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清营在狱中受非人待遇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根据隋牧青律师网络消息:继2月11日会见发现王清营遭受非人虐待后,2015年2月16日下午3—5时,我再次会见了王清营,以期详细了解其处境、身体状况。这次会见很顺利,且时间充裕。在办理会见手续时,负责登记的女警告诉我,所领导已提前致电关照,王清营已提前提出在等我,并说上次我会见闹得动静很大,监所尽知。果然,这次会见无人在场监视监听,清营的精神状态比上次会见时大为好转。2月11日那次会见被匪警宋定标强行非法终止后,第二天清营被调换监仓,而当天宋还恶毒痛骂了清营两次,之前宋就曾多次说过要“玩死你”,并威胁清营敢按报警器(见驻所检察官)就打死他。宋虐待清营,我俩分析系家人未曾贿赂、打点所致。清营同仓很多人犯家属均打点过宋或其他监所干部,而不久前还有清营同仓获释者致电清营太太,暗示需打点管教。三个月前,国保就通知清营太太可送眼镜进去,却刚刚得以送入,怀疑系宋定标及其上司故意刁难所致。

处境方面:入狱一个月左右开始适应囚徒环境,入狱以来一直只能睡水泥地,以致腰椎时常疼痛难忍。监仓20余平米,通常关押20余人,拥挤不堪;一看是模范监所,故管束严厉以致变态,相比白云看守所,自由度差很多,很多监仓不得随意走动、说话,须长时间保持坐姿;每天须被迫值夜班90—180分钟;每天被非法强迫做一定量的手工活,近期因春节临近,暂时停止劳动;清营还被强迫负责监仓内最肮脏、低下的工作——每日清洗厕所;饮食方面,一日三餐,系馒头米饭,有菜,时而有肉,肉里时常可见沙石;入所以来,一直被非法剥夺通信权利,不允许写信,只收到过明信片,特别渴望收到信件或明信片,盼望朋友们能多寄明信片;没有任何书籍可读,作为基督徒,非常渴望《圣经》及一些普通学术著作;曾短暂绝食抗议两次,因受管教、牢头欺压过甚,因抗议管教不公而遭钉镣铐两次,一次3天,一次12天,遭受管教、牢头狱霸辱骂和普通殴打则无以计数。

身体方面:入所以来因居住环境及饮食条件恶劣,身体大不如前,体毛明显变黄,脚指甲变形,后脚掌时常流血,曾晕倒过四次,曾一分钟人事不醒被急救,但从未送医及体检,故晕倒原因一直不知;清营托我向各界朋友致以新春问候,感谢朋友们的关注、声援!会见结束后,我又找到所方某付所长,再次向其投诉匪警宋定标及庇护它的上司某科长(不知名),要求为王清营送医体检及改善其生活处境,所方承诺会先调查而后回复。回想及翻看过往会见记录,2014年12月8日会见王清营,虽时间短暂,但清营已透露其状况不佳,但由于当时几个案件聚集忙碌,以致疏忽,未追问详情,会见后只发了一条微博提及清营曾被牢头殴打。此次会见才发现状况严重远超想像,此系我作为辩护律师的严重疏失,特向清营及其家人、朋友们致歉!



隋牧青2015.2.17于广州家中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