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圣诞访谈:大洋彼岸的关注

RFA 张敏



*圣诞节前温哥华信友堂基督徒举行“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五周年”户外晨祷会*

圣诞节前,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北美浸信会信友堂基督徒12月13日举行“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五周年”户外晨祷会。

(现场录音)主持者黄大炜:“亲爱的弟兄姐妹、亲爱的各位牧长,今天早上聚集在这里,感谢神的恩典,赐给我们与基督的身体、与我们北京守望教会和我们在中国受逼迫的弟兄姐妹能够连于耶稣基督,以致我们才能够聚集在这里来同心祷告,同心为我们中华民族来悔改、为我们中国的执政掌权者来祷告!……)


*洪予健:政府的社会政治治理不应该干涉人的心灵自由*

祷告会后,我采访了信友堂主任牧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化学博士洪予健先生,请他谈谈在这个时候举行这样晨祷会的主旨。

洪予健:“圣诞节,这个普世基督徒庆祝耶稣基督降生的日子,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教会自然在圣诞节期间要举办一系列活动。在我们的信仰中,教会是主耶稣的一个身体,我们大家互为肢体,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忘记远在北京受苦的弟兄姐妹们。

在外界最广为所知的就是北京的守望教会,原来坐落在海淀区,是以城市知识分子为主建立起来的一个自主的教会。他们认为教会的至高元首就是我们所信的救主耶稣基督。凡是我们宗教信仰的事,是政府不应干涉的,这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原则。他们尊重政府在社会上面、政治方面的治理,但是这方面的治理不应该干涉人的心灵自由。这就是守望教会的宗旨。”


*洪予健:作为教会整体应可以在一起敬拜,守望教会租场地屡受阻才被迫户外聚会*

洪予健:“守望教会希望中国真正的信仰自由时代能来临,作为一个教会整体,可以一起自由地作敬拜。在这个情况下,他们发展得比较快。从原本分散在各自家庭中的小聚会,整合成一个比较大点的聚会,租了写字楼。也就是说,在家庭教会要走向公共社会、要浮出水面让社会上都知道,基督的信仰本身是光明正大的,同样也是完全符合中国现行宪法所规定的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

由此,他们这样做了以后就开始受到逼迫。从2009年11月因着跟他们原来签定聚会场所的物业拥有者房东解除了他们原来的租约,当然是在政府指使下,所以他们11月1日第一次被迫在户外聚会。

11月8日第二次的户外聚会他们在风雪中进行。当时这张照片——中国的家庭教会要做礼拜却不能找到一个场所,偌大的北京城,他们到处去租地方,但是所有的地方租约写成了都遭到政府的警告,都不能使他们进去。所以他们几百人就在当时海淀那边的公园门口举行了一场户外敬拜。这张照片当时也传遍了世界,而且美国和法国、德国、英国……海外的、国际的媒体也都纷纷报道了这些事。”


* 洪予健:户外敬拜受公安强烈阻扰干涉。去年习近平当政后打压更残酷*

洪予健:“ 但是以后也没有得到到很好的解决,因为那时奥巴马正好要访华,政府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国际影响’,临时给他们一个地方,让他们暂时回到室内来。

但是到了2011年4月,他们又一次使守望教会没有地方敬拜,所以4月10日守望教会只好再次到户外敬拜。但是这次的户外敬拜受到了公安强烈的阻扰和干涉,当时被抓捕的有几百人。更有许多人被堵在家里不能出来。

从这段时间以来,守望教会已经有三千多人次因着要维护自己的自由敬拜权利,被北京差不多动员多达一百多个派出所的公安,把他们都拘留过。

特别是到去年习近平当政以后,打压就更残酷了。今年已经有六十多人次,他们的被拘留时间……过去是24小时,最多到48小时,但是现在被拘留常常多达七天甚至最高达十天,加大了政府逼迫的力度。

守望教会的金天明牧师自2011年4月10日以来就失去了他的人身自由,到现在为止还是被继续软禁在家里,公安二十四小时轮值,使他根本不能出门做自己要做的事。如果非得要出门的话,一定是由公安国保陪同,其他的牧师和长老们都受到程度不等的控制、软禁和监视。”


*洪予健:当局要让基督徒的信仰染上共产党政治色彩,成为它“统战”组织的一部分 *

洪予健:“我们最感动的就是守望教会自2009年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走过了五年被逼迫中所行的路。守望教会在这件事上坚定不移地遵循基督徒信仰的真理,我们在海外、在加拿大的浸信会信友堂非常感动。因为这是基督真信仰的流露,敬拜上帝的权利是上帝给的,不是政府的恩赐。

在中国,有人不知道情况……(以为)中国好像对信仰的禁止、对基督教的逼迫,那大概是‘文化大革命’和‘文革’以前五、六十年代的事了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概已经不存在对信仰的逼迫……

不知道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在中国所有挂牌的基督教会都属于共产党领导下的‘三自爱国会’。会章明确规定,中国的教会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团结全国的基督徒一起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这就是共产党用它自己的政治要把基督教管起来,让基督的信仰被染上共产党的政治色彩,成为它‘统战组织’的一部分。

如果你愿意这样的话,那你就可以挂牌。所以可以看到的公开的教会都是属于‘三自’体系的官办教会,任何自主的、不愿意被政府在信仰上控制的这些教会在中国有个专有名词叫‘家庭教会’。

过去,中国的信徒们不参加‘三自’,在家庭里面聚会也要受到公安非常大的干扰,公安常常用‘在家里聚会干扰周围邻居,扰民’的原因来进行干涉。后来这些基督徒就走到外面租写字间、办公楼,不在居民区了,那就不‘扰民’了嘛,使政府原来那个借口就不存在了,可是这个使政府更害怕,因为它不愿意让人们知道在中国有真正独立意义上的社团存在,使共产党觉得它的统治受到了威胁。”


*洪予健:当局为什么要动员三千警力去对付守望这么一个教会?*

洪予健:“很多人所不了解的——为什么要动员三千警力去对付守望这么一个教会呢?他们都是守法的公民哪!

在中国社会里,现在是人欲横流,腐败横行,但是有一群中国的国民却是愿意好好的敬虔的度日子,他们信他们所信的上帝,只在他们自己所租的教堂里边敬拜上帝,忠实的传扬圣经上神的话语,为什么共产党要这样对付基督教呢?因为共产党背后是马列共产教,他们把它封为‘宇宙真理’。

因为基督信仰里只承认真正的真理从我们所信的耶稣基督而来,而且基督教一定是一个公共的宗教。西方教堂在城市的广场,基督教是放在社会当中、也影响社会的一个信仰,所以真正的基督教信仰是共产主义信仰中所不允许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其它国家里任何不同的政党都可以在宗教上作他们的选择,就像美国,不管共和党、民主党(人),都可以成为基督徒。在台湾也可以,不管你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两党都有基督徒。因为在他们看来,政治是政治,宗教是宗教。”


*洪予健:守望教会在受苦,征战战不容易。在海外发声支持他们,是我们应尽责任*

主持人:“那么,您所在的这个教会关注守望教会是从什么时候?信友堂做了些什么?”

洪予健:“关注守望教会是从守望教会当初开始就进行。因为守望教会有两个长老曾经是我们信友堂的会友,其中一个长老是在信友堂信主的。所以我们有自然的这样的联系。在守望教会的建立过程中,我们是以极其欢喜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的,相信守望教会走的是一条按照真的我们所信的基督教信仰建立的教会,是未来中国家庭教会真正获得宗教信仰自由的先驱性代表。我们为此充满了敬佩,同时也知道守望教会在受苦,这场争战不容易。

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是一个身体,当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一个肢体受苦,另一个肢体也受苦,当一个肢体欢喜的时候,大家一同得荣耀。就是‘同哀哭,同欢喜’。我们教会认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应当在海外发声,支持守望教会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洪予健:基督徒并非不管世上罪恶,特别是对公共性、社会性罪恶,不该噤若寒蝉*

洪予健:“圣经告诉我们,‘(上帝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无神论的世界、不敬虔的世界就是要以基督敌对,我们一定要对守望教会表达我们彼此的关心,使守望教会感到他们并不是孤单的。

在每周的晨祷会上,我们都为他们祷告。我们每年12月份的‘户外风雨祷告会’,这个行动也要向在中国大地上许许多多愿意走公义道路(的人),他们也看到中国的……比如一党专制下的种种弊病……当他们带着这个问题来求问基督教的时候,教会的牧师如果说‘这些是政治,我们不管’的话,就会使这批人对基督教产生错误的印象,以为基督教是不管世界上这种罪恶的,特别是公共性的罪恶,对社会性的罪恶都是逃避的。

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如果一旦和政治上的苦难……教会就马上噤若寒蝉,不敢发声的话,他们就认为基督教所讲的大概也跟那些民间宗教的不问世事,不在五行,看破红尘差不多,这就导致他们对基督福音的力量和真理全备性的怀疑,使这些人被拒在教会门外,这是我感到非常痛心的事情。”


*洪予健:守望教会的征战在教会建造和公民社会建造上作出贡献,有伟大历史意义 *

洪予健:“今天我们在西方社会享受信仰自由,这是因前辈的西方基督徒用血和生命争取来的。我们作为中国基督徒,也要为福音能够自由传遍中华大地,也让政府能够结束政府对教会的六十多年来的逼迫,我们教会应当为此努力。

守望教会的这场征战,实际上是为中国能够进入真正的公民社会所付出的征战。因为他们所要求的权利不是别的,正是现在中国国民所不能享受到的权利。这权利就是敬拜的自由、信仰的自由,以及集会的自由、结社的自由。

如果守望教会这样的争取权利让政府意识到政府不能以任何形式剥夺他们权利的时候,中国就真正进入了一个信仰、言论、集会、结社、出版、新闻自由的时代,这样中国真正的法治就能建立。这就是守望教会在这场征战中,无论在教会的建造上……更在公民社会的建造上所作出贡献的真正伟大的历史意义。”


*卢骏先:学习守望教会。也为中国领导人祷告,逼迫基督徒对他们个人和社会有害*

接下来我采访了参加晨祷会的信友堂执事会主席、退休技师卢骏先先生。他谈自己的心情,从十年前说起。

卢骏先:“我在差不多十年前就觉得我们华人教会很多都没有注重对社会的公义去关心,我说‘怎么会是这样的呢?’那时候我还不在信友堂,在另一个教会。

洪牧师有一次被邀请在那个教会对我们从大陆来的一个团契作一个讲座,讲到了‘教会一定要按照神所托付的去行,对罪恶……不管这个罪恶是个人的,是社会的,是执政的政府的,我们都有责任去做劝诫,去做责备’。我当时听了,心里很高兴,还给洪牧师写了一个电邮。

后来因为有其它事情,我就转到信友堂去。在那里,不但有洪牧师,还有一班弟兄姐妹也是这样为社会的公义,特别为在国内主内肢体所受的逼迫,我们祷告,发出我们支援的声音,体现了圣经教导的‘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都应该一同受苦’,我就很感恩,教会很多弟兄姐妹,都领受了这个教导,而且去行。

今年呢,有一些以前没有来参加(户外晨祷会)的,今年来参加了。

守望教会已经被逼迫五年多了,可是他们没有被压垮,这点使我们很多弟兄姐妹非常感动,我们应该学习他们为主受苦的心志。

当然我们也会为中国的领导人祷告,如果是可能的话,我们也求神感动中国领导人的心,让他们知道逼迫基督信仰对他们来说,不单是对他们自己个人有害,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是有害的。

守望教会这样的抗争是属灵的战争,不是用血气来征战,守望教会弟兄姐妹们对被抓、被关,他们没有反抗,反而利用这个机会向抓他们、关他们的人传福音,就好象圣经说的,其实是把炭火堆在他们头上,使他们在一定的时候……神感动的时候他们能够悔改归向真理。这点我也向守望教会弟兄姐妹们表示敬意还有感谢!”



*傅希秋:2014年中国当局对“三自教会”的打压是“文革”结束以来最严厉的一年*

一直关注中国大陆信仰自由和人权状况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简要回顾一年来中国大陆信仰自由状况。

傅希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2014年在宗教逼迫上有几个重要的显著特点。

第一个表现在对‘三自教会’的打压上可以说是‘文革’以来最严厉的一年,从年初开始的浙江省以‘三改一拆’的名义对‘三自教会’大规模的……无论是拆毁教堂还是强力拆毁教堂的十字架,还是把教会转成‘社区中心’的这种种对宗教自由的侵袭,达到了‘文革’(结束)以来最严厉的程度。

据我们不完全的统计,到11月底已经有超过四百个有名有姓的教堂,或者是被完全强制拆毁,或者是十字架被强迫挪移或者拆毁。这是‘文革’期间发生的事情呀!在2014年主要先是在浙江省一些重点的城市、地区发生了,在其它一些省份也有零零星星类似的事情发生,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变化。

因为我们知道过去对基督教的迫害包括天主教,大部分还是停留在对非官方、非注册的家庭教会……无论是新教的家庭教会,还是效忠梵蒂冈的天主教会而言,打压主要是集中在这些方面。”


*傅希秋:2014年中国当局对家庭教会领袖以“邪教”罪名打压*

傅希秋:“第二个比较显著的特征就是对家庭教会的领袖,尤其是在一些教会比较兴旺的地区以所谓邪教的名义,有针对性的、群体性的可以说是刑事罪名进行打压,这也是过去在规模上和力度上没有这么大过的。

我们所看到的包括在内蒙古,山东、河南、湖南、陕西省,还有在新疆等地,全国有好几个比较重要的大案、教案,都是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这样的罪名逮捕羁押,甚至逮捕判刑。对家庭教会的领袖有的是有十几位同时被抓捕,像湖南邵阳的教案。这也有一个政治性背景,今年当局很明显利用所谓对‘东方闪电’打压的名义,扩大化的延伸到许多传统的家庭教会。”


* 傅希秋:2014年当局把刑事化罪名用于家庭教会,对儿童教信仰控制和打压更严厉*

傅希秋:“第三个特征跟第二个有关系,就是以刑事化的罪名,无论是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这种罪名过去只用在像法轮功团体,像‘东方闪电’……但今年却用在了家庭教会身上。

除了这个罪名之外,还有一些过去算是政治化的罪名,比如说‘非法经营罪’、‘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寻衅滋事’等等都用在了这些教会的牧师身上。像伴随着温州强拆教堂期间,就有牧师以这样的罪名被正式逮捕,还没被最后判决,也经过了法院的审讯程序。

像7月4日,河南南乐教会的牧师张少杰被以两个罪名……其实就是他帮助信徒维权,被政府扭曲成了‘欺诈罪’;第二个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常莫须有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这个可以说是在过去二十多年对‘三自教会’牧师从来没有这么严重的判刑过。

在陕西子洲有几位教会领袖,仅仅是去派出所索取被非法没收的教会的圣经等等物品,就被以所谓的‘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正式逮捕。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特征就是对儿童宗教信仰自由的控制和打压也比过去几年更严厉。

现在可以想到的有以上这四个比较重要的特征。”


*傅希秋:今年中国官方推行所谓“建立中国基督教神学”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傅希秋:“当然我们也看到以北京守望教会为代表的已经抗争五年,仍然没有得到自由选择敬拜场所的权利。今年对守望教会的迫害也有很大升级。过去三、四年户外聚会之后通常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被抓走分流到各派出所之后,短暂的被拘押就释放了。那么今年出现了集中的很多起被刑事拘留这样的升级。

守望教会又艰难地走过了这第五年,我们也看到官方在推行以所谓‘建立中国基督教神学’为名,在神学上试图把基督教会的普世性、独特的基督性特征从神学上进行模糊,以‘中国特色’,所谓的‘神学中国化’为名,实际上很明显是希望把‘教会是教会,上帝是上帝’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区分,从中国共产党的所谓‘和谐社会’这个意识形态里边连根拔除。这种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举动,这也是今年才开始推动的。”


*傅希秋:河南南乐教会去年圣诞节的遭遇和今年圣诞节前中心教堂被拆毁*

傅希秋:“去年这个时候,正好是南乐教会在大规模受到打压迫害的时候,有十几位维权律师勇敢地聚到南乐,甚至聚守在张少杰牧师家里,在圣诞节期间被当局围困几天之久,在一个受拘押的环境里庆祝圣诞节。

今年,也就是昨天(12月17日)河南南乐当局派出了几百位武警和其他的警察,强行把南乐的中心教堂拆毁,防止他们庆祝圣诞节。”


*傅希秋:为了一个爱与和平、公义的中国的实现继续努力。求上帝祝福中国!*

傅希秋:“作为一个民间的基督徒维权机构,我们对华援助协会的宗旨是推动中国的宗教自由、为一切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推动中国的法制进步而努力。

我特别在这样一个圣诞节的前夕,向我们在国内的宗教信仰者和尤其是我们的弟兄姐妹表达我们圣诞祝福,愿上帝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中国转折的时刻,赐给我们在逼迫当中仍然拥有刚强壮胆的勇气,并且为了福音,也为了一个爱与和平的、公义的中国的实现继续努力。

我作为一个前家庭教会的牧师,深深知道这里边要经历的患难和艰难。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你们在主里边的受苦都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白费的。我们许多弟兄姐妹都在与你们一同受苦,也一同经历复兴的喜乐。

我们求上帝祝福中国!”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