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读班扬《丰盛的恩典》

作者:樊春良


突然一句话临到我:“你的义在天上。” 透过内心的眼睛我看见,耶稣基督正坐在上帝的右边;于是我说:我的义就是在那边,所以,无论到何处,无论做什么,上帝都不会对我说,他要索取我的义,因为我的义就是在他面前。

约翰•班扬(John Bunyan ,1628-1688)的《丰盛的恩典》(直译为《罪魁蒙恩记》(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是在狱中写出的,同时完成的还有《天路历程》第一部。《天路历程》一问世,就大受欢迎,成千上万的人曾读之而流泪。《天路历程》是除圣经之外最受欢迎的英文书,被译为各种各样的文字,现在仍然是关于基督徒经历最引人入胜的描写。《丰盛的恩典》则是班扬的精神自传,记述了他蒙恩获新生的历程。两本著作在精神上是同一的,正如乔治•欧弗引用契弗博士(Dr.Cheever)的话如此说道:


当你阅读《丰盛的恩典》的时候,你每前进一步都会禁不住说,这是《天路历程》未来的作者。这就仿佛你站在某个伟大的雕塑家旁边,观看他雕凿的每一步,目睹他的整个设计;这样,每一凿子下去,未来之美的某种新特征都会赫然现于眼前。


对于已经十分熟悉《天路历程》的中国读者,今天又可以读到《丰盛的恩典》的中译本,这是多么高兴的事!这本书不仅带我们回到英国清教徒时代,一同与班扬经历他那从罪恶中蒙恩的天路历程,也让我们一同体会和感恩基督赐给我们的恩典是何等丰盛。


一、《丰盛的恩典》的背景


班扬的《丰盛的恩典》既反映了罪人蒙恩悔改归主的一般状况,又与那个时代的宗教文化是分不开的。在班扬那个时代,宗教改革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加尔文关于上帝的主权、上帝的全能和公义、人的全然败坏和拣选等思想已被英国人广为接受。这是理解班扬《丰盛的恩典》的一个关键因素。


班扬1628出生于贝德福德附近一个叫爱尔斯托的村庄,父亲是一个铁锅修补匠,一家人艰难谋生。班扬在贝德福德的语法学校上学,和其他穷人的孩子一样读书写字。由于家庭贫困,班扬在小学毕业后即继承父业,留在阿尔斯托生活。班扬是个热情、想象力丰富的孩子,却喜欢恶作剧,满嘴脏话。班扬信主后,说起自己的青少年时期,用的词非常可怕,一般人以为他犯了什么大的罪恶,有人认为班扬夸大了自己青少年时期的罪性,但从信主蒙恩的人,之前没有上帝的生活就是生活在极大的罪中。班扬的叙述反映了他信主之后那颗对“旧我”忧伤痛悔、对“新生”饥渴慕义的心。


班扬所处的时代正是宗教改革后期,是英格兰变革的时代。16世纪60年代,随着加尔文思想在英国的传播,国教内部出新的宗教派别。他们试图按照加尔文的日内瓦路线“净化”英国国教会,清除国教中的天主教旧制和繁琐仪式,只承认圣经是信仰的唯一权威,强调所有信徒在上帝面前一律平等,摆脱王权对教会的控制,提倡“勤俭清洁”的生活,因而得名“清教徒”。他们的主张在国教教会内部并没有实现,于是脱离出来,成立自己的教会。17世初期,在英王詹姆斯一世和查理一世统治时期,清教徒反对君主王权,受到压迫。1642年,查理一世挑起了内战,组织王军,向代表清教徒势力的议会派军队发起进攻。1645年,议会军打败了王军,国王投降,清教徒克伦威尔执政。1649年,查理一世以叛国罪被处死。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国会派失去核心。1660年,国王派复辟,查理一世之子——查理二世登基,下令国民信从国教。1666年,保皇议会通过《信奉国教法》,宣布不从国教者即非法,清教徒受到残酷迫害,逮捕、酷刑、宗教审判,每日每时都受着威胁。


班扬出生的时候,清教思想已深入英国各地,内战时期,一些地方建立起自己的独立教会。1644年,英国内战爆发的两年后,16岁的班扬应征参加了克伦威尔领导的议会派军队,与王军作战。1647年,班扬所在的军队解散,他退伍回到家乡。在军中,袖珍版圣经是班扬带在身边常读的书。他也可能听过清教牧师的讲道,那时这在议会派的军队中很普遍。可以推断班扬对清教徒主导的思想开始熟悉起来。1649年,班扬与一个穷苦出身的女子结婚,共生了四个孩子。他加入了裴德福郡的一家清教徒教会,并遇到后来对他灵性生活起关键作用的牧师约翰.吉福德。1659年,班扬担任教会的牧师。1660年,王政复辟,宣布新教教派集会为非法。不从国教的新教徒就在树林和户外集会敬拜祈祷,班扬因此于1660年12月12日被捕入狱。当时的地方官劝班扬答应不公开传道,就可以自由,但班扬毫不妥协,不愿做出承诺。在狱中,他写出他的灵程自传《丰盛的恩典》和《天路历程》第一部。


二、《丰盛的恩典》的主题:罪人蒙恩


《丰盛的恩典》有一个长长的名字:《罪魁蒙恩记或简述上帝如何在基督里对他卑微的仆人约翰•班扬施以极度的怜悯》。打开这本书,开始读序言,我们就会感到一种很熟悉的语言在对我们说话:


孩子们,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阿们。我从你们面前被带走,受如此捆绑,以至不能尽上帝托付我向你们当尽的责任,在信心和圣洁上进一步教导你们、造就你们;然而,你们也看见了,我的灵魂对你们属灵和永远的福分怀着父亲般的关怀和惦念。从前,我曾从示尼珥与黑门顶往下观看你们,如今我从有狮子的洞,有豹子的山照样观看你们所有的人(歌4:8),急切盼望着能看见你们安全抵达那心所愿去的海口(参诗107:30)。


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们的上帝;即使在旷野,在狮子的利齿之间,我仍因上帝赐予你们的恩典、怜悯,以及你们对我们救主基督的认识而满心喜乐:这一切都是上帝在他丰富的信实和慈爱中赐给你们的。你们饥渴慕义,盼望在他的独生子里面更深认识上帝;你们心存温柔,为罪战兢,在上帝和世人面前行事为人圣洁、自守——这一切都极大地安慰了我。“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帖前2:20)


这多么像保罗写的书信!是的,使徒保罗就是班扬的榜样。他也像使徒保罗,正在监狱里写信。作为一个传道人,班扬对他属灵的孩子们宣讲他的蒙恩经历,教导他们。他使自己与保罗一致,他这篇自传的题目即来自保罗写给他的属灵儿子提摩太的信:


我 从前是亵渎上帝的, 逼迫人的, 悔慢人的. 然而我还蒙了怜悯, 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 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基督耶稣降世, 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 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个是罪魁。(提前1:13-15)


《丰盛的恩典》记叙了班扬从一个罪人蒙恩的历程,它不仅是班扬个人的精神历程,也是个人在教会面前的见证,是一个传道人对他属灵后代的教导


三、寻求那蒙恩得救的确据


与奥古斯丁从情欲的强烈捆锁中挣脱不同,也与约翰.牛顿从一个奴隶贩子转变为全新的人不一样,班扬看起来没有明显的罪恶捆锁,也没有犯什么大罪大恶,他所有的是更普遍的我们每一个都有的那种不认识上帝的罪。按照他的说法,“至于我自己那天然的生命,在没有上帝的那些时日,我在世上的行事为人,确实是随从今世的风俗,顺从‘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2:2),‘被魔鬼任意掳去’(提后2:26),却还以为乐事。我的内心和生活充满了各样的不义,到处肆意妄为,恶行昭彰;虽然当时年纪尚小,身心也还稚嫩,但赌咒、发誓、说谎、亵渎上帝的圣名等等这些事情,从孩提时代起,就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是的,我在这些恶行里面如此营盘坚牢,根深蒂固,它们已成了我的第二天性。”这样的罪,在每一个不认识神的人中都存在,有时比大罪大恶更难改变。


班扬在顽梗不化的青少年之后,境况发生了变化,上帝的恩典临到他。1649年,班扬结婚了。上帝怜悯他,让他遇上一位贤妻,他妻子的父亲是一位公认的敬畏上帝的人。虽然他和妻子结婚的时候一贫如洗,甚至连过日子用的锅碗瓢盆都凑不齐,但他妻子带来了父亲留给她的《凡人的天路》和《敬虔的实践》两本书。这两本书尽管没有触及到班扬的内心深处,但却使他对宗教信仰产生了一些向往。上帝已开始在他心里做工,他的思想和行为有了慢慢的变化,虽然旧的生活习惯和罪行仍然统治着他。上帝没有忘记他,上帝奇妙的安排终于临到他。班扬写道:


终于有一天,出于上帝美好的安排,我到贝德福德去揽活。在镇上的一条街道上,我遇见三四个贫穷的妇人正坐在门边,一边晒太阳,一边谈论着有关上帝的事情。我那阵子很愿意听到这类谈论,就凑近了些,想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因为在宗教问题上,我自己现在也十分活泼健谈。可以说,我听见了她们说的话,却不明白,因为她们所谈论的,我还远远触摸不到。她们谈到了重生,谈到上帝在她们心中的工作,也谈到她们如何相信自己天然的光景是何等可怜;她们还谈到上帝如何借着他在基督耶稣里的爱看顾她们的灵魂,如何用话语和应许滋润她们、安慰她们,并帮助她们抵挡魔鬼撒但的诱惑。此外,她们还特别谈到了来自撒旦的试探和诱惑,说她们因此而受折磨,并彼此交通在遭受撒旦攻击时,如何靠着上帝刚强壮胆。她们也谈到了自己内心的苦情,谈到了她们不信的恶心;她们藐视、轻看、憎恶自己的义,看到这种义污秽不堪,了无益处。


在我看来,这些妇人开口说话,仿佛是因为心中的喜乐洋溢而出,不得不说。她们说话之间所用的圣经语言是如此甜美,她们所说的一言一辞都如此彰显恩典的温柔,对我来讲,她们仿佛已经找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仿佛她们是那里“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民23:9)。


这次相遇对班扬信仰和生活的转变是关键的。这几个一边晒太阳、一边谈论有关上帝事情的贫穷妇人向班扬显示了一种新的生活,那就是重生的生活:在上帝的爱眷顾下、靠着上帝的话语和应许的生活。她们让班扬明白了:“我缺乏的是一个真正敬畏上帝的人的实实在在的表征,而且还让我确信,一个真正敬畏上帝的人必定是快乐而蒙福的。”于是,班扬一次又一次来到这些贫穷的妇人中间,常常把这当成一件必不可少的事。他发现自己内心发生了两种变化:“我的内心变得十分柔和、敏感,完全信服于妇人们凭着圣经所宣讲的话语;其次,我的心思也发生了巨大的翻转,定意时时默想她们的话语,并默想凡听到、读到的任何一件美善的事物。”


从此,班扬走上追求新生活的路。他开始用新的眼光来查看圣经了。“那些日子我从没有离开过圣经,不是研读,就是默想;我还大声向上帝呼求,求他让我明白真道,明白通往天堂和荣耀的道路。”但同时,来自魔鬼的诱惑和内心发出的试探也开始来临:“我对上帝有信心吗?”“我是蒙拣选的吗?”班扬陷入内心冲突之中。他仿佛看见一座高山,贝德福德城中那些喜乐有福的贫穷妇人坐在向阳的坡上,在惬意的阳光下畅快欢喜;而他却在黑云笼罩、霜雪覆蔽之下冻得瑟瑟发抖。他似乎还看到,在他们之间有一堵墙环绕着这座山。他渴望能飞跃这堵墙,与她们一同享受那属于她们的阳光带来的温暖。绕着这堵墙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瞥见了一道窄窄的缺口,像是墙上安的一扇小门。这门实在是又狭又窄。他费尽力气,直到精疲力尽,才让整个身子都穿过去。“我欣喜异常,走到她们中间,坐了下来。那属于她们的太阳放出的光芒与温暖,让我备受慰藉。”这与班扬在《天路历程》中基督徒进入窄门的描述类似,这都源于耶稣基督的教导:“你们要进窄门;……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7:13-14)


可是,班扬尽管进到与同上帝在的地方,但内心的冲突却没有减弱。《丰盛的恩典》主要部分记述了班扬从1649-1655这几年长时间的强烈心理冲突。班扬花了大量时间,查考圣经,希望从圣经中找到确切的蒙拣选的话语;同时,来自魔鬼的诱惑和内心发出、自我属肉体的朋友的试探开始伴随着他。在魔鬼的不断控告下,他经历了强烈的绝望、有罪和恐惧感。上帝的话总能给他安慰,给他保证,但不久他又经历试探,陷入绝望中,再开始急切呼求上帝,又受到更猛烈的试探和攻击,陷入黑暗之中。


直到有一天,班扬得到了确据:……突然一句话临到我:“你的义在天上。” 透过内心的眼睛我看见,耶稣基督正坐在上帝的右边;于是我说:我的义就是在那边,所以,无论到何处,无论做什么,上帝都不会对我说,他要索取我的义,因为我的义就是在他面前。不仅如此,我还看到,并不是好的内心光景能让自己的义变得更好,也不是坏的内心光景能让我的义变得更糟,我的公义就是耶稣基督自己,他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来13:8)。


此刻,锁住我双腿的铁镣脱落了,我从捆锁与患难中得到了释放,所有的试探全都奔逃四散而去。……又有一句话让我想起:“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上帝,上帝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1:30)借着这节经文,我知道“你的义在天上”这句话是真的了。”


这确据不是“内心的光景”所感觉的,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是真实的。


借着这节经文,我看到作为人子的耶稣基督,尽管就肉身的同在而言,他如今离我们相去甚远,但他在上帝面前正是我们的公义和圣洁。这以后的一段时间,借着基督,我满有平安喜乐地活在上帝面前。哦!基督!基督!我的眼里只有基督,别无其他。……如今,我看见自己既是在天上,同时也是在地上;对于我的肉身和人格而言,我是在地上;但借着基督,也就是借着我的元首、公义和生命,我却是在天上。


我们从班扬的精神历程可以看到当时清教文化的影响。清教徒强调基督徒个人的生活应表现出与“蒙拣选的恩典”相称,寻求蒙恩得救的记号和确据。班扬的精神冲突就是在不断地确认自己的身份,寻求蒙恩的确据中产生的。他恐惧自己是与该隐和犹大同样的人,前者杀死了自己的弟兄,后者出卖了主耶稣。他恐惧自己出卖了耶稣,担心自己“故意犯罪”,失去救恩,直到从圣经的话语中得到确据。


我们看到班扬的蒙恩得救和重生是一个过程,从他遇到那几位贫穷的妇人到他从圣经中得到“义在天上”的确据,很难确切地说在哪一个时刻,班扬就皈依转变,成为信徒了。这一过程确实如莱尔在《圣洁》一书中所说的:“基于圣经,有三件事情对于每一个在基督国度里得救之人都是必须的。这三样就是称义、重生和成圣。在每一个上帝的儿女里面,都有这三样:他同时是重生的,被称义的,也是得以成圣的。在上帝眼中,缺少了这其中任何一样都不是一名真基督徒……。”(第11页)我们看到,在这一过程中,圣灵借着上帝的话语在班扬里面工作,洁净他、安慰他、坚固他、改变他;这一过程也是一个属灵争战的过程,内心之中存在着旧人与新人之间、肉体和圣灵之间激烈的冲突和争战。这种经历是每一个基督徒或多或少都会经历的。正如班扬从马丁路德《加拉太书注释》中看到了路德的经历与自己类似一样,我们也会从班扬的经历重看到自己类似的内心冲突和争战。属灵争战使我们受益,上帝的力量和平安会在这一过程驻在我们心中,正如班扬后来说到:


有一件事,也仅此一件,我之前说过,现在再对你们提一次:总的来说,上帝乐意带领我行经这样的路途。首先,他容许那些抵挡上帝话语的试探临到我,让我在这些试探中暂受苦难,然后再将这些话语向我显明。有时候,我因心里的罪恶感而不堪重负,几乎要被压垮在地,这时,上帝就会向我显明基督的死,并将基督的血洒在我的良心上,于是我就会发现,尽管方才律法还在主宰并肆虐着我的良心,但不知不觉间,上帝的仁爱和平安已经透过基督,驻留并安歇在我的良心中了。


班扬的《丰盛的恩典》是一个荣耀上帝的见证。1653年,班扬申请加入裴德福郡的清教徒自由教会,教会要求新会员公开他们的内心世界,向会众讲述上帝在他内心的恩典工作。班扬的见证一定给会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班扬回忆如何蒙召从事圣工,写道:教会一些生活最圣洁、最有判断力的圣徒们,“确实察觉到上帝已经赐我一些智慧悟性,让我能明白他透过他圣洁、有福的话语启示出来的旨意,也赐给我某种程度的口才,让我能将所看到的传讲出来,造就人。”班扬由此走上传道的路,最初他传讲的就是他经历的事,而《丰盛的恩典》则是他在做传道之后,又一次对他的会众和属灵的后代讲述蒙恩的经历,见证上帝在他里面的工作。


班扬的《丰盛的恩典》并不是那个时代唯一的精神自传,而是那个时代大量精神自传的代表。John Stachniewski和Anita Pacheco 编辑过一本《丰盛的恩典及其他精神自传》,同时收录了班扬同时代人的几篇精神自传:R.Norwood的《忏悔录》,J.Crook的《约翰•库克的生活简史》,L.Clarkson的《找到了失落的羔羊》等,这些自传与班扬的《丰盛的恩典》在许多方面很相似。两位编者在该书的导言中写道:“正如班扬在序言中表明的,回忆和叙说他们的属灵经历,特别是信仰皈依的过程,是清教徒必需做的事。正是拯救的证据是拯救的条件:拣选必需具有确据。……”


班扬的《丰盛的恩典》也是一篇对属灵后辈的教导。他在本书序言中写道:“孩子们,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阿们。我从你们面前被带走,受如此捆绑,以至不能尽上帝托付我向你们当尽的责任,在信心和圣洁上进一步教导你们、造就你们;……”其中的“教导和造就”原文是edifying and building,edifying一词意义是教化、教诲,它的名词是宏伟的建筑物的意思,edifying的意思是通过教导建造,和building 放在一起,意义重复使用,加强了通过教导建造信徒的意思。Edifying一词是一个对清教徒很关键的词汇,表达是当时不从国教的教会在缺乏物理上的实际教堂的情况下,依靠的是所传讲的道将教会凝聚在一起。


四、清教徒的热忱:班扬的讲道


讲道是清教主义的核心。清教徒传道人自己这样说:“所传之道是健康之途、救恩之车。……传讲圣道犹如一个百叶窗,基督通过它注视他的圣徒,并向他们显明自己。”“讲道实在是上帝的命令,被上帝圣化,可以借以生发信心、开启理性,并引领意志和情感归向基督。” 班扬这样的人作传道人,是少见的。他没读过几年书,是个补锅匠,但他却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传道人。普通人愿意听他讲道,不在乎他是个补锅匠;有钱人也愿意听他讲道,惊讶他只是个补锅匠。就连约翰•欧文(John Owen ,1616-1683), 那个时代最富有盛名的清教派牧师,也常常去听班扬的讲道。讲道是上帝给班扬的恩赐,上帝也预备他:在那几年救恩确据的寻求中,班扬“从《创世记》开篇到《启示录》末了”彻底地考查圣经,把全身心投入进去,他已活在圣经的话语中。上帝开始带班扬为祂做那极美好的传道工作,他紧紧仰望上帝的带领,“感谢上帝,每次在我传道的时候,我总是会以极大的真诚向上帝呼求,祈求上帝让我所传的道对灵魂的得救显出功效。……盼望如果可能的话,借着我所传的道,上帝能够将世人的罪和他们个人的罪孽特别指明出来。”在传道中,班扬凭着最坚定的信心和最无亏的良心去传讲、坚持和捍卫上帝的道和基督的灵所教导他的。


《丰盛的恩典》的中译本收入了班扬的两篇讲章《适时的劝勉:给受苦之人的忠告》和《得救是本乎恩:有关上帝恩典的讲论》,让我们领略到班扬传讲上帝话语的丰富和力量。


《适时的劝勉》是班扬对为义受苦的人提出忠告,正如编者所说,没有人比班扬更有资格这样做。班扬在开篇劝勉读者:“若非在患难的境遇中,上帝加在你们身上的某些恩典就不能彰显出它们的果效、荣耀和能力,也彰显不出恩典的作为。信心和忍耐只有在遭遇逼迫时才能有所作为,有所彰显,有所成就;基督徒的信心和忍耐就是在此,别无他处。”“事实上,上帝允许患难临到我们,是为成就我们现在和将来的益处”。这篇给受苦之人的忠告,全篇围绕着《彼得前书》的一句经文宣讲:“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彼前4:19)”我们知道,《彼得前书》是写给受逼迫的基督徒的。班扬从三个方面讲解这句话:(一)指明受苦之人当尽的本分;(二)哪一类人会蒙引导将自己的灵魂交与上帝看顾;(三)将灵魂交与上帝的美好结果。班扬这篇讲道细致入微,这句话中的每一个词、每一个词组、每一个短句都解释得十分详尽,并且总结出一些教义的要点,最后提出若干应用。这是典型的清教徒讲章。


《得救是本乎恩》是讲有关上帝的恩典,通篇解释的是《以弗所书》的一句话:你们得救是本乎恩。(弗2:5)班扬围绕着以下几个问题解释这句经文:(1)何谓得救;(2)何谓得救是本乎恩;(3)什么样的人得救是本乎恩;(4)如何表明得救之人的得救是本乎恩;(5) 上帝为何选择本乎恩而不本乎其他任何方式来拯救罪人?班杨以整本圣经为指导, 阐释神借着耶稣基督在我们罪人之中所施的那丰盛的恩典。班扬禁不住感恩赞美:“哦,神的儿子!你的每一滴眼泪都饱含恩典——当鞭子抽打你时,你流露的是恩典;当荆棘刺痛你时,你流露的是恩典;当钉子与刀枪刺入你的身体时,你流露的是恩典!哦,可称颂的神的儿子!这才是真正的恩典!无法测透的丰富的恩典!让天使惊叹、让罪人欢欣、让鬼魔战兢的恩典!然而,将这位上帝的儿子践踏在脚下的那些人却将如何呢?”这篇讲章后面也给出了若干应用。读完这篇讲章,我们就会对明白班扬对自己青少年罪行的描述不是夸大。对于一个真切品尝上帝圣恩、蒙拯救的人,当圣灵启发他,思想起得救之前的种种行为时,那些“赌咒、发誓、说谎、亵渎上帝的圣名等等”怎能不是大罪?


这两篇讲章对于今天的我们弥足珍贵。班扬的讲道,是那个时期清教徒讲道的代表,从圣经出发,应用圣经指导生活;整个讲章渗透着上帝的道,又与人们的生活和各类事务密切相关;既阐明教义,又应用于生活。班扬在《得救是本乎恩》的前言“致读者”中写道:“在这些讲论中,倘若您发现我少说了点什么,请将它归诸我对简约的喜好。”今天,我们读者读这篇讲章,我想大部分人得到的会是相反的感觉:班扬讲得系统、全面,甚至可以说繁琐;发现他对我们所熟悉经文的阐释,有很多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班扬那一代清教徒对圣经的理解和消化,要远远超出我们现代的基督徒!今天这样的讲道,我们已经很少见到了。能读到班扬的这两篇讲道,真是福分!


班扬的《丰盛的恩典》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这需要我们静下心来,进入作者的内心世界,经历他经历的冲突和安宁,聆听他讲解圣经的教导,体会上帝向我们这些罪人所施的测不透的恩典和长阔高深的爱,我们便会与他一同赞美神的恩典,好好思想圣经的教导: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弗4:1)


——————————————————————————


[1]Grace Abounding: With Other SpiritualAutobiographies (OxfordWorld’s Classics) 2008,pp.xxvii-xxviii.
[1]同上,p229.
[1][英]利兰×赖肯:《入世的清教徒》群言出版社2011年,第145-146页


转自北京守望教会期刊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