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教会公义神学亟待建立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香港《明报》于2015年2月12日头版报导了一宗涉及数亿港元的层压式推销骗案,被捕的主要疑犯是已故著名华人牧者滕近辉牧师之子滕潞嘉(Luke Teng)。滕潞嘉于销售讲座中,公开表示父亲是基督教内受尊敬的牧者滕近辉。不少基督徒被吸引参加这些讲座,有的甚至上当受骗。梁永善牧师就此事件指出虽然滕牧师已经离开世界,但这件事不多不少也影响了滕牧师昔日的声誉,也带给滕师母和滕家其他兄弟们很多困惑。他特别为此事求神怜悯,按照公义审判施恩。

除滕近辉牧师外,近年来华人教牧陷入是非纠纷、丑闻甚至罪案当中的名牧不在少数。最有名的当属新加坡最大教会创办人城市丰收教会牧师康希涉嫌挪用教会奉献款案和与华人教会很有关系的韩国赵镛基牧师渎职和贪污案(2014年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刑事法庭对涉嫌渎职和贪污130亿韩元的赵镛基做出判决,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缴纳罚金50亿韩元)。最近某华人名牧的事件虽然尚无定论,但也是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纵观多起此类事件,不免让人痛感华人教会公义之缺乏、罪恶之不察、宽容之过度。

彼得前书4:17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教会出问题很大原因是神学出问题,华人教会长期以来,奉行的是成功神学、唯爱神学、祝福神学,而绝少提及苦难神学、公义神学、抗恶神学。所以在大部分华人教会中只讲慈爱、不讲公义;只讲怜悯,不讲审判;只讲宽容,不讲原则;只讲包容,不讲是非;只讲祝福,不讲管教与谴责;只谋求个人的“修行得道”,从不批判社会的罪恶腐败;只为中国掌权者祝福祷告,从不为受迫害的国内公义人权人士发声;只与官方三自会与狼共舞,从不支持国内受迫害的家庭教会肢体;不仅不伸张社会的公义,甚至教会内部的公义也荡然无存。没有是非到一个地步只能成为外邦人法庭中的罪案案例,被外邦人耻笑、被异教徒轻蔑。

华人教会不讲公义的神学,造成了教会内部的是非不分、包容罪恶,也造成了基督徒对社会公义的关注乏力。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中国官方教会三自会神学的影响不可估量。三自神学的特点一是丁光训所谓的“因爱称义”,只要对他人有爱心,就可以得救;是否相信耶稣是唯一真神、是否相信人人有罪死后且有审判,都摆到其次的位置,丁光训认为共产党员雷锋、焦裕禄死后都可以升天堂。丁光训非常厌恶旧约中嫉恶如仇、拥有绝对主权、不断施行审判的上帝,他认为的上帝是无限包容和怜悯、甚至包容罪恶包容异教的神。这种唯爱神学对华人教会界教牧影响很大,不敢讲神的审判、惩罚和管教,只讲神的慈爱、包容和怜悯,结果造成教会内是非不分、罪恶被掩盖、隐藏和容纳。

三自神学的另一特点就是目前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就是将儒家、道家、佛教甚至马克思主义、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中国梦等等与基督教掺和起来,使基督教不伦不类、丧失特征和原则,也使基督教丢失先知的职分、对当下中国社会缺乏先知般的批判力。海内外华人教牧中那些与中国三自会媾和、联系者,其神学上必然受其影响,在其牧会生涯中也就有包容罪恶的可能性。如华人著名牧师滕近辉,早在1984年9月由国务院提名、访问北京的香港基督教代表团中,就有他。滕牧师是著名的“双轨路线”的鼓吹手,即一手要抓“家庭教会”,另一手也不放开“三自”,即两手一起抓。在“双轨路线”影响下,1990年代前后香港主流教会倒向三自,他们与三自而非家庭教会交流合作频繁,这就如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渐渐地迁往南地,不知不觉间陷入在蛾摩拉、索多玛等罪恶之城中(见创世记13章)。

再如2008年12月,某著名牧师等发起旧金山特会通过的《旧金山共识》,因呼应中共的“和谐社会”、以“众教会”遮盖“家庭教会”、决口不提国内信徒受逼迫的惨状,而被有识之士称为是“和谐了中共、悖逆了基督”,该牧师本来可以利用其名声地位为国内受迫害的家庭教会作呼吁和支持,也因其历史背景应积极关注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但他长期以来对国内家庭教会受迫害状况绝少提及、更遑论国内的社会公义、人权自由,不仅如此,他还有意无意配合基督教中国化,使基督教与道家相互混淆,在信徒中引起不小的困惑。

以上案例都说明缺乏公义的唯爱神学、成功神学不仅对华人社会和教会而且对教牧本身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纵容邪恶就是罪、没有公义的教会只能成为社会的笑柄和时代的落伍者;没有公义的牧者肯定会有被神管教的时候。痛定思痛,华人教会建立一套公义神学、并在此神学帮助下关注教会公义、关注中国社会公义,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历史任务。

公义神学首先应该突出圣经启示的圣父、圣子、圣灵各自的公义属性。诗篇145:20:“耶和华保护一切爱他的人,却要灭绝一切的恶人”。诗篇145:17:“耶和华在他一切所行的,无不公义;在他一切所作的都有慈爱”。圣父的公义惩恶和绝对主权,比较容易理解。圣子的公义表现在耶稣基督替人上十字架是神对人类的公义审判的实施,耶稣来到世上,是为了“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路加福音4:19)。耶稣基督关心社会公义,叫门徒也关注社会公义:“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马太福音5:13-14)。圣灵“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翰福音 16:8)圣经写明的灵恩不仅有各种恩赐和祝福,最关键的是要叫人履行公义。

公义神学可以发挥《创世记》中人的文化使命、管家权柄;《出埃及记》中神对人的解放、人对暴政的抵抗;历史书中国家、君王、宪政神学的来源;先知书中先知们对当时社会黑暗腐败、君王的昏聩堕落的无情抨击甚至诅咒;福音书中耶稣基督对社会弱势的安慰和关怀,《使徒行传》中“顺服神而不是顺服人”的精神;《罗马书》中对人全然败坏的罪性的揭露以及神的主权的高扬;《启示录》中对神公义的彰显、最后审判的真实揭示,等等圣经神学无疑是构建公义神学的最佳资源。

公义神学可以以约翰加尔文的改革宗长老会神学为基础,吸收现代社会诸多神学家如尼布尔(Karl Paul Reinhold Niebuhr,1892年6月21日-1971年6月1日)、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于尔根•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1926年-)的神学精华,结合当代拉丁美洲解放神学、马丁路德金的黑人神学等等进行建构,而更具有参照力的台湾长老教会神学、韩国长老教会神学,也应该在建构华人公义神学中成为借鉴。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一套高扬三位一体真神的公义属性、主张在教会和社会中惩恶扬善、实行公义公平;积极参与推进中国社会的公义、公平进程的公义神学,需要新一代的华人教牧们建立起来,这是对海内外华人教会的真正祝福。一切正如诗篇11:7:“耶和华(神)是公义的;祂喜爱公义:正直人必得见祂的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