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中的教会,仍然相信……

邢福增





週四早上,收到一位教会传道人在给我的留言,再次迫使我思考关于教会撕裂的问题。因覆文过长,且其挣扎相信也是不少教会人士的经历,谨作公开回覆。

 原文如下:

 「老师,虽然你未曾教过我,但我一向敬佩你。老师,你知道吗?现在香港的教会好唔掂,不过我讲的唔掂不是你想的唔掂,有的教会甚至因为政见问题一半人走了!大大小小的堂会也因为政见的问题在不断撕裂的当中。

 老师,请教,以弗所书讲的『合』、 『一』,还存在我们当中吗?圣经中讲说有人跌倒的话不也要扶起他吗?如果我们有好消息给人不也当慢慢藉着好行为及沟通让对方接受吗?但今日,点解咁多一倾唔埋就要(翻)枱!耶稣升天前不是说藉着我们弟兄姊妹间彼此相爱的见证,众人因此就认出我们是祂的门徒吗?登山宝训教我们,不要骂弟兄是拉加,是魔利,否则好大镬……


 老师,近日面对这些经文总是大惑不解,我反思又反思,总是找不到出路,看着教会的情况,心痛又心痛,我的内心太矛盾了!可能……真的要找辅导倾下!


 老师,在街头上抗争的你,对着圣经,回头看看教会的撕裂,心情如何?请教导我们这群神的小僕人当如何在圣经和经文间自处。」


 我很明白你的挣扎,我对当前香港教会的撕裂,又岂是无动于衷?我最近两个主日,都在别的教会讲道,「九二八」早上,一位校友传道人在祷告时,流露了对学生的同情,崇拜后即有两位会友上前向她表达不满。十月五日,另一大型教会的领祷者提及会友因政局而撕裂,他哭了,我听到会众中的哭泣声,我的眼泪也禁不住流了。即使我的教会,也有信徒因反佔中而离开。甚至我也受到一些人的质问……这确是香港教会前所未有的考验,极严峻的考验……


 教会为何撕裂?毋庸否认,因为香港社会在撕裂!教会是社会的缩影,又岂能独善其身?那么,香港社会为何撕裂?社会内部一直有持不同政见者,对香港民主化的步伐,香港社会的发展方向,以至中港关係,肯定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多元社会很正常的情况。问题是,如何处理不同的意见?这不仅是对政府当局的考验,也是对公民社会的挑战。个人认为,政府在社会撕裂的问题上是责无旁贷的。面对社会民主化的诉求,政府有真诚地作开放的谘询吗?各种左派团体、新兴的外围群众组织,用甚么方法来对待不同立场?是理性地讨论吗?还是使用了最劣质的手段,引入了内地「群众斗群众」的方法,搞对立,争阵地?高举斗争?这些斗争手段,实际上,只会助长了激进势力,削弱了中间温和路线的空间,进一步形成两极化的对立。


 我们一早便预见,中央及特区政府不会接受公民提名,但为何会是推倒一切,选择了最保守的落闸方桉,连许多温和民主人士也感绝望!敢问是谁将许多原本持温和政见者推上抗争的道路?学联及学民发起罢课后,又是谁将更多原本沉默的市民推上街头?为政者,首先没有设法疏导不同立场,继而将许多和平请愿者当作暴民,激起更大的民愤,挑起更多的抗争,试问这是谁之过?


 我不是迴避问题,我们必须承认上述客观的事实。社会的撕裂、教会的撕裂,统治者绝对要负上最大的责任。对部份主张稳定,不想乱的香港市民(当然也包括不少基督徒)而言,他们不认同抗争的手段,认为这不能达到争取民主的目的,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很遗撼,这些不同的意见,很快被上述两极化的氛围影响,没法进行较理性及文明的讨论。抗争者的动机被别有用心人士所抹黑,中间路线又被激进派斥为投降,不少主张稳定者目睹争吵的局面,自然也受误导。换言之,撕裂的局面,是统治者有意促成的,企图以对立的情绪,取代文明及理性的讨论,这岂是社会之福?


 那么,基督徒为何无法豁免于撕裂?圣经的合一教导,为何突然变得空洞与乏力?是因为我们没有好好履行圣经及耶稣的教导吗?我想不是那么简单。个人初步的想法是,为何当前教会竟因社会政治见解不同而陷入分裂?除了上述外在因素外,会否因为大多数教会及信徒,一直迴避了面对及讨论政治(公共事务)?说政治太沉重了,对,真的很沉重。华人教会因为恐惧,或是困囿于片面的所谓「政教分离」,「政治中立」,以为可以避免倦入争论,专心福音事工。没想到,信徒不是空白的属灵人,基督徒也是社会的动物,因不同的社会背景及建构,根本就存在着不同立场。许多教会,由于在政教关係上长期交白卷,信徒缺乏足够的知识基础及空间去讨论,思考及反省,一旦被推入政治的热锅,突然置身于动盪的大时代中,才发现信仰无法承载当前的挣扎。置身撕裂之中,才呼喊合一、彼此相爱,但却是回天乏术了。


 我一直相信,香港要在民主化道路上有更大的进展,除制度的建立外,也包括公民性、民主精神的培育。教会是社会中的社会,一直对香港公民社会的建构,扮演着积极的角色。例如在民间组织的自主及体制方面,对社区的建设方面,已树立了良好的典范及规范。不过,作为一种公民共同体的建立,特别是如何处理不同的意见、甚至对立的立场,我们仍然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过去受神学传统影响,动辄将不同的见解约化为黑白分明的真理问题,结果就是将信仰立场划界的二元两极思维。我怀疑,这种二元两极思维,在当前的教会撕裂,是否也是一种潜在的、隐性的基因:将自己的政治见解视作真理。如此,教会也陷入了中共党内斗争的规律──一切都是「路线」问题,只有一条「路线」是正确的,不拥护这条路线,就是阶级敌人,就是反革命。教会当前的撕裂说明,我们在对待异见问题上,仍有许多要学习的功课。


 作为教会一份子,作为传道人,作为香港人,我们要跟政府表达,要求统治者不要再带头分化港人,拒绝再引入「群众斗群众」的手段,挑起港人内部的分化,製造撕裂。我们要求政府回到文明及理性的规范内,处理社会不同的意见与声音,树立榜样。同时,我们要学习在教会内尊重异见,毋须害怕多元与张力,反倒视此为群体健康成长与发展的土壤。圣经的教导,确实有助我们孕育公民质素,我们承认自己的不足,但不要轻言放弃。此外,教会要勇于面对社会及政治议题,特别在此时此地的香港,根本就是香港人的生死悠关之所繫,涉及生死祸福的选择。勇敢地面对,不代表可以简易地找到答桉,但最少让信徒对社会政治问题有更全面的认识,也明白不同立场与见解的关注与考虑。这是培养公民社会及民主精神的基本条件。


 你形容我是「在街头上抗争的」人,这实在是抬举了我。我只是一介书生,相对许多香港青年学生及市民,我的所谓抗争,根本微不足道,也缺乏持久的参与。我也是一篇文章所形容的「被六四梦魇缠扰的中年人」,瞻前顾后,数次呼吁学生撤离,不要作无谓牺牲……我没有否认,我也有走在街上,甚至是首批中催泪弹者之一,但我的所谓知识份子基因,并没有让我完全成为街头的抗争者。我也愤怒,我也心碎,但我只能说,我有幸曾经与不少香港人一起,切身感受他们内心的挣扎,一起流泪,一起怒吼,这只是一个平凡的香港人发自内心的一点卑微的参与,为自己所爱的城市的一点儿付出。


 对,教会受伤了……因为我们活在此时此地的香港,但这也是一次让教会更深地,更贴近社会的时候,真正的与哀哭的人同哭。我们也跟社会一样,经历撕裂,并且受伤。虽然我们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的爱不够深,但却不要放弃追求合一。正因为我们发现原来我们处于撕裂,才觉醒到合一的可贵,并愿意面对伤痛,学习缝补与和好的功课。


 我想起传道书第三章,当下香港社会,就好像作者提及的景况:拔出、杀戮、拆毁、哭泣、哀恸、失落、抛弃、撕裂、沉默、恨恶、争战……我们也有像传道者般的疑问:「这样,做事的人在他所劳碌的事上得到甚么益处呢?」但我们作为有信仰的人,仍要相信及坚持:在拔出后愿意栽种、在杀戮后更需要医治、在拆毁后参与建造、因着信仰,播下欢笑、愿意拥抱、带领失落者去寻找、珍惜保存、在撕裂中缝补、在沉默中勇于说话、相信和平,让众人在死亡中看见生命──这就是教会的责任与使命。


 我仍相信,在黑暗中可以期待光明,在绝望中仍能窥见希望。我们看见及经历了教会及社会的撕裂,但我们也见到许多学生、年青人及市民的觉醒。他们是香港的未来,也是教会的未来。不论我们是否承认,愿意面对与否,香港已进入新的时代。香港教会要认识这个时代,才能思考如何回应时代的挑战,服事这个世代的人。


 昨晚神学院崇拜中,一位同事讲道时提及了罗马书第八章一段经文,给我很大的安慰:「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迫害吗?是飢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保罗说,「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裡的」。政见不同,可以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吗?在主耶稣基督裡的爱,可以帮助我们学习缝补撕裂吗?求主怜悯,赐予我们智慧、勇气、信心、盼望、爱心。在这个世代中,我们别无所持,唯有相信……
二○一四年十月十日

编按:文章原载于作者Facebook,蒙允准转载。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10.10)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