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培耘:中国远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2014-12-27 老蔡茶吧




几十年来,中国的一个至大问题,就是它从来没有一天正常过。毛时代的非正常,人神共知,人神共愤。而当下的中国,亦远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换言之,当下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很不正常的国家。
这,不仅是感性认识,更是理性结论,它建立在一系列众所周知的事实之上。因为无论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宗教、外交、军事、环境和资源保护、社会道德水准、民族和区域政策、国家发展战略建构等任何一个方面看,我感觉这个国家都极不正常,而非一般的不正常。
枚举一些例子,比如,正常的国家:


政治方面——
◇不会庙堂之上尽是裸官,而且无论官民都千方万计想移民以离开这个国家;
◇不会让外籍人士做本国的官员和议员;
◇不会每年有数十万人上访,更不会有截访、维稳、维稳办、维稳保安公司之类概念和机构;
◇不会有超过军费的维稳开支,更不会把维稳做成事业、产业、生意;
◇不会把人民的大量血汗钱花在对付人民身上;
◇不会花巨资养几百万五毛,天天混淆视听,愚弄民众;
◇不会在信息高速公路时代,在信息流通就是巨大发展机遇的时代,还搞阻碍信息自由流通这类蠢事;
◇不会养着一支庞大的专门对付人民却不对付外敌的国安、国保和军队,包括城管;
◇不会大批量的惩罚律师,不会有政治犯、良心犯;
◇不会一个党执政几十年,但人民一次自由选举的机会都没有;
◇不会几乎所有媒体都是官办,上面处处充斥谎言,而难觅真理和真相,更听不到民众的心声。
◇不会不允许人民批评,更不允许人民反对,而只许歌功颂德、服从听话、对任何不公不平都只能默默忍受;
◇不会无官不贪,不会随便查处一个高官,其贪污数目都是以千万、以亿为单位,甚至家产和存款富可敌国;
◇不会有特供,不会有专为干部准备的病房、疗养院、干休所,不会有这么多耀武扬威、富得流油的官二代、官三代;
◇不会在一个有宪法的号称共和国的国家,连该不该实行宪政都成了值得争议的话题;
◇不会连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这些人类的基本价值,都成了不能言说、不能提倡的敏感词;
◇不会有现成的桥不走,偏要去摸着石头过河;
◇不会将D视为高于一切,且要领导一切;在正常国家,什么D都没什么了不起,在人民面前连屁都不是。
经济和社会方面——
◇不会既征收高税费,又让民众享受低福利(如果是高税费高福利、或者是低税费低福利,那倒也勉强想得通。问题是很多国家都能做到低税收高福利的情况下,我们竟然多年坚持高税费低福利。而且更不正常的是,在民众普遍享受极低福利的情况下,中高层官吏却享有非常丰厚的福利,高官和他们的家人更堪称这个地球上最幸福的一群人);
◇不会在所有领域让国有企业实质是官有企业占居垄断地位,生生把一个所谓“市场经济”搞成了“官办经济”、“权贵经济”;
◇不会在放任国企随意涨价、攫取过多超额利润的情况下,还每年大把给它财政补贴;
◇不会疯狂的滥发货币,甚至双发货币,以此来搜刮民财;
◇不会把所有外汇都通过印刷钞票来强购于官,而不藏汇于民,以至堆积起令人咋舌的巨量外汇储备;
◇不会无休止的购买外债,甚至明知是不良外债仍要去买;
◇不会在很多重要的生产要素、资源(比如土地)都由官方控制的情况下,还要让人民相信它可以建成健康的市场经济;
◇不会把住房、医疗、教育当成赚钱的生意,甚至政府成了助推房价的主力,让人民在衣食住行和看病上学上,一直难难难、苦苦苦、痛痛痛;
◇不会搞成国富民穷,让人民根本没有办法、没有勇气去消费,进而享受舒心的生活,并拉动所谓内需;
◇不会有如此巨大的贫富差距,却拿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不会在给人民福利的问题上吝啬得要命,但在援外和增加官员福利上慷慨得令人发指;
◇不会连人口出生都没有自由,也不相信社会可以自发调节,还搞民族自杀式的、人种自杀式的、戕害人权的、沦为部门渔利工具的所谓计划生育;
文化和教育方面——
◇不会实行愚民教育和宣传,不会把思想定为一尊,设置思想禁区;
◇不会常识得不到普及,谬论却大行其道;
◇不会把虚假的历史、错误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灌输给一代代青少年;
◇不会一面鼓励创新,一面严厉打击各种异见;
◇不会十几亿人口几十年产生不出几个被国际承认的学术大师;
◇不会几十年产生不出一点足以输出世界的思想和价值;
◇不会让学生读书只是为了追求名利而不是追求真理;
◇不会把所有人都训练成听话工具而从不明白“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不会让所有学生从小学到大学、硕士、博士都必须皓首穷经去学一门外语;
◇不会一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现在唐文化要到日本去找,宋文化要到韩国去找,民国文化要到台湾去找,甚至对传统文化的保存和传承不及被殖民了几百年的香港;
◇不会到外国去办的孔子学院免收费,而本国各级学校收费特别是大学实行高收费,也不会给大量外国留学生免费却对本国学生高收费。”
宗教方面——
◇不会一味宣传所谓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而是实行信仰自由;
◇不会对宗教信仰强行干预,而是依法、谨慎、善意、宽容引导;
◇不会让寺庙道观也挂上党旗和世俗的领袖像,甚至唱红歌搞政治学习,弄得三界内外混淆;
◇不会出现各地政府随意拆寺庙,捣毁十字架;
◇不会出现大批僧尼公然结婚、喝酒、吃肉、搂小秘、嫖淫、车震、船震的乱象,不会把寺庙也办成集团公司;
◇不会不经过严密调查和深入的学术讨论,并在充分披露信息以让公众有正确判断的情况下,就轻易认定谁是邪教谁不是邪教;
◇不会有大批僧人为某种原因而前仆后继自裁;
外交方面——
◇不会仅剩下两种外交手段,一是抗议外交,二是让利送钱外交;
◇不会付出巨大代价,送了天量金钱,却在国际上一个朋友都没有;
◇不会谁都瞧不上自己,蛋丸小国都敢爬到头上拉屎;
◇不会让本国或本族人在外国被欺负或被杀了,悲愤的喊出“宁做美国狗,不做某国人”;
◇不会和世界公认的流氓恶棍站在一起,甚至打得火热;
◇不会与世界公认的文明价值对抗,站在全世界大多数人的对立面;
◇不会总是向整本国的恶棍献媚,却与对本国真正友好的国家交恶;
◇不会表面反对一些国家非常厉害,暗地里却积极输送利益给这些国家,并千方百计把自己的老婆、孩子、亲属弄到这些国家去;
◇不会在自己的人民都穷得要命、福利低得让人伤心的同时,却满世界大把撒钱,既撒给穷国,也撒给比自己富得多的富国;
◇不会用经济利益去换取别人不批评自己,特别是不批评自己的体制和人权状况;
◇不会把外国的批评一概当成毒药,把面子视为重于一切;
军事方面——
◇不会有党卫军,而只有国防军;
◇不会把军队搞得这么腐败,甚至比地方上还腐败;
◇不会把军队和一切武装、准武装力量搞得这么愚昧,须知一支腐败和愚昧的军队,对内当打手倒是绰绰有余,但对外作战时是不可能有战斗力的;
◇不会把武力只用于对内,而从不敢用于对外;
◇不会在需要对外用武的时候,只知打嘴仗比狠;
环境和资源保护方面——
◇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环境搞得如此糟糕,把资源如此竭泽而渔;有多糟糕,大家清楚,我都不忍说出来了;
社会道德方面——
◇不会一个礼仪之邦,弄得来现在到处杀人,动辄斗殴,老人倒地无人敢扶,处处以金钱为唯一信仰,什么都造假,很多人做任何事都不讲基本的人性、人伦底线;
民族和区域政策方面——
◇不会把部分地区的纷乱、对抗情绪、离心情结弄得这样大,甚至是几十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
◇不会不但推行不了一国良制,连一国两制现在也信的人不多了;
国家战略建构方面——
◇不会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正确的国家战略、发展方向和发展路线图,总是击鼓传花,个个都唯愿当维持会干部。试问民族责任感在哪里?政治人物的雄心、抱负、远见和卓绝能力在哪里?有没有想过生前身后名?
◇决策一直习惯于少数人暗箱操作,从没想过汲纳民意;
◇很多事明知不对,明知民间会反对,但仍然做了;
◇做多事明知做了人民会欢迎,也有利国家长远,但就是不做;
◇没有一个美国兰德公司那样的智库,也不采纳社会贤达的睿见,养着一大帮所谓专家学者教授,却只会舔腚和图饰上意,从来不为国家和人民献上肝胆;
……不再枚举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