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

张凯律师         2015-03-24



一、介绍

谢谢给我机会在这样的会上有一个演讲,我发现今天做讲座的多数是牧师,我不是牧师,我是律师,我是一个曾经希望做牧师的律师。但上帝很奇妙,带领我成为一个可以帮助很多牧师的律师。很多报道称我为维权律师,但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基督徒律师,因为“基督”,才是我们无论何时何地的生命中心。

我非常清晰上帝对我的呼召和带领。如果说基督徒走的是一条世界的窄路,那么在当下中国,维权律师也是律师中的一条窄路。

这是一条虽然充满风险,但同时伴随着激情和浪漫主义色彩的道路,在这条路上,上帝让我们虽然经历风浪但感受平静,经历危难却收获喜悦。


、温州事件

我的分享应该是放在今天晚上的,但因为晚上我要出差去温州,所以提前到了下午。很多人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去温州,很多教会已经开始在为明天的事情祷告。

明天这个时候,在温州平阳县法院要审理温州平阳黄益梓案件,这起案件与教会,与今天的主题都有直接关系。这起案件,无论什么样的结果,相信都会影响深远。这种影响不单单在于一场不公义的审判对于政府公信力的负面影响,

同时,它还在于,今天的中国教会,已经不得不去必须正视中国的政治问题、法治问题、社会公义问题。这些问题,你不关注他们,他们也会关注你。你不理他,但他随时会理你。教会的政治观,将会成为后面数年中国教会必须接受的挑战。中国教会虽然一直逃避,但今天必须去面对这样的政治课题。

众所周知,去年二月份开始,浙江温州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一场强拆教会教堂和十字架的运动,这场运动中,大约四百个教堂上的十字架,拆除或者被拆除。

这场运动是以法制的名义,通过非法的方式实现的。去年八月份我从美国回国,很快应邀到了温州,目睹并亲自经历了这一场运动。整个过程,我看到了公权力的蛮横,也看到了基督徒的软弱,但更看到了如云彩般的美好见证。

三、黄益梓事件

黄益梓牧师,作为当地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牧师,被指控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黄益梓牧师在政府拆除平阳县水头镇救恩堂教会的十字架过程中,表现的不是那么“顺服”,在网络上呼吁。这样的一个事件,留给教会的,不单单是法律问题,而是神学问题,是信仰问题,是生命的问题。因为教会必须要给出一个回应,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事情。教会的回应,不单单是应该我们祷告吧。还应该有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有时候,需要有一个清晰的态度说:这是我们的立场。

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在未来至少十年的时间里,将会更多,而不是更少。

当然,面对政治命题,教会可以没有明确政治主张,但教会不应该在公义、道德、法治、自由、这些人类永恒的、旷日持久的话题上缺席。

我认为教会应该在以下三点做好准备:

四、教会应当是公义观念的主要输出地

未来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中国将面临着社会转型,就像所有面临社会转型的国家一样,中国社会将面临各种的危机,政治生活更加紧张、经济状况可能更加危险、环境进一步恶化、掌权者与民众的冲突更加激烈、社会道德进一步倒退、政教关系也会更加的紧张。同时,当下中国社会,是一个高度堕落的社会。教会面临的挑战也会更大,这种挑战不单单来自政府的逼迫,还来自教会自身对这些命题的回应。

几乎中国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可以归结为公义的问题。社会转型,终究是应该以公义为目标而建构的政治制度。法治改革之核心也是要朝向公义。很多教会讲爱却不讲公义,但实际没有公义就没有爱。

但是,如果没有信仰作为基础,公义就会变成谋求私利的牌坊。乔治华盛顿说:“理智和经验告诉我们,没有宗教的原则,国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中国社会缺乏公义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对真理的认知。没有真理就没有公义,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基督徒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没有基督信仰的基础,就无法确立真正的公义,只会这个党的正义,另一个党的正义,这个人的正义,另一个人的正义最后都是自以为义。

从西方文明的经验可以看到,也只有教会可以为社会文明的诸多价值提供智力资源和动力要素。

美国的独立宣言里写着:“每个人都从造物主那里获得了自由、平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样的宣告为平等权确立了基础。如果按照进化论的逻辑是无法推导出人与人的平等权的。类似的例子很多,甚至法律里的诸多原则,都是来自基督信仰。

可以说:没有基督教的文明,就没有现代政治的文明。同样,没有基督教,就无法形成公义观念

五、教会应该是避难所

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只是因为他的一次政治上的表态,他的教会牧师就找他谈话,要他离开教会,因为这样会连累教会。我不太相信这是主耶稣的教会,或者说:我不太相信这是符合主耶稣教导的教会。很多异议人士面临的逼迫不仅仅是来自现有政权,甚至还来自教会。这是一件痛心的事情。教会可以没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但是,教会不能拒绝那些政治的受难者。我有很多的朋友,他们是这个国家的异议人士,为了争取自由、民主的制度,他们愿意承担坐牢的代价,同时,他们被现有政权拒绝,排斥,甚至打压。他们甚至一起吃饭、住宾馆都受到限制,他们的婚姻也受到挑战。但是,哪怕全世界都不接受他们,教会不可以因为他们的政治主张而不接受他们。本质上,我们的主耶稣就是一个异议人士。就是无法被当时政权所接纳的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就是这个世界的“异议人士”。约翰福音里说:“他们不属这世界,正如我不属这世界一样”。基督徒就是这个这个世界的异议人士。真正的基督教会也一定是这个无神论政府的“异议群体”。如果你深的党中央的喜爱,那倒要反省一下到底是不是耶稣的教会。

并且,现有政权也确实把基督徒当做异议人士。2012年《人民日报》提出新的黑五类,其中就包括家庭教会。家庭教会是这样,三自教会实际也是这样,这次温州的拆十字架事件,就是针对三自教会的。

教会难道可以只接受那些可以给自己带来福祉的人,却不接收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吗?不可以,如果是那样,那不是教会,那是俱乐部。教会需要有勇气说:我们愿意和你一同承担苦难,因为你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我相信:未来的日子,这种异议者会越来越多,他们受到的打压也可能越来越严重。但是,教会要对他们打开门。教会要成为所有苦难的避难所。

六、基督徒应该成为推动社会公义的人

我去过很多教会,帮助过很多牧师,我真实的发现,教会对社会公义缺乏热心,当然这与我们特定的历史环境有关,中国的教会在残酷的政治打压下残喘存在,常常自顾不暇,似乎没有太多能力顾及社会的公义。但是,基督徒是上帝拣选出来的人,应该是这个社会中美好价值的持守者,应该是这个世界的盐和光。在非法面前,基督徒不应该保持沉默。

很久以来,教会受到迫害,对于是否通过法律解决有很多分歧。有人认为这样不属灵,有人认为这样是在搞政治,有人说打官司也赢不了。

但是,我们看到社会文明越高的国家,往往同时也是教堂越多的国家,我甚至认为:一个地方基督徒的信仰程度可以决定这个地方的法治、自由的程度。事实上,一个教会受到逼迫,如果一味的忍受,保持沉默。换来结果往往是更大的逼迫,换来结果往往是下一次公安机关更加恶劣的对待。我们都清楚,人是有罪的。掌握权力的警察,如果他们的罪第一次没有被揭露和承担代价,就会很快有第二次,而且一次次越来越严重,第一次可能只是骂一句,你没有及时的行使权利,下次就可能打人。公权力行恶都是被惯出来的。所以我常说:基督徒维权,事实上是帮助警察,帮助政府,帮助党中央更好的治理这个国家。帮助公权力在非常小的罪上悬崖勒马。

美国等国家之所以有三权分立制度,就是因为他们深知人的罪性,要遏制人的罪性。教会不应该在逼迫面前保持沉默。我从2005年开始帮助教会维权,今年正好十年,大大小小的案件经历无数。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只要你认真对待自己的权利、自由,你就会赢得尊重。你甚至会赢得这个无神论政府的尊重。轻视自己的权利不仅仅是权利本身,还包括附着在其上的一系列价值:自由、尊严、秩序、法治、等等。

我们的很多案件,当地政府不理解基督徒,我们起诉他们,之后在法庭上宣讲我们的信仰。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甚至有些法官、警察私下里找我或找当地教会,希望更多的了解我们的信仰。圣经里说: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可见,基督徒的责备、警戒、劝勉权柄,甚至可以在法庭上行使,
有一位法学家叫椰林,他有一句名言说:法律的目标是和平,实现和平的手段是斗争。这句话是在我大学时候看到的,如今读起这句话依然觉得热血沸腾。在一次次与公权力博弈的过程中,教会会更加成熟,真正的有所担当,同时,这个国家的公权力也会运行也会越来越成熟和良性。

最后,希望大家为我们团队祷告。我们深深知道: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上帝重看我们这些软弱的、不堪的人,成就祂的美意。

谢谢!





+ 评论 + 1 评论

2015年9月20日 上午2:29

写得非常好!我非常有感悟!触动了我的心。我虽然是基督徒,时常觉得我对基督的学习比别人都多,感觉别人只会唱歌,祷告。此时此刻,我却感觉严重自愧不如,向你学习。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