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者:“我们为什么看不起中国”



我是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学习中文的,因为这样可以阅读原版的《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等中国名着,我也喜欢读台湾南怀谨先生的书,尤其是《大学微言》对中国的历史分析非常独到高深。

我在八十年代初期第一次到中国,当时北京的生活水平非常低,让我想起父辈描述的日本十九世纪末的情况。以后我几乎每年都要去中国,因为消费水平极低,而且有 利于我开展研究工作。

我到过中国的全部省份,甚至包括一些偏僻的边远山区,这样我可以全面多视点地了解中国,我相信我比大多数的中国人更了解中国的情况。 我的汉语水平非常优秀,我的中国话比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加拿大华人阮次山说得好,他带一点“加拿大口音”。


  日本人喜欢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旅游观光,一方面是开阔视野,一方面是收集我们研究所需要的信息,哪里有日本需要的市场和资源,哪些是日本需要学习借鉴的地 方,哪些是日本需要关注的科技和前沿领域。这种意识深深埋在日本人的血液中,不需要政府教育,因为每一个国民在第一次允吸祖国母亲的乳汁后就深深地把对国 家的爱植入内心。


  我 知道中国人对日本的“情绪”比较激烈,这些人的反应越激烈越说明他们的无奈。没有国家精英的领导,人再多也是乌合之众。我们一点也不担心中国人的情绪问 题,我在中国通常受到非常礼貌的接待,无论走到哪里,中国人都非常客气地对待我,因为我来自日本——一个强大、富足的国家。

  日本一点也不担心中国,因为中 国本身存在的问题非常非常多。中国的教育体系非常不平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大学入学率很高,但在中国其它地方是另外一个样子。一个学生考600分可能上一般的学校,如果在北京或者上海等地,考500分 就能进入好的大学,人人生而平等的教育权利都是如此,其他还有什么能让日本担心的呢?




  这样中国人就自然地被分为三六九等,彼此之间自动产生隔阂,产生地区 与地区之间的偏见,人们如果住在受益的地区就会洋洋得意,但大多数地区的人只能默默承受命运的安排。

  目前中国一直没有改变教育不平等的趋势,因为这样官员 和富裕阶层可以搭乘特殊区域人民的“教育优惠”列车,这类人的子女通常都能进入北京上海这样的享受优惠的特定城市。所以中国的教育是劣胜优汰,而不是优胜 劣汰。中国的官员非常聪明,这样人民也无法具体指责某一个人。

  历 史上中国就有地域和乡土情结,中国曾经出现过战国七雄和五代十国的局面,所以中国人怀有深深的祖籍情结。中国实行了五十多年的户口制度,把中国分为富裕地 区和贫困地区,分为农村和城市两个社会,更加深了中国人之间的割痕,社会因此失去凝聚力。

  所以日本不会担心中国,中国没有资格做日本的对手,我一直相信中 国会自己把自己打倒。日本民族是非常优秀的民族,我们的一草一木都是金子,我们的每一位国民都是日本的生命,无论科学家,教师,政府人员,还是企业家,每 一个日本国民都会自觉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可能有损国家利益的信息,每一个人都以生为日本人而自豪,即便像秘鲁总统藤森这样的一国之尊,也以能成为日本人而感 到骄傲。

  日本现在的森林覆盖率是67%,但我们不会砍自己的一棵树,也不会开 采自己的任何矿藏,我们的邻居中国会把大量的廉价优质的木材和矿藏卖给日本,因此我们的木头筷子和碗做得非常精致,当作艺术品一般来加工。我们日本人的内 心深处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是大和民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有能力和日本一搏。

  日 本不会承认二战中的过错,因为日本人民很自信,我们有能力对付一切的威胁,包括美国的威胁。日本也不承认在南京发生的事件,如果有外国人对此感兴趣,我们 会默契的做出回答:“那是过去的事情,日本当时也是受害者”。

  这种默契是我们对国家的责任,我们会自觉维护国家的利益。我们的历史学家几十年来始终如一地 刻苦研究这一段历史,跑遍了世界上所有收藏有关记载这一段历史档案的国家,尤其是美国。我相信我们对这一段历史的研究比中国人深入何止百倍,我们详细研究 每一段历史,才能在未来更具权威地解释这一段历史。

  中国没有资格做日本的对手,在二战的时候,中国只是日本战略中的一个棋子,日本非常有信心占领中国,事 实上比我们预想的更快,日本的目标是占领整个亚洲,然后是印度和澳大利亚,这样日本就具备了和美国竞争的地域和资源优势,从而建立起大日本帝国。

  实际上当 时日本的攻势非常奏效,日不落帝国——英国,在缅甸的三万军队被日本一万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在整个亚洲没有一个国家打击过欧美国家,只有日本能够做到。

  中 国人没有资格做日本的对手,日本经济规模不止是中国的四五倍。我们在海外有强大的经济产业规模,我们相信自己的经济规模是中国的十几二十倍。但我们不需要 声张,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们的国策之一就是为人民和国家做好每一件具体的小事,这一点我们和中国截然不同,在中国人看来这是缺乏宏图大 志,只重眼前利益,但我们不如此想,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关心每一个日本人的眼前利益。

  在我看来中国人很自卑,即使取得一点点的成绩也会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宣 布,好像在说:看,这是中国研究出来的成果。他们甚至会带领我们这些访问者参观自己的前沿技术,目的是让人们相信所言非虚,外国同行们往往心存默契,激将 中国人到:可能吗?常常中国人会拿出更多的东西给我们看。中国政府和中国人都缺乏自信心,他们常常借助外国的媒体来驳斥或者支持自己的观点, 包括引用我们日本的媒体。

  千代田能收到中国的电视节目,甚至有好几个地方电视台的节目。中国的电视台非常多,但节目非常枯燥,节目的对象主要是中国民众, 至今据我所知中国没有一家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媒体,比不上日本,更比不上美国,在国际媒介领域日本远远领先于中国,日本的信息诚信度也远远高于中国。美国的 媒体非常有大国的气势和视野,很有效地传播美国的价值和战略观点。

  日本也一样,在这方面日本不断地完善自己的媒体文化,打造自己的国际媒体形象,追赶美 国。从而为日本在国际上争取更多的支持者、友好者和同情者,我们清楚:广泛的友好同盟对日本非常必要。同时日本用媒体优势和我们的同盟者联合起来,共同打 击日本的对手。

  中 国只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大国而已,他不敢得罪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国。中国的势力比人们看到或听到的都要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力量主 要是国内脆弱的市场,和有利于国外投资者的投资环境。在其他方面理智的国家并不把中国当作强国,对于日本来说,中国更称不上强国。

  我们在经济泥潭中慢步前 进的时候,中国飞速的经济增长不会引起我们的任何羡慕,因为日本知道中国永远超越不了日本,中国的经济规模越大它面临的风险和问题也会越大,一些棘手的问 题已经如我早前的研究,开始在中国出现。

  在整个亚洲,在国际舞台上强大的国家除了日本,另外一个国家是新加坡,而不是中国。

  1997年起我在印尼的雅加达工作,目睹了1998年5月 份的暴动过程,通过我住的酒店的窗户,能看到当地华人被洗劫的情况。据我们大使馆的人员介绍有几百名华裔女性被当地人强奸、毒打和虐待,男人则被砍掉了脑 袋!我坐的汽车也被抢劫者盘问过,问我们是不是华人,当我们用日语回答时,他们挥挥手就把我们放行了。

  在印尼富有的外侨并不是华裔,而是我们日侨,所以找 替罪羊的说法是华人的自我安慰,当地人之所以选择华裔开刀——因为组织发动袭击的人明白,不会有任何人为这些被害者作主。事实上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至今 也不知道谁是最终的主谋,也不会有人再去过问,这一切将成为历史,无论中国的大陆,还是台湾都不敢得罪印尼。

  当时,只有新加坡竭尽全力地帮助华裔,新加坡 樟宜国际机场到处都是从印尼逃亡出来的华人,新航为此加开了一倍班次,来救援被洗劫的印尼华人。长期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印尼华人的避难之地,也是华裔心目中 的天堂。

  别说华裔,印尼甚至不允许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乘飞机离开,尽管当时印尼和香港之间的航线还没有取消,中国使馆的全体人员只能登上汽车,长途跋涉从 泗水港乘船到新加坡。可笑的是一些华裔还在希望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为华侨提供适当援助。

  我们日本外务省早前就提醒日本侨民及旅游者不要出席大型聚会,不要外出。政府举行了紧急会议,讨论撤出在印尼的13600名日本侨民和大约7000名观光客,日本政府非常担心日侨的安全,防卫厅为撤侨拟定了详细的计划,并且及时展开各种情报搜集及分析工作,确保万无一失。必要时将派出专机和自卫队机,选定五处机场起降,我们自卫队的C-130型运输机在五处机场均能起降。所以我们在印尼的日本人和侨民一点也不紧张,紧张的只有日本政府。

  中 国也有所表示,因为中国刚刚收回香港,必须至少在表面上作出应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国已注意到印尼局部地区近日出现了一些骚乱,对此表示关注,作 为印尼的近邻,中国希望印尼能继续保持社会稳定和民族和睦,以利于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表声明,表示对在印尼的中国公民包括香港 同胞的处境表示关注,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将全力以赴为华侨提供领事保护和服务,发言人强调在5月14日一天有179名香港公民向使馆登记,均没有受到袭击,使馆人员正试图前往港商工厂与被困港人联系。

  中国驻印尼大使馆虽然设立两条热线但无法应付需求。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解释说,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只有25名工作人员,电话线只有五、六条,供不应求,连公署方面也无法打入。

  发言人说,25名使馆人员已经是不吃不睡地在工作,部分人专职接听求助电话,部分人在机场为滞留港人“买”机票,发言人强调使馆派出专车拯救了70多名处境危急的港人逃出险境。他还继续解释,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即使使馆专车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去,他呼吁港人一定要理解。

  美国国防部表示如果有必要,准备为想离开印尼的美国人提供军事保护和支援。美国大使馆敦促侨民离开雅加达,并安排两架波音747包机,协助侨民撤离。

  马来西亚派遣了两架空军运输机前往雅加达接运侨民。除中国大陆以外,台湾籍侨民有32000人准备撤离,台湾长荣和华航增加专机前往雅加达,由于雅加达机票难求和哄抬票价,长荣航空指示印尼职员,对无现金支付机票的台商、旅客、侨民,可先登机,回台后再补交票款。国泰航空公司改派波音747客机飞行,每日增加200个机位,协助滞留在印尼的港人返港。

  据我了解,华裔自1995年起,一直是印尼的主要投资者。但在印尼他们连三等公民都不是,我听说在棉兰有很多华人子女被绑架,女性被强暴。有一间华人经营的时装店被抢劫后,店主11岁 的女儿更被强奸,然后施暴者还以木棍插入女童下体,女童最终不治身亡。

  后来我开车去过华人的聚居区和商业中心,无一例外,整条街整条街地被洗劫一空,到处 是断壁残垣。就是中国人记忆中的“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

  我在参观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到自己作为日本人是多么的幸运,因为这是活生生的暴力事 件,而不是电影剧本,那些以前在影视镜头中看到的砍刀砍头的镜头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住的城市,非常震撼人的心灵,至今我都不能忘记。

  这 是六年前发生的事,是发生在一个不发达的国家——印尼的事。我之所以为日本人说这些,是要日本人民明白,你生为日本和日本血统是多么的幸运,因此每一个具 有日本血统的人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来报答自己的国家。

  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但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强大的国家必须是从经济,教育,人文,科技,价值 观等方面的综合体现,在综合实力方面根据我对中国的了解,日本至少领先中国100年,中国的局部地区的发展在经济层面上已经缩小了这一距离,但大多数的地方依然落后。

  中国在六年前的表现是其实力的一次反映,那么对于60多 年前发生的事,也只能留在中国人的记忆之中,因为除了中国,这一历史已经被世界遗忘,包括我们日本。即便是在今天的台湾,日本也有极大的影响力,虽然日本 统治台湾的时间很短,但日本在台湾人的心中种下了深深怀念日本的种子。

  而对于中国,他们却不知道检讨自身,不问一个问题,这是为什么?当我们关心每一个拥 有日本血统的生命时,无论他是不是日本国籍,他已经把日本深深地埋入心田;对于中国当他漠视那些逃命的华裔时,他们的国民,那些拥有中国血统的人,无论他 住在何处,他们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中国,这一点中国永远不会明白。而这正是中国人多力弱的原因,也是台湾人更向往日本的重要原因。

  所 以中国没有资格成为日本的对手,日本的唯一的对手是美国。我们目前的低调不是因为日本弱小,而是因为日本内敛,内敛是日本的优秀传统,只有内敛我们才能在 那些大国吵吵嚷嚷的时候发展自己的力量。有一天,当我们集聚了足够的力量,那么即便是美国也只能和日本平分世界的利益。这不是梦想,这正在变为现实。











   内容来自网络:日本学者,姓名不详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