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姑娘,我能和你谈谈改革,但只想和你聊聊开放

作者:王五四

来源:王枪枪公众号




这几天很多人都在谈改革开放,早上八九点钟的地铁里,我对面坐着个姑娘,穿着社会主义的凉鞋,露着资本主义的大腿,正在看免费的地铁报,头版大标题<纪念邓小平诞辰:谈谈改革开放的日子>。今天这个日子,本来应该跟她谈谈改革,可我只想跟她聊聊开放。



很多媒体都在借纪念邓小平谈改革开放,但这么多年来没有改革,只有有限开放,这有限开放也只是为了丰富其管理社会的手段,加强专制统治。改革已死或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但其阴魂不散画皮犹新,自称有招魂本领的人,纷纷抛头露面献策帝王,欲借尸还魂。



博客天下主编石扉客说“我们这期杂志分量不算轻,我们用四篇稿件、24个版的封面篇幅来纪念这位老人的110周年诞辰。”,毋庸置疑,分量不轻的二十四个版不会提到二十五年前的事,即便提也只是“力挽狂澜,挽救了党和人民”之类的。石主编说的“一位老人”,让我想起当年很多力挺温家宝的人含泪说“他只是一个老人,不要这么苛责他”,这都病成什么样了,平时让个座都难,老人倒地也不敢扶,现在却含情脉脉地关怀一位远在北京享受正国级待遇的统治者,中国的医疗水平真这么差吗?这么多病人这么多年放养在外面,竟然一直得不到治疗。“老人”对于统治者来讲只是一个极弱的身份属性,普遍意义上的老人并没有他们那么大的权力以及那么高的待遇,对于民众而言,他们就是手握大权的统治者,这不难理解。弱化无视甚至掩盖统治者身上的权力属性,强调放大甚至虚构他们身上的人性光辉, 这恰恰是统治者常用的一种手段,普通人或者媒体人也这么认为,要么蠢,要么坏。



自称民主小贩的总编杨恒均也撰文称“一味的怀疑、质疑甚至冷眼旁观、置身事外,不但于事无补,甚至会适得其反,使得习近平完成“不可能任务”的行动举步维艰”,不用杨总编说我们也知道,这片土地是属于大众的,每个人都有权利参与,但问题的关键是想参与的人不是被抓就是被打,连那些温和理性、精通跪舔之术、十年如一日支持改良的人都没有参与空间,何况那些真正独立自主争取自己应得权利的人。



杨恒均此类说法很有代表性,有这么一拨人,对民众异常严苛无端指责,一会要警惕他们成为暴民,一会痛骂他们是愚民,一会说民众素质差不适合民主,一会说他们不为改革呐喊耽误人家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对极权则显得异常暧昧宽容无比,甚至毫不吝啬溢美之辞,笑蜀曾说哪怕极权做了一点好事我也要大加赞美,我操,极权是你儿子吗要你这么鼓励。这些人不是不懂,脑子也没病,而是心眼坏成蜂窝煤了,邓小平说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这些人却老把中国人当成儿子,恨不得当邓小平的孙子,犯贱而已。



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真正值得纪念的是沉冤八年、遭刑讯逼供的念斌被判无罪释放。我在游精佑家见过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当时她一直四处求助为弟弟伸冤,从未放弃,今天念斌被释放,我真心替念建兰大姐高兴。唯一扫兴的是澎湃新闻评论说“一再迟到的正义来了,大司改的颦鼓敲响了”,现在稍微要点脸的媒体都不好意思提司法改革了,澎湃新闻却依然津津有味,在这个案子里,司法无疑已经成为法渣了,正义之所以来了,是因为念斌姐姐的不离不弃,念斌如要感谢什么,不是国家不是法律而是姐姐,八年来,多少个绝望的夜晚,多么艰难的守候,只有姐姐自己知道。每一个冤案得以昭雪的背后,不是法治春天,不是司改信号,而是那个滚钉板的姐姐,再看看郭飞雄、唐荆陵、赵枫生的妻子们都一直在坚持为她们的丈夫呼吁,亲情比法律靠得住的多。



倘若尚有一个朋友还因言获罪关在监狱里,我是万万没有脸说什么法治春天、支持改革一类的话,但如今,我还是分明听到了一阵阵献给统治者的欢呼声喝彩声,在这喧闹里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冷漠和可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