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口炮党”到街头行动派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圣经雅各书1:22: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雅各书2:20:虚浮的人哪!你愿意知道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么?圣经中强调基督徒要重视行动、言行合一,不只是心里相信和坐而论道的人,而要成为起而行道、勇于行动和实践的人。耶稣道成肉身,并不止于是讲述“登山宝训”的讲道者,而且是走遍各城各乡的医治者和传福音者,最关键的,耶稣呼召门徒、设立圣餐和新约,最后登上十字架,用行动完成了上帝的使命,用行动实践了上帝公义、慈爱的道。面对中国社会目前的黑暗和腐败,中国基督徒和公义人士除了在网上和媒体上发出言论外,也应该拿出行动的勇气,敢于为公义呐喊、为正义抗争。

最近,由柴静制片的长103分钟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引起海内外人士强烈关注,2月28日推出后,点击率在一天内便破亿。片中详述了雾霾对国人造成的惊人危害和造成雾霾的原因,包括缺乏政府监管以及未对污染者施以重罚等等原因。此片引起的网络和媒体热议不断,有说此片告诉人们雾霾的严重性,有说此片是中央某派的阴谋,有说此片没有揭示雾霾的制度和政治原因,相互掐架、热闹非凡。但参与讨论的人们只限于网上和媒体上口诛笔伐,却没有借助此片,展开集会、游行等户外行动,来追究政府在雾霾上的失职和罪责。而没有地面的行动,那么对这个顽固僵化政府的治污压力就微乎其微,民众期待政府主导来改善环境、还我蓝天的祈愿,也就成为空中楼阁。正所谓:“千言万语、不如街头一站”,“口诛笔伐、不如游行集会”。

可喜的是,从3月3日晚开始,推特、FB等社交网站流出一匿名网友发起的"还我蓝天--口罩集会"的倡议。倡议书中呼吁3月8日国际妇女节下午2点,人们到各地市政府广场前进行集会,抗议政府在治理雾霾上的失职。倡议书表示,受柴静女士《穹顶之下》的启发,希望更多中国人关注雾霾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危害。倡议书中还向政府提出了具体诉求,例如:为所有受雾霾地区影响的学校安装空气过滤设备,提供免费救治、发放生活补贴,为18岁以下未成年人检测血铅含量等等。

北京时间3月8日,各地一批勇敢的行动者响应"还我蓝天--口罩集会"的倡议,纷纷走向街头,抗议政府失职、唤醒民众环保意识。岳阳、西安、乐山等地数十名示威者手举"雾霾致癌、人人受害”、“治理雾霾、政府有责"的标语,进行了游行集会。尤其是西安网友,他们先到省政府门口举起标语,然后或是行走或是静立在西安繁华市中心——西安开元商城前和其他步行街、地下通道、广场等地,勇敢地用标语表达心声,并照相发到网上,引起海内外媒体巨大关注。网上对这些勇敢的行动者赞誉有加,说他们“无畏无惧、代表中国的未来”,“中国还是有男儿”“女豪杰、赞一个”等等。

这些行动激发了民众的勇气、也给政府以巨大的压力,西安参与示威的两位网友:张辉和冯红莲(无眠)先后于3月8日下午16点和当晚23点左右被公安拘捕,在两人被带走之际,网友们发起声援行动。网友“忘忧草之忧忧芳草心”号召:“大家动起来,一起声援西安!如果雾霾吞没一个国家,这个政府肯定是有责任的;如果记者拍摄了纪录片揭露雾霾而惨遭下架,只能说明政府在逃避责任;如果公民呼吁举牌治理雾霾也是一种罪,那就说明这个政府在主动犯罪。如果这个政府还有良知,请放人! ”在此之前,“忘忧草之忧忧芳草心”还发出无眠的形象照片:“这就是无眠姐的真实形象。用笔代枪向极权开火!用行动来验证口炮党最终必然走向街头!”

张辉和冯红莲(无眠)第二天便被释放,这说明街头行动并不像很多国人所想象的那么可怕,也说明从“口炮党最终必然走向街头”的斗士们才真正值得国人称赞。也许是专制制度过于强大和可怕,也许是国民性使然,大多数国人对黑暗和不义或者保持沉默,或者仅仅限于口头谴责,真正拿出实际行动进行抗议者可谓凤毛麟角。但是,结束不义现状、瓦解专制制度,真正要靠的却是户外的抗争行动。正如非暴力抗争研究专家吉恩•夏普在其新著《自我解放——终结独裁指南》中指出的:“在独裁政权与被统治人民之间的冲突中,人民必须决定他们是否只想单纯地想要谴责压迫与对体制表示抗议?或者,他们真的想要终结压迫,并以一个较为自由、民主、公义的体制来取代它? 很多善意人士假设,如果他们足够强烈地指责压迫者,并且抗议的时间足够长,人民期待的改变将以某种方式发生。那样的假设是一种错误”。(见《自我解放》,吉恩•夏普著, 蔡丁贵翻译)。

的确,仅仅有《穹顶之下》及其引起的热议和文字谴责,并不能促使当局改善国人的环境,更不能使当局解决引发雾霾的制度根由。只有由此引发的大规模户外抗议、集会等社会运动,这能给专制者以足够的威慑,才有使当局开始有逐步改善的可能性。社会运动不是网络上、书本里的盛宴,它主要是以现实三维空间中的行动构成的。这里不是贬低文字工作者、理论家、网上写手们的作用,而是强调运用文字、理论和媒体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走上街头,进行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仅仅是在网络上、书籍、媒体上的文字信息,并不能构成社会运动。

在房间里的任何大规模集会、研讨会都不能算是社会运动,它可能是社会运动运筹、造势的一部分,但不是社会运动的主体。社会运动必须在户外的街头、市中心广场、政府机关所在地进行,如此才能给当政者以足够压力,迫使其改变政策。正如台湾社会运动领袖谢长廷曾说的:“反对党的阵地在街头”。台湾民主运动真正肇始就在街头:1979年的民间人士余登发举办生日晚会,不久余登发父子被捕。1月22日下午,民间人士第一次走上街头,齐集在高雄县桥头乡(余登发的家乡),举行了一次示威游行,公然向实施30年的戒严法挑战,参加者约30多人,散发传单,张贴标语,这是国民党迁台以来第一次政治性的示威游行。

这次由雾霾和《穹顶之下》引起的街头抗争中,我们为无眠女士、张辉等勇敢进行户外举牌、抗议行动的公义人士点赞,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年轻一代不甘于只做“口炮党”、不甘于仅仅坐而论道,而且要起而行道、冲向街头的优秀风格,有了这种行动派风格,中国的社会运动就有希望,民间的抗争就有希望,不仅环保问题,其他的社会政治问题,才有逐步解决的可能。但愿更多的年轻人,能从这次《还我蓝天——妇女节口罩聚会》行动中得到激励,这正如无眠女士在《我们受够了!—克服恐惧,勇于表达》一文中所写的:

“在网上写了三四年帖子,深感文字的软弱和无力。

我只想做一个人,敢于表达。

人民举个牌子,站在街上,就危害到你们的统治?

把权力还给百姓。让人民自由表达”。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