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妈在纽约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4-08-09               四大妈 王五四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四大妈的配图换了,换掉了以往富贵有爱的金黄心图,因为很多朋友反馈那图太恶心了,对于他们的审美水准我深表遗憾。
下面是我准备在纽约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稿
大学毕业刚来杭州那会,在延安路看到一家叫华伦天奴世家的店,店门口和橱窗玻璃上贴满了“即将倒闭帮帮我清仓吧”、“最后一个月挥泪大甩卖”、“亏本清仓凑回家路费”的字幅,店里人山人海,于是我也挤进去买了条皮带,权当助人为乐。后来隔了五六年又路过那个地方,还是同样的店,同样的字幅,同样的人山人海,我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后面遇到类似的状况,我再也没有进去过,就像我再也没有相信过“我干这个是为了给爸爸治病”一样。后来生活给了我很多体验,让我知道这些只是一种营销手段,是由不同类型的“编剧”为你量身打造的生活剧本。

对我而言,此类生活体验源于三个地方,一个是我家附近的理发店,年幼无知的我曾推门进去问剪个头多少钱,进去后才发现自己的眼睛无处安放,一屋子的大腿和胸脯,一个“理发师”笑着跟我讲“屋内有粉红色灯光的发廊是不提供理发服务的”,我想这大概跟墙上贴着“为人民服务”的地方也不为人民提供服务一个道理,都是营销方式,不能当真。不过,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理发师,生活如戏的话,我愿意在剧本里给她一个文工团的角色。
一个是电视购物广告,看过电视的人一定都看过电视购物广告,就像看过姑娘的人一定都看过她的胸,不是想看,而是它就颤巍巍的杵在那,强行进入你的视觉。电视购物广告中除了几块钱、几十块钱的真钻真金之外,卖得最多的就是各种药片,好像中国男人全得了肾虚疲软短小的男科疾病,中国女人不是胸不大就是肉太多,广告里的男女主持人声嘶力竭、表情夸张像是憋粪以久。“仅限前五百位”、“仅此一天不能错过”、“市场价1888仅售88”,在这些诱人浮夸的广告词背后,常常是与其相对应的低劣的产品质量和恶劣的售后服务。此类营销广告更像是“你有病我有药”的低劣剧本,虽然简单粗暴,但是很多人就像看到了电线杆子上的老军医广告,从上面看到了希望:我的病有救了。
还有一个是源于新浪微博,上面有很多大V,他们每晚准时收看新闻联播,认真咀嚼政府领导嘴里吐出的象牙,然后告诉我们一些诸如“年内启动政改”、“即将开启法治进程”、“再不发声支持XX就要错过绝好时机”,他们像听床的太监一样,听见妃子呻吟着问皇帝:整吗?皇帝说:整!于是民间就有了皇帝要政改的声音,这些人每年都要传播几次中国好声音,其实只是自己意淫的好呻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口中的希望像泡沫一样一个个的破灭,这些精英分子就像被装进了安全套一样,很卖力但从来没有为这片土壤孕育出什么改变,却靠着贩卖廉价虚假希望而变富了,他们就像是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AV。
类似的营销手段很多,剧本也五花八门,现实生活中大街小巷的墙上随处可见,这些剧本声称能带领我们实现梦想,让我们过上富裕的生活,我说的不是中国梦,是富婆求代孕。
与以上那些为我们编织美好新生活的“编剧们”相比,美国的编剧们则显得幼稚可笑多了,他们把一切都刻画得那么黑暗,特别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政府,简直不给人留一点寄托和希望,不知道美国广电总局是干什么吃的,奥巴马总书记到底在忙些什么。
美编剧不仅负能量满满,还总是脱离实际,近期最值得批判的一部美剧非《暴君》莫属,我们常讲艺术来源于生活,你们美国人长期浸淫在民主的蜜罐里,见过暴君吗?体会过暴君统治下的生活吗?居然敢动手写这么重大的题材。
正是因为没见过,所以编剧编得特别离谱,在这部剧里居然有人在广场上自焚成功,其实在他掏出瓶子的那一刹那,不管是想浇汽油还是想喝雪碧,都应该当场被四周的便衣拿下;自焚成功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让人拍下来成功传到了youtobe上,真希望你能去北京邮电大学听听方校长的课,学学什么叫GFW;造吗这部剧里还特赦释放了政!治!犯!请不要侮辱暴君好吗!这些忍忍也就算了,你们居然还让暴君跑到一个破旧没有保卫的小旅馆约会情妇?暴君已经清廉到买不起一套一居室了吗?什么都别说了,报告你的经纬度吧,大浦洞已经准备好了。
综上不难看出,无论现实生活多么糟糕,乐观的中国“编剧”总会给你编织出积极向上、阳光愉悦的生活剧目,让你在悲观中前行购物,让无力者有力掏钱包,而美国编剧则总是刻意夸大现实的丑恶、捏造莫须有的恐惧,给政府添乱,给人民添堵。奥巴,是时候召开纽约文艺座谈会了,把党支部建立在美编剧中间。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