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你怎么舍得迫害郭玉闪?

吴祚来 / 2014/10/13


左为郭玉闪



郭玉闪也被抓进去了,什么原因?还是寻衅滋事。

因为中共四中全会就要召开了,主旨是依法治国,为了制造良好的开会气氛,必然武力清场,让社会各界保持肃静,为了宣誓党要依法治国,先必须依法治人。也有媒体称,是因为郭玉闪公开支持香港人争真普选,所以遭到当局的拘审。

这个被网友们称之“闪电侠”的大男孩,脸上从来就没有革命相,更没有受害者的那种悲怆感,我与他有过二三次饭局,饭桌上他没有多少话语,对他自己做过的一切,更是从无谈及,饭局对他来说,只是见见朋友,吃吃饭。

平和而不多言的人,往往最有力量。这次郭玉闪被拘进去后,他的一篇《自由是封锁不住的》自述长文,风行于网络与朋友圈,可谓千人传,万人转,这篇文章里,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北大阳光少年,是怎样成长为一个公民权益维护义士的生命经历与心路历程。

郭玉闪作为一个公民的成长史,是中国网络发展史,也是新公民社会发展史。

网络论坛始兴之时,郭玉闪参与了北大学生自己创办的独立论坛一塌糊涂BBS,这个论坛被官方关闭之时,已达三十万注册用户,可见其影响之巨,郭玉闪不仅是网络版主之一,更参与了线下的民主沙龙活动,在北大草坪上,他邀请了崔卫平、刘军宁、胡佳、王怡等著名知识分子与社会活动人士与学生互动,最终,北大草坪也成了敏感之地,被施以浇水湿地、封闭的行政干预。

接着,郭玉闪和他的同道们看到了许多仁人义士们被一个个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进了牢房:“最有代表性的是杨子立等新青年四君子的获罪判刑以及北师大女孩刘荻的被捕。杨子立等从网络上互相结识后在网络下聚会,只是尝试组成一个共同读书交流的联合体,就被以颠覆国家罪判以8年、10年的重刑;而刘荻只是在内部论坛里说了一些出格的话,也遭逮捕。”官方迫害杨子立、迫害刘荻、还有后来迫害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目的是什么?就是要让郭玉闪这样的年轻人心生畏惧,但非法而无耻的打击,只会让更多的人公民意识觉醒,人们以更和平更理性的方式,进行有韧性的抗争。

某种意义上,郭玉闪是一个建言献策者,也是一个社会稳定的维护者。习近平说,要让全国人大代表拥有实权,而郭玉闪早在2003年,就与许志永、王彦一起为海淀区人大代表选举进行调研,通过发放问卷与调研,向海淀人大提出了公开预先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建议,试想,如果没有真正的人大代表,如果人大代表没有公开的预先,只有内部的指定,必然会滋生腐败,公权力机关会将人大代表名额出卖给权贵,假人大代表与假药品假食物一样,对社会贻害无穷。

当年,共产党是靠关怀贫苦百姓起家的(组织工会农会,替百姓伸张正义),一直号称关心底层百姓疾苦,在这一点上,郭玉闪完全可以说是一个编外中共党员,2004年,郭玉闪与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一道,对出租车行业进行广泛的调查和研究,发表研究报告《管制成本与社会公正》,]以出租车行业为突破口,研究国内行政垄断行业问题,推动行政垄断改革和市场体系的确立。这一年,郭玉闪还与许志永、滕彪建立NGO“公盟”,主要做法律援助工作,内容为法律研究、个案援助和公民参与。这些研究与个案援助,对底层百姓依法维权、缓解政府与民间社会的冲突,具有积极的意义,如果没有知识界法律界这些理性的中间力量介入,社会矛盾只会加剧,民间对政府的冲击,可能更加惨烈。遗憾的是,即便是这样中立理性的机构,总是受到有关部门的打压,迫不得已,到2007年3月,郭玉闪创立了智库型NGO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致力于研究的项目主要集中在并不敏感的民生层面,以回避某些部门对其盯访与控制,此机构2010年获得过坦普尔顿自由奖(Templeton Freedom Prize)。

2008年三聚氰胺牛奶污染事件轰动一时,这是一次国家级的食品安全危机,因为涉及到婴幼儿,而许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所以情势非常急迫,受害家庭需要救助,受害婴幼儿需要及时治疗,人们看到,郭玉闪与合作的公盟专家团队在第一时间出现,为受害家庭提供法律援助,维护受害家庭的权益。郭玉闪还以“公盟”三聚氰胺奶粉援助团的总协调人身份,致力于促成专门关注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的基金会的建立,让受害的孩子得到真正有效的长期救助。在结石宝宝其后的维权过程中,郭玉闪持续奔走呼号,后来的两年间,他的团队共为结石宝宝筹款数十万元。

国家的缺憾(甚至是政府的罪错),由郭玉闪这样的民间义士善人们修补了,他使这个社会显出人性的光芒,只有真正维护弱者受害者的权益,这个社会才可能真正维持稳定,在这个意义上,郭玉闪是国家社会稳定的良性维护者。

现在,郭玉闪被拘捕了,有人推测这是一次迟到的报复,因为郭玉闪参与了援救著名维权盲人律师陈光诚的行动,使陈光诚通过美国驻华使馆,到达美国访学。但这笔帐是记在郭玉闪头上,还是记在已经落马的周永康头上?正是周永康时代对合法维权律师的残酷打压与迫害,才有陈光诚被非法软禁于山东临沂老家,海内外无数关心陈光诚的人们前去探望,或遭打,或遭拘审,使国家法治蒙受耻辱。郭玉闪等人的营救,看起来是救陈光诚于水火之中,其实是给可耻的政法委解了套,如果陈光诚一直被非法拘禁,这一事实会一直成为山东省与中国国家所蒙受的耻垢,挥之不去。

大陆警方,你怎么忍心用国家暴力来迫害这么好的一个人?习大大,你怎么能容忍你的手下,去迫害这么好的一个国家公民?

政法系在周永康时代建立了自上而下的暴力维稳模式,不允许民间社会维护权益,更不允许社会各界参与维护与申张公平正义,而郭玉闪们却通过法律与公益的方式,自下而上地维护社会稳定,周永康们依赖国家机器暴力,郭玉闪们培养公民社会法治精神与和平理性方式,令世人不可理喻的是,郭玉闪、许志永们的和平抗争或理性维权方式,却一再遭到当局打压,周永康倒下了,但,周永康建立的暴力维稳模式,却仍然在肆虐为害社会。

和许志永一样,又一个公民社会建设者郭玉闪被拘进去,失去了人身自由,“实际上,当局显然不知道如何对付他,他们能惩罚的不过是他的身体,而他虽然身在监狱,但一刻都未曾感觉被限制,所以每当看到当局辛辛苦苦的试图用一扇门关住他的思想,却不知道他们一转身,他的思绪就随着他们的身影自由的从囚室穿越而出时,他都要忍不住笑出来。”(郭玉闪《自由是封锁不住的》)

无论郭玉闪身在何处,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总能听到郭玉闪那爽朗的笑声,笑声像阳光一样,穿越高墙,给同道以巨大的力量,给无耻的当局以莫大的嘲讽。

(作者为独立学者,曾供职中国艺术研究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