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袭击——衡阳周氏家族案旁听记

梁甘雪律师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我在旁听席,听到群众跑进来大喊“打律师啦”的时候,茫然的以为是前两周冲突的重现。

当时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庭上的一段小插曲上:之前在发问阶段对周方毅的父亲进行人身攻击的被害人周X会,今天居然出现在了法庭上。公诉人对此很意外,因为在排非阶段,被害人不应当坐在公诉席上。周X会坚持是有人叫自己来的,是法院的人。公诉人和审判员说跟书记员核实过了,没叫过他,劝他到旁听席。周X会起先不肯走,一直强调自己是被叫过来的,后来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是谁叫来的呢?我在琢磨的时候,四五名群众涌进了法庭,最前面的女士大喊着:“外面打律师啦,我嫂子看到律师被打,倒在那个地上!!!”

旁听席上所有的人蹭的都站起来了,我们跑到了法院安检处,发现没有事情。我等了十分钟,看到王甫律师只身着一件前面扣子全被扯开的衬衣过安检,法警拍了拍他的背,似乎在表示安慰。他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脸色很憔悴,我问他被打的律师是不是他,他说,嗯,是的,就进入法庭了。

看到事情已告一段落,群众们纷纷返回了,有不少人来问我刚刚被打的律师叫什么名字。过了几分钟,我看到王甫律师的助理杨健雄律师过来了,脖子上有一圈明显的红肿。
“你也被打了?!”我大惊失色。

“王甫一下车就被一群人围住了,好多女的,三四十岁左右,也有男的,有的拽腿有的抱腰,然后几个撕扯他的衣服,拽头发,用指甲就这样抓脸抓身上,根本动不了。我在一旁拍照,被他们看到了,几个人冲过来抢我手机,也拽我头发,不止脖子上,我手臂上也有。”他卷起袖子,袖子也被扯烂了,手臂上面是很粗的一个红道道。看完伤情后,他给我看了他拍到的照片。有好几名群众围过来,说他们拍到了照片和录像,可以提供给我们。

“我也看到了!“游飞翥律师的助理马骏律师告诉了我整个过程:

当时,王甫律师和杨健雄律师下车后走在最前面,在法院大门外潜伏已久的一行人看到后,如饿虎扑食一般冲上来按住王甫律师,实施暴力,嘴里还骂着很难听的话(方言,听不懂在说什么)。杨健雄律师起初没有被袭击,因为围上去的人太多,他无法帮忙,只能在一旁拍照,然后被人发现后,成为了第二个被袭击的对象。刘金滨律师和张磊律师赶到了,施暴者先围上了刘金滨律师,还把他的眼镜打掉了,在一旁准备拍照的张磊律师也随即被几个人扯住,推倒在地,被抓扯。

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下,有人大呼救命,一位有肩章的武警最早冲上去扯开殴打王甫律师的人。法警们在四名律师都陆续遭袭击后,过来了几个人拉架。闻讯而来的群众和家属也加入了拉架的队伍。可能是打人者见势不妙,而且当时王甫律师已经几乎被扒光了,张磊律师、刘金滨律师、杨健雄也受伤了,目的已达到,就上车离开了。

“你们法院那么多武警,怎么还会有人打律师啊?我嫂子看到他们把那个律师打倒在地!”

“律师是权利代表啊,你们打律师,他们被抓的人怎么办?”

“黑暗啊!”旁听席上不断的有人向庭上高喊。

“你们安静点。打律师这个事情我们正在查。”法警对他们说。

“你们刚才在外面不是这样说的。”“打律师是最大的冤屈嘛。”“打律师要不要脸啊!”“你们让那帮打人的逍遥法外,没罪的关起来······”“是不是要把律师打死才算?”

法庭里群众仍在大声控诉律师被打的事情,法警几乎控制不住局面。

审判长出现后,旁听席很快安静了下来,

审判长宣布:在开庭前、王甫、张磊、刘金滨律师在法院大门外被人拉扯殴打,此事正在依法处理中,现在休庭,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休庭后,派出所的警力终于赶到了。于是律师们上了车,到派出所做笔录。我也跟着去看情况。

在派出所,我看到了王甫律师被撕成好几片的西装,张磊律师的右手肘有一大块皮被抓挠掉了,刘金滨律师的嘴唇也被抓伤。

金宏伟律师在被袭击时,跑到了法院内,幸免于难。他在录像时,一个理平头的男士拿着手机就在围殴的人群旁边施施然的拍照,施暴者知道他在,却没有人去打他或者阻止他(拍照的张磊、杨健雄、金宏伟律师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但金宏伟律师躲开了);这位男士也曾经在法庭里做笔记,没有法院的出入证,不像有证的人一样坐在专席上,法警也从不阻止;在出警警察赶到后,他还跟警察热情握手。

再结合今天周X会说的“有人叫我来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局,有人不仅安排了被害人周X会来法庭,安排了人打律师,还安排了人拍下群殴的场面,如果律师还手,就专门剪下来发上网。

想到这里,我不仅毛骨悚然。


这一场光天化日下的血色袭击啊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