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柱们何以如此“得瑟”?​——社会深刻变革时期中国律师所面临的三种博弈

2015-04-19       吕良彪




引子:杨金柱式的“得瑟”其实常常让律师觉得“蛮爽”

来,因为持续以“网络牛二”般方式刺激、撩拨同行致使后者不堪忍受以致愤而对其提起非常不明智的刑事自诉,“打酱油专业户”*、“律坛怪侠”杨金柱这一“恶俗炒作”成了我调侃乃至批评的对象。但,怪侠的可爱之处就在于:无论我咋批评,他每天微信、短信甚至电话对我的得意与“得瑟”却始终是不曾停止过的。


下午电话里,我“破天荒”地当面表扬了他:今天某地法官向我谈起杨金柱时说,这个人要发言时你可得让他说,你要打断他还得花更多精力对付他、弥补他。——看来,至少“杨氏妖刀”的威力已经足够让公权力有所收敛,不敢对律师太蛮横。当然,其实这话还有后半句的:他说由他说,至于该怎么判不用管他说了啥。——这里我当面批评了法官如果因为杨的态度就故意不重视律师意见是完全错误的。但另一方面,也在反思当下律师应当如何进行有效辩护。除了通过“死磕”造势让公权力有所忌惮以外,律师表达的内容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杨金柱声称辩护词根本不重要,是我所完全不能认同的。

前些日子参加“蓟门决策”交流时,曾经听到某位嘉宾提到可爱而勇敢”的律师发表了一个很煽情的辩护词,开头的称呼居然是:可耻的法庭,卑鄙的法官”——非常煽情。我想说的是,这样一种辩护词是不可能在当庭希望去宣读的,也不可能在当庭被允许出现这样的词语,否则,既是对法庭的藐视,也必然对律师带来很不幸的后果。
那么,现在网络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辩护词为什么杨金柱们能够得以如此爽到让某些公权力觉得“蛋疼”?我觉得这是因为有第二个乃至第三个法庭的存在,比如网络的法庭,比如道义的法庭乃至上级领导关注的法庭——这也就是我们当下所面临的现实:公权力蛮横而恐惧,公民权被迫勇敢而弱小。

一、当下社会深刻变革之际,中国律师在制约公权、保护私权过程中面临着三种基本博弈:

一曰“法律博弈”,指依法定程序与规则所进行之博弈,包括法治环境下法律受到尊重与遵守时的一切司法活动,当下主要表现为公开、有序的法庭审理,如“李庄案”、“北海案”以及“薄熙来案”之庭审;
二曰“法治博弈”,指为确保法律之实施而以媒体、网络自媒体之方式,集合公民私权形成“公众意志”,监督制约公共权力之博弈,如李庄案之媒体尤其是网络宣传与社会关注,如“小河案”之律师微博造势——从实质上说,律师的所谓“死磕”,乃是通过一定程度“夸张”的辩护行为艺术与媒体、网络自媒体造势相结合的方式,去争取一个“讲理的法庭”——因为,长期以来我国的法庭习惯了“不讲理”。律师死磕更大程度上是在与法官、检察官背后的权力黑手抗争,同时也避免法官、检察官沦为替罪羊和出气筒。

三曰“政治博弈”,指各种政治力量利用权力之间、公权与私权之间以及私权之间的冲突所进行的博弈,如李庄案背后的“重庆模式”之争乃至引发“官场地震”,甚至影响到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构成以及中国基本前进道路的特色与模式。法律人要推动社会进步,要充分重视体制内外各种力量的作用。
二、在这三种博弈过程中,律师要培养三种思维:

一为“法律思维”:法律是社会运行的基本逻辑,是利益分配与再分配的基本规则。法律思维实际上是认知和管理社会的基础性智慧。其基本规则:1、合法性优于客观性;2、程序公正优于实体公正;3、形式合理性优于实体合理性;4、普遍正义优于个案正义;5、理由优先于结论;6、以权利义务分析作为法律思维逻辑线索。诉讼博弈中,则表现为对程序、证据与法律、法理的综合考虑。
二为“法治思维”:首先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要求权力时时坦白交待。法治思维则要求权力的行使者要对行使权力的合法性、正当性承担举证责任,否则民众就有权利、而且完全应该“恶猜权力”——这是民众的宪法权利,也是权力接受监督的基本要求。法治思维,让律师有勇气、有智能集合民意,找到律师的“根”。
三为“政治思维”:政治既是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亦为利益分配与再分配殊死搏杀与理性妥协之过程。而法律,则是利益分配与再分配之表面规则。律师要有审时度势,团结各种社会力量,综合解决社会矛盾的综合性、平衡性与建设性思维。简言之,律师要学会“做事”、“做人”与“做秀”:做事,是律师处理法律业务的实务操作能力与智慧;做人,是律师团结同行、团队、客户,共同解决社会矛盾的艺术;做秀,是律师以自身行为赢得公众认可、赢得社会公共资源广泛支持的能力。
三、关于律师组团作业

其一,我坚定地认为:律师组团创造了律师社会公共参与的有效路径。如李庄案辩护的伟大意义在于第一次成功地将律师、媒体、学者这三种凝聚公众力量的群体有机结合在一起引导公民形成公众意志,并最终使狂妄的权力有所收敛。

其二,律师抱团:既为取暖,更为光明!从李庄案、北海案到贵阳案,“跨区域律师团”的模式有效凝聚了民众资源与体制内资源,既保护了律师安全,更将公权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证据大白于天下。这是一种伟大的法治博弈。

其三,律师的职责与使命在于:不缺位,不越位。——在没有法治逻辑的时代,单纯的法律思维往往会使主人深受其害,过度的法治与政治博弈思维与习惯又容易使律师偏离法律的模式参与社会事务。所以,杨金柱们活生生地教育大家:法律人决不能做法律的书呆子!但关于如何坚守法律人应有的理性与底线,则需要我们超越杨金柱们更多地实践与思考。——而其关键则在于“度”的掌握,这需要我们不断自我修炼、提升。

因此,对于杨金柱们挑战权力的大义,要坚决支持;
因此,对于杨金柱们充满欢乐的营销,要快乐围观;
因此,对于杨金柱们调戏同行的得瑟,要适度谴责。

当下中国律师,正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诚如西谚所称:
要自由,才能有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
亦如东方当代一位律者所赞叹:
远远的,东方,太阳正在升起!



附:
斯伟江:一个律师的江湖

当下的时代,是一个闷骚的时代!官员、商人在闷声大发财,官员的财产千万别公开,商人也哭着喊着不上胡润杀猪榜。学者律师在装痛并快乐着捞钱。学者出卖自己声誉,换取真金白银,卖久了,真的会觉得,其实卖的专业也是一种学术!律师也一样,卖的时候,一定要喊几声法律、法治的痛,让客人觉得这个女人很清纯。

老谋子哪需要到河北高中去找清纯啊,学者、律师中能装逼的多了,随便去全国优秀律师,刑法专家堆里扔个石头,十步之内,必有清纯。老百姓,你最好是打酱油的,不然,你不明真相围观,有时也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损害商业声誉罪,什么是扰乱社会治安!最最安全的,就是好好过你的顺民生活,知道什么,别乱说。发生什么,就忍着,别折腾。

湖南杨金柱律师却从来是一个不安生的人!也许,他是一个武侠小说看多了的人。多年前就给自己取了一个大号,律坛怪侠。他或许真以为,当下社会真是武侠江湖呢。因此,当杨金柱仗义执言,代理北京两个律师唐吉田、刘巍被吊销执业许可证案,他被警告,他发现,江湖原来还属官府的,他大惑不解,认为,地方或许曲解了中央依法治国的意图。于是,当他号召万人律师签名反对刑法306条律师伪证罪,他发现地方官府原是可以要挟人质(对他所在的事务所下手)而令草民的。

他似乎低估同僚的立场,当他用博客呼吁最高法院院长下台时,王院长当然纹丝未动,他却被他所创建的事务所除名了;当他发帖批评湖南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长时,他被湖南省律协立案调查了。西谚说,宁骂总统,不骂老板。在东方,总统也不能骂,老板的老板更不能骂。昨日,他的湖南省刑法学会副会长的职务,又丢了。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协会为什么要对一个行使批判权的兄弟痛下杀手呢,理由很简单,律协是政法委下属司法厅下属的行业协会,而律师事务所的兄弟,执照都在司法局,大家都是人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律师也好,公民也好,他触犯了不闷骚的规矩,自然要接受惩罚。湖南省律协为什么不去立案调查其他大律师的收费,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调查,没有巧合,就是因为杨金柱律师犯规了。闷声大发财,开声倒大霉,不说,你或许仍可以做你的刑法学会副会长,著名律师,优秀大律师,然而,一旦你过界了,真的以为你律师就可以按照宪法、法律办事,对不起,你幼稚了,你TOO SIMPLE, NAIVE

其实,杨金柱,作为一个老律师,当然知道闷骚的潜规则。只不过,律坛怪侠,他忍无可忍,再无可忍了。他当然也知道,打破潜规则的后果。为保护自己,他一再强调自己没办护照,没接触外国人,是按照他自己的理解,或是扶清灭洋。他自己的说法,是保皇党。司马迁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杨律师,你扰乱民心,罪当诛。

请记得,浏阳谭嗣同也是湖南人,也是保皇党,而且是明知失败之后要砍头,“外国变法未有不流血者,中国变法流血请自嗣同始”! 杨金柱一样表现了,知其不可而为之,知道后果,仍无法闷骚!无奈,性格决定命运。湖南,就是中国普鲁士,要测试一下。犹如我的湖南朋友石扉客,总想测试,呜呼,总有些湖南骡子,受不了气血上涌!

一个人的江湖,剑胆琴心。一代人的江湖,此起彼伏。自谭嗣同起,前赴后继。在不久的将来,杨律师将被吊销律师执照,从而被退隐江湖。较之先贤谭浏阳,至少可以不喋血矣。

谭嗣同流血菜市口,未多少年,革命军兴起,江湖风波恶!闷骚多年的时代,总有一天要表白!

姜文的新片是:《让子弹飞》,据说,是很江湖的片子,马上上市,希望杨律师能看一下!

注:伟江关于杨金柱的这篇文章写于2010年。那个时候的杨金柱,主要“怪异”表现在挑战公权力上,还很有几份侠气。后来嘛,问题就比较复杂了。


注:诸如李庄案、聂树斌案等众多公共事件,原本跟杨金柱并无直接关系,他却总能以招人眼球的方式扑将上去,硬是活生生地将自己从打酱油的整得比主角还主角。故阿呆戏称他为“酱油专业户”。

看完此文,杨金柱再次“正告”阿呆要“站稳立场”,不能“站错队”。或许在他看来,凡是不同意他、不全力支持他的,便是“站错队”了。——如此浓重的“站队思维”而非摆事实讲道理,似乎表明这家伙骨子里根本没有什么法治精神、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只有算计和炒作与“折腾”。——对于这个一天不炒作都难受的家伙而言,看来我这文章又给他提供了炒作空间。杨金柱子欢乐多多,随便他去吧。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