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应道成肉身、与弱势群体同抗争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在香港占中运动、雨伞革命如火如荼进行当中,香港教会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和挑战,是保持中立,还是在占中和反占中间选边站呢?而香港教会的选择对中国家庭教会有什么启示呢?家庭教会面对中国社会之不公义,是中立还是要与抗争者在一起呢?



最新一期的香港基督教刊物《时代论坛》中刊登了香港牧师王少勇的文章《从占领运动看香港教会牧养的失效与自救》,该文认为香港教会为了赢得神托付给教会的、对教堂之外的整个社会的牧养权柄,就应该摈弃企图“中立”的选择、而要效法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与弱势者在一起,反对不义强权和强暴专制,如此才能如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一样在台湾社会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



王少勇牧师还根据自己的经历指出“中立”的不明智和不可能:10月2日晚特首办召开特首记者招待会期间,特首办外占中人士与警察的冲突非常激烈、暴力流血一触即发。当时王牧师和40多名教牧穿着牧师服出现在特首办外,企图站在两造之间做中保尽力化解危机。当他们在两派之间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歌曲时,却遭到抗议人士训斥,认为牧师不该出现在这场合。牧师们祷告后不得不很快离开,抗议人士对他们毫无挽留之意。这一事件对王牧师刺激很大,他反思到:



“要赢得中保地位,关键不在于牧师服,也不在挂在颈项上的十字架饰,乃在于切实执行道成肉身,没有道成肉身的中保只是幻影说,这是主耶稣给我们的榜样。而主耶稣道成肉身最重要的关键,是祂分享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一切软弱、承受了人生在世的一切试探,只是祂没有犯罪(参来四15);并且秉承和发扬旧约的先知传统,总是常常站在弱势一方,保护他们。祂在世三十三年经历人间一切,游走市集、筵席、田间、婚宴、丧礼、会堂和圣殿中,彰显祂的同在,也彰显祂的超越。正因这个缘故,祂可以站在天地之间,面向苍生时祂代表上帝,面向上帝时祂代表苍生,成为有血有肉的中保。故此,今天的香港教牧绝不能跳步,「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僕人不能高过主人」(太十24),我们第一样要做的,是必须站到前线与示威者一同面对强权,在政权显出不公义的时候与群众一起抗争,在执法者和黑社会伤害群众的时候挺身保护群众,这样才能获得群众的信任,继而争取到公共空间的话语权。有了公共空间的话语权,教会才能赢得对社会的牧养机会,教会对四堵牆之外的牧养才不致失效”。



的确,耶稣基督总是与弱势相处在一起,总是选择真理和正义的一面,在正义和邪恶、光明与黑暗间,耶稣不会选择中立,耶稣选择正义和光明。耶稣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见马太福音6:24)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以真理的光芒照亮黑暗,使善恶、黑白、虚假与真实顿时显明,“我来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真理和公义必然要与谬误和专制为仇敌,在真理与谬误间是无法保持中立的。因此,王少勇牧师说:“但事到如今,教牧倘仍恪守中立原则,则恕我直言中立才是最大的恶,更会使教会流失一整代有热血、有理想、有质素的青年信徒”。世上本就不存在中立,中立只不过是向邪恶妥协的托词而已。抛弃中立,投入抗争的潮流,才能赢得社会正义力量的尊重,才能有社会的话语权,才能重新赢得教会对整个社会牧养的权柄。



我们看到《旧约》中的众多先知对整个社会都有牧养的权柄,而此权柄的树立,在于他们始终站在社会弱势的一面,谴责不公义和强权腐败。以赛亚书10:1“祸哉!那些设立不义之律例的和记录奸诈之判语的,为要屈枉穷乏人,夺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妇当作掳物,以孤儿当作掠物.到降罚的日子,有灾祸从远方临到.”

耶利米书1:18-19:“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

阿摩司书5:12:“我知道你们的罪过何等多,你们的罪恶何等大。你们苦待义人,收受贿赂,在城门口屈枉穷乏人。”

那鸿书3:1:“祸哉!这流人血的城,充满谎诈和强暴,抢夺的事总不止息。”



《旧约》先知在以色列社会中具有重要的社会角色,他们的声音整个以色列人都不得不听。旧约先知预表新约教会的先知功能,新约教会除了要传福音、植教堂外,还要承担起整个社会的先知角色、引导者角色。王牧师的文章中也指出:“台湾基督徒人口仍不足百份之四,比香港还要少。但是,台湾教会,其中尤以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为代表,却在百份之九十六人口为异教徒的社会中赢取不合比例的尊重和话语权,不但长老会每年举行国家祈祷会总统都会出席,国家无论政经商农或教育医疗民生发生大小事故,传媒均会访问长老会牧师意见,彷彿教会的声音是社会上一个不能被忽视的良心之声”。



台湾长老教会显然在台湾社会承担了先知的角色。这一角色的赢得不仅在于台湾长老教会在两蒋时期就发布有关国是和人权的众多宣言,更在于它一直以来与强权抗争、呼吁社会公义,并始终走在街头抗议的最前沿、成为与军警对峙的重要抗争力量。台湾长老教会的抗争神学及在台湾街头的实践,无疑使长老教会成为台湾公义的象征、正义的化身。



在占中之际,坚持社会公义的香港教会开始抛弃中立、效法台湾长老教会、充当与弱势同在的抗争者,但是在中国大陆的家庭教会,大部分至今在社会关怀上呈沉睡的状态。不仅无法形成与不公义政权的抗争力量,而且更无法形成中国社会的先知角色,就是遇到践踏信仰自由的状况,很多情况下也只有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为信仰自由抗争的教会也少之又少。如浙江温州平阳教会不少信徒,誓死捍卫教堂十字架;温州三江堂近万名信徒近一个月保卫教堂;北京守望教会三年多来以户外敬拜的方式维护教产权利;北京出现的“访民教会”来扶助全国各地访民等等案例,在中国教会界并不多见,而且受到教会界很大的非议。



神的时候也许还没有到来。但是相信这次的香港占中运动,会给国内基督徒、家庭教会界以巨大的震撼,让他们看到基督徒关怀社会公义不仅是应当的,而且在民间与官府抗争的时候,绝对不该保持所谓的中立,而应该与抗争者、弱势者站在一起,成为抗争者们的“磐石、逃城和避难所”,成为抗争者们坚定的支持力量。我们期盼中国家庭教会信徒们,能从这次香港占中运动中汲取力量和智慧、开启远见和勇气,行上帝公义于地上,能为主在地上打那美好的胜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