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于草原帝国的基督教徒们 ——草原帝国的基督徒系列之三

韩斌


前言:

在这个系列的前两篇文章中跟各位简单分享了八百年前来自蒙元帝国的三位基督徒皇后、一位大臣。在第三篇文章中就简单的探讨下往来于西方基督教世界与东方草原帝国的天主教教徒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的蒙古行纪。主要参考书目是《草原帝国》、《多桑蒙古史》、《蒙古民族基督宗教史》。

1223年蒙古军队在黑海东北的阿里吉河上大胜钦察人(突厥人的一支)和沃罗思(俄罗斯)诸公国的联军。这是蒙古人同欧洲人的第一次接触。紧接着从1235年开始到1241由成吉思汗的长孙拔都和忠心于成吉思汗的“四狗”之一的速不台所领导的蒙古大军对欧洲进行了第二次远征,在钦察草原上征服了沃罗思各公国之后,尤其是在东欧战场击溃了波兰军队与普鲁士骑兵组成的联合部队后。蒙古大军的所向披靡已经使得位于欧洲的罗马教廷和西欧各国开始恐慌。他们决定抵御野蛮的蒙古军队,罗马教皇格列高利九世甚至号召组织一支抵抗蒙古入侵的十字军,西欧各地也纷纷准备自卫。据《多桑蒙古史》记载,蒙古军队征服钦察草原后对其城镇进行野蛮而残酷的屠城,全城居民被野蛮屠杀,1238年2月当时还只是二流城市的莫斯科也遭到洗劫,仅仅二年时间蒙古军队就彻底征服了当时罗斯地区的西南部大部份土地(几乎是今天的乌克兰全境)并野蛮的摧毁了乞瓦城(乌克兰首都基辅),在城镇居民被屠杀之后只留下极少数工匠被带回蒙古草原。这恐怕是欧洲的罗马教廷以及各国君主最为害怕并坚决抵抗蒙古军队的根本原因。

但是历史的转折总是令人很诧异,因为得到太宗窝阔台因过量酗酒而突然驾崩的消息使得对欧洲大陆磨刀霍霍的蒙古军队指挥官们放弃了征服欧洲大陆的计划,转而班师回朝去处理新任汗位的继承问题。因为此次西征的总指挥是虽然是老将速不台,但直接指挥整个蒙古军队的是术赤家族长子拔都,而窝阔台家族后来继承汗位的定宗的贵由以及拖雷家族后来被立为宪宗的蒙哥都是这次西征的主要指挥官。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到蒙古草原去举行呼邻勒台大会(争夺汗位)而无心征服欧洲了。也正是太宗窝阔台的突然驾崩使得欧洲大陆免于生灵涂炭,但这是不是上帝用了一招“围魏救赵”呢?只有上帝晓得。蒙古大军回到蒙古草原之后这片曾经肥沃的钦察草原就归到了拔都汗名下称为钦察汗国的领土疆域,拔都也被称为“钦察汗”,钦察汗国也被称为“金帐汗国”。

蒙古大军退回蒙古草原之后,罗马教廷看到了和平的希望,所以积极的与蒙古汗庭取得联系以达到政治、经济、宗教等方面之和平的目的。1245年教皇英诺森四世在法国里昂召开全欧主教大会商议如何应对当前危机形势,以防蒙古军队在一次入侵等议题。尤其欧洲人早已得知蒙古贵族及其追随者中许多人信仰基督教,会议决定派遣教士出使蒙古并争取蒙古汗王皈依基督教,劝其停止杀戮和侵犯基督教国土等等事宜。最终罗马教廷派遣柏朗嘉宾、鲁布鲁克等教士先后出使蒙古。但笔者写这篇文章是想跟各位读者一起思考两个问题,政治与宗教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政教合一到底对信仰对人类社会产生什么样的信仰?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传1:1—3)
王的心在耶和华的手中,好像垄沟的水随意流转。(箴21:1)

柏朗嘉宾
柏朗嘉宾(Jean de Plan carpin)生于1182-1252年,是罗马教廷派出的第一位访问蒙古汗廷的宗教使者,他生于意大利贝鲁奇,是小兄弟会创始人之一,也是方济各会的挚友。第一篇文章里介绍过脱列歌那皇后召见并赏赐其狐皮缎袄并一匹紫色布的那位教士就是他,柏朗嘉宾。

柏朗嘉宾于1245年4月16日复活节那天携带着教皇的书信从里昂启程,由于他身体肥胖所以获准骑驴代步。(有点像骑着毛驴的阿凡提吧)因为在方济各会初期外出靠的是脚力。经过波西米亚、波兰、俄罗斯等地后在1246年4月到达伏尔加河畔的钦察汗国(金帐汗国)的钦察汗拔都的帐幕。拔都命人将教皇的信函译成俄文、波斯文、蒙古文(畏兀儿体蒙古文)立即让使者到和林的蒙古汗庭觐见大汗。当时摄政的正是脱列歌那皇后,所以8月柏朗嘉宾荣幸的参加了定宗贵由汗的登基大典。这位教士目睹了贵由的当选并对贵由汗有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在他的行纪中是这样描述贵由汗的,“他当选时约有四十岁,最多四十五岁。他是中等身材,非常聪明,极为精明,举止极为严肃庄重。从来没有看见他放声大笑,或者是寻欢作乐。”此后贵由汗隆重的接见了柏朗嘉宾并派老臣镇海还有哈达、巴喇等大臣予以接待并请沃罗思大公罗斯拉夫带到和林的通事作为翻译以了解教皇来信的用意以及罗马教廷和欧洲各国的情况。

柏朗嘉宾向贵由汗陈明了来意并向贵由汗呈交了教皇的书信!教皇写给蒙古大汗的信件其主要内容是规劝大汗信仰基督教,阐明基督教教义,指责蒙古军队杀戮过甚,杀伐太重应当悔改寻求上帝之宽恕,并希望蒙古军队可以保护世界其他地方的基督教徒等等。但是贵由汗对教皇的书信内容很不以为然。在给教皇的回信中明确说明既然是要与我蒙古汗庭讲和就要亲自来蒙古汗庭行归顺之礼,对于规劝信仰基督教更是严辞傲慢的拒绝了,并已:“朕等亦儆事上帝。赖上帝之力,将自东俎西,征服全世界也。”

柏朗嘉宾这次蒙古之行的政治目的没有达到,不过却见识了东方蒙古帝国的宫廷生活、风土人情,对汗廷的聂思脱里教堂和教徒们有了整体的认识也为教皇收集了大量情报。临行前还得到了皇太后的赏赐也算没有白来一趟。而贵由汗也多次提出作为礼尚往来的蒙古汗廷也要派出友好的使者同柏朗嘉宾一道回欧洲拜见教皇。但均被柏朗嘉宾婉言的拒绝,毕竟柏朗嘉宾的防范心理还是很强的,并且贵由汗对于欧洲的人文,地理,城市等情况了解的非常的细致这也不能不让这位意大利人有所担心啊,虽然贵由已经继承汗位行统治之权,但蒙古帝国对于欧洲的征服始终是计划内的事情。

鲁布鲁克
鲁布鲁克(William of Rubruk),约1215-1230年间出生于法国弗兰德斯鲁布鲁克村。约1248-1250年,作为法兰西王路易九世的亲信他随路易九世到了圣地耶路撒冷,并在那里参加了方济各会。1252年,鲁布鲁克奉路易九世之命,以教士的身份并携带国王信札前往东方的蒙古汗廷。1253年7月抵达“钦察汗”拔都之子撒里答的营账。这撒里答汗据史料记载是一位信仰基督教聂思脱里派教徒。而自鲁布鲁克穿过克里米亚进入俄罗斯草原(钦察汗国)境内,鲁布鲁克就感到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游牧民的世界。在《鲁布鲁克蒙古行纪》中同样记载了鲁布鲁克眼中的蒙古人及其生活习惯的印象:“当我发现自己在鞑靼人之中时,我真感到我好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纪和另一个世界。鞑靼人没有固定的住处,从多瑙河延伸到远东的整个斯基泰人的地区(东欧草原一带)在他们之中被瓜分了;每个酋长,按他管辖人数的多少,就知道他牧场的界限以及春夏秋冬游牧的地方。冬季来临时,他们要去到南方温暖的地区,夏季他们又往北迁。男人们在头顶剃光一小方块,剩下的头发编成辫子,从两边下垂至耳部。冬天他们用毛皮裹住身体,夏天穿着来自中国的丝绸。他们饮大量的奶酒、发酵的马奶和葡萄酒。”

上面说到撒里答是聂思脱里派基督徒,所以鲁布鲁克身穿祭服拜见了这位基督徒王爷并请求批准其在蒙古境内传教。撒里答命鲁布鲁克前往他的父亲“钦察汗”拔都营账朝见,鲁布鲁克离开撒里答营账后过伏尔加河在河东岸拔都的营账收到了拔都的接见。这次是拔都派鲁布鲁克去觐见大汗蒙哥(贵由汗的暴毙使得大汗的王位从窝阔台家族到了拖雷家族),因为拔都认为自己无权准许鲁布鲁克在蒙古人中传教。1254年一月初,蒙哥汗正式召见了鲁布鲁克。他同样将受蒙哥汗召见的细节精彩的记录了下来:“我们被领入账殿,当挂在门前的毛毡卷起时,我们走进去,唱起赞美诗。整个帐幕的内壁全都以金布覆盖。在帐幕中央,有一个小炉,里面用树枝、苦艾草的根和牛粪生着火。大汗坐在一张小床上,穿着一件皮袍,皮袍像海豹皮一样有光泽。他中等身材,约45岁鼻子扁平。大汗吩咐给我们一些米酒,像白葡萄酒一样清澈甜润。然后,他又命拿来许多种猎鹰,把它们放在他的拳头上,观赏了好一会。此后他吩咐我们说话,他有一位聂思脱里教徒为他做译员。” 5月底鲁布鲁克再次被蒙哥汗召见,此次蒙哥汗以蒙古文(畏兀儿体蒙古文)回信法国国王,令其带回。信之内容、语气与贵由汗致罗马教皇书信基本一致。”8月中旬鲁布鲁克带着蒙哥致法兰西国王的书信离开了和林的蒙古汗廷于1255年6月抵达欧洲的塞浦路斯。临行前蒙哥汗同样预派使臣与鲁布鲁克同去欧洲,也同样被鲁布鲁克婉言的拒绝了。

作为此次东行的政治目的,显然鲁布鲁克也没有达到。但是这次蒙古之行同样也使鲁布鲁克开阔了眼界也了解了蒙古地区生活面貌,尤其是见证了基督教在蒙古草原的兴旺。很多次鲁布鲁克都发现基督教在当时的蒙古汗廷是收到保护和尊敬的,如在一次盛大的宫廷宴会时,聂思脱里教教士们身穿法衣首先入席,为大汗的酒杯祝福,接着才是穆斯林教士和佛教徒与道士。都说明当时基督教在蒙古汗廷崇高的地位。据记载在1254年5月30日,即圣灵降临节前夕(五旬节),鲁布鲁克在和林举行了一次公开的宗教辩论大会,蒙哥汗派三名裁判出席大会。会上蒙哥坚持一神教,站在穆斯林学者们一边反对佛教哲学家。有时蒙哥会亲自陪同信仰聂思脱里教的妻子到教堂做礼拜。还有一次是鲁布鲁克在教堂做礼拜的时候竟然碰到了阿里不哥(唆鲁禾帖尼皇后的幼子,蒙哥的弟弟),他是帝国王爷中最倾向于基督教的宗王之一,“他伸出手来,以主教的方式向我们划了十字的记号。”而且在一次穆斯林学者与基督教教徒间的争辩中,阿里不哥公开站在了基督教徒一边。

之所以说柏朗嘉宾和鲁布鲁克作为教士而不是传教士来访问蒙古,并不是说他们不是传教士,而是阐明他们东行的目的不是传教或者说不是单纯的宣教,而是带着政治目的而作为使臣而来。他们的蒙古行纪毕竟使欧洲人了解了蒙古人,了解了聂思脱里教在蒙古草原的兴盛。虽然这两次的东西方政治交流失败了,但是在文化上的确是历史性的突破。在下会在下辑文章中简单分享真正来到草原帝国宣教的传教士以及从元大都走到耶路撒冷朝圣的蒙古聂思脱里教徒们。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马可波罗游记》的作者马可波罗的身份是商人,而且马可波罗是作为商人与父亲和叔父来到元朝游历,并作为元世祖忽必烈的朋友在元朝时的中国做官、生活十几载。所以本文没有记载他的故事。愿慈爱的父保守每一位读者,也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带给亲爱的读者弟兄姐妹一点关于历史知识的快乐,阿门!

2015年2月16日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