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与中国教会的出埃及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诗篇:“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今年11月27日,又到一年一度、美国人普天同庆的感恩节了。感恩节的来源,一般来说是1620年为逃避迫害的清教徒(反对英国国教的新教教徒)到达美洲的第二年,因为当地印第安人的帮助躲过灾荒、得以丰收,而感谢上帝和印第安人的帮助,遂设立感恩节延续至今。但从更高远的视野来看,感恩节其实来源于近代的一场“出埃及记”,是清教徒感谢上帝帮助他们逃离“埃及地”英格兰、并在应许的“迦南美地”美国扎根的感恩和赞美。值此佳节,与美国人同渡感恩节的中国人应该思考的是,深处政治专制和宗教迫害中的中国教会,如何逃离“埃及地”,而我们的“迦南美地”在哪里呢?我们的“感恩节”在何时呢?



根据圣经出埃及记的记载,摩西受耶和华之命,率领被奴役的犹太人逃离埃及前往迦南美地。在经历40多年的艰难跋涉、颠沛流离,经历摩西、约书亚两代领袖带领后,犹太人终于摆脱了被奴役的悲惨生活,在迦南地奠定了一个敬畏神的民族国家。临终的约书亚充满感恩地晓谕以色列人:“我现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你们是一心一意的知道耶和华你们神所应许赐福与你们的话,没有一句落空,都应验在你们身上了。”(约书亚记23:14)



在犹太人出埃及的数千年后,英国坚守纯正信仰的基督徒在当地受到英国国王为教主的国教的极其残酷的迫害。清教徒北美殖民地普利茅斯第一任总督、五月花公约起草人之一威廉 布拉德福(William Bradford)在他的名著《普利茅斯开拓史》(Of Plymouth Plantation)中写到:“信仰被玷污,虔诚的信徒受苦受难,多少人被流放、多少人被下监或遭受其他方式的迫害并死去;另一方面,罪行却得到支持,无知、亵渎和无神论与日俱增。。。。。。”(见《普利茅斯开拓史》10页、江西人民出版社)。但清教徒们“挣脱此类敌基督枷锁的捆绑,成为属上帝的自由人,依照上帝与人订立的神圣契约结成教会,在福音团契里按照主的样式行事并影响他人”(见该书12页)。这批追求“纯正的信仰、敬虔的生活、自由的国家”、过着独立教会生活的清教徒在宗教迫害下不得不逃离“埃及地”英格兰,先到荷兰,再历尽艰辛、死伤惨重、漂洋过海到美洲,开辟了这块没有迫害、心灵自由的属于上帝之地。



1621年,在第一个感恩节期间,清教徒们在普利茅斯获得丰收,他们感谢上帝让他们获得了心灵和物质的自由,“上帝就是这样一路与他们同行,所出所入都保守他们,他的圣名应得永远的赞美,直到子孙后代”(见《普利茅斯开拓史》89页)。上帝如此保守古犹太人和清教徒们脱离捆绑、在应许之地获得自由,上帝的祝福也是否要临到深处苦难中的中国教会呢?



自1949年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中国基督徒就陷入在比埃及地更加苦难的奴役之地,被虐杀、被囚禁、被消灭司空见惯。虽自1980年代稍微有所喘息,但自习近平上台后,政治上更加高压,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被肆意抓捕,宗教政策上浙江一地十字架被拆有近400多个,若干家庭教会被取缔、解散,甚至被以邪教罪名抓捕;若干牧师、传道人被判刑、被软禁,习近平被偶像化为毛泽东之后的新“天子”,北京的愚民政策与平壤已经非常相似。身处这个黑暗掌权、百姓被奴役的专制王国,每一个深受压迫的中国人,都在内心深处呼喊:救我们脱离埃及地!让我们逃亡到迦南地!



上帝肯定在垂听他的子民的哀嚎,也肯定会回应他的子民的哭诉。上帝是信实的,如同他对眷顾摩西时代的犹太人和五月花清教徒一样。但是,中国教会的“迦南地”并不是一个物理的概念,而是一个属灵的概念。上帝不可能把近一亿的中国基督徒带出中国,到某个大洲去移民,这在现时代是不可能的。而中国教会的出埃及,更应该是在原地实现迦南地的梦想。就是在中国本地,实现“纯正的信仰、敬虔的生活、自由的国家”的美好应许。这显然是异常艰难的,但这也正是中国教会的神圣命定和不二选择。



迦南地对于中国人来说,不是一个物理概念。君不见那么多“肉身翻墙”、脱离埃及地的海外华人教会,在北美享受着政治和信仰的自由,却对国内身受奴役的同胞早已淡忘、漠不关心;只关心自己如何升入天国,却对周遭世界中的“行公义、好怜悯”抛到九霄云外。香港正在发生的如火如荼、反专制、要真普选的民众运动,有几间海外华人教会表示声援呢?!中国每天发生的专制者暴行、不时传来的信徒和教会受迫害案例,又有多少海外华人信徒关注、代祷呢?2014年12月13日,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会将举行“与北京守望教会风雨同行五周年户外晨祷会”,声援被迫害的北京守望教会。但像信友堂这样的华人教会,在海外可谓凤毛麟角;近期活跃在海外,在中国驻洛杉矶、纽约领事馆外和华盛顿国会大厦前抗议中共迫害基督教的基督徒组织“中国家庭教会海外联祷会”,在深受“埃及地”奴化的海外基督徒来看,的确又是洪水猛兽。



正如出埃及记16:2-3:以色列全会众在旷野向摩西、亚伦发怨言说:“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地耶和华的手下,那时我们坐在肉锅旁边、吃得饱足。你们将我们领出来,到这旷野、是要叫这全会众都饿死啊”。肉身脱离埃及的会众,由于思想被奴化、被毒化,所以很多时候虽在自由国度,但内心却仍然是奴才。他们思考的是现实的安全、肉体的利益,对上帝的应许、精神的自由却早已淡忘。这些情景,古今、犹太人与中国人都是相同的。



因此,中国基督徒的“出埃及”、“五月花号”,的确与古犹太人、清教徒的有所不同;中国基督徒的“迦南美地”“普利茅斯”也跟古犹太人、清教徒们的应许之地并不相似。它不是一个物理时空上的迁移,它首先是一个心灵的革命,再次是一个就地的翻转。作为中国基督徒,要在耶稣基督里,全方位地颠覆旧日的为奴之心、为奴之灵,摆脱魔鬼撒旦和政治偶像的奴役、欺骗和控制,让上帝的心灵自由在我们内心扎根、茁壮成长。正如加拉太书:5:1:“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



其次,中国教会的信徒们,更要承担上帝所晓谕的“管理治理”的文化使命,就地改变我们为奴的地位、为奴的社会状态,如同当年留在英格兰当地的清教徒一样,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壮大力量,最终积极参与宪政革命,引领英国的革新和自由。也如同今次积极参与“和平占中”运动的香港教会一样,为公义为自由抗争不息,“宁叫高墙教会尴尬、莫使公义基督蒙羞”(香港某牧师语)。



在这充满喜庆的感恩佳节,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些还在“埃及地”的中国苦难同胞们,是那些还坚守在“英格兰”、忍受政教合一迫害的中国信徒们。我们期盼上帝早日让中国信徒、中国人乘上五月花号,摆脱埃及法老的捆绑、实现心灵和信仰的自由,抵达美好的上帝应许之地。属于中国人的迦南美地必然会临到,属于中国人的感恩节,也必然会设立。这正如诗篇36:5:耶和华啊,你的慈爱,上及诸天,你的信实,达到穹苍。诗篇100:5:因为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存到永远,他的信实,直到万代。诗篇33:4-5:因为耶和华的言语正直。凡他所作的、尽都诚实。他喜爱仁义公平。遍地满了耶和华的慈爱。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