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南乐教案:张少杰牧师首次在监狱准见律师 拒弃申诉屡遭刁难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4年10月21日



河南省南乐县三自教会牧师张少杰,上周突然被从内黄县白条河监狱转移到新乡的河南省第二监狱后,本周一(10月20日)首次获准与两位代理律师张维玉和李方平见面,外界终于明白,之前监狱拒绝律师会见是在劝说张少杰放弃申诉权,并要求解聘律师,但都被拒绝。


河南南乐教会牧师张少杰今年夏季被以“诈骗罪”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12年后,一直不准与律师见面。10月上旬,张少杰又被从内黄县白条河监狱秘密转到新乡市的河南省第二监狱羁押,直到本周一(10月12日),张维玉和李方平两位律师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当事人。张少杰的二女儿闪闪星期二对记者说,律师险些被监狱拒之门外:“昨天去见的时候,在监狱门口打电话给狱政科,有一个科长接的电话,他说是谁的律师,张维玉律师说是张少杰的律师,对方说必须要他本人委托,本人不委托律师,不能会见。张维玉说,我们见不到他本人,怎么委托?




闪闪说,之前会见父亲张少杰时,已经向监狱方做出交代:“上一次我们会见的时候,已经向监狱方面说过,要拿委托书,他们狱政科说,不用了,直接叫律师来就行了,然后我就跟他们说,上一次都跟你们说了。张维玉又打电话过去称,家属已经跟你们说了,让我们律师直接来,你们解决一下。他们就说,这个没有办法解决,不让见,。张律师又打电话,要求他们把文件拿出来,规定必须本人委托律师的文件拿出来,他就出来了,说你们到底要看文件,还是要张签署委托书。我们说当然要委托书,他说,要签就跟我走,不要啰哩啰嗦的,态度非常不好”。


监狱人员带闪闪见其父亲之前,将她带到狱政科谈话。闪闪说,当局希望她的父亲放弃申诉:“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说提申诉有多么不好,对你父亲是两年在之内完全不考虑减刑,还说请律师不好,提申诉不好,认罪态度好,对我父亲有利。我说我不能替我爸爸做主,我会转达你的意思。如果他说要申诉,我们全家人砸锅卖铁也要申诉,如果他说不申诉,我也不能代表我们全家,说不申诉了。我们回去再商量”。


闪闪还说,父亲张少杰表示,一定要申诉:“我父亲说,坚决、一定要申诉,因为这是一起冤假错案。他又说在内黄监狱时,监狱向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要他认罪,他说死都不会认罪。到了新乡监狱,还没有人让他认罪,就是让他签署一些材料,他没有签,他拒绝”。


闪闪从监狱带出委托书后,两位律师才得以会见当事人。闪闪说,当局如临大敌:“进去的时候很严格,有四位狱警开着摄像机,进行拍摄,还有一个领导级的人,走来走去观察,要求律师不得谈案件之外的任何事情”。

记者:律师见了多久?

回答:他们见了才半个多小时。


张维玉律师告诉记者,已就申诉状的内容与张少杰进行了沟通。目前有两种方案,一是,张少杰本人向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二是,由家人提出申诉。目前正在考虑用哪一种方式对当事人更有利。他说:“要到濮阳市中级法院提申诉,正在商量用张少杰本人的名字申诉还是用家属的名义。因为提申诉,监狱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我们,他(张少杰)本人提申诉,可能对他以后的减刑、假释,会有影响。本人提申诉属于不服判决,就不能减刑。我们在考虑如果他提申诉可能对减刑造成影响,如果他家属申诉也也会有影响,因为家属对判决不服和他(张少杰)不服,差不多”。


张律师说,从张少杰案的前因后果判断,即使不提申诉,被减刑或假释的可能性也非常低:“内黄监狱不让他申诉,所以不让律师会见他”。

记者:从法律上讲,监狱这么做合适吗?

回答:肯定不合适,申诉是法律规定的权利,任何人不能限制。





张律师还说,张少杰在内黄监狱期间,当局不准其他服刑人士与张少杰接触,孤立他。


张少杰带领教会信徒维权,去年11月中旬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今年7月被南乐法院一审判刑12年,后提出上诉,8月21日被二审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