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观摩美国中期选举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记者     2014年11月12日

共和党候选人莎拉・布莱尔


2014年11月4日,我和美国历史文化深度考察团的其他朋友一起应邀在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杰斐逊县(Jefferson County)观察中期选举。杰斐逊县共有32个选区,每个选区按规定到不同的投票点去投票。我们所去的第28投票点位于米都卫(Middleway)第一浸礼堂( First Baptized Church)。

杰斐逊县参选的团体除了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有自由人党(Libertarian Party)和山党(Mountain Party)。这四个团体在今年5月4日初选时已经选出了他们的候选人。中期选举就是在这些候选人中间投票选出代表本州的联邦参议员、联邦众议员以及州参议员、州众议员等位置。有些州,如州长临近任职期满,中期选举也要选举州长,甚至警察局局长等职务。


投票点见闻

选民事先必须签名登记,领取选民登记卡(图)。未登记选民不可投票。本次选举,杰斐逊县登记的选民有19万人,任何一个位置只要得到9万票即可胜出。

投票点11月4日开放一天,从早6:30分,到晚7:30分。为方便大家投票,在此之前,有10天早投时间,11月1日已经截止。投票日不是节假日,大家只能利用上班前和下班后的时间去投票。投票当天,投票点周围一定区域内,禁止设立宣传标志,并禁止带有宣传标志的车辆靠近,以免影响选民态度。违者依法追究责任。

选民持登记卡进入投票点,报出姓名。工作人员找到存根,核对后,提供选票(图)。选票是一张A4纸。上面有若干选项,可以按党派选举,如都选共和党候选人。也可以在不同的位置选不同党派的候选人。如联邦参议员选民主党,联邦众议员选共和党。一个位置只能选一个人,多选无效。如果不赞同所列候选人,可以另外填写他人。具体选法,有些像标准化考试答卷,把所选人员名字前面的椭圆涂黑。然后自己拿到电子投票机上去识读。投票机自动识别统计,并回收纸质选票。第一洗礼堂的投票点有三台投票机,相隔距离很大,充分保护投票人隐私。

投票结束后,由杰斐逊县法院派出的专门受训过的投票工作人员前来用移动存储设备从投票机上直接拷贝投票结果,并用专门的密封盒取走纸质选票。电子投票结果在法院汇总后当天宣布,纸质选票结果手工统计5天后宣布,对比两个结果,一定要完全吻合。纸质选票将保留22个月。这期间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通过特定程序查询原件。不仅是选票,还有捆绑选票的绳子,信封,纸片,任何与选票有关的物品都要严密保存。

对于机器无法识别的选票,有专门的技术组人员进行人工识别。人工无法识别的选票,根据选票号码,经过特殊的程序,追踪到具体选民,然后寄去一张卡片,进行核实。对于身在海外的选民,提供地址后,将会收到寄送的纸质选票。填写后,再经邮局寄回。对于当天因身体等各种原因不能到投票点的选民,也提供同样的邮寄服务。保证每个选民的声音都被准确无误地听到。

投票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任何干涉正常投票活动的行为将会受到严惩。最高罚款额达一万美元,并课以十年监禁。投票须知(图)


参观竞选办公室

离开投票点后,我们参观了杰斐逊县民主党位于查尔斯镇的竞选办公室和共和党位于伯克利镇的竞选办公室。(图)

两个办公室规模和内部结构大体相当。一进门都是各位候选人的宣传资料,里面都有两间电话室,装有几十台电话。墙上贴着各类图表。(图)

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离投票结束只有几个小时了。大家都在埋头打电话,做最后的努力。共和党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全党整个县只有5个专职人员。竞选期间,平均每天都要打4000多个电话。在刚刚过去的五天内他们打了5万个电话。志愿者必不可少。很多是家庭学校的学生,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以上岗。竞选办公室提供统一电话模板,志愿者只要看着说就行了。(图)

他们从选民登记处要来选民名单,有时也通过有关公司购买名单,5美元可以买很多。然后进行筛选。对于铁杆粉丝就不再联系了,因为大家观点一致,他们肯定会来投票的。对于投票意向不明确的人,就要争取。一般采取两种模式,打电话和过去敲门。

打电话,不是直接劝说对方投票,而是委婉地询问对方对于某一个问题的态度。如得知对方非常在意环保问题,就打电话问他关于本地一些关于环境的问题的看法,然后给他寄纸质资料。

虽然推特、脸书在竞选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选举办公室一般还是会选择用传统的方式与选民沟通感情。社交媒体多是用来获取电子邮件,以进行深度的交流。电视是竞选中最花钱,也是竞选初期最有效的方式,短时间内可以让很多人知道自己的政治见解。在后面的劝说阶段,电话和面对面劝说就变成最重要的方式。因为有语气有感情,选民容易被打动。我们谈话时,旁边几个看似亚裔的小女孩儿正在专心打电话(图)。我们出来时看到,朋友麦克的儿子正站在麦克的车上举着牌子向行人大喊“请选穆尼!请选穆尼!”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候选人阿赖克斯 穆尼和州众议员候选人莎拉 克莱尔

离开两党的竞选办公室,我们去了共和党候选人阿莱克斯・穆尼的竞选办公室。地点看起来像一个简易工棚,非常简陋。(见图)

穆尼正在奋战,他的母亲劳拉出来接待了我们。简单讲述了这个家庭的历史。穆尼的母亲来自古巴,曾在监狱里被关押了三年,出狱后,和她的大学男友,一个美国人结了婚,来到美国。他的外祖父也坐过牢。他的叔叔沃特 穆尼,是一个地理学家,也曾被关在监狱里。叔叔的儿子租了一条船从美国回去,贿赂警察,营救自己的父亲。卡斯特罗得知后,赦免了穆尼的叔叔,原因就是他有一个勇敢的儿子。

穆尼竞选的是西弗吉尼亚州联邦众议员,因为原来这个位置的卡佩罗女士竞选参议员,空出来一个位置。西弗吉尼亚把这个位置的竞选划为三个选区,穆尼是第二区的候选人。选区是州最高法院竞选办公室划分的,如果他被划分到对他不利的选区,就很难胜出。所以,一个党派如果在国家机构中处于劣势,就会一直处于劣势。在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在参众两院中连续80年占有优势。但是这一次有希望扳回局面,穆尼和他的支持者信心十足。

穆尼的母亲劳拉说竞选很不容易,要筹集180万美元的竞选经费。可是上个星期,他的政敌为攻击他就轻松花了50万美元。

他的竞选经理十分年轻,他的工作就是运用一切手段,如电视、广播、电话、电邮、敲门等,动员选民去投穆尼的票。花钱买数据库,5美元就可以购买很长的名单。分析谁是共和党的,谁是民主党的。如果是铁杆共和党,就不用做工作了。关键是争取潜在选民去投票。

竞选首先是清晰地说出自己的主张。穆尼的主张是提倡西弗吉尼亚传统价值观,具体表现是:肯定生命价值(反对堕胎),保护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持枪权,反对奥巴马的煤矿政策,反对提高税率,反对奥巴马医改,主张减少不必要浪费。

其次要做的是是抹黑政敌。在自己高大英俊的照片旁边或背后,是对手猥琐,狡猾的形象。穆尼的对手尼克・卡西的主张是支持京都协定,这将减少47,000个煤矿就业机会。支持奥巴马的限制枪支决定,损害了弱者的权利。支持奥巴马医改,支持减少716亿的公共医疗基金,损害了广大公民的切身利益。

卡西的做法与穆尼如出一辙,他的宣传资料上写着自己终生都是西弗吉尼亚居民,暗示穆尼来自新罕布什尔州,在那里上大学,在那里起家,曾在马里兰州竞选国会议员。攻击他是个外州人,移植而来,不能很好地代表本地的价值观。强调自己20年来,牺牲暑假时间帮助西弗吉尼亚州居民重建房屋,在州议会中联合两个政党平衡预算。运用他的会计专长帮助商家创造很好的就业机会。

所谓攻击,其实都是政见的不同,都认为自己的施政方针会惠及本州居民。这都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只要身家干净,永远不乏支持者。在价值观保守的西弗吉尼亚,任何有关个人品质的负面信息都会毁掉政治生涯。

本次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莎拉・布莱尔在西弗吉尼亚州备受瞩目。因为她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候选人,2014年7月她刚刚满十八岁。虽然年龄小,但是她的政治生涯开始得却很早。多年来,她一直帮助身为州参议员的父亲处理政务。她品学兼优且表现出超出年龄的成熟。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一样,肯定本州的保守价值观,即承认生命价值,反对堕胎。肯定家庭的价值,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支持商业发展,支持创建工作机会。但是她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做法,如要为降低本地的汽油价格而奋斗,让居民不再到外州加油。要把西弗吉尼亚变成一个有很多工作机会的州,让和她一样的孩子不用为了找工作而远走他乡。提倡任何位置都要有任期限制,一个人在一个位置上待久了会懈怠,缺乏创新。反对对教育设立统一标准,认为培养人才应该不拘一格。她良好的风度和务实的施政方针得到了共和党其他候选人的一致声援。

她的政治主张得到了同年龄段的选民的支持,也得到了有年轻孩子的家长的共鸣。她用个人努力证明了在经济相对落后的西弗吉尼亚,还是能受到很好的教育。但是很难找到工作,西弗吉尼亚成为劳动力输送州。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人才,不能为自己所用。生在本州的孩子为了生存不得不长途跋涉。这是很多父母和孩子的伤痛,这些人成为她的铁杆粉丝。



在县法院观察点票


参观完竞选办公室,时间已经到了晚上5点半,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队伍中的麦克是一个共和党员,坚持把车停在路边,在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竖立竞选标语,和早已在那里呐喊的人一起向来往车辆招手。我们感激他几天来无怨无悔的帮助,都下车帮他举牌子,为穆尼加油。这个时间恰是大家下班去投票的时间,至关重要。

投票7:30结束,我们来不及吃饭就赶去县法院看点票。到时,参加点票的工作人员正在法院秘书詹妮弗的带领下宣誓,秉公守法,捍卫自由。

选票将在8:00到8:30之间,从32个投票点运回。在大家的监督下拆封,把U盘一个一个插入点票机,自动累计。按以往做法,点票的过程全程上网,居民们可以在家里看到数字增长。法院门前的大屏幕上也同步显示。但是,今年,法院的电脑出现了一点问题,上不了网。县法院里一片忙碌,灯火通明,走廊里挤满等消息的居民。

詹尼弗提着装满糖果的纸袋,来回穿梭。但是她不能安慰鼓励任何一个人,因为她必须是中立的。

U盘一个一个送回来,票箱一个一个搬回来。我们拭目以待。麦克这时叫我们离开一会儿,去查尔斯镇最好的酒店,那里有穆尼的欢庆宴会。

美酒佳肴都已上桌,巨大的蛋糕占满了整张桌子,着装考究的嘉宾挤满了大厅内外。多数人集中在电视机前面,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数字。穆尼的母亲换上一袭红衣,满面春风,对我们说,谢谢中国客人,让我们祈祷吧。

我其实一直希望穆尼能赢,因为他是麦克的朋友,而麦克是我们的朋友。我不想让麦克失望。又赶紧跳上车,跟着麦克回县法院。

真是惊心动魄,结果刚出来,由詹妮弗大声宣读。一个一个对我来说很陌生的名字,和一大堆难以记住的数字牵系着旁边每一个本州居民的心。对他们来说,这不是名字和数字,是他们改变生活的指望。

我看着每一个人的脸,他们的心情,我突然感同身受。我听到了穆尼和莎拉的名字,也听到了后面的数字。他们,不,我们赢了。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