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教育宣言》

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


第一,启示是教育惟一的根基,世俗教育在本质上落入偶像崇拜。


我们相信人可以认识上帝的存在,而且除非人对上帝有真正的知识,否则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就会陷入混乱与黑暗。但是,对上帝的认识必须基于上帝在受造界、圣经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的自我启示。上帝的启示既超越理性又使用理性,因此我们反对基督教神秘主义、灵恩主义等非理性的教育,也反对世俗教育中不承认上帝、而仅仅基于理性与经验的自然主义教育。


基督教教育,首先要认识在三一主权(Triune sovereignty)中的上帝是谁,其次是祂在受造界历史,即在创造、道成肉身和最后的荣耀中的作为。上帝是谁以及祂做了些什么,只有以此为根基,真正的教育才有可能。离开这个根基,所有教育的尝试在根本上都是偶像崇拜和自相拆毁的。


作为改革宗教会,我们相信圣经及《威斯敏斯特信条》所载的圣经教义体系是基督教教育的原则。相信一切人类知识、学科的学习与研究,都应当以此为基础和指导,并被启示的真理所归正和塑造。


第二、爱是教育的目标,爱上帝就是教育的过程和本质。


我们相信真正的教育作为一个过程,在于帮助受洗的儿童在成圣上的长进,使他们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他们的上帝,正如上帝所命的,且爱他们的邻人如同自己。


爱是所有诫命中之最大者,不单在等次(Rank)上,也是在广度(Extent)上。人类的存在没有一个领域能免去爱的命令。教育就是在万事万物中教导孩子爱上帝的过程。一切学问都必须基于爱,也转向爱。因为若没有爱,“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


第三、基督教教育是父母的基本责任,是父母对上帝圣约之爱的回应。


我们相信为子女提供基督教教育是基督徒父母持守圣约和洗礼誓言的核心职责之一。这些职责并非什么功劳,好让人去遵行,以在上帝面前赚取什么。而是在上帝圣约的应许中,我们信仰的自然回应。我们进而相信,上帝已赐给祂的百姓应许,就是他们的儿女也是属于祂的,而且这一应许的果实可以通过信仰中的恩典获得。但我们自身作为上帝的作品,在基督耶稣里造成、为了上帝早已为我们预备的善行,我们就应去行上帝已经在我们里边所运行的。这一信仰的回应行动必然包括给我们的孩子一份忠于圣约的教育。



第四、教会、家庭与学校,教育者与受教者之间的基本关系和责任。


我们相信主的教会是上帝之道的托付者,惟有上帝的道能使人的生命得到真正的教育和成长;同时我们相信受洗的孩童乃是教会圣约群体的成员,被上帝慷慨地置于教会的蒙恩管道之下;因此对于基督徒家长、学校的教师及其教育而言,地方教会都具有不可推卸的督导、牧养的权柄与责任。


我们相信教师在亚当里都堕落了,且是需要经耶稣基督宝血救赎的人。一旦他们受洗,就作为悔改的男女与上帝同行,且他们自己开始了对基督功课的学习,他们就由敬虔之父母所信任,并经教会所差派,在父母的位置上(in loco parentis)为学校的孩子提供一份忠于圣约的教育。我们相信这样的教师最重要的品质是爱——爱上帝和祂的教会,爱托付他们的父母,爱他们所教的学生,爱他们所研究和教授的科目,爱身处的学校。


我们相信学生在亚当里都堕落了,并且因为他们是罪人,他们就需要主耶稣基督所买赎回来的救恩。作为上帝圣约子民中受洗的一员,他们就有责任学习圣约的各个方面——它的历史、它的应许,它的约法,它的祝福和咒诅。他们的父母和老师教导这些内容,就是在忠心执行他们的圣约职责。在他们权柄之下的孩子,有责任尊敬他们。我们也相信学生须通过言传身教,以教导他们与救恩相称的合宜的行为举止。


第五、基督教教育与国家无份,基督徒的未成年子女应脱离国家的公立教育。


我们相信政府官员是由上帝设立来执行公义的,而不是来施行教育的。教育与国家受托的“佩剑的权柄”无关,而与教会受托的“天国的钥匙”有份。因此,当我们寻求教育圣约的孩子时,我们相信,国家在教育的方式、内容、教师的资格和选拨、知识的判断上都不应参与,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相应地,我们相信基督徒教育者应该对政府所有的许诺、引导、奖励、威胁或其他方式的辖制均保持警醒。我们进而相信一个基督徒的子女,不应被父母和教会如此轻率和残忍地抛弃给政府或任何反对上帝的教育者。


此外,我们认为任何非基督教教育或世俗教育,都是违背圣约和信仰原则的,尽管其中可能充满对于今生有益处的部分。因此基督徒父母作为“耶和华的产业”的受托人,有责任竭尽全力,尽力使自己的未成年子女脱离无神论的或反基督教的公立教育,而接受基督教教育。其教育制度和形式包括教会举办的学校、基督徒的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或基督徒家庭的联合教育,以及基督徒个人按照圣经原则开办的私立的基督教学校等。


第六、教育没有价值的中立,教育不是顺服上帝就是悖逆上帝。


我们相信因上帝在女人的后裔和蛇的后裔中所放下的敌对,所有的教育都必须强调在对与错、善与恶、美与丑、义与不义之间进行尖锐的区分。因为我们所提供的教育是在一个罪恶的世界中进行的,所有教育者最根本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持一份关于对与错、善与恶彼此敌对的属灵知识和敏锐意识。这一任务须在更广阔的文化层面的学习中进行,在其中教师需要对福音信仰之外的各种不忠不义保持警醒和知识上的批判能力。但这也必须在个人生活的层面进行,在其中每个教师都需要对付他自己心中的罪性,以及在课堂内外,充满恩典和真理地对付罪性在学生生命中的显露。


基督教学校不是一个与罪隔绝的地方,而是一个与罪争战的圣约教育的场景。在其中,一群基督徒致力于在学习各样知识的过程中,竭力按照圣经的方式来理解罪,并依靠基督的真理和恩典来对付罪,以至于帮助那些生在圣约之下的孩童们长大成人。


第七、教育的目的是“为基督,为教会”。教育培养人的自由,也服务于福音的使命。


我们主张基督教的自由教育(Liberal Arts)或古典教育(Classical Education),即教育的主要目标,在内容和方式上决非提供为着今生益处的、狭隘的职业教育,而是建立学生的基督信仰,为着生命的训练和自由的养成。作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任何一种职业训练的方式和原则,都应建立在上帝之道的根基上。为此,我们相信基于圣经的人文训练,应该提供给每一位圣约的孩子。职业训练根据孩子的能力可能在不同的年龄展开,但一种基本的自由教育应该比它更早施行并更为优先。


同时,我们相信在上帝的护理(Providence of God)中,上帝之国的历史和西方文明的历史是交织在一起的。以色列被拣选在希伯来的文化中,主耶稣基督则生于凯撒奥古斯都治下,在希腊语和拉丁文的文化中差派祂的使徒和使者们去传扬福音,直到地极。上帝也藉着这一历史过程完成《圣经》的启示。因此,我们强调与圣经和福音使命相关的西方经典(A Western Canon)和古典语言的学习。这不是对文化的一种区分,而是对福音大能的承认,即福音且只有福音能展示出这样一种历史性的文化力量。


同时,因着福音来到中国,上帝开始使用汉语来启示祂自己,并与祂在中国的子民对话。教育的最现实的目的,就是为了福音在汉语文化中的传扬,及上帝之国在汉语世界中的扩展。因此,我们也强调对汉语经典的学习。这是对福音大能的信靠,即福音且只有福音能在这一正在中国展开的上帝之国的历史过程中,藉着我们的子女及其后代创造出一种福音化的、并为福音所用的新的文化力量。


教育的目的若不是“为基督、为教会”,教育就是对上帝的反叛。因此,教育必然是福音使命的一部分。





——摘自(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堂会治理规章·第十四章“堂会的基督教学校”》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