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后大使命和中国福音大收割

毛志斌

前言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911’的惨剧发生,人类宗教文明之间的冲突以前所未有的酷烈展现通过电视和网络几乎直播在全世界每个国家、社会和个人眼前。电视画面中被摧毁的世贸大厦遗址强烈使每个看见它的人不禁思索人类的末日要来到了吗?仿佛在印证美国国际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P·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1996年出版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中的观点:未来世界的国际冲突的根源将主要是文化的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和经济的,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在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进行。文明的核心是提供文明价值观的宗教信仰,文化之间或文明之间的冲突,主要根源是宗教和价值观的冲突,文明的冲突将主宰全球的政治生活。主要是目前世界七种文明的冲突(亨氏认为在美苏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框架由中华儒家文明、基督教文明、东正教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和拉美文明/非洲文明组成),其中伊斯兰文明和中国儒家文明最可能对西方基督教文明进行威胁和挑战。“911”事件标志着人类正式进入21世纪,接着阿富汗和第二次海湾战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基督教文明国家与伊斯兰教极端和恐怖势力之间展开战争,美国虽战争获胜但至今仍未能在中东建立稳固的和平和次序,宗教文明之间的竞争和冲突以另外的方式在进行和表现。

一、末后时代大使命与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进入21世纪的中国,随着经济发展国势不断上升,虽因经济和社会、政治改革不同步产生极严重系统腐败和失衡,国家和社会内部矛盾重重,常常不被西方和世界看好,但奇怪的是国势和影响辐射能力却日益上升。到今天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经济大国。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数据称,按照购买力平价(PPP)的计算方式,中国的经济规模在2014年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西方媒体连日热炒此事,称中国终结了美国142年来保持的第一经济大国地位,这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中国崛起的真正奥秘在哪儿呢? 答案在于耶稣基督,创造世界的耶和华上帝是人类历史的主宰,圣经上说:“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诗24:1)“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祂的权柄统管万有。”(诗103:19)。耶稣基督将要荣耀地再来,并要审判列国和万民。“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诗9:8)。在祂荣耀再来之前,大使命必须被完成,今天中国重新崛起成为世界的中心大国,不仅仅因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超过14亿人口中仍然有10多亿的福音未得之民,是当今最大的福音宣教对象国家族群;也不仅仅因为中国是基督徒增长最快的国家,60年间基督徒增长了100倍;目前普遍估计中国基督徒人口达到1亿左右;更因为中国被普世教会期待和视为将成为新兴的宣教大国,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伊斯兰教国家尖锐的‘文明冲突’下,中国教会将成为把福音传进中东伊斯兰教国家的宣教大军。

从基督国度和普世基督教会来看,进入21世纪以来,一个以末后时代全球福音大使命执行为目的的宣教异象和运动,即‘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越来越在普世和中国教会中被谈论、兴起。福音传回耶路撒冷是指:当今是大使命将要完成的末后时代,中国教会被上帝兴起承接末后宣教大使命,将福音沿着丝绸之路向西传向北纬10度-40度之间总人数超过30亿的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国家和族群中,最终传回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福音在外邦各族中的遍传,将带领以色列的整体皈依耶稣基督,最后达成完成大使命,迎接耶稣基督的再来。‘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主要依据的圣经经文是罗马书11:25-26“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罗11:25-26)

从2000年教会历史和全球来看,宏观上,福音传播,有一个从耶路撒冷、安提阿、罗马、整个欧洲、美国、美洲到20世纪的韩国、中国的西行传播趋势方向。而21世纪福音最后将藉着中国教会的兴起向西传回耶路撒冷。

当使徒保罗欲往庇推尼传福音,圣灵却不许,而引他向西听马其顿的呼声,不惜被囚转向耶路撒冷,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徒23:11) 先知但以理早已预言,巴比伦帝国是金质,玛代波斯帝国是银质,希腊帝国是铜质,而罗马帝国是铁质,有半铁半泥的脚。罗马帝国的版土覆盖亚洲、非洲、欧洲交汇的广袤之地,地中海是罗马帝国的内湖,得着罗马就得着欧洲,希腊罗马文明是航海民族的文明,便于将福音传遍世界,保罗以人的计划去庇推尼,即使庇推尼福音化,也不能影响罗马的权力中枢。向东走,不是上帝的计划。彼得、保罗蒙上帝启示,深知向罗马传福音是重中之重,所以,殉道于罗马。君士坦丁归向耶稣基督,罗马帝国全境可以自由传福音,庇推尼、耶路撒冷自然就福音化了。

当时在亚洲东方的另一大帝国,中国的汉朝,是农耕文明,善于筑墙筑长城的中华农耕文明的内向性使其不便于将上帝的信仰幅射全球,特别在古代交通工具落后和西部是高山高原、东部是广阔的太平洋的相对隔离的地理环境下,不便于把一种世界性的信仰带到世界各个角落。上帝掌握洞悉人类的历史发展,在东方预先保留了中华文化的独特性、延续性但相对隔离。是为了在今天,基督信仰已经在欧美西方文明衰落的境况下,以基督耶稣的生命之道,拯救、更新、祝福中华文化后,兴起中国的教会来在末后时代成为最大的一只宣教大军。

早在以色列建国前的1946年,以西北灵工团和遍传福音团为主的两个本土宣教团队已经领受将福音向西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奔赴新疆宣教。

笔者在参加2007年在香港举办的历史性(马礼逊来华宣教200周年)的‘中国福音大会’时,首次听闻‘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历史,得知1946年代,以西北灵工团和遍传福音团为主的两个本土宣教团队已经领受将福音向西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奔赴新疆宣教。而大会上邀请的韩国泉水教会柳京植弟兄作分享,他是当年夏天在阿富汗宣教被塔利班一起绑架杀害殉道的裴亨奎牧师的同工,他指着阿富汗象招手形状的地图对中国教会发出的向西宣教呼吁,使中国基督徒印象深刻。

在过去60多年中倍受中共极权压迫下获得爆炸式发展的中国家庭教会受到普世教会和欧美宣教机构尊敬,被认为是士每拿和非拉铁非式教会。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家庭教会兴起形成以农村家庭教会为主的5大团队型全国性教会(方城(华人归主教会)、中华福音团契、颖上、利辛、温州团队)。90年代,5大团队为代表的农村家庭教会领受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异象,倡导“合一宣教”,在1996、1997年召集合一宣教会议,并开始走向海外宣教,初期只是传递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和个别差派宣教士,以天上人云弟兄在欧洲和世界各地教会宣讲中国教会“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异象为代表。进入21世纪后,开始和海外华人宣教机构配搭,差派宣教士出国。

近年中国教会将承接末后宣教大使命最后一棒,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和运动逐步被全球教会接受,由加拿大戴勉恩等灵恩五旬节宗牧师创办的香港回家特会促进了以中国家庭教会海外宣教和世界普世宣教主要力量的联接配搭。

另外,因受逼迫流亡海外的中国家庭教会领袖、传道人也开始和欧美主要的宣教机构,如青年使命团(YWAM)、学院传道会(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美南浸信会等配搭合作,开展中国海外宣教士培训、差派等事工。及至2012年,一些中国家庭教会和西方主要宣教机构领袖在一起祷告酝酿后,提出了40年内培训差派100万中国宣教士赴海外宣教的“百万40计划”。开始有长期计划、策略、有规模地组织、培训、差派中国宣教士的事工。2012年笔者有幸参与了这一计划的实施,并在KANSAS CITY 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首次“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及百万40计划”的中国教会领袖培训。

那么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宣教运动和中国教会本身的福音大收割、大复兴有什么关系呢?

二、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与中国福音大收割

已回天家的赵天恩牧师在1987年中国福音会成立时提出的“中国福音化、教会国度化、文化基督化”的三化异象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广泛获得中国教会领受认同并成为逐步被教会实践的愿景。并已成为大使命在中国的执行策略。

1、“中国福音化”主要是指向量的增长,就是基督徒在中国人口中的数量比例的增长,基督徒在当今中国到底有多少,没有人能准确知道。一般保守估计认为:从1949年到第一个新教宣教士马礼逊来华200周年的2007年,中国基督徒(含新教基督徒和天主教基督徒)的人数从70-80万增长大约100倍到大约7千-8千万。(注1)。美国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学者杨凤岗在《中国基督徒增长辨析》一文中根据基督徒在中国的历史统计增长率估计“中国基督教徒到2020年将达到1.1409亿,到2030年将增至2.2444亿 ”(注2),从而得出“在2030年前后,中国将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基督徒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福音化从整体趋势上是不可避免,因这是上帝的旨意,中国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10多亿未得之民正是福音大使命主要的目标族群。中国的福音化是大使命在全球实现的最重要环节之一。

2、“教会国度化”是质的增长, 赵天恩牧师指出“建立国度化的教会,就是按照神的救赎启示使教会更新,不受宗派主义或某些文化的捆绑,而进入神的整个救赎历史当中。”(注3)。末后中国教会要被神兴起成为将福音沿着丝绸之路三线传向回教、佛教、印度教各族群的宣教大军,中国要兴起为宣教大国的过程,也是中国教会和普世教会不断被圣灵更新预备成为基督新妇的历史过程。中国教会要承担起跨文化宣教使命并具备真正的宣教力量,必须立足在中国教会本身的建造、资源和能力的整合,教会的国度性合一联接是必不可少基础。具体来说,中国教会需要达到三个层面的合一:一、家庭教会和官方体制下的三自教会的合一,这需要政治环境向着国家进入宪政治理的转型,以建立合符圣经的政教关系。二、是改革宗、福音派、灵恩教会等不同宗派的逐步合一配搭,这需要圣灵启示带领中国教会在圣经和普世教会传承基础上发展出中华神学体系,并在各宗派中神兴起一大批有国度看见和服事恩膏、彼此能接纳和配搭的领袖。三、是城市教会和乡村教会的合一配搭,这需要城乡合一宣教运动的兴起,宣教带动教会的资源配搭。这三个层面的合一在圣灵带领下有所进展突破的时候,中国教会大复兴就会来到。

3、“文化基督化”是影响范围的扩大和深化,文化基督化是基督信仰及教会在一个文明、社会、国家的各个层面影响范围的扩大和深化,是基督生命和信仰在一个文明中道成肉身结出的文化果实,是基督国度在地上的扩展和彰显。文化是信仰生命在生活中结出的果实,文化需要创造、积累,文化的基督化必然是一个更加漫长的历史过程。

从中国教会的历史来看,基督教传入中国历经艰难、磨难。从走上层宣教路线的唐朝的景教(聂斯多涅派)在公元845年唐武宗灭佛的会昌法难中被连带灭没; 到近代康熙帝因礼仪之争赶逐禁止天主教;到暴力盲目排外排斥洋教的义和团运动。可以看到,基督教信仰进入具有原创性、独特性、持续性、顽强性的中国文化面对的强大而坚固的营垒。

从文明间交流和传播来看,文明和文化的传播、接受和学习有三个层次,最先也是最容易的科技、产品等器物层面,其次是更缓慢、更困难、更深层的经济、政治、法律等制度层面,最后是更长期、冲突更激烈、影响最深层、改变更根本的价值观、信仰、灵魂层面。上帝整体性预先保留在亚洲东方的中华文明作为唯一保持延续性和独特性的原创性古代文明,历史上经历过多次外敌入侵,但都将外来敌人同化吸收。只有在19世纪遭遇了整体上更具先进和生命力的西方强国的全面挑战和冲击下,古老的帝国和文明,才开始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从洋务运动的科学技术等器物层面学习、到辛亥革命等制度层面的学习,到5.4新文化运动以来的文化层面的学习,后历经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强敌日本入侵、国共内战,夺得政权的共产党比较彻底学习贯彻了作为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异端和反叛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在器物、制度、文化、生活形态上全方位的深层次的一次借鉴。

中共在前30多年对中国清除异己的统治中却也为基督教信仰扫除了很多的文化壁垒和障碍。文革后干渴心灵土壤,为中国福音的爆炸式发展预备了环境。近30年,随着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基督福音在中国迅猛的传播,特别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随着大批城市知识分子信主,90年代中国城市新兴教会开始兴起,进入21世纪后,城市教会已经成为中国教会的发展重心。涌入城市教会的知识分子、白领、打工人群、工商从业者、企业家商人阶层带来城市教会的兴旺和发展,也把从教会中领受的基督信仰生活及文化带入更广阔的社会层面,随着以2000年后福音网站和各地福音书店、媒体事工的兴办,也开始了基督信仰和中国教会对主流文化的碰撞、冲突和影响的公开化。2005年后,基督徒商人、工商团契在各地的建立和发展,基督教对经济的影响开始被公共话语注意。2008年,汶川地震后,中国基督徒大规模的救灾和义工,使中国教会在慈善及社会公共关怀议题上影响开始显现。2009年守望教会公开建堂受政府拦阻,以围绕聚会权利(集社权利)和教产权利的博弈,使政教关系问题和冲突更加公开化。同时,市场经济和中国社会多元化发展带来的公民权利意识觉醒,公民维权运动和基督徒争取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权利的教会维权交织。使基督信仰在社会、政治等公共层面的诉求和影响公开化。

但是文化基督化在中国仅仅是刚开始的进程,若基督徒还没有在思想、文学、绘画、音乐、建筑等艺术、社会生活各领域创造、创作出一大批成为文化经典的璀璨作品,在思想、政治、经济等社会公共领域没有涌现出一批产生广泛影响力和领导力的学者、领袖,就不能说中国文化已经基督化,基督的生命就还没在文化领域得到荣耀的彰显。

创造宇宙和人类的永恒上帝,在历史中藉着祂所拣选的亚伯拉罕及其子孙以色列民族,向整个人类启示祂自己,后来又道成肉身,降生成为一个犹太人,就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完成了上帝的救恩计划,复活升天后,藉着圣灵的能力和带领,使徒们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遍了罗马帝国,历经罗马帝国三个世纪的十次大逼迫,最终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在罗马帝国遭遇蛮族入侵和文明崩溃的过程中,一神教信仰的犹太-基督教信仰拯救、保存了生命力已经枯竭的希腊-罗马文明。并在近代,历经中世纪千年积累,在宗教改革后,引领、支持西方文明成为全球主导文明。

今天,基督的福音在中国的广传、深入在重新给古老的中华文明注入生命的活力,新教传入中国200后,今天进入第三个世纪,将是在中华大地上生长壮大为通天的文明大树,并开花结果的世纪。已经开始带来中华文最深刻的改变的进程,中华文明在被基督宝血救赎的进程中,将获得重生、再造。也将在全球基督身体中成为宣教的主力军。普世教会已经注目聚焦中国教会之国度性宣教使命。中国教会在跟随圣灵带领执行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末后宣教大使命历史过程中,必将经历并蒙受基督及祂的十字架赐予更新的新妇生命、属灵视野和胸怀的全球性拓展、国度性的权柄能力更新。并带着基督在末后时代最宝贵的祝福--基督新妇的圣洁和荣耀迈向耶路撒冷。

宣教的动力是爱,耶稣的爱点燃信从跟随他的人对罪人的爱,救灵魂的福音烈火是为抢救将被末日审判地狱的火吞噬的灵魂。从长城到圣城耶路撒冷的路不仅仅要穿越无数沙漠、高山、大洋、旷野、沼泽,更要进入那些抵挡耶稣基督的最坚固的人心堡垒。把耶稣的救恩、生命、爱和祝福带给他们。末后宣教的大使命已经托付给中国教会,“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这一末后宣教的号角已经吹响,“百万40计划”这样末后大使命的执行计划也已经制订,我们要拭目以待还是投身进这一末后宣教的使命和洪流中呢?愿每一个中国神的儿女都认真地寻求、思索神对自己的宣教托付。

“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22:20)!

注1电视片《十字架在中国》解说词

注2见《杨凤岗:中国基督徒增长辨析》一文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529.html

注3赵天恩《扶我前行-中国福音化异象》书31页《三化异象使命》)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