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文/瓶中喵(微信号:pzmiao)


2015年1月24日,党媒《求是》刊文怒批中国高校老师过度美化西方,抹黑中国。文章称,抹黑中国正成为当下某些人的时尚追寻,一些教师课堂内外大谈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不断地抹黑中国,触犯意识形态底线,高校课堂正成为这些人的情绪宣泄舞台。文章指出,高校应加强意识形态工作,抵御敌对势力渗透,要以更加细化的规则肃清负能量,让教师队伍不敢抹黑,不能抹黑,不易抹黑。其中,还重点批评贺卫方和陈丹青。“罪行”是什么?大谈宪政与美化美国。

原来在他们眼里,宪政是不能谈的,中国不管做得多差,是绝对不能批评的,而美国好的东西,不要说赞美,连介绍进来都是不行的。否则,你就是反动分子!你就是抹黑中国!美化美国!幸好现在没有诛九族,要不然,这些人估计都得被灭门!

知识分子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批评都是他们的责任。在古代中国,比如大明,尚且还有言官对着九五之尊的皇帝直接开骂,在启蒙时代,知识分子对欧洲的君主也是猛烈批判。结果几百年过去了,在本朝,不要说知识分子,连普通民众发表点言论,竟然也让他们如此不满。恨不得所有人都是脑残五毛,舔他们屁眼,他们才会开心。看看本朝在高压下那种噤若寒蝉的时局,你会怀疑,时代是不是真的进步了。

1778年,法国,整个社会焦虑不安,也动荡不已,伟大的思想家博马舍创作了他不朽的政治喜剧《费加罗的婚礼》,其中,有一句被后世广泛引用并且赞不绝口的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两百多年过去了,如今,在中国,如此简单的常识竟然也需要争论。在别人讨论吃什么山珍海味的时候,中国人竟然还在讨论究竟是该吃饭,还是吃屎。公民对公权的批判任何时候都具有合理性。对中国的批判从来也与抹黑无关。但作为“忠党爱国”好青年,也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我专门整理了陈丹青的“汉奸语录”,同时还附上一个视频,在视频中,陈丹青说,在伟光正治下,中国的两千年文脉已断,而且他还“污蔑”中国人,说中国人的信仰就是:“去他妈的,活下去最要紧。”大家说这人是不是汉奸?绝对的!百分之百汉奸!他甚至还“造谣”,说,“《建党伟业》是一部向北洋政府致敬的电影,该片用生动的镜头,精彩的案例,温馨的细节,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时代:报纸可以私人控股,新闻可以批评政府,大学可以学术独立,学生可以上--街--示--威,群众可以秘密结--社,警察不能随便抓人。权力有边界,法律有作用,人权有保障,穷人有活路,青年有理想。”这是彻底的反动!大家看完记得转载,以让更多人知道,痛骂这个大汉奸。哼!^_^(关注公众号:瓶中喵;微信号:pzmiao;每天推送海外好文章,了解更多历史真相。转载请注明来源。不要把这些裁掉。谢谢。虽然我知道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但还是愿意相信,你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陈丹青:中国两千年文脉已断

接下来是“瓶中喵”整理的陈丹青汉奸语录,供各位批判阅读!o(∩_∩)o

第一辑

1、艺术家是最狂的,最自得其乐的一种动物。

2、真的美术史是什么,是一声不响的大规模淘汰。

3、文凭是为了混饭,跟艺术没什么关系。单位用人要文凭,因为单位的第一要义是平庸。文凭是平庸的保证,他们决不会要梵高。

4、世界上的重要艺术家都不是研究生学历,也不是本科、美院附中,有的连高中都没上。梵高就是个病人,毕加索也没有大学文凭。当今中国,需要文凭,为了就业,得到社会的认可,你就得拿个文凭。


5、你一要肯定自己的感受,感受是很可贵的东西。画出动人的画,凭的是感受,而不是技巧。我画的那个朝圣的小姑娘,那么苦、那么好看,但她自己却不知道——艺术就是这样,凭这一点点就打动人了。

6、偏爱、未知、骚动、半自觉、半生不熟,恐怕是绘画被带向突破的最佳状态。

7、常识健全就是基础,素描不是基础,现在的素描教学是反常识的。什么都很重要,但你要说素描最重要,那就不对。一棵树,你能说哪根树枝,哪片树叶最重要吗?

8、我没有素描基础,不是照样画创作?中国传统绘画从来就不画素描,难道就是没基础

了?想当年,我们一起画画的同学中,那些把大卫石膏像画得好得无与伦比的人,现在不知道哪里去了。

9、艺术家是天生的,学者也天生。“天生”的意思,不是指所谓“天才”,而是指他实在非要做这件事情,什么也拦他不住,于是一路做下来,成为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10、中国连真正的公共空间还没出现,哪里来的“公共知识分子”?进入公共事务时,偶尔有像我这样的傻子出来说几句真话大家就很愿意听,这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

11.我们常说“不拘一格降人才”,可表格发下来,一格一格,全是格啊!

12.全中国至今可看的建筑只有两种,一是古人留下的,一是洋人留下的。

13.“今天,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学思想、教学评估是艺术学院的头等大事:没完没了的表格、会议、研讨、论文,加上满坑满谷的教材——惭愧,眼下我正在艺术学院混这份莫名其妙煞有介事的差。每年我得重复填写同样的表格,重申我是男性、多大年龄、在什么单位、是什么职称……但我拒绝填写所谓“科研项目”这一栏。在当今所谓“学科建设”叫嚣“专业划分”的闹剧中,“科研”,一个外行词语,竟公然霸占着艺术学院的教学表格。讽刺么?不,这是对艺术的轻蔑,深刻的轻蔑。

14.现在的英语教育整个儿是瞎掰、胡闹、造孽!

15.整体而言,今日中国高等教育,有大学,没有大师;有教育官员,没有教育家;有教育政策,没有教育思想;有教学大纲,没有教育灵魂;有教育的地位,没有教育的尊严。

16.政府对艺术的理解,就是唱歌跳舞之类,而不是真正的思想、精神与价值观。

17.中国有着最现代化的种种器物与设施,富国强兵的理想实现了,但是人民没有灵魂,知识分子缺乏主见,社会失去了选择与判断的能力,只有消费意识和工具人格。

18.今日教育的问题,远甚于营私舞弊,远甚于“乱套”,而是太绝对、太森严、太没商量、太无情——于是暗渡人情,阴损规矩,你绝对要管,我绝对有招,结果是有道无德,屡禁而不止。目前看似严正公平的种种戒规,才是营私舞弊真正的根源与温床。

20.中央台《艺术人生》。老要逗人谈私事,谈爹妈,直到嘉宾哭出来,底下哄然鼓掌,看杀头似的。这是“忆苦思甜”一路演变过来的老把戏。多么卑鄙的意识形态伎俩!多没教养!台上台下一起没教养。


第二辑

1.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是从幼儿园就开始摧残孩子。老师、家长,串通好了,细细的摧残。

2.在中国,鲁迅和马克思各有分工:鲁迅专门负责诅咒万恶的旧中国,马克思专门负责证明社会主义的必然性。

3.对任何一位想当艺术家的青年,今日的考试制度是不折不扣的荒谬和侮辱。

4.我说:“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是错的,没有主语:为人民服务?您是谁?

5.别谈教育吧,现在哪有教育啊?

6.不过是有钱人玩的把戏。

7.人文艺术教育表面繁荣,扩招、创收、增加学科、重视论文等等;实则退步,学生“有知识没文化”、“有技能没常识”、“有专业没思想”。

8.说:真是一对活宝:高度不专业的犯罪群体,高度不专业的司法系统。

9.中国文艺很荒凉,瘦得只剩肱二头肌,疙瘩肉,瞧着挺壮的样子。看上去繁花似锦。就像中国体育,全世界拿金牌,可是社会上哪有体育?人民哪有体育?到处拿奖的“体育”是中国……

10.我们没资格谈历史,谈文化。老北京可以谈,但他只能谈他的记忆,不是谈文化。再过十年二十年,老北京全死光了,谁谈?

11、我从来没有传回任何关于成功的消息。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出国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12、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然,那三分之一就是指活在神州大地上的中国人。我实在不忍享受“水浅”而“火不热”的生活,遂毅然出国,“受苦”去了——真不好意思,今年年初,我又回来了。我一回来,还在美国的不少中国同行就忧心忡忡诚心诚意追问我:适应么?习惯么?后悔么?那意思,就是怕我回来又“受苦”。

13、中国人大抵是惯于取巧而敷衍的,我自己也是如此。而我所见美国艺术家,一个个憨不可及,做事情极度投入、认真、死心眼儿、有韧性,即所谓持之以恒,精益求精是也。同人家比,中国人的大病、通病,是做事不踏实,做人不老实,要说踏实老实的憨人,中国不是没有,只是少,例外,吃亏,混不开。

14、放松政治钳制、美学观略略放宽、创作格局稍许多元,是做文化起码的前提。八十年代用过一个词,叫做“松绑”——不少语言真形象,一不留神,实情给说出来。

15、您对中国的大学教育很满意吗?您对野蛮拆迁很满意吗?您对目前的医疗系统很满意吗?假如您诚实地告诉我:是的,很满意!很开心!我立即向你低头认罪:我错了,我改,我脑子进水了,我对不起人民,我要重新做人,封我的嘴,然后向你们好好学习——这样行吧?

16、我真正的身份就是知青,我真正的文化程度就是高小毕业,中学都没上过。

17、受过小学教育而能做成一些事情的人,太多了;受了大学教育而一事无成的人,也太多了。“学历”与“成就”应是正比,不是这样的。

18、真率是很高的要求。真率也是品德。

19、“丹青:你怎么也叫陈丹青?”接着签了我的名。但随即我就后悔了:凭什么人家不能也叫“陈丹青”?我该这样写:“丹青:我也名叫陈丹青。”

20、无论绘画还是写作,我尽量不说假话。我这个人口无遮拦,不知道哪天又会说什么。


第三辑

今天,全国的院校,全国的教育,大谈“人文”——可是大家要知道,一个民族忽然要来大谈“人文”,不是好事情,正好相反,它说明人文状况出现了大问题。

申办奥运会哪里是为了体育,而是不折不扣地超级政治任务,可是没有这项政治任务,钱拨不下来,事办不起来,所以我有保留地谢谢天,谢谢地。(关注公众号:瓶中喵;微信号:pzmiao;每天推送海外好文章,了解更多历史真相。)

英国人约翰伯格说过这样的话,他说:“一个被割断历史的民族和解及,它只有的选择和行为的权力,就不如一个始终得以将自己置身于历史之中的民族和阶级,这就是为什么——这也是唯一的原因——所有过去的艺术,都是一个政治的问题。”

我们今天出了个所谓“五讲四美”,层次很低,不过是要有礼貌,守规矩,走横道线,别随便吐痰,说明什么呢?无非说明我们的社会五不讲,四不美。

在中原本土几代人的文化生活、品行教养与视觉经验中,传统经典的“真身”与“本相”,几乎是“缺席”的,如此,而我们居然从未停止描绘并谈论山水画……此一绵密渊深的“美文”系统完全脱离“语境”,不再与古典山水画同其呼吸,而沦为时人寻章摘句的失效词语,有效启动着误读的循环,衍生更多的歧义。

——陈丹青谈现代美学语言与现实的隔阂。

国画的“国”字,贬了,国画的“画”字,除了生财,唯剩下两件法宝:一是工具,二是图式——凭借国画革命尘埃落定的历史“能见度”,我们“想起”了伟大的古典传统。

国家学院与广泛美术界从来没有如此庞大、铺张、奢侈,我们此刻就坐在四星级宾馆里——我们究竟要批评什么?我们付得起批评的代价吗?

记者问:“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同意吗?

陈丹青答:“男子无德便是才”,你同意吗?

都市白领痛苦的根源,则介于“开放前”、“开放中”、“开放后”,她们在似是而非将开未来的性观念之前,饱受其弊,鲜蒙其利。问题是,与咱中国“开放女性”们邂逅而上床,下床而分手的中国男性,是怎样的男性呢?

——陈丹青谈中国女性“性解放”

:你认为男女关系本质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假如真有“本质”这回事,男女关系无非是人性的关系人性的善,人性的恶,人性的糊涂与可怜,还有人性的傻。

全世界现代化就是指大家住在水泥森林里,水泥鸽子笼里,假装种点树,养点花,表明和自然还有联系。

——陈谈现代化

开发房地产是一回事;盖更多的房子给人住,又是一回事,别给弄混了。

我刚到美国,正赶上流行”雅痞“生活方式,高级中产阶级,玩健身,在一条滚动的皮带上迈开大步昂然走,各种器械练身段,跟他妈刑具似的,弄一身一身的臭汗,对自己很满意,然后冲洗冲洗,上某层吃牛排,一个人吃,很满意。

——陈丹青谈现代人的怪癖。

这个民族穷得太久了,一切在告诉他,我们不再穷了,我们也有地位了,全中国都在过一种假想的西方生活。全中国陶醉在这个假想中,各个城市崛起的“罗马花园”证实了这种假想。这个民族需要一个梦,现在梦实现了。但这个梦是外国梦。梦中景象全是外国,这一百年所有事情告诉你:我们以前的日子是不好的。不要再过那样的日子。

——假想的现代生活。

我们没资格谈历史,谈文化。老北京可以谈,但他只能谈他的记忆,不是谈文化。再过十年二十年,老北京全死光了,谁谈?

一走关系,出事了,或没事了。

——陈丹青谈中国的人情关系。

农村还是那样:你姓什么?你是外乡人?去你妈,你等着吧,没戏。

——中国的人情观念。

中国人奢华的名堂太多了。你去看看古董铺,什么小玩意儿都有更小的玩意儿配套,奢靡到极点。

我希望中国的有钱人穿的奇怪的要命,过非常奇怪的生活。大部分艺术是这样出来的。中国必须有这么一群怪人,过非常不真实的生活。

人人生而平等,那时法国人的口号,是愿望,不是事实。你双眼皮,我他妈单眼皮?人从娘胎里一钻出来就不平等。

关键是要让悬殊差别的社会建立一个体现公正的机制,社会上的财富,让穷人也能受益。

公正不可能,平衡可能。


第四辑

问:请问陈老师,有没有必要读油画研究生?

答:这个先要问你的父母。我要告诉你的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艺术家都没有读过研究生,尚塞没有,梵高还是个疯子。我们的教育传统非常恶劣,重视科学家,轻视人文,在清华,美术系的学生是非常受歧视的,进澡堂要被推出来,理工科的同学会问他们:你们是多少分考进来的?一方面我希望我的学生好好学习英语、政治,通过考试,另一方面我又抨击现行的教学体制,我现在的人格很分裂。

问:能不能谈谈辞职这件事?

答:今天我要澄清一下。我最对不起两类人,一是清华大学,我和它没有任何渊源,它把一个美国盲流请回来当教授,而我却在外面乱说话,给(清华)带来了很多困扰;还有就是仍然留在体制里的人,我对不起,我如果真的抗争,我应该留下,这一点我比较自私,我可以靠卖画过日子,希望大家用平常心、不要道德地去看(辞职)这件事。

关于商业:钱不是坏事情

问:你怎么看待商业和艺术的关系?

答:商业问题是个世界性问题,很多人毁于商业,我就毁于商业,我在纽约画了6年的西藏,画得我快吐了,已经受不了一天到晚画西藏了,可是我得生活,在1989年的时候找到了新的出口,摆脱了自己的困境,画了一些非常疯狂的画,为此我最长时半年一分钱收入也没有。附和和反抗都要付出代价的,不要太抵触,钱不是坏事情,不要把商业和艺术弄得那么对立。

问:你觉得现在油画市场是不是存在虚假繁荣?

答:不光油画,楼市、股市等等都有问题。刘晓东最近在北京一个明朝粮仓做了个展览,他在墙上画了10个女人,在柱子上画了10个男人,展览结束后他用油漆把画全盖祝他说:“我觉得很无耻,现在画家能卖画卖到这个程度。我就要你们看到我画的画,但是我还要把它们毁掉,让你们买不到”。(关注公众号:瓶中喵;微信号:pzmiao;每天推送海外好文章,了解更多历史真相。)

关于媒体:大家不要相信我

问:你经常在媒体亮相,是不是也是一种炒作呢?还有你怎么看余秋雨、易中天现象?

答:不是,像西方的萨特等人,他们晚年的生活都是电视生活,亲自主持电视节目,在媒体时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我觉得很奇怪,我们争论的不应是该不该上电视的问题,而是他们在电视上说得好不好的问题。

问:你说过媒体上的话也不可信,那该信谁的话?

答:大家也不要相信我的话,保持独立思考。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