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灵敏当庭抗议 一审被迫休庭

凤凰网文涛 wentao@ifeng.com






4月27日上午9点,贾灵敏、刘地伟涉嫌寻衅滋事一案一审开庭,由于被告人当庭强烈抗议,开庭仅10分钟审判长即宣布休庭,重新开庭的时间将于15日之后另行通知。

贾灵敏是郑州居民,做过20多年的教师。2010年在拆迁纠纷中当过“钉子户”,后来她家的房子被强行拆除,她辞去教职一心维权。在这个过程中帮助过大量全国各地跟她有类似经历的人,经常去拆迁现场进行“普法教育”。

贾的辩护律师朱孝顶告诉凤凰网,被告人认为把庭审安排在位于巩义市河洛镇神北村的一个小法庭,让大批从全国各地赶来旁听的朋友无法参加,另外,法庭没有保证律师完整的辩护权,她当庭宣布解除对朱孝顶和薛荣民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并且放弃自我辩护。



据律师介绍,出庭的贾灵敏没有穿号服,也没有戴戒具。

法庭大约有30个旁听席,贾灵敏的丈夫和大姐到庭旁听。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官只好宣布休庭。贾灵敏解除对我们的委托,并不是对律师不信任,而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她对法院的愤怒。”朱孝顶说。

据律师介绍,在4月14日的庭前会议上,张华英庭长等法官曾承诺与律师充分沟通。但后来单方面宣布开庭时间,让辩护律师几乎没有准备的机会。

贾灵敏原来的两位辩护律师是迟夙生和王才亮,由于要在别处开庭,无法参加4月27日的庭审,后来才改为由朱孝顶和薛荣民出庭。

“临时救场,尤其是薛荣民律师,根本没有时间阅卷。这样的情况下开庭,我能理解贾灵敏的失望和愤怒。”朱孝顶说,“律师在庭前会议上向法庭提出的保证阅卷时间、申请非法证据排除以及保证证人出庭的几个要求,没得到任何回应。”

据辩护律师估计,这次庭审到现场希望旁听的,有来自全国各地近千人。

不过,现场图片显示,警方的警戒线外,只有几十个人。

对此,有在现场的人士解释说,法院外聚集的人不多,主要因为要“围观”庭审的群众大部分都被挡在了别处。

现场录像显示,有警方人士称周边地区“戒严”,是“上级的安排”,并希望现场群众自行离开。

由巩义市区开往神北村的大巴,4月27日这天也临时改变了路线。

刘地伟的辩护律师马连顺开车来到法庭,在警戒线外被拦下,后被交警的拖车拖走。

“想不明白警方为什么不让参加庭审律师的车进法院,还以妨碍交通给拖走了。后来在法院的协调下,交警又把车给拖了回来。”

多位人士告诉凤凰网,他们在法庭周边找旅馆,基本都被拒绝接待。

律师们在法庭附近的站街镇找宾馆,宾馆工作人员告知"接派出所通知,月底前只接待巩义本地人,外地人不接待”。

法庭所在的河洛镇神北村,其中一家旅社有10个床位。有人去办住宿,但被告知,“政府嘱咐这个村的2个旅店从4月20日到4月30日停业,不能接待住客”。

凤凰网致电河洛镇镇政府,一位女性工作人员称,不可能有这样的通知,政府部门不会要求旅馆拒绝接待外地人。截至发稿,凤凰网未能联系上站街镇政府工作人员置评此事。

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列举的“犯罪事实”中,包括认定贾灵敏有“煽动群众不要相信政府”的行为,并以反对“政府主导”的拆迁作为构成犯罪的客观情节。 此外,起诉书所指控“寻衅滋事”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认定贾灵敏、刘地伟二人把案发时的照片上传到了网上,造成了不良影响。

辩护律师认为,“贾灵敏、刘地伟将所见所闻发布到网络上乃是公民言论自由。”而贾灵敏鼓励被拆迁群众通过法律渠道维权,主观上不具备寻衅滋事的目的。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