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最邪恶的发明:阶级斗争

2015-03-21            童大焕



童大焕—2014927星期六
阶级斗争理论是人类6000年文明史以来最邪恶的发明,没有之一。它以高尚的名义鼓动人类互相仇杀,它在一个世纪时间里导致数以亿计的人非正常死亡。

1
想当年,阶级斗争的祖师爷抛弃贫穷的母亲、搂着资产阶级小姐、拿着资产阶级(老恩)每年300英镑以上的无偿资助养着仆人兼情人,用一支生花妙笔,在白纸黑字上挑动人类的阶级仇恨与残杀。


2
这位祖师爷说过:阶级一旦形成,那么出于各个阶级的人想打破阶级的鸿沟壁垒几乎不可能。他发明的打破阶级鸿沟壁垒的办法就是阶级斗争。可是陈志武领衔的量化历史研究,通过对几千年人类历史的量化研究表明,阶层固化远比我们想像的严重。不论改朝换代,还是制度变迁,都很难撼动它。换句话说,阶级斗争也不灵,80%的财富还是掌握在20%的人手里。薛涌的《美国大学原来是这样的》告诉我们,美国采取了很多办法扶助穷人的孩子上大学,比如降低分数、给予高额奖学金等,有效果但并不佳,在穷孩子里找优秀学生更是难于上青天。而被尊为神话的曼德拉的政治实践,实际效果也可能适得其反:穷人进入约翰内斯堡主城后,由于治安问题富人纷纷北迁重新建设了富裕繁华的北城;穷人在主城过了一段日子后,连摆摊也摆不下去,不得不再次丢弃原来富人留下的豪华住宅,回到南城的贫民窟。原本一墙之隔的穷人与富人之间,现在隔着硕大的鬼城一般的约翰内斯堡主城,穷人的就业更难了。


进一步的研究会发现,思维方式、学习态度、心灵的开放程度才是阶层固化的主因。这一点,“灵魂深处闹革命”都很难改变。微友晴晴的奶爸说:“据报道,国内四大国有银行对房贷已经暗自松绑了,只是羞羞答答的没有明确承认,还清房贷就算首套,可享受首付三成的优惠利率房贷。我上礼拜说过肯定会救市,救房地产就是救中国,果不其然,央行出手了。和朋友聊起地产,他们大多并不看好,问原因,主要是没钱不关注,要不就自认为房价太高房量太多等大跌时才考虑。他们的理由是中央领导都说高专家也唱衰媒体也说跌,你懂过他们?我真无语,只能认为他们是不肯动脑想一想的人,只信权威不信规律。在任何社会,财富只会集中在20%的手里,与这些人无关。”


我的亲身经历也在佐证这一切。20143月,我从《第一财经日报》看到一则报道,一位农民工在北京工作多年,儿子也大学毕业有了稳定工作,一家3口分住三处,两三个月才能聚齐一次,想在北京买房,却遭到老婆、儿子的一致反对和工友们的嘲笑。我一看他的条件,完全有可能在北京买房啊!于是萌发了“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想免费帮助类似的人设计购房方案(除了案例研究的价值,我个人在其中不会有任何收益,包括不会向相关人员推荐任何楼盘)。我请记者传话转达我的意思,但他们一家连接触都不和我接触。客气地说是现在还买不起,以后要的时候再找我。想必是怀疑且排斥、拒绝而已。通过网络报名,已经有资产的报名人数也远比没有资产的多得多。最后筛选留下的当然是还没有资产的,5月底之前完成设计了8个人,迄今将近4个月过去,反馈回来已付诸实践的仅仅1人,行动率超级低,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中国有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人类最大的慈善是教会人们正确的思考和文化习惯。但正如罗素所言,“大多数人宁肯去死也不愿思考。许多人确实是这样死去的。”改变观念和文化习惯是比直接、短期改变贫富难得多的浩大任务。因此,人类逐渐发明了用良好的医疗、教育和养老等社会保障为最底层人士兜底、保障其基本尊严的制度。
但是,阶级斗争理论迎合了人类中的绝大多数,也迎合了人类不爱思考又急功近利的劣根性,所以在人类历史上曾经一度风行,席卷三分之一人类群体,制造了无数的人间地狱。

3
举凡坚持阶级斗争理论并且实施名义公有制的国家和地区,除了非正常死亡人数飙升之外,贫富差距也要远大于私有制下的国家和地区。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根据黄金分割律,其准确值应为0.382。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指数在0.240.36之间,美国偏高,为0.45。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基尼系数2013年为0.4732012年为0.472010年为0.481。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研中心发布统计报告称2010年为0.61,已跨入收入差距悬殊行列,财富分配非常不均。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更是认为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也就是1%最富有的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 25%最贫困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另有网络流传一个说法,中国亿万富翁超过90%是高干子弟。在各重要国企领域85%-90%的核心职位掌握在高干子女手中。拥有上亿美元以上财产、定居海外的高干亲属超过100万,他们自称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后代,实际上是用权力率先瓜分了国家财富的“先分队”。他们之所以会如此疯狂敛财皆因传承了上一代只会打家劫舍的基因血脉!

这正应验了洛克的话: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否则人类便进入灾难之门。
事实证明,资本主导资源分配的方式是人类6千年文明史以来最有效同时又最公平的方式。没有之一。财产公有权力必定会私有。而且财产公有是人类社会最落后的所有制形式,因为理论上的公有事实上都只能是少数掌管者短期支配,与私有制下理论上的长期支配形成巨大反差的是,短期占有更加急功近利更加竭泽而渔更加疯狂而不顾后果。因此,人类要牢牢记住:没有财产公私有,只有行为长短期;不怕利益集团,只怕利益集团不稳定。
4
风月兰台令史说:美国两名学者写过一本书叫《阶级斗争》,书中说:79%的美国人,认为富人的存在很正常,15%的人羡慕富人,只有3%的人憎恶富人。为什么?这是因为,美国最富有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是政府官员,也没有一个是通过特权来积聚巨额财富的,官商勾结成为富人是不可能的。所以在美国,没有阶级斗争。

5
据说有专家梳理了从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朝代的一千多起民间借贷人命案。其中:57%是债主被打死,只有36%的案件是债务人被打死,7%是中间人(保人)被打死。这一结果与过去教科书里看到的大相径庭,说明放贷人要面对更大生命风险,也导致借贷利率必须更高。

我以前也看过相应的资料,说的是地主阶级和雇农阶级出现债权债务纠纷,死得最多的也是地主。这个其实也好解释:地主要的只是钱,贫农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6
网络上有一篇文章《阶级斗争学说是社会重大的不安定因素》,有人说是易中天写的,其实是茅于轼茅老先生2013123发表在FT中文网的,原题是《中国社会需要一致的价值观》,文章说:1949年马克思的价值观正式成为中国的统一价值观。尽管改革以后中国人逐渐接受了多元化的价值观,但是旧的东西很难放弃。特别是马克思关于剥削、劳动价值论、阶级斗争的学说还有巨大的吸引力。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环境下,这些说法有大量的同情者。他们以阶级斗争的学说为武器,成为社会重大的不安定因素。在上个世纪初,剩余价值、剥削理论和阶级斗争学说曾经获得全球三分之一的人的认同,从而出现了全面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阵营。但是经过近一百年的实践,证明消灭了“剥削”的公有制,其毛病比私有制更大。绝大多数公有制国家先后改弦更张,放弃了这一套理论,开始走上阶级和谐,共同致富的道路。中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理应更有深切体会,应该更坚决和这套理论诀别。可是我们错失良机,至今还在勉强坚持着它。这就妨碍了中国社会接受新观念的进程,因此中国社会不能形成统一的价值观,更没有大家一致的标准来判断是非。这样造成的混乱是可以想象的。

7
公有理论使掠夺变得容易,阶级斗争理论又使掠夺合法化。法律不强力约束公权力、不强力保护私权利,结果就是强盗横行,有钱人和没钱人都得不到保护。人人如惊弓之鸟没有丝毫安全感。本来在一个飞速发展的经济体,大量移民移入才是正常态,我们却是经济越发展、资本和人却越外逃。外逃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除了追逃的阴影,更面临语言、文化等方面的鸿沟天堑,不少人形如金钱奴隶下的行尸走肉。

以前很多人以为自己有了钱就能活得更安全更有尊严,后来却发现,穷人的利益得不到保护,随时可能遭受权力和权力保护下的资本的侵害,富人的利益同样得不到保护,甚至更容易受到民粹包裹下的权力的侵害,因为猪总是养肥了才杀!
雾满拦江《有产者为何要逃亡?》如是写道:“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编制的中国‘移民蓝皮书’透露,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移民人数接近千万!截至2011年,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600万元的中国人,在中国拥有约33万亿元的资产,其中2.8万亿元的资产已经转移至海外,约占中国2011GDP3%
“中国原本是好端端的,就因为中了阶级斗争的毒,付出了惨烈的倒退代价,也导致群体智商大幅降低,其心灵创伤,至今未得以平复。

  
“首先,斗争观念颠倒是非善恶。正常人类社会,是以人类的品行判别善恶,利他行为与观念,是受到倡导的,损害他人生命财产权的,是要被禁止的——而阶级斗争观念则不然,是以财富多少界定善恶,有钱就是恶,贫穷就是善,对财富创造者的伤害与屠戮就是善——于是,杀人放火暴力强奸,都被冠以正义之名,只要你将受害者诬为财富据有者。这必将导致天下大乱,是非混淆,残暴行为大行其道,整个社会沦为阴风凄雨的血腥地狱!

  “其次,人类文明进步,是以财富越来越富足为标志的。财富赋予人类自由,把人类从繁重的物役中解脱出来,进一步推创更伟大的技术与艺术。而阶级斗争以毁灭财富为目标,实质上就是以摧毁人类文明为目标——文革中所谓的破四旧,与文化领域统统成为大毒草而沦为文化荒漠,就是因为暴力对文明的毁灭所导致!

  “再次,人之所以成为有尊严、有希望的人,是因为人类相亲相爱相互尊重互助合作的天性。但斗争观念让人沦为噬人兽类,不是相亲相爱而是相互憎恨,不是相互尊重而是无情打击,不是彼此合作而是残酷斗争。正常天性被扭曲,人性中的善被扼制,人性中的恶被扩大性释放。一朝滥觞,复平待久。陷入暴力逆淘汰的社会,有可能彻底被噩梦所吞噬。

“还有,正常人类社会,有着有序的社会大分工。正常情形下的社会财富,有着从少到多的累积规律。但阶级斗争不承认正常规律,把财富累积之初的贫寒与累积之后的富庶对立起来,把社会不同分工对立起来,把规范有序的社会群体,强行撕裂成不同的政治阵营,越穷越革命,越革命越穷,在中止文明进程之时,让人重返蛮荒世代。”

8
2014923,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在《红旗文稿》刊文称:今天,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必须坚持,必须巩固,必须强大。

王伟光此文最大的贡献,是让人们在互联网时代重新热烈地讨论和反思阶级斗争理论。网友们给出的最热门评论,莫过于要求王伟光公布财产,“看看你是哪个阶级”。微博注明为“清华孙立平”的账号发表评论,称毛时期讲阶级斗争,可能是为了一个乌托邦的目标;但现在谈阶级斗争,“只是为了赤裸裸的权力和利益”。“清华孙立平”还进一步追问王伟光:如何划分阶级?公布财产?阶级斗争怎么斗?需要戴高帽吗?需要游街吗?无产阶级要成立战斗队吗?微博认证为海口经济学院院长的刘耘的回应则来得更直接:“公布财产,看看你属于什么阶级”。


著名社会学者、一直关注底层抗争的于建嵘先生说:“一、社会分为阶层。阶级划分具有政治意识形态传统。二、社会阶层相互依存和冲突。阶级斗争强调冲突的不可调和性。三、革命党鼓动阶级斗争,以获取政治支配权;执政党强调社会阶层依存,以建立稳定的社会秩序。四、民主是社会各阶层建立社会秩序的博弈方式;专政是暴力压迫其它阶层服从的方式。实际上,一旦点燃阶级斗争的火炬,恐惧的恰恰是那些人。”

王伟光在这个时代重新抛出阶级斗争理论,不论从“道”还是从“术”的角度看都是愚蠢落后之至。首先,它无道,也就是不符合人类文明的发展规律;其次,从“术”的角度看,这是在激起阶级矛盾和仇恨,引火烧身。堂堂一个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之最高学术机构之最高领导,只能拿得出这样过时的理论,亦可见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之一斑。

9
刘远举先生在评价孔子学院的时候说:“想钻自由思想市场的空子,但自由的思想市场本身是遵循一定范式的。就像科学共同体,虽是自由的,但民科(民间科学)却没人理。”在百年惨痛教训之后再来评价阶级斗争理论,会发现它实际上也就是社科版的“水变油”、“永动机”一类的民科水平。是时候彻底抛弃这个人类最邪恶、反人类的“人类敌对势力”一般的理论发明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