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滕彪:中国那些百折不回的律师们


看中国记者周翰音编译报道

纽约书评网站10月19日发表伊恩·约翰逊采访滕彪的文章,以上是部分节选的译文:



滕彪是中国最著名的民权律师,也是维权运动的重要成员。现在,他就读于哈佛法学院。今年八月底我在柏林遇见了他,前几天,他刚离开柏林去了美国。

伊恩·约翰逊:这一周,中国共产党正在召开年度中央全会,数百名党的中央委员会成员聚集在一起商讨政策,许多人都在关注着。今年的主题应该是“依法治国”。你认为是否会出现任何显著的变化呢?

滕彪:我不管他们谈论什么,我也不奢望什么。在过去的两年中,他们已经逮捕了三百多名人权捍卫者和知识分子。他们已经破坏了许多基督教堂,他们还在互联网上进行破坏,他们发表了一系列批判人权,公民自由等基本价值观以及宪政和司法独立的文章,这些价值观都被载入国际法律,但在中国经常被批判。他们做出了这些事,不可能在法律制度上有重大改革。

伊恩·约翰逊:当今这个时代似乎更加黑暗。21世纪初期,人们可以举行类似于新公民运动的各种运动。但是现在,一个接一个的运动都停止了,它们的领导人不是被逮捕,就是保持沉默。十年前,当你拿到你的博士学位后,是不是比现在有更多的期望?

滕彪:我一直都认为,中国领导人对公民的打压和对社会的控制从未停止过。他们觉得有必要时,就逮捕持不同政见者和领导者。就这样,1989年后,他们逮捕了学生领导者。在20世纪90年代末,逮捕了中国民主党的领导者。

伊恩·约翰逊:去年年底,政府表示他们已经取消了劳教所(一个通过劳动进行所谓再教育的地方,在这里警方权力很大,他们可以不通过审判就把人带到劳教所进行拘留)。但是,他们是否真的停止了这种拘留?还是只是在粉饰太平?

滕彪:在中国还有许多法外拘留的方法,如收容教育(教育拘留和青少年工作学习拘留),还有使用黑监狱关押访民以及法外拘留被调查官员。

伊恩·约翰逊:那么如果他们有这么多未经审判就进行扣押的方法,为什么要取消劳教呢?

滕彪:因为这是最臭名昭著的。他们面临来自国内社会团体以及国际社会的压力。例如在2012年的一个案例中一名女子被送往劳教所,就是为了试图找到强奸了她的女儿的男人。国外很多人都知道劳教,但他们不知道其它的方法。

伊恩·约翰逊:许多外国律师想帮助他们在中国的同事。外国法律协会怎样可以帮得上忙?

滕彪:美国律师协会和其他机构有一些项目,但问题在于外国律师协会不了解中国律师协会,完全的中国式的律师协会。它虽然名叫律师协会,但完全由中国政府控制。许多外国团体提供了项目支持和资金支持,但是将这些用于官方律师协会不能解决问题。他们应该支持维权律师。我们人权律师有一些非正式团体和一些项目,如反对死刑或酷刑。

伊恩·约翰逊:外国律师能为人权律师具体做什么呢?

滕彪:培训或交流。有时,他们的会议或者大会并没有邀请我们。如果他们只邀请官方的律师,那些官方律师不能告诉你们真相。

伊恩·约翰逊:如果你是这个体系中的一名刑事辩护律师,你怎么帮助你的客户?

滕彪:每层政府都有一个有共产党组成的政法委(政治及法律事务委员会)。因此,法官不是独立的,他们必须遵从政府指令行事,尤其是在敏感案件中。

大多数时候我们律师会提供证据,但即使可以明确证明被告无罪,法官也往往不能作出这一判决。所以他们写判决书时会无视我们提供的证据。所以我们维权律师经常使用的策略就是利用媒体,特别是互联网,对政府施压。

伊恩·约翰逊: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人想成为刑事律师呢?

滕彪:我最初当刑事律师是因为孙志刚事件,他因为持有错误文件就被殴打致死,当时我们都十分震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互联网也极大地推动了维权运动,因为在互联网上可以找到其他志同道合的人。大家都知道,在过去,政府宣扬阶级斗争等思想。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它开始主张“法治”。人们开始认识到,可以用“法治”这一词来争取民权。

我们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2003年到2004年,只有二三十位维权律师。到现在很难明确说谁是人权律师。我们发现,当我们接手敏感案件时,有很多律师都愿意帮忙。有些律师非常积极,像这样很积极的律师,我可以说有200人。也有几百名律师愿意接受人权案件。所以,刑事律师总共可能有六七百人。

伊恩·约翰逊:人们说,许多维权律师是基督徒。我知道你不是,能不能就这一点解释一下呢?

滕彪:是的,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维权律师是基督徒。这不是一个巧合。中国人权律师是很危险的。超过90%的案件会失败,所以我们看不到希望。因此,如果没有上帝或信仰,人权律师会感到绝望。尽管如此,对于许多人来说,正义的信念就是力量。

伊恩·约翰逊:所以虽然困难重重,你依然保持乐观?

滕彪:我很乐观,因为虽然很多人被关在了监狱里,但是不断有为争取人权而出现的新人。争取人权的斗争还没有胜利,但它鼓舞了人心。在打压中,不少市民成为了争取人权的积极分子。高智晟在2006年被逮捕时,许志永还没有那么积极,但后来为了人权,他站出来了。之后,许被逮捕,其他人又站出来了。现在,尽管近期又有人被逮捕了,但有一些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人,他们还会站出来的。维权运动不会停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