰的真理,在信望爱中寻找真正的盼望,因为“罪恶虽然好像得胜,天父却仍掌管。”

为着这样的异象,陈云飞的监狱之旅,就可以成为奇异恩典之旅!

这是我着笔至此,为他热泪盈眶的原因——阿门!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