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教案庭审五位律师被逐出法庭 律师遭法院强行解除辩护资格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2月9日

五名律师在法院外抗议


广西柳州教案本周一(2月9日)继续庭审。当天上午,五位律师因抗议法官非法审理,要求公开同步庭审记录,遭到女审判长下令驱逐,基督徒家属退庭抗议。辩护律师当天表示,很明显,法官企图闭门审理,不让律师介入。律师其后要求会见当事人被看守所拒绝,又遭法院强行解除辩护资格。律师表示将提控告。早前法院游说被告人解聘律师,但被拒绝。

广州良人教会在柳州创办的华林外国语实验幼儿园,使用了教会自编教材,被控“非法经营罪”。上周五在该市柳南区法院开庭时,香港籍被告人李嘉桃的辩护律师隋牧青被法官驱逐后,本周一,三名基督徒被告人的五位代理律师也被逐出法庭。当天庭审结束后,五位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被看守所拒绝。随后又被法院强行解聘。而此前法院曾主动要求被告人解聘律师,被拒绝。

隋牧青律师称,当天早上,进入柳南区法院时,法警找茬要收缴他的打火机,理由是怕律师点火烧法院,经过抗议及交涉,五名律师获准进入法庭。但在庭审时,齐颂梅审判长宣布,不再同步传递庭审笔录给律师核对。律师指出,按照刑诉法规定,审案应以准确、及时为原则,法庭有条件,且已提供过同步笔录给律师审阅,以便律师及时纠正笔录错误,而法官却取消应该公开的同步笔录,显然违背刑诉法的规定。隋律师当庭抗议,审判长喝令法警把五位律师赶出法庭,并推出法院大门。

被告人程洁的丈夫杜先生当天中午告诉记者:“他们(法官)现在已经把我们的五位律师全都赶出法庭,现在我们家属也退出法庭抗议。现在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鬼。刚有国保跟我们姊妹发生一点冲突,他说我们的人去拍摄他们公安”。

被告人黄秋瑞的辩护人闻宇律师对法官驱赶律师表示愤怒。他说,当他们进入法院就感到情况不妙:“他们先说我带的包太大,一定要过安检,我说绝对不接受安检。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没有拦我。后来他们拦住隋律师,说他手上有一个打火机,说他有可能把法院烧了,不让他进去,争执很久。后来让他进入法庭。我们注意到,今天摆在我们辩护人席上的电脑屏幕,没有显示庭审记录,就要求法庭恢复庭审记录,法庭答复说,决定不给我们看庭审记录。我们坚决反对法院这样做”。

律师提出,庭审记录可让律师第一时间看到庭审内的文字记录,以便发现问题及时指出。而且也能看到书记员是否完整的记录律师的发言。闻宇律师说,但是:“公诉人却可以看到庭审记录,但是就不让律师看。我们纷纷抗议这种违法、不公正的审判的行为,然后齐松梅法官就说,她有这个权利,如果你们不尊重法庭纪律,我就将你们驱逐出去。警告两次就可以驱逐你们,她警告后,我们仍然反对他们不公正的行为,她就警告我们两次,把我们从外地来的五个律师全都驱逐出去”。

记者:现在有一个律师在里面吗?

回答:现在有一个当地的覃律师在里面,是方斌(非基督徒)请的律师。因为他(覃律师),当地的司法局都向他打了招呼,所以他不方便和我们一样抗议。

程洁的辩护人葛永喜表示,从今天的庭审情况可见,法庭一开始就在故意刁难律师:“我们当时就抗议,法院是你们家开的吗,我们律师不可能拿着打火机去烧法院,你们有这么多警察虎视眈眈的看这我们律师,怎么可能呢,上个星期五开庭时,我们是可以看到庭审笔录的,齐松梅法官说,今天笔录不同步播出,我们问她是什么原因,她说法律没有规定必须要笔录同步”。

葛律师说,从方便诉讼及保障辩护人行使辩护权利角度而言,法庭若有能力做到笔录同步,应提供笔录同步内容:“我也举手表示抗议,我说法官,我们在这个法庭上,最重要的原则是被告人获得辩护权,保障人权,你不能仓促的决定,不能认为我们不需要辩护,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的话,这等于是违法犯罪。然后五个辩护律师一起站起来抗议,然后齐松梅两次警告后,把我们驱逐出法庭。他们现在正在强行推行庭审,进行违法的审判”。



四名被告人被指在幼儿园使用了“非法教材”,在未经国家新闻出版管理总局许可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在广州以“品格学院”的名义编写图书,又指被告人方斌联系印刷厂。李嘉桃负责“品格学院”的财务收支,黄秋瑞负责发货,出版了无出版社、无书刊号的图书,构成“非法经营罪”。在上周五的庭审中,辩护律师隋牧青因指责法官未能公正审案,被逐出法庭。

柳州教案律师被逐出法庭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